第8章 被观察者心有遗憾

  • 长夜将明
  • 归来细雨中
  • 2057字
  • 2021-05-24 23:43:33

第三节小课下的时候,秋晟赶到了学校。

班上的同学没有注意到他,上了大学,逃课的学生多了,大家习以为常。

“这边!”一个方脸微黑的男人向秋晟挥了挥手。

他是秋晟的“好友”,有个和他朴实容貌相称的名字——顾德佑。

秋晟在他身边坐下。

“你这旷课是越来越熟练了啊。”顾德佑疑惑的看着秋晟,“发生了什么事?”

“忙着溜门撬锁。”秋晟不想回答,随口说着玩笑话。

少女是他的秘密,他暂时不想告诉任何人,以后大概也不会说。

“不是吧?”

顾德佑吓了一跳,他看看左右,压低了声音:“你怎么干这种事情,有什么困难?”

顾德佑和秋晟小学是邻居,中学起一直是同学,顾德佑经常说他和秋晟的关系很好,秋晟并不这么觉得。

他对顾德佑并没有什么友情,他想,自己大概从小就是个薄凉的人。

这一点他和顾德佑说过,顾德佑并不在意,依然将他当做最好的朋友。他觉得有个“好友”的确方便一些,所以从周围人以及网上总结了一份好友守则,按照这份守则对待顾德佑,就好像完成任务一般。

“不是求财,是劫色。”秋晟随口说。

“这不是更严重了吗!”顾德佑目瞪口呆。

这家伙居然信了?

秋晟反思,自己平常都是按“一般人守则”行事,没有表现出犯罪者的姿态。

顾德佑也不是天然呆的人,应该分得清谎言与真实。

“是演技还是真信?”秋晟反问顾德佑。

“什么啊,你别吓我啊!”顾德佑松了口气,“你这个家伙突然开玩笑,我哪分得清是真是假。”

“我应该没表现出会做那种事情的样子。”秋晟追问。

顾德佑的眼神复杂:“我根本看不懂你,我感觉以你对什么都不在意的性子,干出出人意料的事情很理所当然。不瞒你说,高三那一年,我做过一个梦,梦到你突然和我说,你杀了人,我醒来后提心吊胆了半天,生怕不是梦,我感觉你真的能做出这样的事。”

“我记得,你那天直接问我了。”秋晟回想到那一幕。

他又想,他会和顾德佑说的那样,犯下杀人的罪行吗?

答案是很有可能,大一的时候,有一个男生莫名其妙的四处找他麻烦,给他带来了很大的困扰,他虽然不怎么介意,但某次被撞倒后,的确生出过要么杀了对方的念头,尽管这个念头很快消去了。

顺便一提,那时候顾德佑冲上去和对方打做了一团,结果不是对方的对手,秋晟遵守“好友守则”,上去帮忙,两人把对方狠狠揍了一顿,还遭了处分。

“网上不是说有一种罪犯是这样的吗,他们对普通的事物不敢兴趣,但是喜欢死亡和鲜血,所以会犯下杀人的罪行。”顾德佑的眼中带着忧虑,他是在试探秋晟。

“那种罪犯往往从虐杀小动物做起,这点是你最有嫌疑,你当年拉着我毁了不少蚂蚁窝。”秋晟反击。

“哈哈哈,也是,你对浇蚂蚁烤蚂蚁也不感兴趣。”顾德佑摸摸后脑,开心的笑着,他放下心来了。

上课铃声响起,老师进来,瞥了眼秋晟,开始讲课。

下午还有一节课,课下,秋晟站起身。

“秋晟。”顾德佑说。

秋晟扭头看他。

“有什么要帮忙的和我说,我欠你的。”顾德佑的表情认真。

“我会的。”秋晟挥挥手,离开教室。

小学三年级的时候,秋晟救过顾德佑。当时他和顾德佑不是一个学校,但他们是邻居。妈妈嫌他总是呆在家里,他就出门跟在顾德佑几个人身后。

那天,一行人去了河边,一只船拴在那里,他们从岸上往船上跳,顾德佑被一个跳上船的孩子撞下了河。

其余人惊慌失措,秋晟用岸边蔬菜地里的竹竿救了他。

从那天起,顾德佑就对他格外亲近。可那时候秋晟想的不是救人,而是如果让顾德佑溺死了,他会很麻烦。

他会水,说不定有人会问他为什么不下河救人?会心怀怨恨。他可不想被冠上坏孩子的名头,那会被排挤。

当时是秋天,河水凉得很,他不想下去,于是用了竹竿。

高三那年,秋晟告诉了顾德佑这件事,顾德佑的态度没有发生变化。

晚上,他梦到了顾德佑落水的那条河,但水里的不是顾德佑,而是盲眼少女,他立在岸上,看着少女挣扎。

……

好疼。

脚上传来的疼痛,让夏幽幽无法入睡,她用被子盖住脸,忍不住流下眼泪。

她的眼睛还没盲的时候,妈妈经常叫她爱哭鬼,盲了之后,她哭得更多了,但妈妈再没那么叫过她。

每次她不小心弄伤自己,妈妈就会陪在她身边,还会给她买喜欢的小零食,爸爸那几天也会温言细语,格外和蔼。

但现在她什么也没有了。

小姨傍晚过来,她很小心的没让小姨发现她的伤,在门口接过了食材和日用品。

她想,为什么她没有像电视剧里那样,摔倒的时候正好磕到脑袋,直接死掉呢?

她很怕疼,那样死掉的话,她就不用恐惧了。

或者伤口粘上什么脏东西,过几天就会在睡梦里一命呜呼。

她小心的摸了下伤口,伤口传来疼痛,如果是能够致死的感染的话,伤口应该没有感觉的吧。

窗外传来车声,她往那边看去,见到的是一片黑暗。

车声在楼下停住了。她想,那辆车可能是某个杀人犯驾驶的,杀人犯会来到楼上,用开锁工具打开她的家门,从厨房里拿着水果刀,轻轻走到她的床边,捂住她的嘴,干净利落的刺穿她的心脏。

可是,如果那个杀人犯想要做别的事情呢?也许他还是别的什么罪犯,钱无所谓,万一对她下手怎么办?

那就咬舌自尽吧。咬断舌头,堵住自己的呼吸道,然后窒息而死。

只是想想,她就感觉到了痛苦,如果可以,她想要没有痛苦的死去。

车声已经停下好久,外面没有传来任何动静,看来罪犯先生不会来了。

明天要怎么收拾阳台?

她遗憾的闭上眼。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