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透明人一动不动
  • 长夜将明
  • 归来细雨中
  • 2022字
  • 2021-07-09 14:30:05

秋晟打开窗户,见到楼下的大妈正在大声唠嗑,放下心来。

之前他虽说没有怨恨,但对吵闹的大妈们不可避免的抱有一些意见,希望她们早日离开这里,或者将唠嗑的时间往后移一移。

而现在,秋晟希望大妈们每天如此,如果可以的话,再发展几个大妈。万一原先的三个大妈出了什么事情,也不至于影响到每天早上的吵闹。

六楼的少女,此刻一定戴着耳罩在睡觉吧。

他关上窗,走到门外,一个室友正巧开了门,他冲着对方点点头,对方也冲着他点点头,算打过招呼。

他们虽然碰见过很多次,虽然距离只有一面墙壁,但从未交流过,也不想交流。最初两人还互相问声早,不知道谁先用了点头示意的方法,于是省了言语。

走到楼道里,秋晟假装忘了东西,匆忙往回。等那个室友下楼没了踪迹,他在楼道里听一会儿,快步上楼。

他刚刚在听楼上有没有动静。

他在三楼,少女在六楼,一楼两户人家,除了少女家对面的那户没有人,其他屋子都有人居住,一共四户人家。

如果这四户人家发现他上了楼,虽然不会想到他闯入了少女的家中,但终究会留下怀疑的种子,要是少女某天发现了他,报了警,警察就会锁定他。

踏上六楼的地面,秋晟松了口气,他轻轻敲了门,等十秒再敲一次,又等半分钟,确定安全。

少女正如秋晟所想的那样,戴着耳罩睡在床上。

今天她的姿势不是躺,也不是趴,而是抱着被子,蜷缩着。

隔音耳罩的厚度不小,侧着睡会压着脑袋,少女没枕枕头,枕在柔软的被子上,减轻了这种感觉。

坐在自己的常用座位,秋晟观察少女,少女今天穿的是一套藏青色的短袖短裤,衣服宽松,应该是睡衣款。

她面朝阳台,弓着的背显出曲线。

秋晟突然想走上前,顺着那曲线滑动手指。这不是出于情欲,只是单纯的,突然冒出来的想法,就像见到弧度完美的雕塑,不自禁的伸手摸一摸一样。

他移开视线,瞧屋内别的东西。床上没有枕头,枕头在地上躺着,不知道是少女睡姿太狂乱,把枕头踢到了地上,还是昨晚她有什么不顺心的事情,拿枕头出气。

除了枕头,还有一个地方有所不同。秋晟身边的床头柜上,多了一个台历。

台历一页有一整个月份的日期,每个日期占一个小格,小格里还有农历,表格能看出周几。

八号日期前的小格子里都画了一个叉,秋晟根据经验猜测,肇事者就是台历旁边的黑色水笔。

是少女画的吗?她怎么画得那么准?听可听不出小格子的位置。

秋晟仔细打量,原来每个小格子里的日期是凸出来的,可以通过手指感觉出数字。

六月八日是今天的日期吗?所以前面的都画了一个叉。

从六月一日起,秋晟的注意力几乎都放在了盲女观察上。他盯着八号的小格子。

8,初六,周六。

周六放假,他可以在这观察少女一整个上午。

少女躺着不动,从经验来看,她会在九点到十点醒来,现在是七点五十五,还有一个多小时。

在这段时间里,秋晟通常会回想一些小时候的事情。

在少女的房间外,秋晟从没想过回忆过去,如果无聊,他会干些无聊的事情,比如刷短视频,比如看些小说。

短视频和小说都是会诱拐注意力的东西,不适合在作案的时候看,所以现在只能想些事情。

这是秋晟事后思考得出的结论,实际上可能只是因为少女这里的氛围适合回想过去,就像椅子上适合放衣服一样,稍不注意,衬衫也好裤子也好,就跑到了椅子上,自顾自的摞成了堆。

手机的震动打断了秋晟的思考,他把声音和微信外的软件震动都关了,这是有人在微信上私聊他。

“老师准备点名了,我藏了花名册,大概能拖几分钟,你赶快过来!”

是秋晟的“好友”在催他上课。

盯着这条消息,秋晟心中疑惑,周五早上明明没有课。

他下滑屏幕,六月八日,周二。

台历上怎么是周六?

“人呢?你最近是怎么回事?”

好友急了,打来视频电话,秋晟关掉电话,打字回复:“让他点吧。”

现在往学校赶也来不及,他这么找借口。实际上他一点儿都没兴起去学校的想法。

“牛逼!”好友发来一个牛举着啤酒的表情包。

收起手机,秋晟拿起了台历。

为什么这台历上写着周六?

谜底很快揭晓,秋晟翻到台历起始页,这是两年前的台历。

两年前的东西,怎么现在放上来了。

可能是在收拾旧东西的时候翻到,就拿出来把玩把玩吧。

他瞧了眼少女,见少女没有动静,翻阅台历。在七月的那一页,他发现了一个小洞。

那个洞戳在十五日的格子里,大概普通铅笔粗细。

这是一个特殊的日子?是生日?

等到了那一天就知道了。秋晟放下台历,撑着下巴,凝望少女。

八点四十五分,少女由侧躺变成了正躺,她睁开了眼睛。

这个时间有些早,大概是侧躺不适。

少女坐起身,在四下里摸着,她摸到了手机,点击屏幕。

“八点四十六分。”合成人声播报了时间。

一周前,秋晟看少女操作手机时没听清的声音,就是报时声。声音的语速很快,换做秋晟也会调到这么快。就算用这么快的声音,少女操作手机还是比常人慢。寻常一眼就能扫过的文字,换做语音要读上好些时间。

下了床,少女摸着墙壁,走向门口。

在她前方不远处,是她丢下的枕头,秋晟盯着枕头想,少女说不定会踩上去。

就是明眼人贸然踩到什么东西,也有很大可能摔倒,更别说是盲眼人。

他没有动,摔一跤不算什么事,他是来作案的,不是来当志愿者的。

少女踩着枕头的边角,平安踏了出去,秋晟跟在她身后。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