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被观察者的过去
  • 长夜将明
  • 归来细雨中
  • 1730字
  • 2021-05-23 00:12:22

电视的声音很大,对一般人而言,足以盖过关门声,但夏幽幽不是一般人,作为盲人,她的听力比普通人出众。

用出众这个词用些不当,夏幽幽是后天失明,已经过了高速发育的时期,她的听力就功能而言与普通人一样,但是她在听力这个营地上驻扎的注意力比普通人多。

视觉、听觉和触觉是最常用的感官,夏幽幽没了视觉,三支注意力大军只投入到两份感官营地里,自然比一般人敏锐。

关门声细小,虽然她清楚的听到了,但不能分辨出那是什么声音,又是从哪里传来的。

是电视里?或者是门外面?

自从她的世界成了一片黑雾,未知的声音就多了起来,她没有过多在意,只是将电视的声音调小了一些。

电视里叽叽喳喳,不知道在播放什么,她根本没有用心去听,沙发传来熟悉的触感,将她包裹。

眼睛看不见后,她开始害怕安静的坏境,眼前已经是一片虚无,若是再什么也听不到,她就要怀疑自己的存在。

唯有早上她希望安静一点儿,楼下大妈的声音实在太吵。

她的眼睛是在三年开始盲的,没有任何原因,没有撞到头,也没有把什么脏东西弄进眼睛里。不过若是洗发水也算脏东西的话,那还是有的。

最开始的时候,她只是感觉世界暗了许多,她以为是天气不好。夏日的大晴天在她看来,和没有太阳的阴雨天一般。

直到有一天,她和爸爸妈妈在公园散步,两个小孩比谁直视太阳的时间长。那两个小孩只是抬头看了两秒,就统统留下泪来,而她抬头直视了好一阵子,也没有任何感觉。

天上的太阳在她看来,只是一盏稍亮的路灯罢了。

在小孩们夸她厉害的声音中,她惊慌的留下泪水。

爸妈立即带她去了医院,穿着白大褂的青年医生看了会儿材料,出去请来了一个老年医生。当时她就知道了情况不妙,但没有想到会不妙到现在这种地步。

回去后,爸妈瞒着她商量了好一阵,带她去了好几个城市的医院。医生说会进一步恶化,事实的确如此。

从上海回来,爸爸给她买了盲杖,教她开启视力障碍功能用手机,奔波给她申请导盲犬。

因为眼睛的事情,她已经很害怕,爸爸的举动让她更加惊慌。为什么要教她这些?她还能看得见,还能走路,还能用手机,她只是看得不那么清楚了而已。

导盲犬没有申请得到,爸爸和妈妈又开始搜集各种机构的资料,不是医院,而是盲人学校。

她大哭了一场,爸爸和妈妈才打消了送她去那种学校的念头。

爸爸和妈妈亲自教她盲人的生活。拄着盲杖走路,闭着眼睛用手机,蒙着眼睛在家里走动,依靠感觉做家务……

她意识到,她的眼睛治不好了,盲目的恐惧袭来的同时,爸爸妈妈的举动也让她惊恐。

为什么要拄盲杖?她可以挽着妈妈的胳膊走。为什么要自己用手机?想听什么,只要让爸爸调一下就可以了。为什么要冒着磕到手脚,割破手指的危险做家务?为什么要以一个盲人独自生活为前提训练她?

她的视力越来越差,很快看不清父母的身形,她感觉自己被独自丢下了,丢在了雾蒙蒙的旷野里,四周无人,雾里传来令人恐惧的声响。

某天晚上,她做了落入深井的梦,井水冰凉,井内漆黑,她睁开眼睛,见到的是比井内更可怕的黑,她跌倒在地上,手指钻心的疼,她挥动手脚,踢在墙壁上,一如触碰到井壁。

她忘了这是家里,放声大哭,妈妈冲进房间,抱住了她。

她折到了小拇指,休息了一周后,继续在父母的看护下练习独自生活。

现在想来,父母的决定是正确的,但当时她丝毫没有考虑未来,只想着自己的事情。

就是因为这样,后面才发生了那样的事情。

想到这里,她的眼眶蓄出泪水。她捂住眼睛,不要哭,哭已经没有用了。

好一阵子,她终于止住了泪水,她应该去洗衣服了。当她垂下脚,地砖冰凉的触感传来,她想到消失的拖鞋,想到消失的木铲,泪水决堤。

没有安慰,没有帮助,一切正如她最开始所感觉到的,她被丢在了黑雾笼罩的旷野。雾里没有可怕的野兽,也没有甘甜的野果,只有她自己。

哭完,她擦擦眼泪,将浴室里的换洗衣物丢进洗衣机里。

洗衣机的按键位置是父母帮她背下来的,每次按哪个键,按多少下都有定律。

嗡嗡嗡的声音盖过了电视音,她把电视关掉,从电视下面的床头柜里,取出了一样东西。

这是一本日历,是她曾经最喜欢的东西,日历上的数字凸起着,她用手指触摸就可以知道哪一格是几号。

她没有学盲文,爸爸学会了要教她,夹子、笔和纸都买好了,但遭遇了她的抗拒,爸爸驳回了她对拄盲杖和做家务的抗拒,但没有驳回她不学盲文的决定。有读屏软件,盲文不是必要的生活技能。

她把日历翻到六月,摆在床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