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透明人暗中观察

  • 长夜将明
  • 归来细雨中
  • 2379字
  • 2021-05-22 22:35:47

坐在嵌入式衣柜前,秋晟盯着床上的少女,期待她今天给自己带来什么惊喜。

是在床上爬了五圈找不到手机?还是摸着墙壁找不到门?又或者拿着充电器,半天插不进插座,气得锤墙?

麻雀叽叽喳喳的声音从窗外传来,在明媚的晨光里,显得有些欢快。

秋晟突然警觉,他盯着窗外晾衣架上的麻雀。他听不懂麻雀的话,不知晓麻雀的喜悲,为什么刚刚觉得叽喳声欢快?

溯本求源,麻雀的快乐是因为他感到快乐,他因为看着床上的少女,感觉到了快乐。

明白了这一点,秋晟有些惊讶,他已经多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了?他快忘了这种情感。

快乐与悲伤一起,组成了人的一生。而这两种情感,在四年前就疏远了秋晟。

许多人都有过这样的感受,在盛夏嘈杂的蝉鸣中,或是在深夜雾蒙蒙的寂静中,在忙碌的一天过后,或是在闲适的一天过后,坐在或寂静或热闹的坏境里,一股毫无征兆的空虚,从某个看不见的角落展开袭击,并快速攻破他们的防御,占据他们的内心。

这样的人生有什么样的意义?这样的生活真的快乐吗?空虚马匪逼人发出这样的疑问。

繁重的学习或工作快乐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但无所事事的躺着,拿着手机刷视频,拿着键盘打游戏,就快乐吗?脑海中首先闪过的回答是肯定,但仔细思考快乐在哪,这快乐就变得虚虚实实,不真不切起来。

摸鱼和游戏也不能带来真正的,毫无杂质的快乐。甚至在玩着游戏摸着鱼的途中,也会生出“我这是在做什么”的想法。

秋晟在高三上学期有了这种疑惑,他那时正是喜欢追根问底的年纪,一有空就回想这个感觉。现在想想,如果当初少想一些,也许他的人生就会截然不同。

到了高三下学期,空虚的马匪来得越来越频繁,他们或是从电风扇的吱呀声中,或是从操场上遥远的欢呼声中,或是从一片沉寂中冒出来,他们在秋晟心中驻留的时间或长或短,每次都留下不小的痕迹。

高三死板的生活吹来麻木的风,平了秋晟心中情绪的丘壑,山谷变成了平原,空虚马匪如虎添翼,终于占领了秋晟的内心,建起厚厚的城墙。

托他们的福,秋晟的成绩下降迅速,要不是高考超常发挥,就要落下父母定的复读线,重读一遍高三。

他自己倒是无所谓,重读一遍高三并无不可,反正不管是在大学还是在高中,都是在做无意义的事情,没有本质上区别。不过能不重读还是不重读好,无意义也有轻松与劳累之分。

少女翻了个身,打断了秋晟的回忆,他将视线投向少女,看着她摘下耳罩,升了一个大大的懒腰,开始在身边摸。

双臂所及之处,没有摸到窗沿,少女安静了两秒,摸向头顶。

秋晟在心中玩侦探游戏,根据少女的举动,分析少女的心理和过往等信息。

少女这是反应过来她睡横着了,从她反应的速度来看,睡横不是一次两次的事情,已经产生了经验。

确认了床沿的位置,少女坐起身,小心翼翼的下了床。

她没有穿拖鞋,拖鞋还在客厅,一只是自己躲在了沙发下面,还有一只是被少女发配了茶几下面。

那个小姨没有替她拿拖鞋吗?秋晟想。

正常而言,见到侄女光着脚在家里走,一定会询问一下,然后帮忙解决。

少女和小姨的关系并不好?还是说这一周那个小姨没有过来?

冲水声响起,今天的少女格外快速。秋晟看了眼手机,他发呆了好长一段时间,现在已经十点。

跟着从洗漱间出来的少女,秋晟来到厨房。

少女打开冰箱,里面的食材比前两天秋晟见到的多了一些。本来只剩下几个的鸡蛋变成了一抽屉,切片面包从一包变成了三包,还有冬瓜、青菜、肉等食材,这些都是切好的。

冰箱旁边,一袋新大米立在那里。

这无疑是那小姨来过的证据,单凭少女无法买来这些物资,况且这两年秋晟从未见过少女出门。

既然小姨来过了,为什么少女还是光着脚?

小姨对她不闻不问?

秋晟想到少女的父母,那对夫妇哪里去了?秋晟搜索和他们交谈的记忆,对少女突然没了视力这件事,那对夫妇虽然有所忧愁,但没有太大的沮丧,不至于丢下少女不管。

是出去打工了吗?

之前一直在的那个老太太,是少女的奶奶或是外婆,老人家每天爬六楼伤了脚或是腰,暂时在乡下静养,由少女的小姨代为照顾?

嗒——

少女打开了燃气灶。

第一次见到这个场景的时候,秋晟好一阵惊讶,现在已经习以为常。他事后搜了搜,盲人做饭的视频不少。

少女拿起旁边的油壶,往锅里倒入,然后拿着鸡蛋,熟练的往锅边一磕。

秋晟的嘴角勾起。

鸡蛋根本没磕上锅沿,而是在锅边擦过,直接落在了地上。

蛋壳破裂,蛋清溅到了少女的脚面。

少女立在原处不动,她的眼睛看不见,只能根据听觉来判断发生了什么。

秋晟向前两步,观察少女的表情。

少女本就说不上温和的脸又冷了两度,她将手里的木铲往厨台上一丢,踏着重重的脚步离开厨房。

有趣。

秋晟瞧了眼还开着的灶台,靠在冰箱上,观察离开的少女。

少女在沙发上坐了一阵,大概是缓了缓情绪,洗了脚,回到厨房。

她关上灶台,拿来阳台的拖把,拖了地面。

最后拖把放入阳台的小水池简单冲了冲,少女再次返回,她在灶台前站了一会儿,估计在思考还要不要煎蛋吃。

片刻,她屈服于味觉,拿出新的鸡蛋,这次她小心的磕在厨台边,没有失误,出问题的是接下来的环节。

煎蛋需要用铲子翻转,少女摸遍了厨台,也没有找到她的小木铲。

秋晟看向窗沿,被少女迁怒摔了的木铲,气愤的躲在了那上面。

少女完全没想到木铲蹦到窗沿上的可能,她找了两圈,又在地上摸了一圈,一无所获。

关上灶台,少女拿起平底锅,往垃圾桶上方一翻,焦黑的煎蛋落入了垃圾袋里。

没了煎蛋,少女的早餐还剩下面包、火腿和番茄酱,餐后是一盒纯牛奶。

吃的倒是还算健康。

秋晟的脑海中又闪过刚刚的问题,少女为什么独自一个人待在这个家中?

他不急着求索,观察少女是他唯一的娱乐活动,操之过急会损失许多乐趣。他就这样观察下去,总有一天谜底会自然而然的出现。

不过,到底是谜底先出现在他面前,还是他先出现在警察局里,就不好说了。

进局子是不妙的事情,但和他仅有的乐趣比起来不值一提,如果监狱里可以观察到少女,那么他一定会申请进入。

他拿出手机,已经十点半了。微信上,朋友催他快回学校,老师说下一节课就点名。

最后看了窗沿的木铲一眼,秋晟在电视的吵闹声中离开了少女家。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