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透明人随随便便

  • 长夜将明
  • 归来细雨中
  • 2091字
  • 2021-06-05 23:24:47

早上,秋晟来到少女家,沙发上的两个靠枕躺在地上,不用说,是少女昨天下午或是晚上闹了脾气。

发生了什么事?

秋晟见到电视柜的一个抽屉开着,往里面看了眼,是放创口贴的那个抽屉。

又伤到了?他加快脚步,进入少女的卧房。

现在是七点半,少女躺在床上,灰色的耳罩罩着耳朵。

她的脑袋靠近床尾,在那里,一台风扇呼呼的吹着。秋晟伸手试了试风,风很大,但吹来的都是热风。

卧室里面角落的墙壁上挂着空调,看起来挺新,格力的牌子,应该能用。

少女为什么不用呢?秋晟疑惑。

是为了省下电费吗?

他坐在床边的地上,看床上的少女。被子落在床里侧的地上,少女呈大字型舒展四肢,大概是为了尽可能的增加和凉席的接触面积。

这样真的不会着凉吗?秋晟有些担心。

不盖被子,头对着风扇,完全是欢迎感冒前来做客的态度。

他思考,不暴露的情况下关掉风扇,把少女正过来的可行方案有吗?大概只有先药翻少女这一个方法,可惜他没有药。

少女今天穿的是一件蓝色睡裙,因为炎热,她把裙子拉到了腿根,差点儿就露出不该露出的东西。

掏出手机,秋晟拍了一张少女的照片。他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从闯入少女家开始,他就失了以往的理智。

将摄像头贴在少女的脸前,秋晟通过屏幕看少女。在屏幕里,少女的脸小了一圈,手机遮住了少女小半的脸,还露出大半,这大半的脸和屏幕里完整的少女的脸叠在一起,有些梦幻。

秋晟的视野渐渐模糊,他透过少女的脸,看向自己的过去。

那是他五岁或是六岁,或是更晚更早的时候,他记不清自己的年纪。如果他的记忆里有他的模样,那么他可以推出年纪,可是,除非照镜子,不然谁的记忆里能见到自己的样子。

秋晟之所以知道那是小时候,是因为他记得母亲问他,是要奥特曼玩具,还是要弹珠超人玩具。他记不清一开始选的什么,只记得母亲很不满意,他换了另一样,还没能中母亲的意,最后什么也没有买。

现在想来,可能母亲想要的回答是“我不要玩具了”,当年的秋晟哪里有能力做大人的心理分析,只能惊愕的咽下委屈。

很长一段时间,在面对选择的时候,秋晟一定会想,这是不是一个陷阱?对方想要的答案到底是什么?我真的要说出我想要的吗?

他学会了把问题推给别人,“随便”、“都行”是最稳妥方便的答案。他反过来,期待对方能给出自己想要的答案,大多时候他等不到。

每当对方给了他不想要的选择,他就会伤心,就会失落。放弃选择给他的伤害,比没有选择的伤害更甚。

如此多次,他无师自通的放低期待,只要对所有选项一视同仁,只要无所谓,“随便”就成了真的随便,不会化作刀子,自己戳自己的心。

秋晟想,在逃课这件事情上,他真的“随便”吗?

他不知道,但他知道,观察少女是一件不随便的事情,他想要待在这里,虽然他暂时想不出这行为有什么理由,理不清这行为有什么意义。

就当他被少女的美貌所吸引好了。

他看向手机屏幕,吓了一跳。少女本来闭着的眼睛,不知何时睁开了,那双带着忧愁的眼睛,似乎透过镜头,看着秋晟。

收起手机,秋晟有些后怕,手机就在少女面前,少女翻个身就会碰到,还好她没有动。

没了手机的遮挡,少女的视线投向天花板,天花板上是方形绘着花纹与燕子的灯。

秋晟盯着灯看了一会儿,那灯还算雅致。可是这份雅致是少女无法感知到的,她的眼前应是一片雾,她在那片雾里见到了什么?透过雾,想象灯的模样吗?

过了五分钟,少女起来了,她先摘下耳罩,坐起身,然后在床边垂下脚,站在了地板上,腿根处的裙摆落到膝盖上,风扇吹来温热的风,裙摆晃动着。

在裙摆下面,是少女纤细的双腿,看着那双腿,秋晟想到昨晚从窗户照入他身上的月光。他想,少女的腿是本来就这么白,还是久久不出去,在屋子里闷白了。

少女从床脚走到床中,踩到了一只拖鞋,她用穿着鞋的左脚独立,右脚在附近试探。

秋晟在地上扫视一圈,发现少女右脚的拖鞋在门那边。

少女总是喜欢乱丢东西。

探不到鞋,少女在床边走动,如果鞋在她行动的道路上,她就能踩到鞋。

床边的地上没有,她增加了搜索范围,渐渐急躁起来了,原小心的步子变得鲁莽起来。

秋晟看着她走向电视柜,还没来得及想办法阻拦,她就一脚踢在了柜脚上。

少女没有出声,蹲身捂住了脚。

秋晟往前走两步,视线跃过少女的背,看了看她的脚掌。

没有破皮,还好。

他又看向少女的脸,那里依旧没有表情,如果不是亲眼见到少女踢上了柜脚,绝想不到发生了什么。

踢到脚没有表情,划破脚却泪流不止,真是一个矛盾的人。

不,踢到脚没有表情并不是坚强。秋晟想,表情本来就是做给别人看的东西,是演的戏。独处的时候没有看客,自然不需要卖力表演。

他又想,既然没有演技的成分,那么少女留下的泪便是十足的悲伤,她在悲伤什么?

少女几次泪流的场景,在秋晟的脑海中闪过。

少女渐渐从疼痛中缓过来了,她起身继续踩拖鞋。她显然因为疼痛忘了方位,她的脚前方,是床脚。

要是一连两次踢到脚,秋晟可以想象少女气急的样子,他拿起门边的拖鞋,放在了少女的脚下。

踩到异物,少女又踩了两脚确认,穿上了拖鞋,她继续往前,踢在床脚,因为有大拖鞋的保护,她没有受伤。

原来穿大拖鞋是这个用处。秋晟恍然。

摸了摸床角,少女确定了方位,出了卧室。

秋晟跟在她身后。

少女去了浴室,抓住裙摆往上掀,天热后,她每天早上都会洗澡。秋晟快走两步,走过浴室门,坐在电视机旁边等少女。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