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透明人危在旦夕

  • 长夜将明
  • 归来细雨中
  • 2005字
  • 2021-07-07 16:49:00

浴室里传来水声,少女在洗澡。浴室在主卧的斜对面,从秋晟的位置,可以见到浴室门。

门没有关。

这时候秋晟不好出去,他低头看少女的手机。

手机比秋晟的手掌还要小一圈,是合适单手操作的尺寸,作为盲人,大屏不止毫无用处,某些情况下还会很麻烦,比如出门的时候,一手拿着盲杖,只能用一只手操作手机。

不过少女每天呆在家里,根本不出门。大概是出于也许要出门的考虑,以及预算的考虑吧,大屏要贵一些。

手机壳是朴实无华的黑色硅胶软壳,买手机壳除了防摔,就是为了好看,好看这一点与少女无缘。

先将音量按到零,秋晟按下电源键,屏幕亮起,屏保是一只狸花猫,手机有面容锁和密码锁,秋晟既不符合面容,也不知道密码。

他看着屏幕上的猫,那是一只白色和褐色相间的小猫,背景是一片草丛,以秋晟浅薄的猫咪知识,这是一只普普通通的中华田园猫,简称狸花猫。

照片里的猫并不可爱,朝镜头龇着牙,拍照手法同样不专业,只晓得把猫放在正中,没有任何值得称道的构图。

是少女或是她的父母拍的?那天在客厅里看到的猫粮,就是喂了这只猫吗?秋晟想。

浴室里的水声停了,少女穿好衣服,走了出来。

不知道关门,到知道穿好衣服。秋晟站起身,思量把手机放在哪里。

放在别的地方少女说不定有所察觉,就放在原处旁边吧。

调回手机的音量,秋晟正要放手机,少女往厨房去的脚步声突然一顿,转而向卧室过来,不一会儿,她就到了门口。

秋晟拿着手机,一动不动,看着少女爬上床,从床头滚到了床尾。

这是做什么?恶意卖萌?

床尾下来,少女摸了摸外侧的床头柜。

秋晟的注意力被少女的翻滚占了去,等他想到少女这么做的理由,为时已晚。

少女张口说:“嘿,siri。”

这瞬间,秋晟的身子一颤,他看手里的手机,手机发出声音:“在呢。”

分辨出声音的方位,少女快步向秋晟走去。

房间不大,床和电视柜拦在中间,少女就在那两样家具的中间,秋晟无法从那通过。床压上人会有吱呀声,也无法通行。

看着越来越近的少女,秋晟心跳加速,他往阳台上去,准确来说不是阳台是飘窗。不管如何,先避开少女。

可少女径直就往飘窗上摸去,秋晟只能下来,他想要从少女身后过去,少女已经摸完了窗子,向里,向他的方向摸去。

空间狭小,秋晟被少女堵在了这里,只要少女伸直手臂,就能摸到他!

秋晟看向床,似乎只有从床上翻过去这一个办法。可仓促之下,必然会发出声音,少女会察觉吗?她发觉之后,换了门锁要怎么办?

秋晟第一时间忧虑的,不是自己会被问罪,而是日后不能进来观察少女。

因着这个顾虑,秋晟没有立即撤离,少女已经将他逼到了墙角。

伸出手,少女摸向了床头柜。

她距离秋晟只有十多厘米,秋晟闻到淡淡的香味,是少女洗发香波的气味。

摸完里侧床头柜,少女抓了抓脑袋,大概是疑惑手机到底哪里去了。

秋晟心跳剧烈,他庆幸自己是个爱干净的,他可以闻到少女的气味,少女一定也可以闻到他的气味,如果他有气味的话,这时候已经被少女发现。

他盯着少女的眼睛,那双眼珠转动着,似乎在扫视四周,视线从秋晟身上抚过。

少女跪下身,两手在地板上摸索,她意识到,手机可能掉在了地上。

“嘿,Siri。”

少女又说。

“在呢。”手机回答。

秋晟看准机会,把手机放在地上,以普通人的视角道了声歉,从少女头上跨了过去。

少女捡起手机,秋晟快步出了门。立在门口,他的心跳渐渐平复。

居然差点儿栽在了语音助手身上。秋晟觉得这是个出色的笑话,可惜这个笑话不能讲给别人听。

“上午九点十二分。”

房间里,旁白功能的声音响起,少女在操作手机。有这个功能秋晟不用看,就知道少女在做什么。

少女看来没有察觉到他,只是打开了微信,听了听消息,就把手机放进了口袋,去厨房准备早餐。

秋晟跟在她身后,后怕和反省可以等上课再做,此刻是享受少女的时间。

说起来,少女叫做什么?

秋晟回想和少女以及少女父母的几次见面,少女的父母好像是叫她“you you”,是悠悠,还是呦呦,还是别的什么字?姓又是什么呢?

要调查一下吗?

可以找找少女之前的课本,那上面一定有签名,又或者直接看少女的身份证。

这个不急,等少女不动的时候再找,现在可是少女难得的活动时间。

在秋晟的观察中,除了洗漱上厕所,以及吃饭做饭,少女不是躺在床上,就是躺在沙发上。

这样的生活,居然没有长胖,班里那些女生们,一定十分羡慕。

少女今天没拿出面包,而是拿出了一个面饼,面饼包装袋上写着手抓饼。

往平底锅里倒入油,少女拿来刷子刷了刷,炸好火腿和肉,打入鸡蛋,和面饼炸在一起,卷好。

没有生菜,少女的冰箱里只有青菜和白菜。

秋晟又跟着少女来到餐桌旁,比起一看就不好吃的面,少女做的手抓饼看起来外焦里嫩,秋晟早上只吃了一块面包,不由有些馋了。

他思考自己咬一口,不让少女发现的可能性。

咬一口太明显了,形状不对,如果咬两口,让手抓饼短一截,再修饰修饰边角,少女如果不是有心,很难发现。

首先要引开少女,可以在窗外弄出一些动静。

虽然这么想,秋晟一点儿没有行动的意思,他对口腹之欲谈不上执着,没必要为了一个不可能多好吃的手抓饼,冒永远不能观察少女的风险。

他坐在少女对面,看着她进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