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透明人也有所想
  • 长夜将明
  • 归来细雨中
  • 2091字
  • 2021-07-07 16:39:26

下午的课上完,在食堂吃了晚饭,秋晟回到租房,顾德佑跟了过来。

“昨天什么游戏发售,我室友一有空就在玩,还不戴耳机,吵得很。”顾德佑扫视一圈房间,坐在书桌前。

“打他一顿就好了。”秋晟随口支招。

顾德佑盯着他看了眼,说:“我还以为你要说,找个机会宰了他。”

“我对犯罪没有兴趣。”

秋晟想到盲眼少女,少女是例外的事情,他不是为了犯罪而观察少女,而是为了观察少女而犯罪。

“没干什么犯罪的事情?”顾德佑问。

“没有。”秋晟的回答很快,他和顾德佑只是表面兄弟,怎么可能把这么重要的事情告诉他。

“那就好,虽然我感觉你比较危险,但你从来没有骗过我。”顾德佑一转椅子,面朝书桌,观察秋晟的书架。

秋晟回想,他以前的确没有骗过顾德佑,因为没有什么好隐瞒的,现在可不一样了。

“你最近在看什么书?”顾德佑问,“有推荐的电视剧、电影、游戏就更好了,我回去和那个室友互相外放,看谁分贝高。”

秋晟这些天忙着观察盲眼少女,剩下的时间大半还在回忆盲眼少女,哪有功夫看什么,好在他之前看得不少,随便说几个,足以应付顾德佑。

用笔记本点开一部电影,他们一边看,一边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

电影不是很精彩,结尾中规中矩。

关掉播放器,顾德佑问:“你说我怎么说那个室友比较好?”

秋晟仔细想想,上下打量顾德佑壮实的身体:“揍他一顿。”

“认真的?”

秋晟点点头。

“你之前面对杜南季可不是这样。”顾德佑说。

杜南季就是那个莫名其妙找秋晟茬的同学。

“最后我们不是揍了他,他立即老实了,早知道有这种方法,我早就用了。”秋晟说。他看向手机,现在是八点半,他想,顾德佑什么时候离开。

“那是他太过分了,我那室友还没有到那种地步。”顾德佑面露遗憾。

“对了。”顾德佑突然想起来一件事情,“你知道那个杜南季为什么找你麻烦吗?”

秋晟摇摇头。

顾德佑没有立即回答,想吊秋晟的胃口,可秋晟对这件事并不关心。

“你还是和之前一样啊。”顾德佑无奈开口,“昨天杜南季和郝乌萌表白了。”

他盯着秋晟的脸,没有发现任何表情变化。

“那可是你前女友,你就不关心一下?要是他成功了,可是NTR了你!”顾德佑面露不满,吊胃口居然失败了。

“我早就和你说过,我对她没有感觉,是你硬让我答应。”秋晟对这件事丝毫没有兴趣,此刻他在想明天少女会怎么样。

他感觉自己就像是追了一个连续剧,每天早上上楼观看。

用分出的一点儿注意力思考片刻,秋晟说:“你说‘要是他成功’,就是说他没有成功。”

“没错,郝乌萌拒绝他了。”顾德佑说,“我看他之所以针对你,就是因为郝乌萌。”

“女人真是麻烦。”秋晟嘁了一声。

不同于上面的敷衍话,这句话他是有感而发。不管是郝乌萌本身,还是杜南季,都给秋晟的普通人身份带来了很大的困扰。

“郝乌萌可能还在等你,你要不再努力一下?”

“是她要分手的。”

“确实,她那几天脾气很大。你确定不是你气得她分手了?”

“我对她和对你一样认真。”

“那就怪了。”

顾德佑摸摸下巴。

秋晟说的认真,不是感情上的认真,而是守则上的认真。

郝乌萌和他告白之后,他在顾德佑的教唆下答应,为此特地采访了十个有对象的朋友,男女各五人,加上网上的信息,构思了一套男友守则,遇到什么事情作为男友该怎么做,他严格执行。

第一个月,郝乌萌很开心,到了第二个月,情况慢慢变糟,第七个月,郝乌萌提出了分手。

“她说你没有心。”顾德佑看着秋晟。

“很准确的判断。”秋晟想要不要鼓掌。

一般而言,面对这么精妙的结论,要浮夸的惊叹一番。可这个结论本身不是光彩的事情,鼓掌似乎不太好。

他观察顾德佑,顾德佑没有惊叹的表现,看来不用鼓掌。

他又想,谈到郝乌萌的事情,他是不是要露出愧疚的表情。从普通人的观点来看,是他对不起郝乌萌,明明对郝乌萌毫无感觉,却答应交往。

如果还有别人在旁边,愧疚是要愧疚的,但家里只有顾德佑,顾德佑知道这件事的内因,不用装模作样。

“你对郝乌萌就一点儿感觉也没有?她当初可是老粘你了,我们看着都甜得牙疼。”顾德佑拉着椅子,坐在秋晟对面。

秋晟坐在床边,他直视顾德佑的眼睛:“没有。”

笔记本屏幕上显示8:56,他想,学校的门禁是几点来着?顾德佑真的还打算回宿舍吗?

换做往常,顾德佑住下来没有什么,可秋晟早上要去六楼看盲眼少女。

要催催顾德佑吗?根据好友守则,催他离开不是一件正当的行为。

“你在面对她的时候,每一个举动都是在脑子里想好的?根本那什么守则来?”顾德佑又问。

“没错。”

“怎么能做到这样,别的就不说了,那方面的冲动也能根据守则来?”

前半句话不是顾德佑第一次问,但后半句是第一次。

“那方面没什么冲动。关于行动根据守则来的事,我认为谁都一样。”

秋晟不是要为自己辩解,只是想说自己的观察:“比如衣着打扮,自己一个人就随意,有别人就会精细些,这不就是根据守则来的吗?情人节给女朋友送礼物,到底是出于男友守则,还是出于真心呢?”

“这说起来就复杂了。”顾德佑摇摇头,不想继续讨论下去,人还是糊涂一些好。

房间里安静下来,笔记本久久无人操作,屏幕变暗。

“时间不早了。”秋晟说。

“今天不回去了,我就睡这吧。”顾德佑不客气的躺在床上。

秋晟想,如果让顾德佑待在这里,明早多半就无法观察少女。虽说明早还能想办法,但万一想不到呢。

“我想一个人睡。”秋晟说。

顾德佑诧异的看向他。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