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被观察者有些开心

  • 长夜将明
  • 归来细雨中
  • 2004字
  • 2021-05-27 00:24:54

夏幽幽有些开心。

她本以为,丢失的拖鞋永远找不到了,在想要不要麻烦小姨,给她买一双新的拖鞋。家里虽然还有奶奶、爸爸、妈妈的拖鞋,但她不想动那些。

丢失的拖鞋是妈妈买的,比她的脚大上好一圈,之前她经常不小心踢到墙角或是柜脚,有了这双大拖鞋,就不会伤到脚趾。

早上,她躺在沙发上想,妈妈给的拖鞋没有了,爸爸给的小木铲也没有了,不只是爸爸妈妈,连他们留下的东西也慢慢消失了吗?

没想到,她往厕所走的时候,居然踩到了那只拖鞋。

她高兴的穿上阔别已久的拖鞋,去找小木铲。可惜小木铲依旧不知道躲在哪里。

可能在往后某日,小木铲会突然冒出来,让她吓一跳,就和拖鞋一样。

消失的时间里,小木铲和拖鞋到了哪里去?

她想要生出奇幻的想法,但她知道,小木铲和拖鞋只是安静的待在她看不到的某个角落罢了。

没了小木铲,她只能使用大锅和大铲做菜,她原本是会的,爸爸妈妈让她熟悉过。但奶奶到来后,她就没烧过菜,经验退化了。

明眼人烧菜,会正脸对着锅,他们要看锅里的菜,但盲眼人做菜,会歪过头,用耳朵对着锅,他们要听锅里的菜。

换了锅和铲子,不只是手感,就连听觉也变了,她本就不好的厨艺雪上加霜。

吃着难吃的菜,她的心情又低落下去。

洗好碗筷,她拿起扫把,去收拾阳台。

她用手拿出了完好的多肉和仙人球,仙人球扎了一下她的手。

她又小心翼翼的,把翻倒在地上的多肉和完好的盆拿出来。她看不见,只能依靠手感复原。

傍晚,敲门声响起,她走到门前,问:“是谁?”

如果是以前,她会直接打开门。

半个月前,她在家里听到了敲门声,以为是小姨来了,直接开了门,没想到门外什么动静也没有。

没有人的话,门怎么会响了?她疑惑的穿上室外鞋,走到楼道里去,想要探究探究。走出两步,她想到以前看过的一部电影,电影里,杀人犯敲了门,躲在门后,等主人从家里出来了,挟持了他。

是不是某个罪犯正躲在门后?

她心慌得很,急忙退回屋子,关上门。

打开电视,把声音调大,听着里面的人声,她才安心下来。

可能是某个熊孩子,敲了门就跑开了吧。她想。

从那以后,她听到敲门声总要先问一句。

“是我!”门外传来小姨的声音。

她打开门,一只手掌抓住了她的手腕。那是小姨的手掌,手掌很大,很粗糙。

“我要去乡下几天,具体几天不确定,给你带些能放久的东西。”

小姨的声音传入她的耳朵,她手上被塞了两个袋子。

“谢谢小姨。”她说。

突然一阵沉默。

她的心揪了起来,她最害怕的就是沉默,她的世界是一片黑雾,只有声音可以透过来,一旦没了声音,她就不知道周围的情况。

小姨还在吗?会不会突然就走了。

半分钟后,小姨的声音再次响起:“你要不要和我一起下乡?”

她的心中一颤,心跳加快了速度。

她说:“不了。”

小姨愿意,但是姨父说不定会有意见。

奶奶死后第三天,小姨和她说过话,话里话外的意思是问她愿不愿意一起生活,她没有答应。过了一夜,小姨再不提这件事情,多半是姨父反对。

“正好下乡逛几天,就几天。”小姨劝。

她摇了摇头。

她不愿意麻烦小姨,而且她怕小姨家的那个表哥。

三年前有一次,她和爸妈一起去小姨家。她那时候还能看到一些,只是看不真切,爸妈和姨父出门去了,小姨在厨房里做饭。她摸索着去厕所,走过外间洗漱池时,她往后看了眼,见到了一个黑影。

黑影立即退走了,她当时没有多想,上完厕所后,才反应过来,那黑影或许是想要跟着她进厕所。家里只有她、小姨和表哥,黑影是谁不必多说。

因为没看真切,她没有和父母说这件事,她家和小姨家的关系不太亲密。

“你不去的话,你表哥说他也不太想去,要不让他来陪陪你?”小姨又说。

她急忙摇头。

“你这样一个人闷在家里……”小姨叹了口气,“我要是确定哪天回来,就给你发微信。”

“小姨再见。”

她立在门口,听着脚步声慢慢下去。

把两袋食材放进冰箱,她趴在沙发上,六月中的气温有些高,顶楼比别的楼层更热,她心中发闷。

她胡乱想起事情。盲了之后,触觉和听觉成了她主要的感知世界的方式,她最喜欢的事情,是枕在妈妈的腿上,听爸爸絮絮叨叨的说话。

想着想着,泪水从她的眼角留下,她揉揉眼睛,打开电视。

……

早上,秋晟到来,发现少女醒来,吃了两片面包,瘫在沙发上又不动了。

这是又怎么了?

拖鞋不是找到了吗?昨天不是蛮高兴的吗?

秋晟弄不懂,也不是很想懂,他来到厨房,把全身躺在窗沿上的木铲往外拨了拨,半个木铲悬在了外面。

等少女找到木铲,应该就能开心一些了。

只是不知道少女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发现木铲。

这个时间比秋晟想象中的快。今天是周一,早上第一节有课,已经被他翘了,他索性待到了中午。

少女到厨房做午饭。她从冰箱里取出用保鲜膜装着的饭,放进微波炉里加热,然后洗锅洗铲,取出食材。

水池是双槽,她把在右边槽的水龙头拨向左边,碰到了木铲悬在窗沿外的部分。

木铲掉落在水池里,她吓得连连后退,过了好长时间,才敢走上前。

她拍着手,这样的话,如果是有听力的虫子就会自行离开。然后她用铁铲在水池里搅了一圈,木铲敲击池壁,发出声响。

这熟悉的声音让少女惊喜,她拿起木铲,露出笑容。

秋晟靠在冰箱旁,盯着她弯起的唇角。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