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复活”的被害人
  • 呈请立案报告书
  • 亦了
  • 4004字
  • 2021-05-26 10:50:14

送走事主家属以后,任烟生从桌角摸出烟盒,取出一支烟点燃,坐在办公室里透过烟雾还原案发前的细节,却始终没有将烟送入口中。

任烟生在七年前也是老烟枪,每天至少一盒烟,红南京,劲儿最大,几小时不抽烟就难受,饭后的烟瘾尤其的大。收养尤然后,他萌生出了戒烟的想法,努力克制烟瘾,每当想抽烟的时候总会想起孩子皱眉捂鼻的嫌弃样子,不到半年的时间便将烟瘾戒掉了,如今,在没有遇到棘手问题的情况下基本上已经可以做到连烟盒都不碰。

董嘉苗否认董琨和陈赫云生前曾与人结仇,但是清楚董琨曾婚内出轨的事实,只是为了顾全父亲的颜面才始终不愿意承认这一事实。

根据炽盛装潢公司的一部分老员工提供的信息,董嘉苗曾在2018年的8月和陈赫云有过当众羞辱董琨的第一个出轨对象的行为,且手段狠辣极端。

一个人在大庭广众之下被羞辱,心里的愤懑最难平息。

董琨的第一个出轨对象,也就是那名师范生具备作案动机,只是没有机会动手。钟点工与她相反,有充足的作案时间,正好可以与她里应外合将这件事情做完。

董嘉苗长期生活在广州,每个月只回家一次,在家住一天,如果钟点工在这一天休息,董嘉苗便见不到她,一直以为家里除了董琨和陈赫云以外再无旁人。

董嘉苗不清楚家里雇了钟点工的这件事,也没有听董琨和陈赫云提及此事,这名钟点工很有可能是在近期才开始在被害人的家里工作的。

按照事情的发展顺序,任烟生将前前后后发生的事情重新捋顺了一遍,从董琨失联、陈赫云失联,到发现尸块、尸块的DNA与董琨的DNA比对一致,再到陈赫云的嫌疑越来越大,最后确定陈赫云遇害,凶手似乎猜到了警方每一步的行动计划,不慌不忙地做着想要完成的事情,思维缜密,将罪名嫁祸给陈赫云的同时也做好了被警方发现破绽的准备。

一个疑问如同一架轰鸣的无人机般盘旋在头顶:如果钟点工是凶手,在无人知道被害人雇了钟点工的这一事实的情况下,凶手为何还要在门上贴一张便条来证明家中有钟点工呢?

这与自投罗网无异。

一个名字出现在任烟生的脑海中,徐菲菲。

如果徐菲菲在陈赫云不在家的某一段时间在董琨的家里过夜,就有很大的概率见过这名钟点工。钟点工已经猜到警方会调查徐菲菲,因为心存侥幸的心理,索性提前将便条贴在门上,以此来否认手中有被害人家里的房门钥匙的事实。

下午两点,刑警支队的例行会议结束后,任烟生来到顶层的技术室。

技术员小孙见他走来,便快步迎过去,意兴盎然,“任队,陈赫云案的足迹鉴定结果中午刚出来,我这就去给你拿报告。”

任烟生点头,“麻烦了。”

足迹鉴定人员已经对出现在春江河树丛附近的足迹完成了鉴定工作。足迹来自一双Adidas Neo运动鞋,现场的足迹属于同一人,女,20-23岁,身高1.72-1.75米,体重45-46公斤,鞋底磨损较轻,腿部无疾病,右脚前脚掌的中端用力明显,双手曾在一段时间内提有重物,物重在53-60公斤。

根据董琨生前好友张达提供的信息,徐菲菲的身形信息与足迹鉴定人员出具的鉴定结果完全符合,而陈赫云的体重正好也与物重相符。

徐菲菲具备运送陈赫云尸体的嫌疑。

任烟生填写了《呈请搜查报告书》,依程序报批,几分钟后便拿到了《搜查证》,随后与毛浅禾、李洋、文佳和洪见宁到达西湖新村7号楼2单元901室,这里就是徐菲菲的校外住所,董琨在2018年10月为她租下。

徐菲菲,1998年出生,岩港籍,海潭市外国语学院韩国语专业的大三学生,无违法犯罪的前科劣迹。

警方在进行搜查的过程中需要有一名侦查员全程录像,也需要两名与案件无关的人在场监督见证。录像工作依然由李洋负责,就近原则,由徐菲菲的两位邻居负责监督。

徐菲菲属于第一眼美女,网红脸、网红妆、网红打扮,妖艳妩媚,很符合当下流行的审美标准,只是这份美丽缺少了韵味和气质,一眼过后,很难令人记忆深刻。

徐菲菲从任烟生的手中拽过《搜查证》,视线没有在上面做任何的停留,反而在任烟生的俊朗面庞上多看了几眼,“大叔,是为了董琨的事情过来的吧?至于吗?还找两名邻居看着,很想让我丢丑是不是?董琨的死和我没有半毛钱关系,我有权利不在这张破纸上签字,你们问完话就赶紧离开,别动我这里的东西。”

任烟生:“徐同学,我现在有必要提醒你,如果当事人拒绝在《搜查证》上签字,我们只需要在上面注明。如果当事人阻碍搜查,情节严重的可构成妨碍公务罪,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罚金,如何选择,你现在想清楚。”

徐菲菲点燃一根女士香烟,对着任烟生慢慢吐出烟雾,在茶几边缘坐下。半晌,她接过毛浅禾递去的笔在搜查文件上签了字,“你们警察永远都是对的,不是要搜查吗?搜吧。”

毛浅禾提取了徐菲菲的指纹,并对口腔黏膜脱落细胞进行了采集。

徐菲菲对开始搜查的文佳和洪见宁高声说道:“你们小心点,东西弄坏是要照价赔偿的。”

毛浅禾对她的轻佻态度和豪横语气已有不满,冷冷地回应道:“徐菲菲,据我所知,在一年前租下这间房子的人并不是你吧?”

徐菲菲扬起唇角,自是得意,“不是我又如何呢?如今董琨和他老婆还有机会过来住吗?”

任烟生:“根据我国《城市房屋租赁管理办法》中的第十一条规定,住宅用房的承租人在租赁期间内死亡,与其共同居住两年以上的家庭成员可以继续承租。简单说,在董琨去世后,且在他生前没有留下任何书面材料的情况下,有资格住在这里的人已经不是你了。”

徐菲菲耸了耸肩,“你说是,那便是喽,你们对法律熟悉,一口一个‘什么什么规定’,我可辩不过你们。”

毛浅禾:“那就请你配合我们的工作。”

徐菲菲的衣帽间里放满了款式各异的衣服、手提包和鞋子。文佳手握技术员小孙拍下的现场足迹的照片,正在与徐菲菲鞋架里的鞋子进行比对。那双粉白相间的Adidas Neo迅速将她的注意力吸引过去,用放大镜对鞋底细查过后,将鞋子放入物证袋中。

搜查完毕,侦查员当着徐菲菲的面清点了扣押物品。请点物证结束后,由毛浅禾和李洋制作询问笔录,证实物证的来源情况。

徐菲菲不慌不忙,只朝文佳手上的运动鞋瞟了一眼,“鞋子是我自己买的,反正也旧了,拿去吧,不用送回来了。”

任烟生:“徐菲菲,8月26日晚上10点以后,你在哪里?”

徐菲菲:“在我男朋友家做喜欢的事。”

任烟生:“你男朋友的家在哪里?”

徐菲菲:“洛城花园1号楼1单元701室。”

任烟生:“男朋友叫什么名字?在哪所学校读书?”

徐菲菲:“李理,和我同校,同专业。”

任烟生:“陈赫云这个人,你见过吗?”

徐菲菲嗤笑了一阵,“见过好多回,她去菜市场买菜,我和董琨坐在车里。她是一个和我完全没有可比性的老女人,自以为很聪明,其实蠢透了,这么长时间都不知道我的存在。”

任烟生:“陈赫云死了。”

徐菲菲不以为然,“死了就死了呗,又不是我杀的。”

任烟生:“你和董琨的最后一次联络是在什么时候?”

徐菲菲:“8月31日。”

董琨在8月29日已经成为足球中的一堆尸块,根本不可能在8月31日这一天再与她有联络。任烟生诧异着,左侧的眉毛微微挑起,“你确定吗?”

徐菲菲哂笑,“这有什么不能确定的?”接着,她从茶几上拿过手机,找到微信界面,将手机递给他,“喏,董琨在8月31号的下午给我发过微信,你自己看。”

任烟生将二人的聊天内容点开。

8月31日晚上8点52分。董琨:“菲菲,来蓝色海港城一趟,我有东西要给你。”

8月31日晚上8点53分。徐菲菲:“是礼物吗?这么神秘。”

8点55分。董琨:“今天晚上你叫一辆出租车过来,我把行李箱放到单元门旁边,你直接带到春江河的南面的树丛,我去那里找你。陈赫云待会儿就回来了,我不方便带大箱子下楼见你。”

8点56分。徐菲菲:“多沉的东西?需要用行李箱装,是打算今晚露营吗?”

9点01分。董琨:“留个悬念,不见不散,我爱你。”

任烟生:“董琨送给你的是什么礼物?”

徐菲菲:“我也不知道,那箱子好沉,我把行李箱运到春江河以后,等了很长时间他也没到,电话始终关机,微信也不回复,后来我把行李箱扔到树丛外面就一个人回去了。”

任烟生目光如炬,“扔到了树丛外面?还是南门入口处的垃圾箱旁边?”

徐菲菲语气肯定,“树丛外,东西是我放的,当然不可能记错。”

然而,装有陈赫云尸体的行李箱却是在南门入口处附近的一辆废弃捷达车里被毛浅禾找到的。如果徐菲菲所言真实,那么,在她之后应该还有人去过树丛,搬出尸体后再将行李箱丢进捷达车中。

至于徐菲菲接收到的微信,则存在两种可能性。

一,凶手用自己的手机登录董琨的微信账号,在对话列表中找到徐菲菲,将以上文字发给她,操作简单。徐菲菲只对服饰和美容感兴趣,甚少留意海潭市的新闻,没有看到近几日在电视屏幕下方滚动播出的警方寻找尸源的消息,以为董琨还在世,对这条信息完全没有怀疑,并在8月31日的晚上9点钟以后,按照“董琨”的要求,将黑色行李箱运送至春江河南面树丛。

二,一叶障目,徐菲菲就是陈赫云案的凶手,为了逃脱法律的制裁,自导自演了这出戏,引得警方相信她是在不明缘由的情况下才将陈赫云的尸体运至春江河的。

任烟生:“在8月31号之前,你有没有去过春江河?”

徐菲菲:“去过,但是董琨在微信里提起的那个地方,那天我是第一次去。”

任烟生:“把行李箱留下后,你是如何回家的?”

徐菲菲:“我没有回家,直接回了学校,赶在关寝之前回去的,因为第二天学院有考试。”

当日傍晚,洪见宁调取了徐菲菲的男友李理所住小区的监控录像。经查,徐菲菲在8月26日这天没有在洛城花园中出现过,不仅如此,洛城小区中也没有李理这名住户。

文佳和毛浅禾前往海潭市外国语学院,在韩国语专业的大三学生和授课教师中完成了走访调查工作。经查,韩国语专业并没有李理这个人,而且,徐菲菲是单身。

李理这个人根本不存在,是徐菲菲为了蒙混过关而编造出的人物。

晚上7点09分,刑侦大队技术室出具了三份鉴定报告。

1.经过比对,出现在黑色行李箱中的一部分头发的DNA与徐菲菲的DNA比对一致。

2.黑色行李箱手提处的一部分指纹属于徐菲菲。

3.在春江河树丛附近提取到的足迹与物证的足迹比对一致。

结合之前的鉴定报告,既然头发的DNA属于徐菲菲,那么,戴在陈赫云手腕上的手表也是徐菲菲的。徐菲菲具备作案时间和动机,并且去过抛尸现场,与技术人员在现场勘查的过程中通过物证提取而查找到的信息全然吻合,徐菲菲作为嫌疑人被警方带至讯问室。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