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解救
  • 呈请立案报告书
  • 亦了
  • 3359字
  • 2021-07-21 12:37:51

半小时前,李洋在与毛浅禾走访调查的过程中被子弹击中,当场身亡。

惠爱月子会所门前的监控录像还原了事发的经过。

当晚11点32分,由李洋驾驶的警车在会所的门前停下,不出五秒钟,一辆白色的比亚迪F3在距离警车不远的位置停稳,车里只有一个人,没有从车里走出。约十分钟后,李洋和毛浅禾一前一后走出会所大门,这时,比亚迪的驾驶员突然从车里下来,对准走在前面的李洋的太阳穴猛开一枪,一枪击中,收枪后,将来不及反应的毛浅禾拖进车里。从开枪到劫走女警,用时不到15秒。

惠爱月子会所的护工听到响声后推门查看情况,发现李洋的尸体后立即报警。正在附近查酒驾的交警和协警闻声也赶过来,在警车的附近找到了毛浅禾留下的警察证件,根据证件上提示的信息,交警迅速联络市局刑警支队的支队长罗德并保护现场,两名协警和路过的私家车车主对凶手的比亚迪F3狂追半路,不过,最终还是被凶手甩掉了。

李洋的牺牲震惊警局,无人不为之扼腕叹息。三年的时间,对任烟生而言,李洋既是一名优秀的下属,又是暖人心的弟弟,听闻噩耗,他的大脑在短时间内是懵的,事发之前的那些记忆仿佛被魔鬼抽走,他停在原地,呆愣愕然,本能的反应是不相信,直到局长李建国和毛浅禾的父母疾步走进办公室,他才猛然间从方才的不可置信中走出来。身上的T恤已经被冷汗浸湿,清醒以后,他很快便想到了打这个电话的人是谁。

张博,原特警队队员,与任烟生在同一年加入特警队,在2008年被特警队除名。

毛浅禾的母亲在来警局之前提前服下了速效救心丸,此时的情绪稍微稳定了一些。毛浅禾的父亲虽然心里同样慌乱,却还是理智的,和局长李建国站在一起,等待局里做出决定。

亲近的人突遭厄运,能做到迅速冷静下来的人寥寥无几,任烟生是肉体凡胎,此时正处于极度的愤恨中,为李洋的无辜遇难而悲愤。很快,他的情绪由愤怒转为了愧悔和担忧,毛浅禾在手无寸铁的情况下被张博劫走,他恨自己没能保护好她,更是为她的安危而焦虑不安。张博在电话里说的每一句话都如同钉子般深深扎进任烟生的耳朵,已过零点,留给他的考虑时间已经不多,经过了短暂的思考后,他向局长李建国提出了独自赴约的想法。

任烟生:“张博就是三起杀人案的凶手,李洋也是他杀害的。根据我们目前掌握的信息推测,在今年三月份做过宫外孕手术的那名女孩是张博想要保护的人,她叫小敏,我们目前还不知道她的全名是什么。张博这次之所以不顾一切的现身,为的就是不让我们继续调查下去,只要他坦白一切,我们就不会再去揭开这名女孩的伤疤。张博既然愿意这样做,意味着已经清楚了后果,并且愿意接受这后果,所以,他做出了将小禾劫走的这个决定未必是为了和我们谈条件,而是单纯的泄愤,他认为这个社会不公平,在死前也要拉上个垫背的。我和张博在特警队里生活了三年,算是他在队里的唯一朋友了,对他还是比较了解的,他自以为行侠仗义,其实只是一个只敢在黑暗里做些狗嗖事的小人。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张博现在控制住了小禾,我很难推测这渣子的下一步行动。他约我见面的地方在北海公园的北山,说是山,其实没比平地高出多少,山下是大片的空地,上突击队不是最好的办法,一旦被张博发现,小禾就很危险,哪怕这风险小到可以忽略也不能去冒!”

任烟生在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音量非常高,拳头紧握,引得重案大队的侦查员也从办案区里走出来观望,他在刑警支队素来以温暖著称,今日的表现实属罕见。

毛浅禾的父亲站在办公室的最中间位置冷静听着任烟生的分析,始终未发一言。女儿被凶徒劫走的事情发生在刑警支队,他虽然曾为军队的领导,在这里也没有过多介入的理由。

其实,任烟生方才的心急已经令他心安,心安的原因却有太多。

局长李建国:“老毛,你怎么看?”

毛浅禾的父亲:“我相信任队长的判断能力和执行能力,也希望队里在解救小禾的同时能对任队长做好保护。”

李建国:“毛兄放心。”

陈宁,市局特警大队的队长,当年开除张博的决定正是他做出的。

“海潭市在2005年成立公安特警队,十四年的时间里,张博是唯一一名工作还没有满五年就被队里除名的特警,我对他的印象特别深。当年队里决定开除他的原因并不是因为他的技术水平差,而是他始终都做不到团结他人,总认为别人在鄙视他,从始至终都不能处理好人际关系,经常性的推卸责任,惹得其他队员心生不满,就如任队长方才所说,张博是个很阴险的小人。”

在沉闷的气氛下,陈宁继续说道:“北海公园是当年突击队进行负重训练的其中一处场地,任队长和张博都对那里非常熟悉。北山很矮,相对高度只有十米左右,走几步就到顶了,山下很空旷,唯一的遮挡物就是距离空地约20米的纪念石碑,这是最不利于突击队行动的地方,就连山下停一辆小车、站一个人都会被山顶的人看到,更何况是我们特警队的悍马H2。山上有石阶,石阶的两侧光秃秃,山顶有个小凉亭,凉亭可以俯瞰山下景象,凉亭的四面没有遮挡物。狙击手进山后不难完成任务,但是有一个不可忽视的前提,就是能够成功进山。张博毕竟做过三年的特警,对这些细枝末节都非常了解,狙击手做的事情他也做过,知己知彼百战百胜,我们盯着他,他也在防着我们,恐怕山下的任何一点风吹草动都能让他绷紧神经,无论哪一角的狙击手在进山时发出声响,毛浅禾到时都有危险。”

陈宁和任烟生的想法相同,成败各五分,风险并不低,一旦张博发现了隐藏在附近的狙击手,毛浅禾有危险的概率将会是百分之百。

陈宁方才的这番话,毛浅禾的父亲很明白,对局长李建国问道:“老李,你给我一颗定心丸,有多大的把握救下小禾?”

李建国拍了拍他的肩膀,“老毛啊,我现在无法向你承诺百分百的救下丫头,只能向你保证无论是今日在场的支队长、侦查员还是突击队队员,都会拼尽全力的让丫头平安无事。”

毛浅禾的父亲点头,“这就够了。”

而后,他走到任烟生的面前,掩下心底的慌乱和焦灼,顿了顿,对他说道:“任队长,我相信你的能力,尽力而为。”

任烟生回给了他一句笃定的回应,“请毛政委放心,我一定会带小禾平安归来。”

时间正在一点一点流逝,没有太多的时间多去商议此事,局长李建国、支队长罗德、特警大队队长陈宁对接下来的行动做出安排部署。

特警大队的副队长赵嘉彬佩戴针孔摄像头化装成北海公园的工作人员,先任烟生一步进山,在凉亭以下的位置进行夜间巡视。从2005年至今,北海公园每晚都有工作人员去做这项工作,特警队清楚,张博也清楚,这样做不容易露出破绽。赵嘉彬在张博被开除后才加入特警大队,这也是陈宁做出这样的安排的原因,因为眼生,做起事来便能得心应手。

任烟生按照凶手张博的要求独自赴约,配枪的同时佩戴针孔摄像头。

特警大队的队长陈宁在山下指挥,视现场的情况随时改变策略。

突然激动的情绪可以让人不去留意四周的动静。任烟生在与张博进行交谈的过程中尽量让他的情绪有波动,四个角的四名狙击手在此时迅速进山,为保证毛浅禾和任烟生的安全,必要时可以将凶手张博击毙。

按照原定的策略,赵嘉彬最先进山,没有和突击队一起行动。

赵嘉彬到达北海公园后,化装、进山,将山上的情况向陈宁做出了汇报。

张博在山顶的凉亭里支起了小型的军用帐篷,帐篷门紧拉,小窗口的旁边架着一副望远镜,望远镜以外的可视区域被他用反光膜贴牢。张博可以在帐篷里清楚的看到眼前的状况,而帐篷外的人却不能获知里面的情形。

任烟生已经在路上。

陈宁将电话打给他:“妈的,这小子在凉亭里搭了个帐篷,阻碍了狙击手的下一步行动。帐篷里有哭声,毛浅禾应该在里面。赵嘉彬和一名狙击手已经提前到达指定的位置,上山后,你要尽可能的将张博从帐篷里引出来,他不出来我们很难行动。”

任烟生手枪里的子弹已经上膛,路上几乎没有车辆,从来不会超速的他将车速飙到了180,想到毛浅禾的无助模样,他很难冷静下来。雨水顺着打开的窗户肆无忌惮地拍击在任烟生的脸上,他用力拂去,猛踩油门,在与毛浅禾失去联络的一小时时间里,他全然体会到了绝望的感觉,如果可以,他愿意替她忍受这份煎熬。

很快,他恢复了理智,放慢车速。驶向北海公园的这一路,许多画面在脑海中飞速闪过,多数画面是关于毛浅禾的,一小部分是关于张博的。从唐毅的尸体被发现,到现在,一共六天的时间,被害人却不是只有这一位,任烟生和所有侦查员一样,对凶手深恶痛绝,恨不能亲手将其押送到地狱才能廖解心头之恨。

六天,任烟生无数次揣摩凶手的心思,分析凶手的逻辑,全体侦查员铆足了劲苦查线索。六天后,凶手终于确定,竟然是在同一个训练场地里摸爬滚打过三年的兄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