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网红的成名史
  • 呈请立案报告书
  • 亦了
  • 3558字
  • 2021-07-19 09:58:33

毛浅禾从天桥上走下时,一名手握相机的男子走近她,“美女,约拍吗?”

她拒绝,绕过这名男子。

男子锲而不舍,追了过来,“你的气质很不错,身材也好,连图都不用修,最适合街拍了。试一试吧,你要相信我的拍照水平,万一一下子就成为网红了呢。”

任烟生走在毛浅禾的身侧,将她护在里面。男子瞧见任烟生的冷厉容色后,执着依旧,“美女,你要对自己的外貌有信心,你的颜值最少也能得90分。我们不收费,这是你我都能获益的事,考虑一下呗?我和你说句实话,约我给她们拍照的女孩多得是,我有自己的博客账号,粉丝数五十多万,等我把你的照片放上去后,你也是海潭市的小网红了。”

毛浅禾停下脚步,“你这样说,我反而不大相信,虚构的成分太大了,拍几张照片就能成为海潭市的小明星?怎么会有这样好的事?”

男子将相机朝脖子上一挂,“行业秘密,我不能向你透露过多,美女,你要相信我。第一,我的眼光毒辣,我说你能火,你就一定能火。第二,与我合作的人都是有经验的人,无论是你还是我,都稳赚。第三,我给你拍照,不收你一分钱,你吃不了亏。再者说,你男朋友就在身边,这么高这么魁梧,我也不敢使啥鬼把戏啊。你想想,是不是这个理儿?”

毛浅禾朝任烟生望了一眼。

任烟生听到这里,也大致明白了她的心意,点了下头。

毛浅禾对年轻男子说道:“既然你是做街拍工作的,有经验,也有固定的合作对象,应该有自己的工作室吧?先带我们去看看,看完我们再决定拍还是不拍。”

她虽然没有完全松口,但年轻男子还是二话不说便答应了她的要求。

男子的工作室在天桥附近的居民区,一楼,三室两厅,装修简单,窗帘还没有拉开,客厅窗台上晾晒着两双运动鞋,一盒半开着的锅贴放在餐桌上,里面的锅贴已被吃掉了几只。

这里既是男子的工作室,也是他的住所。

毛浅禾:“设备看着挺专业的,你平时通常在哪里拍?”

男子:“无论是海潭市的商业街还是犄角旮旯,我都去过,做街拍,我们是最专业的的,谁都不是我们的竞争对手,我不挑地点和季节,只挑人,气质好、身材好的女孩比较好拍,成为网红的几率更高。”

毛浅禾:“我们刚才偶遇的地方,你之前去过吗?”

男子:“当然去过,几乎没有我不熟悉的地方,我比出租车司机都熟悉这座城市。”

毛浅禾点点头,“先把你拍过的那些很火的照片给我们看看吧,正好趁着这时间我也考虑一下拍什么风格的照片,如果这次合作得好,下次再约你。”

男子听罢,乐颠颠地从客厅的纸箱里捧出两大本相册,迫不及待地放到了毛浅禾的面前。“美女,我不瞒你,现在愿意街拍的女孩超级多,不少人都是主动找的我。但我不是那种给钱就要的人,我有原则和底线,约拍对象必须满足三点:身材比例好、有镜头感、皮肤白,这三条你都符合,所以我才追着你约你做街拍,等你火了,我也能跟着捞一笔。”

毛浅禾淡淡笑了一下,“那先谢谢你的夸奖。”

男子:“美女,我冒昧一问,你是做什么工作的?气质和很多女孩子都不一样。”

毛浅禾:“我啊……呵呵,还没有找到工作呢。”

男子故作无异的朝坐在她身旁的任烟生瞥了一眼,说道:“慢慢来,美女,你的外形条件这么出色,一定能找到适合自己的工作。”他刚才虽然这样说,却在心里暗暗鄙视:“又是一只靠着男人养活的金丝雀,持靓行凶,不知是太现实还是不现实。”

毛浅禾为了不使年轻男子起疑心,与他很随意的聊着天,心思却并不在这上面。眼神在一张张照片上扫过,在这些照片中寻找着那张眼熟的面孔,虽然她与这个人再也没有见面的机会。

于沐桐的照片正在其中。只有一张,是一张身穿工作服的照片,拍摄于2018年8月1日。

毛浅禾将这张照片指给他看,“这是曾经被评为了‘海潭市最美女医生’的那名女孩吧?原始照片也是你拍的吗?”

年轻男子的得意容色遮不住,“那必须的,这女孩姓于,在省医院工作,形象条件不错,但还是不如你的形象好,能火起来完全在我的预料之中,找自媒体的事也是我帮她办的,事后她还分了我一万块钱呢。”

毛浅禾:“于医生当时之所以能成为网红,主要还是因为你有一双发现美的眼睛。如果由其他的摄影师去给于医生拍照,也许她就不会火得那么快了,你功不可没。既然于医生的颜值这么高,你肯定不舍得只拍这一张照片,余下的照片可以让我看看吗?”

男子被毛浅禾夸得心里乐开了花,毫不犹豫的将私藏的十张照片都递到了她的手里。“美女,这些是于医生没穿白大褂的照片,看起来更有亲和力,不像之前那样或多或少的有点距离感。”他说,走到餐桌边,快速吃下了剩下的几只煎饺后,将客厅的窗帘拉开。

一道刺目的光线照在毛浅禾手中的照片上,她意外的发现,在这些照片中,于沐桐的T恤胸口处也夹了一枚小树形状的胸针,胸针上同样刻有英文字母“H·hope”。

任烟生也看到了这里。

几天前,侦查员在唐毅父母的住处进行询问的过程中,曾在唐毅的手机相册中看到过一名西装领口处夹着小树形状胸针的女孩。这枚胸针于沐桐恰好也有。碰巧的是,这两名女孩的职业都是医生,并且都是唐毅的好友。

有时,过于巧合反而有蹊跷。

毛浅禾:“于医生穿常服的样子明显更好看一些,她当时为什么选择用一张身穿工作装的照片来宣传自己呢?”

男子:“我也问过她原因。隐约记得她当时说不想要那种千篇一律的美,穿白大褂更能让大家记住她。她的气质不错,无论选哪张照片都可以,所以我就按照她说的去做了。”

毛浅禾用手机拍下了这几张照片后,向他出示了警察证件,“很抱歉耽误了你一些时间,同时也很感谢你为警方提供了非常重要的线索。你是一名很有潜力的摄影师,未来加油。”

男子晃神了几秒钟后才明白了她的意思。“嚯,做约拍工作这么长时间,我还是第一回遇到女警。”他在脸上抓了抓,尴尬的从她手里接过相册。

任烟生拍了拍他的肩膀,“下一个约拍对象会更好的,祝你好运。”

人的身高从30岁开始会慢慢减少,大约每十年左右的时间会减少0.5厘米左右,长相却从青春期结束后不会再有太明显的变化。侦查员根据户籍科提供的信息,找到了唐毅的父亲曾在几天前提到过的这名同样有小树形状胸针的田雨医生。

田雨从毛浅禾的手里接过照片,一眼就认出了于沐桐,“是桐桐,我们也算是同行,她是口腔科医生,我是妇产科医生。唐毅被人杀害后,没想到桐桐也遇害了,很可惜,她是一个非常努力的人。”

毛浅禾:“听您的意思,似乎也知道唐毅和于沐桐在此之前是认识的。”

田雨:“唐毅是我的初中同学,当时是我介绍他和桐桐认识的。”

她说到这里,毛浅禾明白了,田雨就是谭兵提到的那位“桐桐的朋友”。于是,顺势问道:“身边有朋友是医生,这的确是一件很好、很方便的事情。你既是唐毅的朋友,也是于沐桐的朋友,也许会知道一些我们不知道的信息。根据我们目前掌握的线索,三月中旬,在唐毅和于沐桐熟悉了以后,唐毅曾求于沐桐为他办过一件事,你知道是什么事吗?”

田雨:“唐毅没有和我说过。桐桐是口腔科的医生,在海潭市有一定的知名度,既然过去找她,我觉得是为了看牙吧?不然还能有什么事呢?”

这正是侦查员不理解的地方。费荆医生刚参加工作不久,于沐桐的水平要比他的高超,唐毅与于沐桐的关系很好,却在可以挂到她的号的情况下,偏偏挂了费荆医生的号。

唯一的一种可能:三月中旬,唐毅频繁的去省医院口腔科找于沐桐,并不是为了牙齿的事情而去,而是另有他事相求。至于究竟为何事而去,田雨看起来是不知情的。

毛浅禾:“田女士,您读的是中医药大学,在湖东区。于沐桐读的是医科大,在丰茂区。两所学校相距近25公里,医学生的课余时间相对少一些,你们当年是如何认识的?”

田雨:“我和桐桐是在大二那年的一次志愿者活动中认识的,我们都是很外向的人,很快就熟了。桐桐原来读的也是临床医学专业,和我一样,那时我们很有共同语言,经常一起去市图书馆的自习室学习。后来不知道为什么,桐桐忽然改学了口腔医学,特别固执。其实我挺佩服她的,她的自学能力非常强,医学生只把自己的专业学好就已经很难了,但她在转了专业后仍然没有丢下原来的专业,把临床医学和口腔医学都学得不错。”

毛浅禾:“据你所知,于沐桐生前是否与患者发生过比较激烈的矛盾?”

田雨:“应该有吧,桐桐有时候脾气确实不太好。”

毛浅禾在手机里找到之前在摄影工作室里拍下的几张照片,“你曾经佩戴过一枚小树形状的胸针,胸针上刻有英文字母‘H·hope’,就是我手机里的这枚,还记得吗?”

田雨拿起手机,看过后,点了点头,“确实有一枚,不过时隔太久,我已经不记得把它放在哪里了。这枚胸针桐桐也有一枚。我和她正是在这次志愿者活动中认识的,活动是活跃在海潭市贴吧里的几个医学生组织的,志愿者都是海潭市的医高专、中医药大学和医科大学的大二、大三、大四学生,大家志同道合。胸针是当时的纪念品,‘H’是海潭市的拼音首写字母,这批胸针是在购物软件里的一间小店铺中制作的。”

毛浅禾:“你手里还有当年组织这次活动的那几名医学生的联系方式吗?”

田雨从手提包里取出手机,“这你可问对人了,这几个人的联络方式我都有,我们前段时间还聚过一次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