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查无线索
  • 呈请立案报告书
  • 亦了
  • 3166字
  • 2021-07-17 10:02:06

4月24日傍晚,视频大队的工作结束。

经过全队两天两夜的筛查,并没有在省医院以及于沐桐所住小区的监控录像中筛查出这名符合凶手特征的可疑男子,凶手有非常大的概率从没有去过这两处地点。这样的结果令任烟生十分意外,凶手远比他预想中的还要机警、狡猾。

随后,技术室的小孙将鉴定报告送到任烟生的办公室。

经过比对,谭兵的指纹和DNA均与遗留物证的比对不一致,嫌疑可以排除。

合并同类项可以让解题过程更简洁,串并案侦查却提高了破案的难度。第二大队警力有限,文佳和张哲正在被害人牟晴生前所住的小区进行走访排查工作。洪见宁、小涛和另外四名侦查员分别被任烟生派到了远郊公园附近的尚湖翡翠湾和米兰国际城做警力增援,继续蹲守和排查工作。凶手住在远郊公园附近的可能性非常大,除此之外,他的住处也是杀害于沐桐的中心现场,凶手作案后会第一时间返回,谨慎防守,若无必要便不会外出,坚守阵地。

将凶手绳之以法,不仅要守,还要攻,攻守相结合才能堵住凶手的全部出口。任烟生对尚湖翡翠湾和米兰国际城的蹲点工作进行了部署安排。

攻,由小涛、小李和小张、小罗负责,配枪,化装成物业的工作人员,以劝说居民“防疫是一次持久战,不可松懈”为理由,借着宣传的名义,挨家挨户敲门寻找这名可疑男子。这是笨方法,但是有效果,侦查员们火眼金睛,一眼便可探知屋内是否有异常状况。

守,由洪见宁、小陈和小刘、小杨负责。两个小区、八道门,每一道门的右后方都停了一辆最不起眼的黑色大众车,车窗玻璃贴有防偷窥太阳膜,这辆车混在其他车的中间,一旦可疑男子出现,坐在车里的侦查员便可第一时间将其锁定。

阴云密布,天提前黑了,黑色的小车几乎与夜幕融为一体,车里,侦查员不敢松懈丝毫,留意着小区里的动静和人影。万家灯火,没有开灯的房间在此时尤其的显眼,男子将身体藏在拉起的窗帘后面,也在窥视着停在正门附近的那辆黑色小车。

血腥气在密闭的房间里犹显浓郁,这几天他一直没有清理地上的血迹,红色和黑色、白色一样都是颜色。这些年来,人已经麻木了,不仅是躯体的懒散,心也沉静异常,他甚至时常会羡慕那些死去的人,只有在心跳停止后才能彻底归于安和,不必再与这个恶心的世界争斗。

敲门声响起,他将望远镜放下,轻脚走到门边。

走廊里的声控灯亮着,灯光下,一胖、一瘦的两个高个子男人正等在门外留意着门里的声音。他的唇边露出讥讽笑容,看着声控灯熄灭,听着一个男人对另一个男人说:“应该是没人,去下一家。”……

洪见宁在车里向任烟生简明扼要的汇报了三小时内的小区情况。

一小时后,一个坐轮椅的男人从电梯里出来,他没有戴帽子,只戴了一枚黑色口罩,用一条毛毯盖着下半身,正在一点一点的向小区的北门移动。门边有台阶,一共五节,但是没有可供轮椅滑行的斜坡,轮椅即将移动到门边的时候,他停下了,半晌,将轮椅试探着向前移动了半米,而后,又退了回去。

洪见宁也早就留意到了这名男子。他和小陈从车里走出,“小伙子,需要帮忙吗?”

男子点头,向二人比划着手势。

洪见宁对手语略懂一些,大致明白了他的意思,说道:“想买可乐啊?你在这里等我,我帮你去买。”

男子将布袋递给他,袋子里有十张一元钱,他朝袋子里指了下,洪见宁从中拿了三张。

小陈留在原地照顾他。

男子只打手语,但是小陈看不懂手语,只为他扶着轮椅,以免他一不小心滑下去。

半分钟后,洪见宁走回。

男子拿到可乐后,依然打着手语道谢,准备原路返回住处。

洪见宁对他很是同情,叫住他,“南门没有台阶,下次如果要出门的话,走那个门。”说话间,他朝北门指了一下。

男子用手语回应了“谢谢。”

晚上8点,办案区里只剩下任烟生、毛浅禾和李洋三人。

任烟生打完电话后,从办公室里走出来,“只有咱仨,有什么想法都说一说。”

毛浅禾:“谭兵向我们提供了非常多的关于于沐桐和于家的信息。于春和柯笑坚决不让我们知道谭兵的存在,或许并不是介意这段他们不认可的感情,而是不想给谭兵向我们说出这些话的机会。我从谭兵的回答中提炼出了几个关键词:摇钱树、转专业、民营医院。”

李洋:“我刚才查了一下,于沐桐读的那所医科大学,临床医学是所有专业中最难考的,超出了重点本科线20多分。于沐桐遵从父母的要求放弃了原本擅长的专业,而改学了相对而言不太擅长的口腔医学,说真的,我想不到如今还有像她这样愚孝的高学历者。”

毛浅禾:“在我们进门后,于沐桐的哥哥非常迅速的将妹妹房间里的相框拿走了,也用一堆书将缺少了6张照片的相册遮盖住。在一开始,我以为被取走的那些照片都是于沐桐和谭兵的合照,见过谭兵之后才发现并不是这样,谭兵为了不让于沐桐的父母发现破绽,压根没有和她拍过合照。我认为被藏起的那几张照片应该是和案子有关联的,于家人到底在遮掩什么呢?女儿遇害,他们难道不想让我们早点找到凶手吗?”

李洋:“根据谭兵提供的信息,于沐桐是于家的摇钱树,于春和柯笑指望着她有朝一日可以攀上高枝,飞黄腾达。说句难听话,这棵摇钱树倒下后对于家来说没有一丁点好处,无论站在哪个角度考虑问题,于春和柯笑都应该嫉妒憎恨凶手才对。然而事实却偏偏相反,凶手砍了这棵摇钱树后,于家的人竟然在竭尽所能的阻止我们调查真相,特么的,这一家子人脑子里有屁吧?”

任烟生:“于沐桐将这些照片洗出来,表示这些照片对她来说很重要。于家人将她洗出来的照片取走,表示这些照片对他们来说也很重要。于沐桐、于家人最在意的是什么?”

李洋:“钱。”

毛浅禾:“于春和柯笑很在意钱,只在意钱。至于于沐桐,我认为除了钱之外,她还想得到别人的肯定,一个长期在父母的压制下生活的人,很希望可以得到精神慰藉。”

任烟生:“事业可以同时带来心理安慰和物质上的满足,被害人是一名医生,被藏起来的那几张照片有非常大的概率和‘医’这个字有关联,医患纠纷、医疗事故,都有可能。至于这个‘医’字究竟是被害人曾经读过的临床医学,还是后来才开始学的口腔医学,目前还不得而知。”

李洋:“不得不说,一些网络医学平台的门槛太低了,弄个证就能进去坑人害人。”

毛浅禾顺着任烟生的思路继续想下去,说道:“如果是医疗事故,那这一切就说得通了。于春和柯笑阻止我们查案,并不是为了保护凶手,而是不想在女儿遇害后替她收拾烂摊子,只要我们查下去,就一定能查出真相,在医疗事故中无辜受害的那一方就能得到相应的赔偿,这笔赔偿金的数额应该不会小,不然于春和柯笑也不会去极力遮盖这真相。”

任烟生:“没错,这就是事主家属不让我们知道谭兵的存在的原因,他知道的事情太多了。”

毛浅禾:“于春和柯笑坚决否认于沐桐在此之前见过唐毅和牟晴。如果我们刚才提出的假设成立,那么,唐毅和牟晴十之八九也和这起医疗事故有关联。”

任烟生:“不仅如此,凶手也对这起医疗事故非常清楚,有很大的概率他和无辜受害的那一方关系熟稔,因为看不过去,所以才下此狠手。”

李洋:“唐毅是个学软件的学生,牟晴,保险销售,两个人的职业都和医学不沾边啊。”

任烟生:“目前看来这三个人的确没有交集。我们接下来还是要在海潭市的这些民营医院中做排查工作,被害人曾在民营医院里接过私活,接的是什么活?我们有必要弄清楚。”

毛浅禾:“海潭市的民营医院不少,大概有三十多家,但是不难查,我待会就去查。”

任烟生将手机揣进裤袋,抬腕看了眼手表,“8点20了,你们两个跟着我忙了一天,先填饱肚子再查案,走,吃饭去。”

李洋立即将话接过来,不露破绽,“这顿我请客,三天前还欠小禾一顿饭呢。见者有份,老大的那份,我也勉强一起结了吧。”

任烟生在他的肩上捶了一拳,笑言:“铁公鸡今日终于拔毛了。”

毛浅禾本打算拒绝,想到李洋也会同去,有他在至少不会尴尬,便答应了,“任队决定去哪里吃吧,我吃什么都好。”

任烟生点点头,“我先下去把车从停车场开出来。”

一顿饭、三个人,从表面上看,一切如常,一起吃工作餐而已。毛浅禾将双肩包整理好后便和李洋朝楼下走,一路说笑,不忘调侃他今日终于不抠门了,士别三秒当刮目相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