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男友
  • 呈请立案报告书
  • 亦了
  • 4436字
  • 2021-07-16 10:09:09

柯笑和于春目送任烟生、毛浅禾和李洋走出门,紧绷着的神经终于松弛了些许。然而,两个人都不知道,就在柯笑拿起女儿的手机查看银行发来的短信的间隙,毛浅禾在相册里发现了一条很重要的线索。

宾利车里,毛浅禾将手里的那张二寸照片递给任烟生。

“任队,事主家属没有说实话,于沐桐有男友,这张小照片是从于沐桐相册里的其中一张工作照的后面找到的,于沐桐在父母的面前将这段感情小心翼翼地藏了起来。”

照片中的男孩看起来和于沐桐是差不多的年纪,不算帅,却很阳光,戴着一顶深棕色的棒球帽,一双狭长的小眼睛很有特点。照片的背面用粉色的荧光笔画了一颗心,心的下面写有一行小字:2020.3.23,谭兵,forever with u…

李洋:“可以啊小禾,于沐桐把照片藏得这么隐蔽都被你发现了。”

毛浅禾:“我小时候也喜欢把秘密藏到犄角旮旯里。”

任烟生将照片收进档案袋,对她不吝称赞:“很好,小禾,长江后浪推前浪,记你一功。”

毛浅禾如溺醇酒,对她来说,任烟生的一句肯定远胜千金,刚加入警队时是这样,如今,在努力剥离了这依赖感后,任烟生依然在她的心里占据了极为重要的位置。不过,毛浅禾还是没有过多的流露出最真实的情感,毕竟,任烟生在一个月前已经亲口拒绝了她。

她只说道:“会继续努力的,任队。”

任烟生笑意温蔼,“小禾,你的24岁要比我的精彩很多,如果时间能够重新来过,我是羡慕你的。”

车辆启动,任烟生将电话打给洪见宁,问了走访工作目前的进展情况。

洪见宁、文佳和张哲正在省医院对面的面馆吃饭,三人的调查工作进行了整整一天才看见些许曙光,终于能腾出点时间吃一口热饭,张哲嗦面的声音顺着听筒传进任烟生的耳朵,螺蛳粉的味道似乎要隔着听筒飘进鼻腔。

洪见宁:“任队,我们调查到的结果可能和唐国忠印象中的儿子有一些不一样,目前可以肯定的是唐毅与于沐桐的关系相当不错。3月12日的上午8点多,曾有一名男患者与于沐桐发生了激烈争吵,因为于沐桐在为其诊治的过程中态度非常不认真,基本全程都在接、打电话,讲‘月经’、‘内分泌’什么的,讲得头头是道,惹得男患者非常不满,劝说无果后将手里的矿泉水瓶摔在了她的脸上。唐毅当时正在费荆医生的诊室就诊,费医生的诊室和于沐桐的挨着,唐毅听到吵架声后不管不顾的冲了出去,也不问缘由,挥拳就把那名男患者打了。根据口腔科其他医生提供的信息,在3月12号到25号的这段时间,唐毅曾多次来医院见于沐桐,聊天时二人刻意避开了人群,很多医护人员认为唐毅和于沐桐是男、女朋友关系。”

任烟生以为自己听错了,“于沐桐是口腔科医生,在电话里讲的是妇科方面的内容?”

洪见宁:“是,患者说于沐桐在某个平台上兼职做网络医生,十之八九是借用了某位妇科医生的从医资格证赚外快,妇科方面的知识她平时或许也有涉猎。”

于沐桐在照片上画下那颗心的时间是3月23日,那时她正在和谭兵热恋。唐毅在这个时候频繁的来医院和于沐桐见面,且避开了众人,在这之后没多久,唐毅和于沐桐先后遇害,并且在三名被害人中,凶手显然对这两个人更为痛恨。

在现阶段,于沐桐的现任男友谭兵尚无法完全排除作案嫌疑。

谭兵,1987年出生,海潭市人,酷艺中文网的签约作者。

4月23日晚上8点,侦查员从于沐桐父母的住处离开后,根据户籍科同事提供的信息来到谭兵的住处。

原以为他已经休息了,却发现他的工作才刚开始。

“入了这行后,我几乎没在凌晨3点之前睡过觉,晚上工作,白天休息,五年了,倒也习惯了。”他说。走进厨房后,习惯性的拿出一小瓶之前研磨过的咖啡粉,正要找过滤纸的时候才猛然意识到他们的作息时间和自己的是不一样的,于是将咖啡粉换成了鲜奶。

任烟生将他的动作看在眼里,“谭先生,平时家里很少来客人吧?”

谭兵将热好的鲜奶放在茶几上,稍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别人休息的时候我在工作,慢慢的就和以前的朋友疏远了,开始独来独往,从前我也是一个爱闹腾的人,这份工作彻底改变了我。”

谭兵所住的房子是标准的两居室,南向,90平方米,由于所放物品不多,且摆放规整,屋子看起来非常宽敞。一张大号的梨木书桌、一张双人床、一排沙发和一台冰箱是房间里为数不多的几件大件用品,电视、洗衣机等平时一定会用到的家用物件并没有出现在视线范围内。

毛浅禾打量着屋内陈设,偏头朝卫生间看去,她所坐的位置正好可以看到洗手池和收纳架,上面无论牙具、洗面奶还是毛巾都是双份的。

毛浅禾:“平时只有你一个人住在这里吗?”

谭兵点头,“桐桐遇害前偶尔会过来住一晚,她走后,我不舍得把她生前用过的东西丢掉,所以还放在了原位,也是一种心理安慰吧,哄骗自己桐桐还在这个世上。”

毛浅禾:“冒昧一问,这间房子是你买的?还是租的?”

谭兵:“是我爸妈的房子。他们的房子多,为了让我静心工作,把其中的一处腾给了我。”

毛浅禾:“从家中摆设就可以看出来谭先生是一个清心寡欲的人。你平时常住在这里吗?家里没有衣柜、电视和洗衣机,会不会有些不方便?”

谭兵:“我在这里已经住了八、九年了,人懒,不喜欢换地方。至于洗衣机什么的,我用不上,夏季衣物通常手洗,那些稍厚一些的衣物我也懒得洗,楼下就有干洗店。”

任烟生从李洋的手里接过档案袋,将唐毅的照片放在谭兵的面前,“见过吗?”

谭兵只看了一眼便回应道:“唐毅,几个月前见过,三月的中旬一起吃过一次饭。有一段时间他和桐桐走得很近,我曾旁敲侧击的和桐桐说过这件事,她对我说,唐毅之所以隔三差五的来医院找她,是因为有点事想找她办。为了不让我多心,桐桐特意约他出来和我们吃了顿饭,席间我一直在观察唐毅,可以百分百的确定他和桐桐没有除了好友以外的关系,而且唐毅给我的感觉是一个非常正直的人。大概在四月初吧,他们两人的联络就减少了。”

任烟生想问什么,谭兵非常清楚,回答得滴水不漏。被询问人很主动地将侦查员想问的问题统一回答了,且不赘述,要么是因为坦率,要么,已经提早想到了应对警方的策略,故意表露出坦诚之意。任烟生:“于沐桐帮唐毅办的是什么事?”

谭兵:“桐桐不愿意说的事情,我从来不会继续问下去。”

任烟生:“唐毅和于沐桐是什么时候认识的?怎么认识的?你知道吗?”

谭兵:“唐毅的其中一个朋友也是她的朋友,他们就这样认识了,我也不清楚是什么时候认识的。桐桐乐观开朗,朋友不少,异性好友也有几个,但仅仅是朋友关系。”

任烟生:“4月22日这天你在哪里?在做什么?”

谭兵:“和今天一样,下午2点起床,3点开始工作,凌晨5点睡觉。我们小区的监控多的是,只南门、西门、北门就各有两个探头,任队长,你可以随便查,我没有一句谎话。”

任烟生审度着他,“该做的程序我们一样都不会落。谭先生,你和于沐桐的感情怎么样?”

谭兵明显不愿意聊这个话题,一只脚的脚尖已经朝向卧室的方向。“你们在这个时间来找我,应该已经见过桐桐的父母了,于春和柯笑给了你们答案,只是你们并不认为他们说了实话。”

任烟生没有给出回应,听他说下去。

谭兵拿起咖啡杯,猛喝了几大口,“于春和柯笑希望女儿嫁给有权有势的人,可惜我不是,我只是个写故事的,虽然可以赚到钱,但无法给予桐桐最好的物质生活,爱情在现实的面前不堪一击,桐桐的父母禁止她与我见面。我是她的男朋友,偏偏像个第三者似的与她偷偷摸摸的谈恋爱,连合照都不敢拍一张,我也是人,也有怨言,但我不能多说什么,只要桐桐开心就好。其实,我们在一起的这几年,于春和柯笑没少给桐桐介绍男朋友,他们一直对外坚称女儿连恋爱都没有谈过。在他们的催促下,桐桐也去和那些男人见面了,我拦不住。父母希望女儿嫁得好,我理解,但我不能理解这种靠女儿结婚来发家致富的想法。”

任烟生:“发家致富?”

谭兵面露不屑,“一人飞黄腾达,全家鸡犬升天。于春和柯笑想榨干这个女儿,尤其在桐桐被自媒体评为‘海潭市最美医生’后,这种念头更强烈了。准确说来,早在几年前就有苗头了。桐桐读的是医科大学,原本学的是五年制的临床医学专业,学得好好的,结果在大二的下学期于春和柯笑逼着她转专业,要求她去读口腔医学,只因为听别人说这个专业以后赚钱多。我说得难听点,如果几年前桐桐没有转专业的话,如今也不会被人杀害,于春和柯笑给了她生命,也坑死了她。”

毛浅禾将这条重要的线索记在了本子上。

临床医学包括内科学、儿科学、皮肤病与性病学、麻醉学、妇产科学等18个二级学科,于沐桐曾读过一年多的临床医学,所以,在口腔科坐诊的期间在电话里说起“内分泌”和“月经”这两个妇科学的专有名词并不奇怪。

谭兵:“人在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有时是命里注定,更多时候是前因的累积导致的。”

任烟生微笑,“谭先生话里有话啊,不妨直言,于沐桐在4月22日之前是否与人发生过较大的矛盾?”

谭兵:“较大的矛盾到还不至于,只是桐桐的三观变了,人一旦贪婪,就容易遭厄运。”

他点燃一支烟,慢慢说道:“桐桐被评为‘海潭市最美医生’后,因为一夜爆红,一下子膨胀了,虚荣心变得极强,两家微商找她做代言,代言费挺高的,原本节俭的她开始崇尚高消费的生活,直到去年11月,她的热度降了下来。从火到冰,从奢到简,一时间很难适应,桐桐为了维持之前的光鲜生活开始做兼职,在‘寻医问药’平台上做兼职医生,为患者解答口腔科和妇科方面的问题,妇科方面她也挺精通的,转了专业后依然没有放弃这门学科。她的朋友还帮她在一间民营的小医院里找了点活儿干,桐桐只要不在省医院坐诊,就去那间民营医院。”

任烟生:“那间民营医院叫什么名?位置在哪里?”

谭兵:“我没去过,她从来不让我去,只知道规模挺大的,患者不少,院长很看重她。”

任烟生:“于沐桐始终都没有为了你而违拗父母的要求,你恨她吗?”

谭兵摇摇头,“刚开始很恨,恨她只知道妥协,从来不敢坚定自己的立场。但是后来我理解了,婚姻很现实,这不是两个人的事情,两本结婚证、一场婚礼,两个家庭从此被紧紧牵在一起。年少的时候我相信我和所爱之人可以拥抱在一起与父母抗衡,到了二十七、八岁我才明白,不被父母祝福的爱情是很难走到最后的。”

任烟生:“既然你已经知道和于沐桐不会有结局,为什么还坚持在一起?”

谭兵只淡淡一笑,“我选择坚持,并不是为了某一天与桐桐修成正果,如果我能有机会看着她幸福,那也很好,也会快乐。我的想法不会有太多的人理解。爱情有时候就像一粒种子,慢慢在你的心里生根发芽,又一点点开花结果,你之所以舍不得连根拔去,并不是舍不得这些花和果,而是放不下这精心培育的过程。”言毕,他将咖啡杯放下,“任队长,我还是很好奇,你们是如何找到我的?按理说,于春和柯笑不可能告诉你们我的存在。”

任烟生将那张二寸照片放在他的面前,“于沐桐一直很小心的保存着你的照片。”

谭兵将照片放在手心上,看到照片背面的那行小字时,他停顿了半晌。“呵,这个傻丫头,怎么不挑一张好看的照片留着……”泪滴从他的眼角滑落,滴在了放在茶几上的小说梗概上。他盯着照片看,一遍接着一遍的看那上面的小字,直到泪眼迷蒙,他将照片紧紧攥住,伏在臂弯里啜泣,很快,啜泣声变成了无助的哭声,哭着、哭着,他想到了那些个与于沐桐在一起无忧无虑的日子,笑容和温暖都是真实存在过的,一幕一幕、一帧一帧,有序的播放下去,而故事的女主角却再也回不来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