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背着尸体去杀人
  • 呈请立案报告书
  • 亦了
  • 4095字
  • 2021-07-13 10:04:34

照旧,侦查员在外围展开调查,毛浅禾和李洋负责被害人牟晴的走访调查工作,另一名被害人于沐桐的走访调查工作由洪见宁和文佳负责。中心现场的被害人共有两名,这次的工作量要比以往的大一些,任烟生将还在休假的侦查员张哲和小涛也叫了回来。

任烟生:“凶手没有破坏门锁就走进房里,有可能与死者相熟,也有可能化装成了送水工或维修工、物业的工作人员,还有一种可能,被害人听到枪声后打开门察看,凶手趁机进入屋内行凶。牟晴和于沐桐的尸体虽然在同一个屋子里被发现,却不意味着在此之前二人是认识的,所以接下来大家要仔细去查这两个人的社会关系,房东、邻居、同事、事主家属都要问到,如果牟晴和于沐桐生前相熟,再查这两个人是否曾经因为某一件事而与同一个人发生过大的矛盾。”

毛浅禾:“任队,交警大队的刘姐刚才发来了消息,车牌号为海A ME250的车是一辆Nissan劲客,车主在铁路工作,今天早上6点下夜班,现在还在家里睡觉。凶手这次又是套牌作案,加上这次中心现场外的监控探头又被凶手持枪射穿,新发案件与唐毅案是否可以串并案侦查?”

任烟生:“现在还早了点,线索和物证都不够全。”

技术人员和法医依序进入中心现场。

现场有非常明显的打斗痕迹,一把刀刃处沾有血迹的菜刀被丢在客厅的地板上,阳台上盛有多肉植物的花架被撞翻,花土倾倒,几只饮料瓶全部倒在了地上。

现场中数十枚沾有血迹的长方形痕迹极为显眼,痕迹主要集中在客厅和卧室中间的位置,凶手曾在此处反复走动。客厅的收纳柜被打开,里面只剩下六个放有项链、戒指、手表的空首饰盒。喷溅血迹随处可见,溅出的一部分鲜血落在了放在切菜板上的猪肉上,人血混合着猪血,使整块猪肉看起来比之前的更加新鲜。

倒在客厅里的被害人是牟晴,也是这里的租房户,身穿一条睡裙仰躺在地,双目圆睁,怨气深重,颈部被割开,喷溅出的血迹迅速在地板上形成血泊,将裙身浸染,也浸湿了卧在身侧的两条宠物狗的毛发。德牧犬的一条前腿被斩断,呲着牙齿,保留着死前的搏击状,斗牛犬的头被劈开,小爪搭在主人的手臂上,两个毛孩子面对凶手即将落下的屠刀,依然选择勇敢地护住主人,不惧不退,不离半步。

被害人于沐桐在卧室里倚墙而坐,耷拉着头,上身赤裸,拳头半握,胯部以上的皮肤被锐器划满了“×”形创口,创口很大,密密麻麻,皮肉外翻,血液如同涓流的小溪般将下身的运动裤染得红透透的。运动裤的口袋里放有一只暗红色的女士钱包,里面只剩下一张身份证、工作证和几张银行卡,原本放有纸钞的位置,此时除了一张创口贴外再无他物。

卧室里,尸体对面的书架有明显的翻动痕迹,物品凌乱,几本保险方面的书籍被粗暴地丢在地上,果汁被打翻后滴落在书本上,纸页还没有完全干透。

不存在完美的犯罪,只有没有被发现的线索,犯罪者,必留痕。在刑事案件中,凶手会将某一种东西带进中心现场,也会将某一样东西带离中心现场。王利在于沐桐的右手指甲里、死去的德牧犬的指甲中都提取到了皮肤组织。

任烟生:“这些沾有血迹的四四方方的痕迹是什么?他穿了一双方形的鞋子进来杀人?”

王利:“凶手为了不让我们根据足迹推断他的信息,在作案前将厚质的硫化橡胶贴在了鞋底上。贴橡胶要比穿鞋套管用,血迹浸透鞋套后,足迹会留在现场,反而使纹路变得清晰,贴了橡胶就不会出现这种情况了。”

任烟生:“妈的,这损招都想得到。”

王利:“血迹一旦沾到某样物体上,几乎是不可能彻底清洗掉的,凶手很狡猾,但还是一不留神将一级生物检材留在了现场,也将死者的血带离了现场。”

技术员小孙正准备对菜刀上的指纹和血迹进行提取。王利提醒道:“现场有打斗痕迹,客厅的血迹中可能混入了凶手的血,提取的时候不要在同一处进行,要注意多提取几份血样。”

小孙是个性子直率的姑娘,和王利的性子比较像。此时她一边对物证痕迹进行位置固定,一边恨恨地骂着,“什么仇什么怨?要对两个年轻的姑娘痛下杀手,连宠物狗也不放过,奶奶个腿儿的,这种人即使不杀人也会成为社会毒瘤,他不下地狱谁下地狱?!”

法医高飞和助手在技术人员离开后进入现场。

初步的尸检工作结束后,高飞将问题抛给任烟生,“来,我亲爱的任大队长,现在给你出一道考试题,你认为这起命案的侦查方向是什么?”

任烟生:“屋内有被翻找过的痕迹,所有的首饰盒都是空的,看起来像财杀。”

高飞摇摇指头,“那我问你,你会背着一具尸体去别人家里偷东西吗?”

任烟生:“你的意思是牟晴和于沐桐原本没有在同一地点遇害,凶手将其中的一人杀害后,将尸体带到了另一名被害人的住处,继而将另一人杀害?”

高飞:“没错,于沐桐是先遇害的。在我进入现场后就觉得她的坐姿很奇怪,很僵硬,身体非常不自然的向一侧倾斜,像是被某种巨大的压力刻意压出的这种姿势。尸僵在人死后的1-4个小时才开始形成,从下颌和颈部开始,6-12个小时才扩散至全身,于沐桐的全身关节已经掰不动了,死亡时间不会少于6小时。而另一名死者牟晴,四肢还是容易弯曲的,死亡时间在一小时内。至于于沐桐为什么会保持这样的姿势,我的推测是:她在死后的一小时内被凶手装进了行李箱里,在6小时后才被运到牟晴的住处。”

任烟生:“凶手带着于沐桐的尸体来杀牟晴?他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呢?”

高飞:“我也不清楚,或许你可以问一问前一名被害人唐毅。于沐桐的死亡原因和唐毅的相同,颅骨穿孔性骨折,致伤工具疑为一把八角锤,尸体上同样有很多切创伤,也出现了虎口扼痕。不同的地方有两处。第一处,唐毅脸部的那些‘×’形切创伤都为死后伤,而于沐桐上肢的这些切创伤都是在她还有意识的时候被一刀一刀划下的,凶手的手段残忍至极。第二处,唐毅颈上的扼痕是凶手用左手扼颈时造成的,而于沐桐的身上的切创伤也是由左利手造成的。”

任烟生:“那不是一样吗?都用了左手。”

高飞:“其实一点都不同。唐毅身高体壮,与凶手力气相当,想控制住他就要使上力气,这时候只能使用惯用的那只手,也就是左手。于沐桐则不一样,她是个女人,就算力气再大也大不过一个身高体壮的男人,并且在遇害前已经受到了极度惊吓,此时无论用哪只手都能控制住她。凶手用了那只不大习惯去用的右手扼住了被害人的脖颈,用另一只手划下这些‘×’形切创伤,我认为凶手在这个过程中使用了伪饰,故意让我们的调查方向偏移。”

任烟生忍不住骂了声“fuck!”

高飞:“和于沐桐相比,牟晴在死前没有受太多的罪,颈动脉被割破,因失血过多而死亡,没有太长时间的挣扎。还有,两名被害人在死前都没有被性侵过。”

任烟生:“就如你所说,凶手不会带着一具尸体千里迢迢的过来因财而杀人,取走贵重物品只是在故布疑阵,收纳盒在客厅,位置显眼,凶手很容易看到。至于房间内是否还有其他的贵重物品丢失,暂时还不得而知,需要等事主家属或被害人的男友过来确认。一个现场、两名同性被害人、一个凶手,情杀的可能性不太大,但目前还不能完全排除。”

高飞:“一部分死于情杀或仇杀的被害人,尸体上的创口会比财杀、激情杀人的多,一些心理扭曲的凶手会对其进行反复的折磨,以获得内心的安慰和满足。我的观点仅代表个人,凶手将两具尸体放在同一个屋子里,似乎正在进行他的某种变态计划,比如信奉撒旦、相信‘世界末日’之说,杀人凶手极少有不变态的,但这么变态的凶手还是非常罕见的。”

任烟生愤恨骂道:“妈的,就算掘地三尺我也要把这畜生挖出来!送他去地狱。”

在这之后,任烟生脱下身上的外套,用高飞递来的矿泉水沾湿,为这两只因为忠心护主而被残忍杀害的毛孩子擦去了身上的血迹。德牧的眼睛半睁着,眼里充满了不舍得,它拼尽了最后的一点力气努力朝主人的方向看着,任烟生抬起手,轻轻替它合上了眼睛,“好孩子,牟晴也不舍得和你分开,下一世,愿你们早些遇见。”

高飞联络了宠物殡葬馆,准备将毛孩子的尸体送去火化。“宠物的寿命太短了,从把它接回家的那一刻起,它的生命就进入了倒计时。我们有朋友、家人和伴侣,会工作、聚会、旅行,无法把全部的爱都给它们,而它们却用了半生的时间等我们回家。小诺和我都很喜欢小动物,但我始终没有勇气接一个小生命回家,虽然是法医,但也害怕分别的那一天的到来,也许未曾得到过就不会心痛,我能远远看着它们自由奔跑,也很好。”

两名法医助手将牟晴和于沐桐的尸体装进运尸袋中。

宠物殡葬馆的工作人员到达后,将斗牛犬的尸体放进袋子里。由于德牧的体型肥硕,工作人员瘦小,尝试多次也没能将它抱起来,加之楼内没有安装电梯,于是,工作人员提出了用拉杆车将它拽下楼的想法。

任烟生拒绝了他的提议,将德牧背在身上,走在最后,亲手将毛孩子送上了宠物殡葬车。众生皆平等,万物皆有灵,一生被宠爱,在最后也要体面的离开这个世界。

第一次现场勘查和初步的尸检工作已经结束,任烟生和几名侦查员回到现场时,被害人牟晴的男友孙爽也刚赶到小区,被辖区派出所的民警小黄带了过来。

孙爽戴好一次性帽子、口罩和鞋套后,强忍悲痛配合警方对屋内的物品进行了检查。

在阳台的花架旁边,他停下脚步,“牟晴的U盘不见了,是一个橙色的U盘。她平时喜欢在阳台上网,每次用完U盘后都会放在窗沿上,没有将它揣进兜里或者随手丢在别处的习惯,肯定是被凶手带走了。”

任烟生:“U盘里有哪些内容,你知道吗?”

孙爽:“我只知道里面有很多电话录音,牟晴是保险销售,个别客户在退保的时候想占点小便宜,会想法设法的讹业务员一笔,牟晴为了留下证据,特意买了U盘。”

任烟生:“你平时是偶尔过来住几天?还是经常住在这里?”

孙爽:“我平时和爸妈一起住,这间房是牟晴租的,我每周会过来陪她一、两天。”

任烟生为了避免吓到他,用手掌将于沐桐的尸体照遮住了半边,只留下面部,“她叫于沐桐,尸体和你的女友牟晴出现在同一个屋子里,在此之前你有没有听牟晴提起说这个人?”

于沐桐的面部呈青白色,但不算可怖,脸上的妆还没有卸去,与寻常人并没有过于明显的分别。孙爽听到“尸体”这两个字后,勉强朝照片看了两眼,“我是从事服务行业的,每天要接触很多人,不太确定有没有见过她,但是我能确定牟晴肯定没有和我提过这个人,她的社交圈非常简单,有几个朋友我是清楚的,牟晴百分百不认识这个姑娘。”

说完,孙爽疑惑不解,“两个不认识的人为什么会死在一处?牟晴是不是被这个叫于沐桐的女孩杀死的?”

任烟生无法为他解释过多,只道:“于沐桐是在牟晴之前遇害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