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又添两名被害人
  • 呈请立案报告书
  • 亦了
  • 3190字
  • 2021-07-12 09:59:20

侦查员来到寿康保险公司,在一楼大厅里见到了正在视频聊天的于皓宇。

毛浅禾在稍远处打量着他。这是一个个子矮小的男人,目测不超过1.7米,瘦弱,皮肤黑黄,黑色的西装套在身上犹如一只大号的麻袋,甚至还可以再塞进去一个体型相当的人。在与客户视频聊天的过程中,于皓宇的腿抖来抖去,皮鞋发出细微的“嘎达”声,视线也在随着眼前路过的人的移动而变换着方向。

于皓宇很快就看到了站在对面身形高大的任烟生,以及任烟生身旁漂亮高挑的毛浅禾。

任烟生走过去,在他的旁边坐下,向他出示了警察证件。

于皓宇匆匆结束了与对方的聊天,笑容也随之消失。

任烟生将他的慌张看在眼里,从档案袋中拿出唐毅的生前照片,“这个人,见过没有?”

警察已经找上了门,于皓宇自知无法否认,很勉强地回答道:“认……认识,是唐毅。”

任烟生敛容问道:“说说,你和他是怎么认识的?”

于皓宇缩起腿,“他……管我借过钱,3月20号借的。”

任烟生:“钱是怎么借的?借了多少?利息是多少?你详细说说。”

于皓宇:“就……就是那么借的,五万块,他打了张欠条,我就把钱给他了,是现金,他坚决不想使用银行卡进行交易。我问他为什么。他只告诉我情况特殊。”

任烟生:“五万块钱,说借就借,你倒是很大方,我再问你一遍,要了多少利息?”

于皓宇:“没多少,就……就在35%左右。”

任烟生目光如炬,“是左还是右?你想在这里说?还是跟我回警局说?”

于皓宇只以为侦查员是为了高利贷的事情而来,轻瞥着任烟生的冷峻容色,如同一只泄了气的皮球般颓丧地靠在椅背上,“借了五万,我见他急着用钱,而且还是名学生,对这种事应该是不懂的,所以就把利率提高了一些,百分之四十五,利息算下来的话是每天60多块钱。这是你情我愿的事,他可以拒绝的,可是他答应了,并且事后也还上了。”

从借款到遇害,还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唐毅是学生,家境非常普通,竟然可以轻而易举的将7万多元还上。任烟生皱眉,问道:“还上了?他是怎么还的?”

于皓宇:“我也不清楚,他3月20号从我这里借的钱,22号给我打了个电话,问我可不可以一次性连本带利的还清。这笔交易我不亏,所以就答应了他。没想到他22号的下午就把这些钱打到了我的卡上,一分都不少。不得不说,现在的一些大学生真有钱,把‘活在当下’这个词理解成了另一种意思,在他们的眼里钱等于一盘菜,今天不吃,明天就馊了。”

由于目前我国刑法中并没有将单纯放高利贷的行为规定为犯罪,只有当放高利贷的人在收债的过程中使用的手段触犯刑法中规定的罪名才有可能构成犯罪,所以,警方即使过多介入于皓宇私放高利贷的事情也毫无意义。

任烟生:“民间借贷的利息通常以双方当事人的约定为准,但自然人之间的约定利息不得违反国家关于限制借款利率的规定。如果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没有超过年利率24,出借人请求借款人按照约定的利率支付利息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如果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超过了年利率36,超过部分的利息约定无效,此时借款人请求出借人返还已支付的超过年利率36部分的利息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你上回遇上了老实人,他没和你计较,是你的幸运,但你不可能以后也这样幸运,别想着钻法律法规的漏洞,常在河边走肯定会湿鞋。”

于皓宇委屈辩解:“任队长,我真没逼着唐毅这么做,他愿意这样,那我也没招啊。”

任烟生冷脸说道:“多行不义必自毙,希望你能记住这句话。于先生,每一个触犯法律的人都是从投机取巧开始的,等他幡然悔悟的那天已经没有退路可走了。”

一字一句,铿锵有力,毋庸置疑。在任烟生和毛浅禾离开后,于皓宇依然没能从方才的惊瑟中回过神来,过了很久,他才慢慢明白原来这二人今天不是为了高利贷的事情而来的。

当天下午,侦查员详查了唐毅生前的银行卡交易记录。

经查,在3月22日之前,唐毅的银行卡没有大额的转账记录。但是,在3月22日的上午10点33分,一位名叫于沐桐的女士将8万元钱打到了唐毅的卡上,当日下午3点,唐毅将72500元钱转给了于皓宇。

毛浅禾:“于沐桐,我好像在哪里看到过这个名字。”

李洋:“户籍科的同事刚才调取了于沐桐的个人信息,女,1988年出生,海潭市人,家中除了父母还有一个哥哥和一个弟弟,未婚,在省医院工作,是口腔科的一名医生。”

毛浅禾:“我想起来了,这个于沐桐曾在2019年被自媒体评为了‘海潭市最美医生’。”

李洋:“没错,在这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挂于医生的号都很难。”

就在这时,之前在做外围调查工作的洪见宁将电话打给任烟生。

“任队,牙医这面有消息了。春江路与富锦街交汇处的一家名为‘陶氏牙科诊所’的牙医提供了线索,在4月10号晚上诊所即将关门休息的时候,有一位戴着墨镜、黑色帽子和口罩、身高约1.85米、身形壮硕、左脸有淤青的男人进来补牙,掉的是一颗门牙。患者很急,要求立即补牙,并且给出了高于补牙价格近一倍的治疗费用,当晚牙医为他进行了牙齿的修补。牙科诊所内没有安装监控,无法拍下补牙患者的模样。但是牙医记住了患者的许多特征,墨镜是playboy的,且全程戴着、25-28岁、门牙下方的四颗牙齿有黑斑、左利手、左手有一块指甲盖大的疤、右手戴有一枚银色雕花的尾戒、有口音,似乎是茂云口音。”

在毫无线索的阶段,这无疑是最好的消息,记住凶手的特征就意味着距离凶手又近了一步。任烟生:“辛苦了宁哥,你和佳佳先归队,待会儿大家把查到的信息进行一下汇总。”

然而,计划总是没有变化快。

就在第二大队准备按照目前掌握的线索追查下去的时候,临洋小区发生了两起命案,而其中的一名被害人正是在数天前将8万元钱转给唐毅的于沐桐。

这次市局110指挥报案中心直接将警情分派到了市局刑警支队,这种情况非常少见,支队长罗德和二队队长任烟生也意识到了案件的严重性。

救护车、警车、法医勘查车先后到达临洋小区,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集齐了“三大天王”,警戒带外的围观群众越来越多,议论声阵阵。几名住在四、五楼的住户在客厅里支起了望远镜,饶有兴味地看着对面楼里进进出出的民警,仿佛正在观看一场没有经过剪辑的电影。

围观群众甲:“真晦气,前几天刚从树林里挖出一具尸体,今天又有俩姑娘被人杀死在屋子里,听说其中的一个姑娘连眼睛都没合上,死死地盯着天花板。”

围观群众乙:“被杀死的那两个姑娘,有一个好像不是咱小区的住户,我天天在小区里遛弯,反正没见过。”

围观居民丙:“凶手开了一枪,最开始的时候大家都以为有人在楼道里放二踢脚呢,还想着这人怎么这么缺德,后来是一个老民警发现这声音不对劲的。咱也不知道具体是怎么个不对劲儿,只听老民警说枪声的波段和二踢脚不一样,在密闭空间内的回音特别大。”

任烟生的高个子在一行人中非常显眼,辖区派出所的民警小黄一眼就看到了他。

小黄为他将警戒带上拉后,一边带他前往中心现场,一边将发现尸体的经过对他进行了汇报,“任队,死者一共两名,都是女性,住在三楼,家里的两条狗也被杀死了。房门没有被破坏过的痕迹,凶手作案后也没有关门。报案人是住在七楼的刘大爷,遛弯回来后看到了三楼房内的情形,立即报警。刘大爷是退休民警,发现三楼屋内的异常后就守在门外,阻止看热闹的邻居进入,也因此现场才没有被破坏。凶手用枪对死者房门外的监控探头进行了射击,探头直接被射穿了,我们没有在现场找到射出的这发子弹。临洋小区在1995年建成,即将拆迁,没有安装监控,小区内老年人占多数。有目击者看到了在案发前停在小区门前的一辆牌照为海A ME250的可疑车辆,是一辆白色的比亚迪F3,后备箱处有几滴血迹。”

任烟生:“比亚迪F3在门口停了多长时间?”

小黄:“不清楚,是个遛鸟的大爷发现的,他看了一眼就走了,是在事后才对我们说的。”

任烟生点头,“辛苦了,死者的身份确认了吗?”

小黄:“在现场找到了两名死者的身份证。客厅里的是租房户牟晴。卧室里的是省医院口腔科医生于沐桐,因其容貌精致,曾被自媒体评为‘海潭市最美医生’,许多患者慕名而来。确认完身份后就联络了事主家属,电话是半小时前打的,于沐桐的家属应该快到了。牟晴的家人平时都在邻省生活,不能立即到达,男朋友已经在来的路上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