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借钱
  • 呈请立案报告书
  • 亦了
  • 3248字
  • 2021-07-11 10:22:27

唐毅的死亡时间在4月6日的晚上9点至12点之间。

侦查员调取了被害人丢失的那部手机的通话记录,查到被害人在聚会结束后只与父亲有过一次通话,并没有侦查员之前推测的“好友”联络过他。

除此之外,在最近的半个月内,与他有过联络的人按照时间的顺序分别为母亲、茂云市的两名室友、三名同系好友、辅导员和公司同事陈涛。

既然第一条线索已被查否,那便是第二种可能:凶手清楚被害人的行踪,从他进入福庄与同事聚餐的那一刻起就一直待在餐厅的附近,伺机行凶。

在案件的侦查过程中会出现众多的可能,每一条都会延伸出更多的调查方向。至于被害人在此之前是否见过凶手,尚未可知。

福庄的对面是一片长满野草的空地,野草有半米高,符合侦查员之前推测的被害人与凶手进行搏斗的场所的特征。餐厅的监控探头安装在正门偏右侧的位置,只能拍下陈涛和余下五名同事从正门走出的身影,并不能证实几人在走出正门后没有去过对面的空地。

凶手持有自制枪械,不排除会继续作案的可能性,对社会有很高的危险性,即便派出大量的警力抽干河水,也必须在短时间内找到这个人。

警方对被害人生前的六名同事进行了指纹的采集。

不过,经过比对,六人的嫌疑均可排除。

与被害人最熟悉的人如果已经没有了作案嫌疑,他提供的信息将是最有价值的。任烟生、毛浅禾和李洋前往软件公司,对唐毅的生前好友陈涛进行了询问,询问的地点在公司一楼的会议室。

陈涛出生在东北,魁梧、爽朗,在2009年的夏天来到海潭市工作,不仅在很短的时间内适应了南方的亚热带季风气候,也让身边的许多同事在不知不觉间学会了东北话。

说起唐毅,陈涛给出了很高的评价:“唐毅是个好小子,每年都有几个实习生来我们公司做事,他的业务能力是最强的,能看出来在学校没白念书,如果没有被人杀害,将来肯定能成大器。”

任烟生为了引导他回忆起更多的关于被害人的事情,特意按照事情发展的顺序从后向前提问题,“陈先生,在6号晚上的聚会结束后,你、唐毅,还有余下的五名同事一起向外走,唐毅有没有见过某一位你不认识的人?”

陈涛:“好像没有。散场的时候已经9点多了,我提议送他回家,但他说要去附近的药房给母亲买药,所以我们就在福庄的门口分开了。如果有,也是在我们分开后见的。”

任烟生:“你是唐毅在公司里的唯一好友,唐毅与其他的同事都不熟,所以聚会期间你和他应该是坐在一起的。喝过酒后,一些人的话会变得比之前多。6号的晚上,唐毅有没有在席间表达过对某个人的不满?”

陈涛:“没有,唐毅始终特别安静的听我们聊天,他不是一个会在背后议论别人的人。”

任烟生:“唐毅在公司实习的这半年,人际关系怎么样?”

陈涛:“安静是大家对他的一致评价,因为安静,几乎没有得罪人的机会,大家还是蛮喜欢他的。唐毅的性子特别内向,只知道闷头做事情,好在很重义气,岁月还是为他留下了不少可以交心的朋友,他在上个月还收到了茂云市的同系好友从家乡寄过来的特产呢,多数都分给了我们,只留了一点给自己。”

任烟生:“唐毅有没有女朋友?或者关系比较暧昧的人?”

陈涛:“应该是没有吧,相处的这段时间,唐毅给我的感觉就是一个不近女色的人,只专注于工作,和我们大家都不一样,公司里的人经常说可惜了他这张帅气的脸。”

任烟生将那名西装上夹着小树形状胸针的女生的照片放到她的面前,“你见没见过这名女孩?或者说,唐毅有没有对你提起过这个人?”

陈涛细看过照片后,给出了否定的答案。

任烟生:“据你所知,唐毅除了家和公司以外,平时有没有经常去的场所?”

陈涛:“我觉得有,肯定有,只是不知道哪里是他最常去的,他没和我说过。他的爱好挺多的,轮滑、长跑、跆拳道、排球、吉他、书法、素描都很擅长,而且身体素质非常好,春节前夕公司聚餐,他将一位体重210斤的醉酒同事一路背回了家,中途没歇。”

任烟生:“在4月6号之前,唐毅有没有比较反常的行为?”

陈涛认真回忆着,半晌,回答道:“好像的确有比较反常的地方,当时我没在意。3月20号那天早上,他向我借过一回钱,五万,而且要现金,我正准备去对面的银行取款的时候,他又对我说暂时不需要了。大约过了两天,他对我说在外面找了份兼职,一个月能赚两千块钱。因为他接下来还要准备毕业论文,我就顺势劝说了他几句,让他先静心学习,答辩才是大事,我可以先帮他把钱垫上,没想到在这之后没多久他就遇害了。”

这是一条非常重要的线索,任烟生从陈涛方才的这番话中提炼出三个关键词:借钱、现金、兼职,唐毅在3月20日急需一笔钱,在这个手机支付正在逐渐取代现金的年代,究竟是什么事使得他在如此紧急的情况下只要现金,而不使用银行卡或者支付宝呢?

任烟生:“当时你有没有问唐毅为什么不愿意将钱打到银行卡里?”

陈涛:“我看他挺着急的,就什么都没问,他这个人很靠谱,既然开了口,肯定是遇上了难事,所以我直接准备去对面的银行取款了。”

任烟生:“最后这五万块钱是如何解决的?”

陈涛:“不了了之了。”

听到这里,一点疑惑从毛浅禾的脑中闪过,她站起身,“陈先生,我们需要搜集更多的关于被害人的信息,你可以带我们去办公区看一看吗?”

陈涛忙不迭的点头,“当然可以,三位请跟我来。”

唐毅的办公桌上放着一束鲜花,鲜花的周围散放着一些同事折给他的千纸鹤和金元宝,几张便利贴还留在桌上,上面写下了4月7号、8号和9号的待做事项。

桌面整洁,物品只有寥寥几件。电脑旁边放着一本记事簿,记事簿的前两页已经被撕掉,撕纸的人看起来很着急,边角留下了残留的纸页。毛浅禾打开台灯,将记事簿放在灯下,发现纸页上有浅浅的印痕,细看去,似乎是一个人的手机号码。

这正是她想拿到的物品,将记事簿放进物证袋里后,她朝任烟生比了一个“OK”的手势。

任烟生回以赞许笑容,毛浅禾的机灵、执着和勇敢总会将他的目光迅速的吸引过去。他对她的感觉很复杂,既有兄长对妹妹的宠溺,也有成年男子对佳人的爱慕,愿意在心里始终为她留有一个位置,却时常清楚她无法在这个位置永久的住下去。

陈涛:“公司里的人都知道唐毅是一个特别爱干净的人,他刚来我们这里实习的那段时间总是自愿打扫办公区,把地板擦得干干净净,几盆花也被他侍弄得非常好,前阵子水仙开花了,只可惜这个傻小子再也没有机会见到了。”

唐毅的工作证还放在办公桌上,照片中的他英俊斯文,与世无争。任烟生的脑海中忽然闪过几帧画面,那是唐毅与凶手搏斗的情形,在开始时,唐毅是占上风的,然而最终还是被体力优于他的凶手残忍杀害,俊朗的面庞被划下了一刀又一刀……任烟生抬手拂去落在唐毅工作证照片上的灰尘,在心里说道:“给我一些时间,我一定替你揪出杀害你的人。”

技术室对记事簿上的印痕进行了还原,是一个189开头的手机号码,号码归属地是海潭市。侦查员很快调取到了关于号码所有者的更多信息。

于皓宇,男,1993年出生,从事保险销售的工作。在3月22日曾与唐毅有过一次通话,通话时长为42分钟。

李洋用肩膀撞向毛浅禾,玩笑中有称赞,“小时候是不是没少看《名侦探柯南》?连这都能想到,这过目不忘的本事令鄙人深感羡慕,丫头,你天生就是做刑警的料。”

毛浅禾笑应道:“瞎猫碰上死耗子,点儿高。我刚才又猜了一下,于皓宇的主业是保险销售,副业是放高利贷,这回你想不想和我赌?赌一顿海底捞,500元起。”

李洋:“说说,啥依据?不说的话我就不赌。”

毛浅禾:“说出来就没意思了,我只问你赌还是不赌。”

文佳将转椅转向二人,“大马猴,你赌的话肯定输,别赌了,留着这钱买核桃,想补脑的话还是食补最靠谱。小禾这样说肯定有依据,我相信她的判断。”

经她这一激,李洋顿时来了兴致,“赌!”

洪见宁:“大马猴,你刚才说的话我们可都听见了,到时可别赖皮,海底捞,500元起。”

李洋:“谁赖谁王八。”

文佳爽朗笑着,杯中的肥宅快乐水也随之轻轻晃动,“你这爱面子的人,一旦被人怂恿就毫不犹豫的上钩,百分百赢不了的事儿也肯做,等着掏钱吧。”

几人方才的聊侃内容,任烟生在办公室里都听到了,唇边漾起一道十分好看的笑容。他将桌角的台历拿起来,今天是22号,两天后的日期被他用记号笔画上了稍大的圆圈,圆圈的下方标注着一行文字“24岁生日”,在她到来后,这个平凡的日子渐渐有了不平凡的意味。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