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从监控录像中消失的车
  • 呈请立案报告书
  • 亦了
  • 4023字
  • 2021-07-06 14:10:09

11月16日下午2点,浮尸案发生后的第二天,任烟生和张哲来到鸿腾地产,对总经理苏广忠进行了询问。

苏广忠吩咐助手为两人泡茶后,说道:“我和任队长现在有事情要谈,如果员工有事的话,你让他们稍后再进来说。”

助手离开后,苏广忠将办公室的门关上,“是为了梁鹏的事情而来的吧?梁诺昨天晚上把他弟弟遇害的消息告诉了我,说真的,我也很震惊。”

任烟生:“震惊吗?我看你倒是很镇静。”

苏广忠微微一笑,“平时不做亏心事,夜里不怕鬼敲门。”

任烟生在椅子上坐下,并没有直接说明来意。苏广忠是只老狐狸,单刀直入未必会让他将需要交代的细节尽数吐出,采用一些迂回战术反而会得到成效。

于是,任烟生话锋稍转,“苏先生,我们这次是为了你雇人收债的事情而来的。11月8日的上午,你找了五个年轻人去梁鹏的家里一顿打砸,事情发生在梁鹏遇害案之前,你有一定的作案嫌疑。接下来希望你能实话实说,关于那次收债行动,我问你什么你就答什么,只要说了一句谎话,其他话的可信度就会大大降低。依照程序,本次的询问会进行全程录音。”

苏广忠调整了坐姿,“嗯,你问。”

张哲将录音笔放在苏广忠的办公桌上。

任烟生:“你与梁诺在生意场上是合作的关系,私下也是关系很好的朋友。梁鹏是梁诺的弟弟,按理说你会对他客气一些,为什么会派人去他的家里进行打砸?”

苏广忠:“88万不是一笔小数目,梁鹏拖延了10个月还没有还钱的打算,耍无赖,他最在行了,所以我只能用自己的方式催一催他。只砸东西吓唬他一下,没打他没伤他,这不过分吧?任队长,每一分钱都是我辛辛苦苦赚来的,如果是你,应该也会想尽办法的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吧?”

任烟生:“梁鹏这次管你借这么多钱,是要做什么?”

苏广忠:“拿去赌了,瞒着老婆去的,输了一百多万,这家伙嗜赌成性。”

任烟生:“剩下的那二十多万,是谁替他还的?”

苏广忠:“他偷了她老婆的银行卡,那张卡里只有30万,他基本全给花了。这小子不是啥好东西,至少是我见过的人里品行最差的,认为木已成舟,他老婆就算收到了银行发过去的转出提醒,也不能拿他怎么办了。”

任烟生:“既然你早就清楚梁鹏是什么样的人,当初为什么还把这笔钱借给他?”

苏广忠:“我借钱给他,自己也能捞点利息,不算亏,而且在他有难时伸出援手,也算义气,这笔买卖可以做。梁鹏如果还不上,还有梁诺呢,他不可能对弟弟置之不理的,即使他想这样,他爸也不会允许,这么多年一直如此。梁鹏做生意亏的钱也全是梁诺帮他补的。当然了,这是梁家的私事,我在这里就不多说了,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任烟生:“梁鹏当时为什么没有直接向梁诺借这笔钱?”

苏广忠:“梁诺已经不想再给这样的弟弟擦屁股了,但是亲爹不让,梁诺发泄一下不满很正常,难免会在帮助梁鹏之前埋怨一阵。估计梁鹏会觉得烦吧,索性不开口了,反正最后总是要由他哥哥为他还钱的。梁诺有这样的弟弟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任烟生:“梁诺是什么时候替梁鹏还的这笔钱?”

苏广忠:“11月14号,晚上7点多就把钱还上了。”

任烟生:“一次性还清?”

苏广忠:“是。这些钱对梁诺来说不算很多,但也不少。摊上了这样的弟弟,能有啥招?”

任烟生:“你在11月11号、12号、13号都给梁鹏打过电话,为的是什么事?”

苏广忠:“就是这事。”

任烟生:“详细说说。”

苏广忠:“至于是几号打的电话,我也记不清了,只记得我们有过很多次的通话,都是关于这88万的。一开始,梁鹏想让我再宽限他几天,软磨硬泡,反反复复,我没答应,他这无赖的话不能相信。接着,梁鹏向我保证肯定会还上这些钱,让我不要把这件事告诉他老婆,因为一旦他老婆知道了就有可能告诉他爸,他爸到时会骂他,我答应了。最后的两次通话,梁鹏告诉我梁诺已经答应了替他还这笔钱。内容就是这些。”

任烟生:“11月14日全天,你在哪里?”

苏广忠“嗤”地一笑,“就知道你们会怀疑我。14号上午我在家睡觉,睡到了中午11点,家政阿姨可以证明。12点,我开车去公司,在晚上8点之前一直在公司忙工作,加班的所有员工都可以证明。晚上8点,我去瑜伽馆接女朋友下班,逛了街、吃了饭、看了电影,活动范围是万达广场,应该有监控。晚上10点,我和女朋友回家睡觉。”

询问工作结束。由于鸿腾地产没有安装监控探头,苏广忠所言是否属实暂时还不得而知,不过,在天眼逐渐铺设全城的今天,想去调查一个人的完整的行动轨迹已经不再是难事。

“梁鹏的手机通话记录曾被删除了一部分,删除的人有很大的概率就是他本人,因为他不想让钱雅知道自己在外面赌博的这件事。”任烟生在心里想着,没有将这话说出来。苏广忠名字旁边的重点号被他划掉,换成了句号。

他对张哲说道:“把调取到的万达广场11月14号的监控录像送到视频大队,查一下苏广忠在8点以后的行踪。”

在丈夫欠债而妻子并不知情的情况下,如果丈夫借的这笔钱是用来赌博的,国家法律不保护此类债权债务,妻子在原则上是不需要与丈夫共同还这笔债的。

法律公正,在一些时候会保护弱者,人心却不是。

收债公司肆意横行,威逼电话接二连三,一句“欠钱还钱,天经地义”,会逼得人即使已经走投无路,也要先还上这笔钱再去了结性命。

如果没有梁诺的帮助,这88万的担子就会压在钱雅的肩上。

宾利车里,任烟生将电话打给毛浅禾。

数日前,毛浅禾在被任烟生婉拒了心意后,刚开始时情绪还有些低落,如今已经慢慢恢复,与他通话时也只说公事,不言其他,说得少,便不会想得多了,也就不再失望。

毛浅禾:“任队,我这面的询问工作接近尾声了,目前没什么收获。根据达济传媒的员工提供的信息,钱雅很正派,也有些保守,与每一名男士都保持着礼貌且友好的距离,她身边的异性只有丈夫梁鹏,初步看来不存在婚内不正当的男女关系。除此之外,员工也都证实钱雅在13号、14号这两天没有旷勤。和钱雅同住的女孩证实在这两天的时间里,她们吃、住都在一起,钱雅没有离开过酒店。”

任烟生:“辛苦了。小禾,红日酒店的询问工作结束后,你和大马猴去一趟曙光街与湘西路交汇处的位置,哪里有条小巷子,找到后,你们把附近能调取到的监控录像都拷贝下来,我需要确定姚奈在这里的行动轨迹。这处位置与月湖公园的方向相反,如果姚奈在散席后来过这里,并有过两小时的停留,他就一定没有去过月湖公园。”

毛浅禾:“收到,任队。”

任烟生:“注意安全。”

这边的电话刚挂断,小涛的微信语音传进任烟生的手机。

“任队,已经调取了梁诺最近半年的全部通话记录,他没有和梁鹏的七名好友有过联络,14号应该是他们的第一次见面,梁诺没有说谎。在查梁诺的通话记录的过程中有一个新发现,梁诺在14日、15日这两天与钱雅的联络很频繁,我已经把图片发到了你的手机上。”

任烟生用语音回复了他,“知道了,你现在再去查一下谢文君在今年每一次从云岗市离开的时间,终点不一定是海潭市,无论他在哪个城市停下,都把出行记录记下来。”

查到这里,按理说,钱雅和梁诺的作案嫌疑已经可以排除。不过,任烟生总觉得这起案件并不像表面看起来的那样简单,两天的时间里,越去调查,这案子就越复杂,钱雅和梁诺有非常明显的作案动机,所以关于他们的调查工作他一直没有停下。

任烟生回到办公室,将桌上剩下的纯净水倒进脸盆中,用冷水驱赶困意,也试图让自己静下心思考。书架里放着毛浅禾刚入职时送来的蜂蜜柚子茶,他用茶匙挑出一点,蜂蜜在温水中散开的那一瞬间,心情也随之变好了许多。接下来的工作量依然非常大,大部分监控录像还在他的电脑中存着,只谢文君的录像就足有十几个G。

湖滨花园的监控录像显示,谢文君在14日的晚上6点从湖滨花园的西门进入,向梁鹏门市房的南门方向行走。晚上10点13分,谢文君走到小区的西门,按照行走的方向来看,当时是从梁鹏的门市房走出来的。晚上10点16分,谢文君在小区的西门旁边叫到了一辆车号为海A Y1234的出租车,并上车。

如家酒店门前的监控录像显示,谢文君到达酒店的时间是晚上的10点20分。

路面监控显示,谢文君乘坐的出租车的行车轨迹并无问题,途中也没有停、换过车。从湖滨花园到如家酒店,一共用时4分钟,一切正常。

以上,与谢文君交代的细节完全一致。

任烟生揉按着太阳穴,心里一阵烦乱。他根据多年的侦查经验分析,凶手就在梁诺、钱雅、谢文君、姚奈之间,是钱雅或梁诺的可能性更大一些,信心满满地开始调查,却被一份份调查结果打得脸生疼。

迈出腿才能走出第一步,陷入消极的情绪中只会停滞不前。案件侦查工作和人生差不多,总会遇到坎,过去了,也就过去了。任烟生深吸一口气,喝下果茶,调整情绪。

晚上6点,毛浅禾和李洋回到警局,筋疲力尽。

两名侦查员以曙光街与湘西路交汇处的位置为中心,在周边的店铺逐家拷贝监控录像,用时近两个小时才完成,这次的视频量是前所未有的大。

任烟生决定亲自筛查这些视频,确定姚奈当晚的行动轨迹。在这之前,他已经完整的筛查了两遍关于谢文斌的监控录像,毫无破绽,他将希望寄托在关于姚奈的这一部分影像上。

远洋小区的监控录像显示,姚奈在14日的晚上11点57分回到住处,这与他在侦查员询问的过程中交代的细节基本一致。单元门前有监控探头,停车后,姚奈在车里抽了一根烟,又待了半小时后才上楼。

接下来需要确定姚奈从湖滨花园离开的时间。

门市房北门外面的乐东路是小吃一条街,11点前人流量大,很少有车辆在此通行,因为诸多原因,多年来这里一直没有安装监控探头,任烟生只能通过当晚的路面监控推测姚奈离开梁鹏门市房的大致时间。

据姚奈交代,他在回家之前还在曙光街与湘西路的交汇处停留过两个小时的时间。此时已过晚高峰,不存在道路拥堵的情况,在正常情况下,如果正常行驶,从湖滨花园出发,15-25分钟即可到达目的地,即:曙光街与湘西路交汇处的位置。

任烟生反向查看了当晚的路面监控,从目的地向前翻看录像,试图在必经的主路和支路上寻找姚奈的影像。

然而,出乎预料的是,姚奈的车从始至终也没有在录像中出现过。

任烟生将毛浅禾和李洋拷贝回来的监控录像打开,同样没有在影像中找到姚奈的身影。

这便意味着,姚奈并没有在他所交代的时间内到达曙光街与湖西路交汇处的位置,或者说,姚奈在聚会结束后压根就没有去过这处地点。

他在询问的过程中说了假话。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