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毒物
  • 呈请立案报告书
  • 亦了
  • 4545字
  • 2021-07-04 13:22:06

晚上8点,在外奔波忙碌了一天的人陆续回家,趁此时机,侦查员分开行动。毛浅禾和李洋对湖滨花园门市房区域内的商户展开了外围调查工作。文佳和洪见宁前往湖滨花园的住宅区、物业,对被害人梁鹏的邻居和小区值班的工作人员进行调查走访。

黄亦琛,男,在湖滨花园经营文具店已有三年的时间,店铺在被害人的隔壁。

毛浅禾:“在昨天晚上8点-9点的这段时间,你有没有听到从隔壁传来的异常声音?”

黄亦琛:“异常声音倒是没有听到,噪音却挺大的。昨晚鹏哥他们好像在聚会,人挺多,非常吵,七、八点钟的时候最吵,当时在我这里买手账本的两名初一学生还说‘隔壁的人怎么这么没有素质’,大约九点的时候就基本没有动静了。”

毛浅禾将梁诺的照片在他眼前停了几秒钟,“这个人是梁鹏的哥哥,昨晚有没有来过?”

黄亦琛:“我认识他,梁诺。昨晚也过来了,8点多来的,把他的奔驰车停在了鹏哥门市房的南门那侧。他没有在这待太久,不到9点就从门市房出来了,顺路还来我的店里和我聊了一会儿,临走时在我这买了两盒签字笔。哦,对了,梁诺昨天晚上叫了代驾员,他在我的文具店里等到代驾员来了以后才上车。”

两件事情没有时间间隔,这便意味着梁诺没有搬运弟弟尸体的机会。毛浅禾:“你和梁鹏平时接触多吗?他有没有与人发生过比较大的矛盾?”

黄亦琛:“我比鹏哥早两个月搬进来,他这个人有时候挺热心的,在我有事外出的时候会帮我照看文具店。我和鹏哥没有深交过,对他也不怎么了解,无法评价他这个人如何,只能说做邻居的这段时间我没有和他发生过龃龉。”

毛浅禾:“你这里有没有梁鹏门市房的钥匙?”

黄亦琛:“有,是鹏哥在几个月前放在我这里的,他隔三差五的忘带钥匙。”说完,他从货架的最底层找到一枚钥匙,递给毛浅禾,“但我可以保证从来没有开过鹏哥家的门。”

钥匙普普通通,干干净净。毛浅禾:“梁鹏的太太钱雅平时来这里吗?”

黄亦琛:“一个月能来一次吧,有时候两、三个月都不来一趟,来了就帮鹏哥收拾屋子,其间这两个人几乎没什么交流。她来门市房,基本就意味着鹏哥的爸妈马上就要过来了。她白天上班,晚上在住宅区住。鹏哥白天在住宅区,晚上回门市房。我看人可能不大准,鹏哥和她老婆给我的感觉……关系挺差的,毕竟他俩差了不少岁嘛,代沟不会小。”

毛浅禾:“梁鹏的门市房每晚都是他一个人住吗?有没有其他女人来过?”

黄亦琛:“应该是只有他自己。房间不隔音,如果有第二个人在的话我能听到声音。”

毛浅禾:“你的文具店通常几点打烊?”

黄亦琛:“晚上11点,小吃街上的摊主收摊的时候,我也就关门了。”

由于余下的三间门市房与被害人的房间相隔较远,三名店主与被害人基本没有往来,对他的情况不了解,无法向侦查员提供更多的信息,晚上9点,湖滨花园的询问工作结束。

在视频筛查量大的情况下,监控录像的筛查工作可以由视频大队协助侦查员来完成。收队后,任烟生来到五楼的视频室,将拷贝到的一部分监控录像与视频大队进行了交接。

按照海潭市公安局的询问规定,侦查员可以前往被调查对象的住所或单位进行询问,也可以通知被调查对象到公安机关的办案场所接受询问。

参加聚会的梁鹏的七名好友均为警方现阶段的重点调查对象,当晚9点30分,侦查员对以上七人进行了电话传唤。

经过侦查员的后续调查,在梁鹏遇害的当晚参加聚会的7名好友中有6名为海潭籍,平时经常聚在一起玩牌,关系不错,基本每个月都会聚在一起大喝一顿。只有谢文君一人是云岗籍,与当日赴宴的六人均不熟。

谢文君在梁鹏遇害当天的早上6点乘飞机到达海潭市,次日,得知好友遇害的消息后,他选择暂时留在这里,帮助钱雅和梁诺料理好友的身后事,目前住在距离湖滨花园较近的如家酒店。

七名好友均证实梁诺在聚会期间来过,时间大概是当晚的八点过一点,当时聚会已经进行了一半。梁诺空手而来,和梁鹏喝了一些酒,气氛和谐,兄弟二人还决定16日晚上去看望在临江市生活的父亲、母亲。

大家与梁诺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聊得很不错,散席后互留了电话号码。其间,钱雅没有来过,也没有给梁鹏打过电话。除此之外,也没有其他人进过门市房。当晚的菜肴都由梁鹏一个人烹制,用大盘盛装后,由他亲手端上桌。

姚奈和谢文君是最后离开的两名好友,二人均证实在梁诺离开的时候,梁鹏还活着,当时的梁鹏已经酩酊大醉,想出门送梁诺,却如一滩泥一样倒在床上睡着了。

姚奈:“当晚的聚会在8点30分结束,梁诺在8点40左右离开,我比他晚一小会儿,大约是9点10分离开的。离开之前我把梁鹏摇醒了,告诉他别忘了把门反锁,他迷迷糊糊地答应了一声,又睡过去了。我的车停在了门市房的北门,离开门市房后,我开车在乐东路上行驶,到了曙光街与湘西路交汇处的位置,我忽然觉得有点撑,所以就找了个胡同把车停下,在那周围漫无目的地走了走。12点左右,我开车回家。”

谢文君:“我是最后一个走的,在当晚的10点左右从梁鹏的门市房离开,那时梁鹏已经睡着了。走出门市房后,我到小区的西门叫了一辆计程车回酒店,车号是海A Y1234,回到酒店的时间大概是10点20分。”言毕,他从钱包里翻出当晚的小票,递给任烟生。

11月16日上午10点,第二大队在三楼的会议室召开了浮尸案发后的第一次案情分析会,技术员王利、小孙和全体侦查员参加。

洪见宁和文佳对湖滨花园住宅区内的被害人的邻居们的询问结果做出了汇报。

“询问对象共有18名,分别为住在被害人隔壁的住户、楼上的住户、楼下的住户和第一层、第二层的住户,以及物业的四名工作人员。大家对梁鹏的评价非常差,都说只要他不喝酒就还是一个正常人,喝了酒就变了样,酒品很差,像疯子似的打骂钱雅,有一次邻居看不过去了,报了警。小区里的住户素质普遍较高,无人与其发生过矛盾,其实大家的言外之意就是:高素质的人不会与梁鹏这种品行的人一般见识。”

“梁鹏和钱雅在2018年6月搬进湖滨花园,入住至今,夫妻二人曾多次爆发激烈争吵,楼下的住户经常能听到摔东西的声音。钱雅很弱,只是一味的哭,不求助,一直忍让。梁鹏晚上住在门市房,白天回家,平时家里晚上只有钱雅一个人住。钱雅为了躲避梁鹏,待在单位的时间比较多。”

毛浅禾对当晚接单的代驾员的询问结果作出简短汇报。

“14日晚上8点47分,梁诺通过手机软件找了一名代驾员,代驾员在晚上8点50分到达湖滨花园105号门市房的南门。根据代驾员李师傅提供的信息,他到达指定地点的时候,梁诺刚从隔壁的文具店走出,身上的酒味比较重,他与梁诺简单说了几句话,当时车里没有人。梁诺把车钥匙交给了他。9点27分,李师傅将梁诺送回洋浦花园A区,梁诺让他将车停在了自家的车位上,付款后,梁诺上楼。”

至此,梁诺交代的细节与询问对象提供的信息全部对得上。

视频大队正在查梁诺回家后、与太太胡娟前往月湖公园的那一部分的监控录像,稍后也会有结果。

李洋将一张A4纸展开,纸上印了半页的手机号码,这是梁鹏在遇害的半个月前的全部通话记录,其中有几个号码被他用绿色的荧光笔做了重点标注。

“我调取了被害人从1号-14号的通话记录,与被害人手机上显示的记录基本相符,只有11日、12日、13日的9条通话记录被删除了。”

“被删除的这九次通话集中在12日,一共通话7次,通话时长在10分钟左右,被害人有6次是呼叫方,1次是被叫方。机主名叫苏广忠,男,1982年出生,海潭籍,在本市经营着两家房地产公司,在本市算是比较有名的人物。苏广忠与被害人的哥哥梁诺是多年好友,住所在长江小区,距离被害人的门市房大约有8公里。”

“苏广忠的名字不在当晚参加聚会的被害人的七名好友的名单中。”

随即,苏广忠的照片出现在投影仪上。这是一个身形魁梧的青年男子,长相却颇为俊俏。

任烟生在白板上写下了苏广忠的名字,并标上重点符号。他将地图展开,在上面分别标注了苏广忠的住址和公司、月湖公园、湖滨花园,以及梁诺的住址和公司,逐一标记完后,他发现苏广忠所住的长江小区正好在梁诺和梁鹏的住处中间,步行至月湖公园最多只需要5分钟的时间,不仅如此,苏广忠的其中一家公司与梁诺的公司只有一街之隔。

出于职业的本能反应,任烟生再一次将注意力放在了门市房床下的行李箱上。

然而,技术室出具的鉴定报告却让他大失所望。经过鉴定,出现在行李箱中的头发全部属于梁鹏的父亲,两只行李箱上也只有梁鹏一人的指纹。

王利将八张不同角度拍摄的现场照片打开,“案发前,餐桌放在了房间的正中间,这就意味着当时在场的所有人都可以看到有谁从门市房的南门和北门进入,投毒的人基本没有机会在宴席期间蒙混进来,所以凶手就在这几人当中的可能性非常大,我个人更认同这一推测。”

“经过鉴定,现场的烟头为梁鹏、梁诺和被害人的七名好友所留,筷子、酒杯、餐盘、饭碗上残留的唾液的DNA也与上述人员的DNA比对一致,没有多出来的DNA。桌上的菜肴、水果、酒水和餐巾纸中均未提取到有毒物质氰化钾,在厨余垃圾中也没有检测到有毒物质,不排除凶手在作案后将掺有氰化钾的食物带离现场的可能性。”

任烟生:“梁鹏的七名好友均证实钱雅没有在聚会期间来过,联合作伪证的可能性非常小。当晚的聚会在8点30分结束,这时,除了姚奈和谢文君以外的五名好友已经陆续离开了门市房,梁诺随后离开,只剩下姚奈和谢文君。凶手在这时投毒的可能性是最大的,不能排除姚奈和谢文君共同作案的可能性,姚奈有车,可以帮助谢文君把梁鹏的尸体运到月湖公园。你们的思路不要被我的想法左右,切忌先入为主。小禾,被害人的银行卡最近一个月内的转账记录查过了吗?”

毛浅禾:“查过了,在最近一个月内没有大额的转入、转出记录。”

任烟生对李洋问道:“钱雅那面呢?她怎么说?”

李洋:“我和张哲已经带她进现场检查过了,贵重物品没有丢失,现金也都在。”

任烟生:“案件的侦查方向可以定性为仇杀。我们面对的大多数案子都是普通人犯罪,既然是普通人作案,就要从人性上思考动机。继续查梁鹏的这七个朋友,重点调查最后离开的谢文君和姚奈,关于他们的每一条社会关系都要查清楚,任务量比较大。谢文君是云岗籍,单位和住所都在云岗市,宁哥、小王,你们两人今天下午去一趟云岗,主要去谢文君的公司、所住小区、曾工作过的单位对这个人进行一次全方面的调查。我会提前联络云岗市公安局刑警支队,由云岗公安带你们过去,有当地的侦查员在,询问工作更容易做。小涛,查梁诺在弟弟遇害前是否与这七名好友有过电话联络,时间掐到半年之内。小禾、大马猴,调查钱雅的任务交给你们两个,待会去一趟钱雅所住的红日酒店,对她的同事和室友做一次询问工作,重点查钱雅的感情生活,有女同志在场,比较好开口,调查相对容易。张哲,准备录音笔,我和你一起去一趟苏广忠的公司。”

通常情况下,刑事案件由犯罪地的公安机关管辖。但是,如果犯罪嫌疑人居住地的公安机关管辖更为适宜,也可以由犯罪嫌疑人居住地的公安机关管辖。

本案,由海潭市公安机关管辖更合适。

李洋:“老大,被害人的七名好友都证实钱雅在案发前没有去过门市房,七个人没理由帮着毫无关系的人说假话,钱雅的嫌疑是不是已经可以排除了?”

任烟生:“钱雅虽然没有在宴席期间去过门市房,但也不能证明在此期间她一直待在红日酒店。如果在这段时间钱雅不在酒店,嫌疑就会直线增加,选择说假话,肯定是因为有不想让我们知道的原因,而这个原因很有可能和本案有着直接关联。”

李洋:“钱雅来法医室认尸的时候神情哀伤,不发一言,不像是装出来的。”

毛浅禾:“也许她是在为自己而哀伤。从开始到现在,钱雅都有特别明显的作案动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