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删除的通话记录

  • 呈请立案报告书
  • 亦了
  • 4704字
  • 2021-07-03 14:28:46

办案区外,除了梁诺和钱雅,还有一位年约八旬的老人,老人的面容和梁鹏有几分相似。

钱雅搀扶着他,“爸,单位出了些状况,警察让我过来协助调查,您别担心,只是象征性的问了几句话,例行调查嘛。正好大哥那会儿不忙,是他把我送过来的。现在事情已经办完了,我正要回家呢,您和我一起回去吧,在这住几天。”

老人固执地不肯离开,用拐杖捶着地面,愤怒说道:“我就想听你说句实话,小鹏到底去哪里了?我活了这么多年,什么挫折经历不了?!小诺不说,你也不说,我对你们太失望了!”

钱雅温声细语地哄着他,“爸,我和大哥没有骗您,梁鹏真的去广州看朋友了,昨天才走的,朋友那边有点急事找他办,过几天就回来了。”她也知道,纸终究包不住火,之所以这样说,只是不想让老人在毫无心理准备的情况下就听到小儿子遇害的消息。长时间听不到关于小儿子的消息,所抱的希望就会越来越少,慢慢的也就接受了这个难以接受的事实。

老人眉头紧蹙,“小雅,你是好姑娘,这些年来是小鹏对不住你,他对你做了很多错事,爸都知道,好孩子,你别和小诺一起骗我。小鹏是我的崽,我和他有感应,这小子肯定出事了。他每个月的14号都会在微信上管我要钱,只会提前,从不会迟到,今天已经15号了,还没有一点动静。你们别诓我,我现在就要见他。”

梁诺试图将老人拉进车里,“爸,真没事,你难道还不相信小雅吗?小鹏就是去看个朋友,在那面待一阵子就回来了。你和小雅先上车,家里的阿姨已经把晚饭做好了。”

老人回身,一巴掌打在了梁诺的脸上,怒斥道:“你这个大哥是怎么当的?连弟弟都照顾不好,要你还有什么用?真是个废物!”

梁诺未去辩解,也没再言语。

任烟生对正在办案区外打印材料的张哲问道:“老人是梁鹏的父亲?他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张哲:“老大爷平时和老伴住在临江市。可能真的是心灵感应吧,老大爷昨天晚上做了很多关于儿子梁鹏的噩梦,今天早上给梁鹏打电话,结果梁鹏的手机一直无人接听。老大爷的心里慌,在今天早上6点匆匆买了下午3点的动车票从临江过来看儿子。3点以后,老大爷还是联系不到梁鹏,于是拨打了钱雅和梁诺的电话,结果这两个人的电话都关机了,老大爷又给梁诺的太太胡娟打电话,胡娟告诉他梁诺和钱雅去市局处理一些事情。老大爷在慌乱中来到了咱们这,正巧梁诺和钱雅从审讯室里出来。”

任烟生:“是谁接待的事主家属?”

张哲:“当时重案大队的曹园和隋国军在门边,是他们接待的,曹园听说是为了梁鹏的事情而来的,就把我喊了过来。”

任烟生:“事主家属有没有说过梁鹏最近接触过哪些人?”

张哲:“没有,老大爷只是反复的问我梁鹏到底怎么了。”

任烟生点点头,以示知悉。他在较近的位置打量着梁鹏的父亲,岁月在老人的面庞上留下了痕迹,炯然的目光却与年轻人的并无二致,老人家的背挺得笔直,如山峰般岿然,只有常年锻炼身体才能拥有这般强健的体魄。

任烟生走过去,将梁鹏的父亲扶到椅子上坐下,“老人家,我是刑警支队第二大队的队长任烟生,您有什么需要可以尽数提出,我们会在能力允许的范围内尽可能的帮助您。”

梁鹏父亲的手抖了一下,抬头望着任烟生,“刑警支队?也就是说……小鹏这回不是因为寻衅滋事而被公安抓起来的?我虽然老了,但也知道只有刑事案件才归刑警支队管,派出所没有管辖权。小鹏这回伤人了?伤得挺严重?”

梁诺在父亲的旁边用眼神示意任烟生不要将真相说出来。

这样的要求着实难倒了任烟生。他正在思索应该如何对老人开口的时候,老人扶着椅子颤巍巍地站起身,从棉外套的口袋里取出一枚绒布袋,将布袋中的手绢慢慢打开,“任队长,这里面是一万块钱,是我今早刚从存折里取的。我知道小鹏这回肯定又惹事了,这些钱先赔给人家吧,不能让被他欺负的人吃哑巴亏,还劳烦你转告对方,余下的钱我很快就会替小鹏还上的,就算砸锅卖铁也赔,退伍老兵不诳人。”

任烟生将绒布袋重新包好,“大爷,这些钱您先收好。”

他的拒绝抽走了梁鹏父亲的最后一点希望,面色凝重地问道:“咋?小鹏把人杀死了?”

钱雅走来搀扶他,“爸,咱先回家吧,任队长还要忙呢。”

梁鹏的父亲拨开她的手。

忽然的,老人站直身子,在任烟生的面前跪了下去,“任队长,小鹏这次或许犯的不是小错,我知道,法不容情,他该受到应有的惩罚。可我还是想求求你,恳求你帮他争取最后的一点机会,别让他的后半生在牢狱中度过。至于钱,我一定会赔的,无论多少,一定一分不差,只要对方能宽恕小鹏。我老了,今年88,吃不了多少饭,花不了几个钱,原本这些钱也是打算留给小鹏的。”

任烟生和李洋赶紧扶起他,“大爷,事情不是您以为的那样。”

泪水铺在老人的眼底。任烟生在这一瞬间想到了母亲,当年母亲是含泪离开人世的,临走前用尽了全身力气拉紧父亲的手,叮嘱父亲一定照顾好他……他选择成为一名人民警察正是为了让家家户户都亮起那盏名字叫做“团圆”的灯,灯火永不熄灭。

老人家忍住了泪水,“那是咋样?小鹏没有机会了吗?”

浓烈的酸涩抵在任烟生的齿间,他不想在此时将真相告知于他,却也深知,在这样的情境之下肯定是无法瞒下去的。许久,他缓声说道:“大爷,梁鹏……在昨天晚上遇害了。”

一点点的期冀在眼中一点点消失。梁鹏的父亲扶住身侧的大理石柱,错愕着,“走了?小鹏是我最小的儿子,连我都没有走呢,他怎么连一声招呼都不打就走到了我的前头?”

任烟生扶住他。

哀恸的爆发往往只在一瞬间,之前的理智和坚强犹如千里之堤般溃于蚁穴,梁鹏的父亲再也支撑不住,蹲坐在地上低声啜泣着,很快,啜泣声变成了哭声。四十七年,从孩童时期到中年,从牙牙学语到嘴像刀子,在父亲的眼里无论孩子多大,多惹人生气,都依然是他最爱的宝宝,父爱只增不减。他捶打着地面,想到从今往后再也不会有人笑称他为“老梁头”,无助地抱着头嚎啕大哭,多想再像从前那样为儿子包一顿他最爱吃的韭菜虾仁馅饺子,一切,再也来不及了,突然之间,什么都来不及做了……

梁鹏的父亲像小孩子似的用手背抹掉脸上的泪水,“任队长,我还是想问问,我的小儿子走的时候受没受罪?”

任烟生知道这是老父亲的最后一点期盼。梁鹏氰化钾中毒后苦苦挣扎的痛苦样子浮现在他的眼前,他攥紧拳头,勉力将酸楚忍下,“没有,梁鹏走得很安详。”

这善意的谎言,梁鹏的父亲信以为真,呢喃着,“也好,也好,在死前没有痛苦……”

送走老人、钱雅和梁诺后,任烟生、毛浅禾、李洋很默契地向门外走,来到市局外的小花园,围着石桌坐下,针对湖中浮尸案谈了谈各自的看法。

毛浅禾:“关于梁鹏、钱雅、梁诺,老大爷这一次没有将一些话直截了当的说出来,但还是向我们透露了不少信息。梁鹏毫无上进心,长期啃老,啃得非常严重,啃完父亲啃大哥。梁诺,算得上是一名成功人士,然而,他虽然很有能力,多年来却在家中一直没有地位,梁鹏的一声‘哥哥’让他承担了太多,长兄如父,或许他也不情愿为弟弟做这些琐碎事,在万般无奈下不得不供养着这个四十多岁的‘大儿子’。钱雅,与梁鹏的夫妻关系并不像她所描述的那样和谐,他们的关系应该是比较差的,之所以没有离婚,或许是因为这段婚姻中还有钱雅割舍不下的东西,当然也不能排除钱雅为了自己和父母的面子而勉强与梁鹏继续生活的可能性。有一点不可否认,多年来钱雅始终都是一个好儿媳。我认为钱雅和梁诺都具备非常明显的作案动机,作案后一起将梁鹏的尸体抛入湖中。”

李洋:“我和小禾的想法不大一样。氰化钾是掺在食物中被梁鹏服下的,而在案发前钱雅没有去过现场,梁诺去的时候宴席已经开始了,菜已经做好,放毒肯定来不及了。我认为参加聚会的那七个人有嫌疑,某个人趁其他人聊侃的时候把氰化钾掺了进去。”

毛浅禾:“每个地方都由监控死角,只要事先踩过点就能知道死角在哪里。钱雅在8号那天就在红日酒店住下了,她有6天的时间踩点,足可以对酒店的所有角落完全熟悉。如果梁诺在案发前将车开到红日酒店的监控死角处等钱雅,他们就可以去梁鹏的门市房完成杀人计划。今天下午,梁诺在接到我们的电话后前往红日酒店接钱雅,兜兜转转才找到她,从表面上看他是第一次去红日酒店,实际上却有可能是他有意为之,故意做出对这里不熟悉的假象,让我们相信他在这之前没有来过。”

李洋:“哥哥杀害弟弟,说真的,我不大相信。”

任烟生:“目前可以肯定的是被害人是在门市房里误服氰化钾的。拿到氰化钾不难,掺进去的这一个动作也不难做到,难的是如何才能在其他人没有注意的情况下精准投毒。氰化钾掺进菜中的可能性很小,因为一不小心就会被无辜的人误食,放进被害人专用的餐具中的可能性非常大。那七个人都是客人,餐具都是由被害人准备的,基本没有投毒的机会。我刚才仔细看了一遍钱雅和梁诺交代的细节,认为有两种投毒方法比较有可能做到。第一种,其中一位客人带来了做好的、并且分装好的食物进来,将有毒的那一份亲手放在被害人的面前。第二种,凶手在宴席结束后投毒,此时宾客已经离开,他有充足的作案时间。”

李洋:“最后离开的两个人是姚奈和谢文君。”

11月15日晚上8点,浮尸案发生后的第9个小时,侦查员和技术人员到达湖滨花园。

被害人梁鹏与朋友聚会的地方在湖滨花园西侧的105号门市房内。

门市房的南、北侧各有一道门,推开北侧的门就是乐东路,门前可以停车。乐东路是海潭市有名的小吃一条街,晚上5点以后人声鼎沸,音乐声嘈杂,食客络绎不绝,在晚上11点以后整条街路才逐渐恢复安静。

门市房的南侧门外是一面约10米长的围墙,门与墙的间距约为6米,能容得下一辆车,墙上有涂鸦,抽象派,是梁鹏的酒后作品,墙下放着几盆绿植,西行100米处有开启的监控探头,探头朝向小区西侧的出口。

任烟生从北门进入,技术员王利和小孙从南门进入。

门市房的面积约为100平方米,只有一扇小窗,房间没有装修过,水泥地、水泥墙,屋顶挂着老式吊灯。房间没有打斗痕迹,正中央摆着一张棕红色的可折叠的长方形餐桌,桌上共有10盘菜,冷、热盘均有,桌下尽是被丢弃的烟头、啤酒罐和饮料瓶。

双人床、衣柜、书桌、冰箱挨着墙壁随意放置,床下塞着两只大号行李箱。厨房挨着北门,里面一片狼藉,果蔬皮被胡乱丢弃,切菜板上还粘着葱花和肉沫。

王利将房间内的全部烟头、啤酒罐、饮料瓶装进了物证提取袋中。

小孙对餐桌上的菜肴进行了采样提取。有了董琨案的勘查经验,她将两只大号行李箱打开,对里面的毛发等生物检材进行了重点分类提取。

餐桌为长方形,主人坐主位,被害人当时所坐的位置清晰可见,王利将放在被害人的那一侧的所有餐具进行了重点标记后,小心翼翼地封入物证提取袋里。

王利对任烟生说道:“奇怪,在氰化钾中毒后的前驱期,患者会有眼部和呼吸道刺激性症状,比如视力模糊、呕吐、腹泻,但我和小孙并没有在现场发现任何的呕吐物,现场也没有清理过的痕迹,难道凶手在梁鹏还没有死亡的时候就把他运走了?”

任烟生:“有很大的概率会是这种可能性,既然运一个人,凶手肯定有交通工具,梁鹏死在了车上。北门外是小吃一条街,车辆可以通行,但由于晚上11点前人流量大,很少有车在此经过,凶手的车应该是从小区的西门开出去的,西门的监控录像可以拍下当时的情形。”

被害人的手机放在床上,任烟生拿起。手机需要解锁,他用被害人的出生日期解开了手机。

通话记录的是从11月10日开始保存的,截至11月15日,共有29条已经接通的通话记录,最后一个与被害人有过通话的人是梁诺,时间在11月14日晚上8点28分。共有22条未接来电,其中有6条是钱雅在11月15日上午10点08分-11点34分拨打的,余下的16条是父亲在15日下午3点01分-3点55分拨打的。

刑事案件的侦办过程非常繁琐,只要一个环节没有留意到,或者侦办的程序不正确,移交到检察院和法院那里就会出现问题,会被退回侦办。通话记录存在嫌疑人单方面删除的可能性,至于是否只有以上的这些人在梁鹏遇害前打过电话,暂时还不得而知,需要去电信部门调取更加详细的通话记录才能得到确定的答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