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当日小聚
  • 呈请立案报告书
  • 亦了
  • 3268字
  • 2021-07-02 09:49:34

梁鹏的太太钱雅是海潭市达济传媒有限公司的一名视频剪辑师,正在红日酒店参加为期半个月的封闭培训,培训将在本月22日结束。

15日傍晚5点,李洋将电话打给钱雅时,她正在与公司的同事吃晚饭。

钱雅听闻丈夫的死讯后,开始时是不相信的,“你说谁死了?……我丈夫?不可能,李警官,你打错电话了吧?我丈夫昨晚还好好的和朋友聚会呢,你这样诅咒别人不太好吧?”

听见李洋那毋庸置疑的语气后,钱雅才相信丈夫的离世已成事实,顾不得哭泣,只连连说道:“我这就向领导请假,现在就赶回去,你们等我,一定等我。”

红日酒店在海潭市的郊区,距离市局约有20公里远,钱雅没有车,此时叫车也很困难,就在她焦急无措的时候,梁鹏的哥哥梁诺给她打了电话,由梁诺接她前往市局刑警支队。

红日酒店一共有三处入口,入口之间的距离较远。钱雅习惯性的等在北向的入口,梁诺则将车开去了距离自己最近的南向入口。得知最亲近的人遇害的消息后,两个人的大脑在一瞬间变得木讷,思维停滞,如同两只断了线的风筝般忽然之间就找不到前进的方向。

最终,梁诺在酒店工作人员的指引下将车驶向酒北门,接到了钱雅。

侦查员准备对两名事主家属进行分开询问,不过,梁诺坚持要先见弟弟的尸体,口中重复说着:“好好的一个人,昨天晚上才见过面,怎么说没就没了……”

钱雅眼神呆滞,泪水干涸,犹如一只提线木偶般跟在李洋的身后来到法医室。

梁诺见到梁鹏的尸体后,崩溃大哭。

钱雅轻抚着丈夫的面庞,神情哀戚,不舍移开手,虽然一句话也没有说,却比道尽苦楚更加让人感伤。

任烟生打量着面前的这两个人。梁诺的身形与弟弟梁鹏差不多,虽然矮,但是胖,身高不足1.70米,体重至少有80公斤。钱雅本就娇小,站在矮胖的梁诺的身边显得尤为瘦弱。

梁诺:“任队长,我知道身为刑警队长需要考虑的事情很多,经费问题有时候很难解决,而经费保障又是确保公安事业发展的基石,所以我愿意自掏腰包出这项费用,只要你们能还我弟弟一个公道,求你们一定尽快将杀害小鹏的凶手缉拿归案。”

任烟生:“梁先生,经费的问题我们有解决的方式,您放心,我们一定会全力侦办此案。”

询问工作开始。

钱雅,女,1988年出生,海潭籍,视频剪辑师。

毛浅禾为钱雅倒了一杯温水,待她的情绪稳定下来后才开始询问。夫妻本是同林鸟,梁鹏遇害后,钱雅作为被害人生前的密切接触者,暂时被警方列为重点调查对象。

毛浅禾:“钱女士,昨天晚上8-9点的这段时间,你在哪里?在做什么?”

钱雅:“我全天都在红日酒店参加培训,我们的培训是封闭的,早上、中午、晚上各点名一次,所有人都可以证明我在酒店里。昨天的培训在晚上7点结束,结束后,我和同住的女孩一起返回房间,这期间我们一直在一起,没有离开过房间。每一层走廊的尽头都安装了监控探头,你们只要调取就会知道我说的都是实话。”

毛浅禾:“这些我们自会调查。冒昧一问,您和梁鹏婚后的夫妻关系如何?”

钱雅:“和寻常夫妻一样,偶尔有冷战,也有争吵,但还是会在对方饿的时候为他煮一碗面,在他生病的时候熬夜照顾他,在他没有回家的时候为他在客厅里亮一盏灯。”

毛浅禾:“在您不在家的这期间,梁鹏有没有告诉过您14日晚上的活动安排?”

钱雅:“他说过。我先生是个很爱热闹的人,昨晚他组织了一次聚会,聚会的地点在我们家的门市房里,大约有7个人过来玩,都是他在社会上结交的朋友,我都认识,他们几个之前也经常聚在一块打牌。”随后,钱雅提供了参加聚会的七名好友的联系方式和家庭住址。

毛浅禾:“梁鹏生前有没有与人发生过比较大的矛盾?”

钱雅:“常有口角之争,但都是一些小矛盾,会吵会闹会动手,但还不至于杀人。我先生喜欢喝酒,一喝酒就大变样,喝酒之前他是温文尔雅的好好先生,对每个人都笑呵呵,喝完酒就变得非常暴躁,不出两句话就能与人产生口角。他的朋友多,但厌恶他的人也不少。”

毛浅禾:“梁鹏曾在多年前因为过失伤人令一个还不到20岁的男孩失去了性命,梁鹏出狱后,事主家属有没有再联系过你们?”

钱雅:“没有。那孩子的爸妈恨我丈夫,但如果对方真的想杀死他的话,在多年前就会动手的,而不是等到现在。我暂时还想不到有谁想杀害他。哦,对了,我们家的物品在8号的早上被人砸过,家用电器全砸毁了,不知道是谁做的,梁鹏始终不愿意说。”

毛浅禾将这条信息记录下来。“你最后一次和梁鹏通话是在什么时候?”

钱雅:“15号的上午,我打了好几个电话,梁鹏都没有接。”

毛浅禾:“长时间的无人接听,你不担心吗?”

钱雅:“梁鹏经常这样,不接手机可能是在睡觉,他在睡觉时会把手机调成静音。”

毛浅禾:“平时家里只有你和梁鹏两个人住吗?”

钱雅:“白天我们在一起。住宅区晚上是我一个人住,梁鹏晚上住在门市房,他打呼噜,我的睡眠质量不好,所以分开睡。我父母和公婆偶尔会过来看看我们,会在家里住几晚。”

毛浅禾:“你与梁鹏的两处住所和一间门市房都在湖滨花园,在2018年一次性购入,那时房价正高,湖滨花园的房价这些年来在海潭市始终都非常靠前。梁鹏目前待业,家中的收入基本来自于你一个人,冒昧一问,你们是如何买下这两处住所和一间门市房的?”

钱雅:“梁鹏的哥哥梁诺很有能力,是他为我们买下的,梁鹏没有工作,梁诺让他用湖滨花园的另一处住宅收租补贴家用。这些年来,梁诺给了我们这个小家不少物质支持。”

毛浅禾:“钱女士,在案件侦破之前,希望你不要离开海潭市,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我们还会请你协助调查,望你到时能够配合。”

钱雅:“放心,我一定会配合。”

二号审讯室里,任烟生、李洋的询问工作同在进行。

梁诺,男,1970年出生,宏发房地产公司总经理。

任烟生:“梁先生,你刚才说在14号这天与弟弟梁鹏见过面,你是几点过去的?你们是几点钟分开的?还有,在这之后你去了哪里?和谁在一起?你慢慢想,想完再告诉我。”

梁诺:“我在14号的晚上8点左右过去的,一个人。离开的时候不到9点,当时我弟弟已经喝多了,没有出来送我。我也喝了一些酒,考虑到回家的那条路车流量比较大,安全起见,还是叫了一位代驾送我回家,到家的时间大概是9点20左右。”

“回家后我洗了个冷水澡,大约在9点40的时候和太太去月湖公园转了转,消消食,我们是开车过去的,我太太开车。”

“今天下午你们给我打了电话我才知道弟弟遇害的消息的,他的尸体竟然也是在月湖公园里找到的,唉,有些事真的是天注定,经历得越多,人越相信命……我原本打算16号和弟弟去临江市看爸妈的,结果发生了这种事。”梁诺叹了口气,摆摆手,不愿继续说下去,眼泪顺着眼角滑落在唇边,滴在西装的领口上。

任烟生将面巾纸递给他,拍了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梁诺的情绪过了很久才稍微有些平复。任烟生继续问道:“为什么决定先去红日酒店接钱雅,再和她一起来警局?”

梁诺:“小雅没有车,来警局不方便。而且我弟弟一走,她失去了主心骨,肯定很慌乱。我是大哥,做不到坐视不管。任队长,你不会以为我和小雅之间有什么吧?”

任烟生:“我只是按照程序问话,没有他意。梁先生,你平时经常参加梁鹏与他的朋友们的聚会吗?”

梁诺:“在这之前没有参加过,弟弟的交际圈和我的不一样,很难有交集,既然不是一个圈子的就没必要强融。我弟弟喜欢热闹,人越多他越开心,在这之前他已经给我打过好几个电话了,当晚我因为顺路,所以才过去喝了一点。”

任烟生:“昨天晚上一共有几人参加聚会?你认识几个人?”

梁诺:“七人,我与他们是第一次见面。”

任烟生:“你离开的时候,门市房里还有谁在?”

梁诺:“聚会不到9点就基本结束了,一部分人先走了。我离开的时候房里还剩下两个人,有一个姓谢的,还有一个姓姚的,好像是叫姚奈。”

任烟生:“梁鹏名下一共有两套住宅和一间门市,都在海潭市的高档小区。他目前无业,你这个大哥平时帮了不少忙吧?”

梁诺:“长兄如父,自己的弟弟,能看着不管吗?只要他的日子过得好,我就很开心。”

询问工作结束后,侦查员进行了情况汇总,对钱雅和梁诺交代的细节进行了对比核实。经过调查,二人交代的细节基本一致,侦查员暂时没有从中发现问题和破绽。

就在这时,办案区外传来了几声责骂。

任烟生仔细听去,隐约能辨出其中一个说话的人是梁诺,钱雅似乎也在其中,争论声似乎和案件有关,任烟生走过去。

毛浅禾和李洋也跟了过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