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最后的赢家
  • 呈请立案报告书
  • 亦了
  • 5405字
  • 2021-06-30 10:46:27

在吕珂润之后,林若琪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两小时的时间里,她将侦查员当作了倾诉对象,压抑了太久的情绪犹如开闸的洪水般倾泻而出。

“我和周凡是通过相亲认识的,那时我刚和上一位男友分手。周凡是那种让人一见就会喜欢的人,在此之前,我一度认为已经28岁的自己一定不会再像那些单纯的小女生一样对帅气的外表怦然心动,见到他的那一刻,我忽然开始渴望爱情,渴望被他爱着。”

“其实在我们刚开始恋爱的时候,我就知道了凌泳沂的存在,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周凡依然深爱着她,我比他自己还要清楚。我也知道如果当初不是因为周凡父母的反对,他们早就修成正果了,既然那时没有修成正果,以后就也没有机会破镜重圆。我那时总认为周凡既然选择了我,就意味着我有很多地方远远优于凌泳沂。”

“我娘家的资产雄厚,说句很自恋的话,巴结我的人多得是。周凡的父母不是例外,在我们的第一次见面之后,他们就开始催促儿子约我看电影、陪我逛街,叮嘱他一定要对我好。周凡明白他们的心意,待我不错。我和他都是思想开放的人,不到半个月,我们就开始了同居生活,很快,我怀孕了,公婆特别开心,周凡顺其自然的与我登记结婚。”

“在我还没有做好当妈妈的准备的时候,这个小生命出现在我的生命里,说真的,很慌乱。第一次产检结束后,我开始担心唐筛能否顺利通过,唐筛通过后,我又担心孩子的染色体是否有异常,查完了染色体,我继续担心,生怕孩子发育不好,恨不能每天住在妇产科病房里,就这样在紧张忐忑中熬过了20周。那段时间,周凡的陪伴让我稍稍心安,他从不介意我翻看他的手机,我欣赏他的这份坦诚,所以从来都没有查过。事实证明是我太蠢,没有出过轨的男人有很多,可那极少数的人被我遇上了。在我怀孕32周的时候,偶然间在周凡的车里看到了一支CPB口红,那是我没有买过的色号,没过多长时间,护手霜、指甲油、发香喷雾也陆续出现在旮旯里,我很快就想到了凌泳沂,肯定是她勾引周凡的。”

“我看中了周凡这个人,而他,看中了我的钱。周凡出轨了,精神出轨,在我看来远比肉体出轨还要恶心。我开始和他吵,他每次只说一句话:‘如果你这样认为,那我也没有办法’,我吵不过他,总是哭,他从来不会安慰我,以前的他不会这样对我,我觉得是凌泳沂在中间挑唆,周凡本性善良,待我不错,直到现在我都这样认为。”

“今年一月,孩子出生了,是个很可爱的女孩,而我,患上了产后抑郁症。那段时间,我体会不到初为人母的幸福,没有一天是快乐的,孩子不止一次的被我从婴儿床上抱起来,我带着她走到窗边,多想纵身一跃,再也不必忍受背叛、敷衍和欺骗……或许我应该恨周凡,可我偏偏对他没有一丁点恨意,在我看来凌泳沂才是始作俑者,我过得不好,她也别想安生。于是我开始找人调查凌泳沂,查到她还有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弟弟。一月末,我和吕珂润见了面,看得出来他很需要钱,好,我便给他钱,像他这样的人是最容易打发的。这个傻小子非常信任我,把家里的许多事情都告诉了我,包括他想杀死母亲的想法。”

“听到以后,我的确打算劝一劝他的。转念一想,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只要证据充分,嫁祸给凌泳沂轻而易举。于是我告诉吕珂润,先为自己制造各种不在场的证据,去网吧里找人换装的办法是我为他想到的,唯有这样做才能避开你们警察的视线,全力去调查凌泳沂。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在这之后,吕珂润竟然蠢到与周凡去酒吧喝酒!这让我们之前的努力统统白费了!”

方才的委屈、愤怒和不甘,随着一波波苦水的倾倒,渐渐平息了许多。林若琪望向毛浅禾,也将语速放缓,“计划原本周密,就这样被吕珂润这个傻小子毁于一旦,我很生气,等到怒火平息了以后,我转念又想,这或许是老天爷给我的警告吧,告诫我不要继续错下去了,所以我打算到此为止,不再与吕珂润合作,开始和周凡好好生活。没想到,就在我准备与周凡回他父母家吃饭的时候,又一次在他的车里发现了女人用的物品,这次的是一根带着头发的发圈,直觉告诉我凌泳沂又上来挑衅了,我的怒火再一次被激起。”

任烟生将纸巾递给她。

林若琪接过,擦去脸上的泪水,苦笑着,“我原本不是这样的人,自从患上产后抑郁症后情绪特别容易崩溃,总是消极,觉得身边的每一个人都在嘲笑我,盼我过得不如他们好。我很清楚凌瀚涛是无辜的,可就是控制不了情绪,总是认为只有他死了,凌泳沂才会难受,我才会开心。所以我开始为吕珂润的计划铺路,联系了从事化学工作的朋友,弄来了塔崩、防毒用具和一间较为隐秘的化学实验室。”

任烟生:“实验室的地址在哪里?”

林若琪:“在西山路与青花街交汇处,望京公寓后方的第一间门市房内。”

任烟生:“昨天上午,我们在吕珂润的租住地找到了被吊在晾衣架上的他,庆幸的是他还有呼吸。我们查过租住地外面的监控,在当天你曾去过那里,并逗留了近一个小时。你和吕珂润是同一根绳上的蚂蚱,为什么这样急着置他于死地?”

林若琪:“因为他贪得无厌,我打到他银行卡上的20万元已经满足不了他了。吕珂润和孔丽梅一样,过分贪婪,与其无休止的填这个无底洞,倒不如彻底铲除后患。于是我将两根登山时用的绳子放进手提包,走进房间后,趁他不注意的时候勒住了他的脖子。”

侦查员对林若琪的讯问工作进行得极为顺利。任烟生和李洋离开审讯室后,毛浅禾为她倒了一杯温水,在她的身边坐下,“你原本可以衣食无忧的过完这一生,只为了报复凌泳沂就走上了这条望不到尽头的复仇之路,后悔吗?”

林若琪点头。旋即,又摇了摇头,“刚开始恋爱的时候,我想让周凡为我去摘天上的星星,希望他每天都可以用行动来证明爱我。后来,我期盼他的眼中永远只有我,给我这世间最美好的一切。逐渐失望以后,我只希望与他携手走完这一生,哪怕日子平平淡淡。直到现在我才明白,其实,要求一个人的心里每时每刻都装着你是最愚蠢的一件事情……”

办公室里,任烟生将香烟握在手里,孔丽梅案、凌瀚涛案的细枝末节在脑海中循环,林若琪、凌泳沂、周凡、吕珂润四人的关系图如同一张蜘蛛网般黏在眼前。良久,他走出办公室,对办案区的毛浅禾和文佳说道:“林若琪和周凡是在第一医院建档的,你们去查一下关于孩子的相关信息。”

次日上午,任烟生、毛浅禾和李洋来到林若琪一手创办的模特公司。

周凡的助理Iron在经纪人办公室的门前拦下他们,提醒道:“任队长,周经理现在已经不在这里办公了,我可以带你们去二楼的总经理办公室见他。”

李洋奚哂着,“半个月不到,真想不到,如今的他已经是你们的总经理了。”

助理点点头,“周经理年轻有为,前途无量。”

三人到达总经理办公室的时候,周凡正在回复生意伙伴发来的邮件。“嚯,任队长,又来了,欢迎啊,自己找地方坐吧。”他说着,抬了一下眼,仍未起身,唤回助手,吩咐道:“去星巴克买三杯拿铁,尽快送来。”

任烟生:“不必了,我们这次过来不是与你叙旧的,做完一些收尾工作就离开。”

毛浅禾在门边的位置坐下,“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恭喜你啊,周经理。”

周凡安稳地坐在椅子上,“林若琪竟然做出了这种事,说真的,我没有想到,对她很失望,既然她触犯了法律的底线,就应该接受法律的制裁,我只盼望着她能够早日醒悟。不过话说回来,林若琪好歹是我的太太,这间公司是她苦心经营的,我身为她的丈夫,不能让她之前的努力付之一炬,理应为她继续管理。”

毛浅禾冷笑着,“好一句‘为她继续管理’,你早就知道这一天会到来吧?”

周凡:“毛警官,如果我有预知能力,一定会及时阻止林若琪做这些伤天害理的事儿。”

任烟生:“周凡,你是如何发现女儿非亲生的?”

周凡从容依旧,“看来你们很有工作效率,这么快就查到了这里。我比你们知道的早一些,仅此而已,三位,还有什么问题要问我吗?”

任烟生冷眼瞧着他,“因为孔丽梅经常辱骂你和凌泳沂,所以你恨她,开始怂恿吕珂润除掉孔丽梅,并欺骗他法律不会对未满16岁的少年进行严厉制裁。孔丽梅死后,你为了与凌泳沂的爱情之路坦顺无阻,又怂恿吕珂润除掉了凌瀚涛这个包袱。周凡,你的每一步计划都很周密,巧借他人之手来为自己做事。凌泳沂的物品是你提前放进车里的吧?从而引得林若琪心生不满,与吕珂润沆瀣一气,不得不说,你这一石多鸟的手段真是高超。”

周凡轻巧笑了一下,“任队长,我要纠正你的用词,不是‘怂恿’,而是告知,我只是把很多事情的因果关系告诉了吕珂润而已,从来没有给出过具体的建议,你可别冤枉我。还有,我不清楚你们这次突然造访的目的,如果是想请我协助调查,还望你们客气些,如果想做一些其他的事情,麻烦先把搜查证或逮捕证准备好。不过,据我所知,到目前为止,我好像没有做过任何的违法事情吧?放一支口红而已,怎么了呢?”

毛浅禾:“3月1日这天,你之所以在吕珂润作案后执意请他去酒吧玩,就是为了让我们发现网吧监控的录像有问题吧?”

周凡:“我约他出来,只是单纯的想和他喝酒而已。至于你们说的‘作案’,我根本不懂。”

任烟生:“周凡,如果我没有推断错误的话,在孔丽梅被冻死的几个小时前,始终是你在通过GSM网络远程操控着她家的电源开关吧?”

周凡摆弄着指间的小叶紫檀手串,慵懒回应道:“我不知道你口中的‘死前几个小时’究竟指的是什么时候。没错,我碰过吕珂润的手机,2月29号的晚上他喝多了,我送他去卫生间,他把其中一部手机放在了我这里,忘了取走。因为好奇,1号晚上我在手机上随便按了几下,并不清楚当时按的是什么,也不知道按手机的那天吕珂润的家里发生了什么事。”

任烟生无法继续与之计较。毕竟,在周凡停止操作的那一刻,冰柜中的孔丽梅还是有呼吸的。任烟生对他问道:“既然你已经从吕珂润的口中听到了他想杀死孔丽梅的想法,为什么没有立即阻止?”

周凡:“少年的话信不得,我以为他只是说了句玩笑话,便没有当真。哦,对了,后来,为了避免意外的发生,我在1号的凌晨拨打了报警电话,不过你们的人没有理会我。”

任烟生:“在孔丽梅案刚发生的时候你就已经知道了谁是凶手,为什么没有立即将已知的真相告诉警方,而是选择在最后阶段才把真相说出来?”

周凡自然是不会承认的,当下做出无辜状,“嗯?提早知道?并没有啊,我是在沂沂的父亲去世后才隐约猜到吕珂润有可能是凶手的,所以赶紧把自己知道的事情写在纸上,塞进门缝,已经很及时了。难道这样也有错吗?”

的确,他是何时清楚真相的,已然不得而知,也无从验证。毛浅禾的目光里尽是不屑,语气里也填满了鄙夷,“看来,周先生的胃不大好啊。”

周凡瞥向她,“你在说我吃软饭?呵,我凭自己的本事坐到今天的位置,何错之有呢?”

毛浅禾欲开口与之理论,不过,被他出言制止了,“林若琪是一个不检点的女人,她口中说爱我,却在我不在的时候与其他男人鬼混。这孩子与我毫无血缘关系,我白白照顾了她几个月,已经很委屈了,如今从她这里拿点补偿是理所应当的,怎么了呢?”

毛浅禾:“周凡,有些事情我必须要告诉你,林若琪没有瞒着你和其他男人约会。这个孩子是在她和上一任男友分手的前几天来的,分手后没几天你就与林若琪见面了,又过了一个多星期,你们同居,因为固执的相信所谓的安全期,便没有做任何的安全措施。林若琪发现怀孕后,其实连自己都不知道这个孩子不是你的,她没有故意对你隐瞒这件事。倒是你,利用林若琪产后抑郁的这件事反复在心理上折磨她,逼她走向崩溃的边缘。”

周凡挑眉一笑,“那又如何?你方才说的这些话改变不了任何事情。”

任烟生关闭录音笔,站起身,“周先生,谢谢你的配合,告辞。”

三人从模特公司离开后,来到市局110指挥报警中心。

周凡没有说谎,他在3月1日的凌晨3点07分确实拨打过一次报警电话,不过,是在家中拨打的。由于他所住的地方与中心现场不在同一个辖区,被当做无效警情处置了。

在回警局的途中,毛浅禾忿然说道:“周凡明显是故意为之。吕珂润可恶,他更可恶,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他成功逃脱了法律的制裁,我真是太窝火了。”

任烟生的心情十分复杂,“举头三尺有神明,真相已经如约而至,正义也不会缺席的。”

李洋:“我有一个问题始终没有想明白,周凡在吕珂润将孔丽梅扔进冰柜后约他出来喝酒,继而让我们发现网吧监控中的问题,可他是如何知道吕珂润的作案时间的呢?”

除了周凡,没有人知道答案……

在侦查员离开公司后不久,周凡打开了林若琪的车,从副驾驶的座椅底部拽下一枚窃听器,用打火机点燃后,抛入人工湖里。

三日后,陈德莱的儿子来到市局刑警支队自首。

2月23日的晚上,刚刚拿到驾照的陈岑驾驶着母亲的车在莲花县闲逛,不小心将积水溅到了凌瀚涛母亲的身上,老人家对其数落一通。陈岑年轻气盛,事后越想越憋气,于是找人要到了凌瀚涛母亲的手机号码,谎称买竹篮,在当晚10点钟将她约出,故意用车撞向她,事后得意地离开现场。

令陈岑没有想到的是,孔丽梅的表姨当时碰巧路过现场,用手机拍下了他撞人的过程,并发给了孔丽梅,事后,孔丽梅用视频威胁了他的父亲。陈德莱守护正义十数年,这一次却为了儿子与正义背道而驰。

桃园小区恢复了往日的安静。只是,因为接连发生的两桩凶杀案的缘故,孔丽梅和凌瀚涛生前住过的那间房的价格在几夜间骤降,在邻居的口中已然成为一处凶宅,避犹不及。

在这之后,住在对面楼的李大娘总会想起那一夜忽亮忽灭的吊灯和忽然开启的电视机,仍感心惊,于是,在孔丽梅二七的那天,她和老伴来到十字路口将几袋纸钱烧给了她。

那一晚,惊惧无助的孔丽梅依然选择了原谅儿子,盼他归来,愿他康健。

儿未归,母担忧,在忽闪的灯光下,她卧在冰柜里匆匆走完了人生的最后一段路。只是,她至死都不会知道,在不远处操控着这一切的人,正是被她唾骂过千百次的周凡。

他控制着电源,也左右了她的生死。

深处黑暗中的他,在笑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