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抉择
  • 呈请立案报告书
  • 亦了
  • 4537字
  • 2021-06-27 10:33:55

任烟生彻夜未眠。办公室的小夜灯还亮着,闭上眼睛后,大脑仿佛一台被按下了启动键的影碟机,二十多年前的许多片段在脑海中一次次循环播放,既停不下来,也无法快进。

任烟生是看着港片《古惑仔》长大的孩子,由于初期的家境十分贫寒,生在小巷里的他最怕的事情就是被别人看不起。为了成为“人上人”,他从14岁开始参与群架,重义气、下手狠、反应快,在16岁的那一年,手下小弟的数量已有两位数,对于当年的他来说,这是荣耀,在小弟们的崇拜目光中一日日潇洒的苟且着。

父母为了生计,整日在城市中奔走,对他疏于管教,以至于到了后来心有余而力不足。因为任烟生的不思进取,所有的任课教师都对他彻底放弃了,只对他提出一个要求:不要打呼噜影响教室里的其他学生听讲。

陈德莱从24岁开始备战公务员考试,直到30岁才得偿所愿,成为派出所的一名基层民警。相比所里的其他同事,他的年纪稍长,但是资历为零,所以,虽然正义凛然,却在许多时候无的放矢,所长只将一些无人愿意做的杂活分派给他。倒是他,勤勤恳恳,乐得自在,以孔繁森为榜样,只愿以一己之力守护辖区的太平安稳。

1997年是任烟生的江湖鼎盛时期,并不夸张的说,在当时,只要被欺负的人对施暴者说一句“任烟生是我朋友”,对方就会立即停手,再不纠缠。

任烟生在混子圈里通过打架赢得了极高的威望,顺其自然的成为了派出所的常客,办案民警听到他的名字后,总会皱着眉头说一句“如果这是我的孩子,一定揪回家狠狠揍一顿。”当然,他不是他们的孩子,所以,办案民警只是循例对他说教一回便罢,在他离开派出所后,恨铁不成钢的骂他几句。

陈德莱是第一个没有放弃任烟生的人。

在一个初冬的傍晚,他骑着那辆老旧的凤凰牌自行车追上他,将他拦住,语重心长:“孩子,我是过来人,听我一句劝,人生是你自己的,不能这么稀里糊涂的过,趁着年轻,你该为将来做一番规划了。”

任烟生懒得理他,绕过他,大步朝前走。在当时的他的眼中,陈德莱只是一个喜欢多管闲事的八婆,唠唠叨叨,尽是废话,甚至还有点娘娘腔,连一点男子气概也没有。

“男人要靠拳头打天下”。这是任烟生对兄弟们最常说的一句话。

九十年代末,海潭市的初中生的课业压力还不算重,放学时间比较早,作业量小,路边的音像店、租书室、游戏厅营业到很晚,唱歌房和舞厅也允许未成年人进入,一些自制力较差的学生无心继续读书,对这花花世界甚为向往,偷偷穿上父亲的肥大西装和黑皮鞋,在校外混子的怂恿下终于鼓起勇气开始了梦寐以求的古惑仔生活。

唐朝末年有十三太保,那时也有,不过是复刻版,久而久之,跟着任烟生混社会的孩子越来越多,在当年,最重义气的他常常意气用事。

在这之后没多久,任烟生再一次因为帮手下的小弟打架而被民警带到派出所,和先前的那几十次一样,在民警的劝说下,双方同意和解。

不过,就在任烟生独自回家准备吃午饭的时候,一群手里握着棍棒的年轻男子将他围住,他在全然没有准备的情况下被人踹倒在地,为首的人举起拖布杆猛朝他的后背砸去。

陈德莱正是在这个时候出现的,这一次,平日里温文尔雅的他直接用自行车朝为首的男子撞过去,两、三拳就将他打倒在地。男子嚣张地骂着,陈德莱不慌不忙,待他冲过来的时候,只用一记擒拿就将他彻底制服。

混子们退散,陈德莱将任烟生带到自己租住的房子里,为他细致地包扎了伤口。顺势劝说道:“你虽然有勇有谋,但也做不了常胜将军,连彭德怀打仗都会受伤,何况是你?这一次只是皮外伤,是你的幸运,捡着了,下一次呢?伤筋动骨一百天,到时候,你躺在床上养伤,动一动就浑身疼,小弟们需要你的时候你不在,长此以往,他们的眼里就没有你这位大哥了。孩子,你不可能一辈子帮人打仗,等到父母也不在了的那一天,你觉得手下的小弟会愿意把你当成家人一样照顾吗?”

这一次,第一次,任烟生沉默了。

陈德莱拍了拍他的肩膀,没有继续说下去,走进厨房为他煮了一碗加蛋的面条,待他吃完后,用那辆凤凰牌自行车将他送回了学校。

任烟生与陈德莱的故事在这里暂停,两人的再一次见面已经是二十多年以后。陈德莱没有对任烟生的蜕变起到决定性的作用,不过,他的那一次仗义出手,令任烟生牢记半生……

放在办公桌上的电话响起铃声,任烟生思绪终止,将电话接起。

王利:“从你送来的那两枚烟头上都提取到了DNA,不过DNA不是同一个人的,而且这两人的DNA都与从我们在中心现场上提取到的比对不一致。”

虽然比对结果不一致,却与任烟生的推测一致。

他顿时心凉半截,“我知道了,辛苦你通宵做鉴定,等你不忙的时候请你吃饭。”攥紧的拳头从电话接起的那一刹开始,到现在,始终没有松开。

王利打了一个呵欠,“是你辛苦,在不到12小时的时间里弄来了两个人的DNA,效率超高。吃饭的事情改天再说吧,熬了一晚上了,我要先找个地方补个觉。”

通话结束后,任烟生头痛欲裂。

陈德莱在烟头上做了手脚,已经提前想到了任烟生会调查到他,有备而来。

昨日小聚时,为了不将物证检材留下,他没有吃烤串,也没有喝水,只在餐后吃下两颗小金桔。答案已经显而易见,在孔丽梅死亡之前,最后一个进入现场的人是陈德莱,他为那本记事本而来,笔记本里很有可能记下了与凌瀚涛母亲的车祸案有关的内容。

善恶一念间,陈德莱或许不是孔丽梅案的主要犯罪嫌疑人,却亲手将她最后一点活着的希望生生切断。

任烟生来到陈德莱所住的小区,向物业经理出示了警察证件后,对其说明了来由,物业经理从电脑中调取了陈德莱买下的两处车位的相关信息。

经查,陈德莱和太太各有一台车,两处车位在八年前一并买下,位置相邻。陈德莱的是一台老款捷达,他太太的是一辆奥迪A6,两处车位均没有外租的记录。

民用监控保存的最长时间是10-12个月。在任烟生的要求下,保安队长为他调取了2月23日晚上10点以后小区西门的监控录像。

陈德莱太太的奥迪A6在当晚11点46分驶入小区,车内只有一人,是陈德莱的儿子陈岑,进入小区时,他的心情看起来非常不错。

根据时间推测,那日,故意开车撞向凌瀚涛母亲的人正是他。

至于陈德莱,之所以急于找到那本记事本,就是为了保护儿子。任烟生认为孔丽梅很有可能已经知道了凌瀚涛的母亲在被醉驾的司机撞死之前还被人故意撞伤过,并以此要挟过陈德莱或陈德莱的儿子。陈德莱身为父亲,只为了孩子能够在不被打扰的环境下顺顺利利的参加高考,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做出了这个决定。

只有死人才能永远闭嘴。

任烟生本可以在此时向支队长罗德申请《搜查证》,对陈德莱的办公室以及住宅进行一次合理合规的搜查,但是,他没有这样做,始终不想走这一步。

随后,任烟生将电话分别打给桃园派出所的民警姜宇和古涵超。

姜宇:“3月2号的凌晨2点?我想想……对,陈哥确实带我和小超去了现场,但是他没让我俩进去,他说事儿不大,一个人就能处理。”

古涵超:“陈哥当时在现场待了一会儿,大概有十几分钟吧,让我和姜哥在门外等着。”

陈德莱特意支开了和他一起去现场的姜宇和古涵超。

早上6点刚过,任烟生开车前往桃园派出所,给正在食堂吃早饭的陈德莱打了电话,与他约在车里见面。

陈德莱没有猜到他的来意。在副驾驶的位置坐下,蔼言道:“工作固然重要,但你也不能把身体熬坏了,是不是又没有吃早饭?待会跟我去食堂吃点,今天有鲜肉馄饨。”

任烟生将身子转向他,目光在这一刻变得极为锋锐,“陈哥,这里只有你和我,你和我说实话,在3月2号的凌晨2点到3点这段时间,你有没有进过案发现场?”

陈德莱蓦然一凛,旋即,恢复了镇定,“是,我去过,但在这之前我不知道那是孔丽梅的家。凌晨有人报警称6栋1单元101室有异常,所以我才赶过去看一看。”

任烟生凝视着他的眼睛,只觉得面前的这位正义凛然的前辈在这一刻忽然变得陌生了,“陈哥,你并不是不知道,相反的,正是因为你知道那是孔丽梅的家,所以才走进去。”

陈德莱:“孔丽梅是小区的刺头,爱惹麻烦,三天两头的和别人吵架,我以为她又和别人打仗了,所以打算带姜宇和古涵超过去看看。”

任烟生:“姜宇和古涵超并没有和你一起进现场。”

陈德莱闻言一凛,“是,他们没进去,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事。”

任烟生:“冰柜里冻着一个人,这事儿还小吗?陈哥,你那晚独自进现场有两个目的,一个是脱下警服,戴上眼镜在房间里翻找孔丽梅专门记‘小账’的本子,另一个是用胶带将正在冰柜中求救的孔丽梅牢牢封死,让她再也没有求生的机会。”

这一次,陈德莱沉默了。

任烟生:“凌晨2点以后,你离开现场,回到派出所。早上8点左右,你接到了住在孔丽梅对面的李大娘打给派出所的电话,在我们到达现场之前,又一次走进孔丽梅的家,这一次的目的是检查自己在6小时前是否留下了重要的物证检材。只可惜,沾在黑色胶带上的铜锈,你自始至终也没有留意到。”

陈德莱语气稍滞,良久,只简言问道:“你是怎么查到我这里的?”

任烟生:“在我们准备进入现场进行勘察的时候,我第一次怀疑你。冰柜的异样虽然在早上8点30分才被邻居发现,但是在前夜的11点至当日凌晨2点的这段时间,房间已有异常,灯光忽亮忽灭,窗边放有花圈,一定会有人留意到这些反常的现象,你身为辖区派出所所长一定会接到报警电话,继而赶往现场。不过,因为我的先入为主,坚信你和多年前一样心怀正义,所以没有继续怀疑你。昨天晚上是我第二次怀疑你,在我的车的副驾驶缝隙处出现了极少量的烟灰,没有人会把烟灰掸在那里。我对你当时的动作进行了还原,那时,你在与我聊天的同时,也在试着从裤袋里取出那枚上面没有留下你的DNA的烟头,趁机将你口中的烟头换走,只是你没有想到在这之后我又约了你一次。昨晚,你在中途去了一趟卫生间,目的也是换烟头,遗憾的是,上一次抽你的烟的那个人已经消失在人海中,无法再一次将他的DNA留在烟头上。陈哥,其实你早就猜到了我会查到你。”

铩羽而归,不过如此。陈德莱的心情从平静,到慌乱、紧张,再归于平静,他将视线从任烟生的身上移开,“如你所说,以你的脾气,我早就料到你会调查我,只是没有想到你会这样快就查到我这里。几天前,为了不让你怀疑我,我买了一盒与你一模一样的烟,第一枚烟头是派出所的小刘贡献的,第二枚烟头是住在我隔壁的老李贡献的。你是一个有勇有谋的人,心思缜密,和二十年前一样,我输了,输得心服口服。”

任烟生:“那本记‘小账’的本子现在在哪里?”

陈德莱:“被我烧了。”

任烟生:“孔丽梅是如何发现凌瀚涛的母亲被两个人撞过的?”

陈德莱:“她表姨住在莲花县姚家村,那天晚上,她表姨串完门朝家走,正好目睹了我撞人的全过程。孔丽梅找到了我,开价一百万,少一分都不行,如果不给就会每天来派出所闹,并将当时的撞人视频发布到网上。我无力支付这笔钱,也不想让她继续胡搅蛮缠,所以借着机会进入她家,让她永远都没有机会将这件事说出去。”

任烟生:“陈哥,来见你之前,我已经查过你们小区的监控录像,在2月23号的晚上,你7点回到家,没再离开过,撞人的人不是你,是陈岑。”

陈德莱:“就是我,我儿子那晚在家学习。”

任烟生:“你我都在公安队伍里摸爬滚打,应该知道提供假口供的后果。”

陈德莱:“只有我,我和老太太之间有矛盾,故意这样做。陈岑是个善良的孩子,那晚发生了什么,他完全不知道。任队长,我千算万算也没有想到你会去查凌瀚涛母亲的车祸案,到此为止吧,我求你不要继续查下去了,让孩子安心备考。等我把派出所的工作安排完就去局里自首,谢谢你愿意给我这个机会,陈哥不会给你添麻烦的。”说完这番话,陈德莱毅然从车里走下,将背影留给任烟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