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有疑点的车祸

  • 呈请立案报告书
  • 亦了
  • 3202字
  • 2021-06-22 13:55:02

结合之前的线索,任烟生对案发之前的情形进行了大致的还原。

2号,有一个视力不是很好的人曾在凌晨2点以后、3点之前去过现场,在翻找那本“记小账”的本子之前,他戴上了手套,在翻找的过程中,他用手指推了一下眼镜框,不小心将铜锈沾在了手套上,手套碰到铁盒的边缘,也在边缘处留下了铜锈。他找到本子后,正准备离开时,冰柜中的孔丽梅试图爬出求救。他听到声响,立即拿来黑胶带,在冰柜上面又粘上许多层,由于没有留意到手套上的铜锈,这一次,他将铜锈留在了黑胶带上。

“小账本”里究竟记了什么内容?

用黑色胶带粘冰箱的人到底是一个还是两个?

任烟生再一次想起了2月23日晚发生在莲花县的那起车祸。

车祸案有一处非常明显的疑点,就是接电话的时间和打电话的人,但是尸检无可疑。任烟生试图寻找事实依据来支撑自己的推测,思考中,陈德莱的话语又一次在脑海中回响。

“车祸发生在莲花县,是县公安局苏晨法医做的尸检,死因无可疑,车祸判定对方全责,肇事者酒后驾车撞人后碾压并逃逸……”

县公安局出具的尸体检验报告和市局的一样权威,按理说不该有质疑。

到底是任烟生的判断出现了错误?还是这起车祸案确实就有问题?

这样的疑问犹如一架无人机般在任烟生的头顶上一次次盘旋。疑惑既然已经生成,如果不去寻找答案,他总会有一种任由凶手逍遥法外的感觉。

就在任烟生思考如何验证自己的推测的时候,一位高个子的男士急匆匆地走进刑警支队第二大队,在办案区侦查员的指引下,他敲开了任烟生办公室的门。

“任队长,凌泳沂不是凶手,那晚她和我在一起。”

男子名叫周凡,33岁,海潭籍,与凌泳沂是朋友关系,目前任职于本市的一家大型模特公司,职务是经纪人,长相非常帅气。

他虽然说二人是朋友,不过,任烟生通过他的语气和脸上的焦灼并不认为他与凌泳沂只是简简单单的朋友关系。

面对警方,周凡将好朋友在审讯室里不愿意说出的那些真相和苦衷尽数吐出。

2014年,在朋友的生日聚会上,27岁的周凡与19岁的凌泳沂第一次见面,他被她的脱俗气质吸引,在得知她是单身的消息后,展开了一番极为猛烈的追求。一年后,两个人确定了恋爱关系,也是从这时起,周凡慢慢知道了凌泳沂的故事……

在凌泳沂读高中的时候,父亲凌瀚涛开始瞒着母亲与在舞厅里结识的孔丽梅频繁约会,并大手笔的送礼物,没过多久,母亲觉察到异常,毅然与之离婚,并放弃了女儿的抚养权。这样的结局是凌瀚涛梦寐以求的,办理完离婚手续的次日,他带着凌泳沂住进孔丽梅的家,满心憧憬地与她开始了同居生活。

那一年,吕珂润6岁,已经学会了和孔丽梅一起欺负这位新来的姐姐,不仅对她恶语相加,还时常挥着小拳头打她。凌泳沂一日日忍耐,只为不给父亲添乱,没有对他抱怨一句。

不过,凌泳沂的忍耐并没有使孔丽梅心生怜惜,反而变本加厉地欺辱她。凌泳沂不愿继续忍下去,在16岁的一个晚上,带着身上仅有的一千块钱从孔丽梅家里搬出,与住在莲花县的奶奶一起生活。

凌瀚涛原本想将生活费按月转给女儿,奈何孔丽梅坚决反对,吕珂润也从中作梗,不得已,他只通过微信给予女儿一些言语上的关怀。

艺术生的开销远比文化生大很多,凌泳沂在母亲和奶奶的支持下读完了七年的艺术课程。她是有天赋的女孩子,读书的这几年没有向母亲和奶奶要过一次生活费,兼职为她带来了可观的收入。经验是一点点累积起来的,凌泳沂通过一幅幅画作积攒了人脉和点击数,在大三的那一年与一家艺术公司签约,正式踏上了艺术之路。

2018年,凌泳沂23岁,与周凡走到了谈婚论嫁的这一步。

周凡提前为她备好了送给自己父母的见面礼,满心期待地带她回家,将她介绍给家中二老,不过并没有得到他们的认可。

周凡的母亲说,吕珂润是个混子,只懂如何败坏家中资产,凌泳沂虽然与他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但他依然是她名义上的弟弟,假如她某一日成为了扶弟魔,这无底洞是填不尽的。加之,凌瀚涛没有一份稳定的工作,连医保都没有,日后一定会成为拖累,与其费力去解决这些棘手的问题,倒不如寻一位家境尚可、经历简单的女孩子携手共度余生。

周凡很爱凌泳沂,没有将这些话告诉她,为了让父母接纳她,每次回家都会提前买好礼物,并谎称是凌泳沂送给他们的,只盼父母能有一日松口。凌泳沂是聪明的女孩子,渐渐也发现了问题,清冷孤傲是刻在骨子里的,她向周凡提出了分手。

一边,是女友的固执,另一边,父母的催促和唠叨犹响耳畔,周凡很烦。

有誓言,便会有食言。周凡也曾打算在父母的反对声中紧牵凌泳沂的手,只是,在数次的挽留过后,心意渐淡,最终他选择放弃这段感情,与母亲介绍的女孩子见了面。

那个女孩子便是周凡现在的太太。

在之后的两年时间里,周凡与凌泳沂各自生活,再无交集,只会偶尔从身边朋友的口中听说对方过得还不错。他曾想去找她,但这样的想法又很快打消了,直到2020年初,周凡与凌泳沂在海潭市第一医院重遇,两颗艰涩晦暗的心再一次重新冉起期待。

偏偏天意弄人,此时周凡的太太已经有了九个月的身孕……

周凡对任烟生说道:“3月1日的晚上8点多,沂沂去孔丽梅家送父亲接下来的治疗费用,是我送她过去的。因为想让她少走一段路,所以,在她上楼后,我把车停在了孔丽梅家楼下的露天泊车位上等她。大约过了半个多小时,沂沂走回车里,手里捏着一团沾有一点血迹的卫生纸。我问她刚才发生了什么事。她对我说,孔丽梅对她说了很多难听的话,也骂了我,说我们是一对不能见光的偷情男女。沂沂很气愤,与她对骂,孔丽梅推搡她,骂得更加难听,沂沂在愤怒的时候拿出放在衣袋里防身用的削笔刀划向了她的手臂。”

任烟生打量着他,“周先生,你刚才说,为了让凌泳沂少走一段路,所以在她上楼后将车开进孔丽梅的小区,停在泊车位上等她。那你为什么还在凌泳沂进入小区之前把车停在了小区外面呢?这与你的想法完全相悖,直接开进去不就好了吗?”

周凡:“那时沂沂要给父亲买凉茶,如果把车停在便利店的门前会有些碍事。”

任烟生:“也就是说,有一段时间,你没有和凌泳沂在一起。”

周凡没有否认,不忘补充道:“3月1日这天,沂沂去过哪里,我都知道。在进入孔丽梅家之前,她只去过桃园小区对面的便利店,没有去过其他的地方,我敢打包票。”

任烟生:“你很相信凌泳沂。”

周凡:“沂沂值得我信任。”

任烟生点点头,唇边泛起一道浅淡的笑意,“周先生,你和太太结婚多久了?”

周凡简短回应道:“五个月。”

任烟生:“孩子今年多大了?”

周凡:“66天。”

任烟生:“太太是做什么工作的?”

周凡:“她是我的上司,我任职的这家模特公司由她一手创办。”

任烟生从保温杯里倒出半盏乌龙茶,慢慢喝下,依然如同叙家常般与他闲闲地聊着天,“孩子出生后,她知道你和凌泳沂的事吗?”

周凡的目光从他的脸上快速掠过,方才的耐心尽数消失,“任队长,沂沂向你们隐瞒了孔丽梅羞辱我们的那些话以及我们的关系,刚才我已经把这些话原原本本的转述给了你们。既然你们警方已经清楚了事情的整个过程,什么时候可以允许我接沂沂回家?”

任烟生将茶杯放下,做出了“请”的手势,“现在就可以。”

晚上11点,周凡的口供被查实。在3月1日的晚上8点48分,他的车的确在便利店的门前出现过,车停下后,凌泳沂从车里走出,走进便利店。在当晚的9点22分,周凡的车从桃园小区驶出,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人正是凌泳沂。与此同时,路面监控也证实在孔丽梅遇害之前,无论是凌泳沂还是周凡都没有再在监控中出现过。

在这之后,警方分别调取了周凡所住小区、凌泳沂画室及住宅的监控。

在3月1日的晚上9点55分,周凡的车驶入小区,在案发之前,这辆车未再启动过。凌泳沂在当晚的9点55分回到画室,从画室离开时已经是孔丽梅遇害的三小时后。

锁定犯罪嫌疑人基于三点。

一,被害人和犯罪嫌疑人之间的关系。

二,犯罪嫌疑人和受害人之间的连系,即:两人是否因为某一个人或某一件事而产生了特殊的交集。

三,犯罪嫌疑人和中心现场之间的连系,包括时间关系和空间关系、证据关系。即:犯罪嫌疑人是否具备作案时间、能否有条件在这段时间内赶往中心现场、是否有证据证明此人到过现场。

目前,凌泳沂的作案嫌疑可以彻底排除。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