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丢失的记事本
  • 呈请立案报告书
  • 亦了
  • 4125字
  • 2021-06-21 12:27:17

任烟生走出安康养老院,将电话打给已经回到警局的文佳,要她联络户籍科的同事调出凌瀚涛母亲的手机号码,并调取老人家在2月23日,也就是车祸发生当天的全部通话记录。

10分钟后,文佳将通话记录通过微信发给了任烟生。

在2月23日这一天,与老人家最后通话的人是凌瀚涛,在这之后,再无人打过电话。但是,在老人家将电话打给凌瀚涛之前,一个以158为开头的手机号码曾与她有过一次2分08秒的通话,电话拨入的时间正是晚上9点58分,过后没多久老人就在车祸中丧命。

经查,该号码没有经过实名认证。

任烟生拨打了这个号码,对方已经关机。

买家订货后,在久不见卖家的情况下,竟然连一个电话都不打,这很不合常理。任烟生逐渐认同了毛浅禾的想法,并做出了一个大胆的推测:在孔丽梅遇害案的背后很有可能还藏着一桩有问题的车祸案。

如果事实确实与自己的推测一致,那么,孔丽梅的遇害有相当大的概率和那场车祸有关,在遇害之前,她或许已经清楚了这背后的故事,也因此才被凶手灭口。

但是,这只是推测,目前还没有足够的证据和事实支撑他的想法。县公安局的苏晨法医已经判定凌瀚涛母亲的死因无可疑,符合车祸死的尸体征象,他没有理由介入这桩车祸案。

正在思考的时候,王利将电话打给他。

经过鉴定,凌泳沂的指纹与刻刀上的指纹比对一致。安全套外侧的DNA、牛奶盒吸管上DNA皆属于吕珂润的女友刘娇娇。

任烟生朝侦查员张哲和小涛打了个响指,“拿上物证袋,我们再去中心现场走一趟。”

此次进现场的目的只有一个,找到凌瀚涛和刘娇娇提到的那本“记小账”的本子。

按照《公安机关刑事案件现场勘验检查规则》,现场保留着。三人在警戒带外套上手套和鞋套后,直奔卧室,在衣柜的最下方找到了一个比较大的长方形铁盒。打开盖子,果不其然,几本记事本和一枚老式手帕放在其中。

任烟生翻找了几遍,但是并没有在铁盒里找到凌瀚涛说的那本硬壳记事本。

张哲:“任队,凌瀚涛会不会是在诓我们呢?盒子只有这么大,哪有他说的那个本子啊?”

任烟生将放在盒子里的六个本子逐一翻开,纸页已经泛黄,里面的内容大多是菜谱、毛衣的织法、杂物的利用和羽绒服的清洗方法,还有一些从网上摘抄的关于长寿的小秘诀。

他翻看着,说道:“凌瀚涛和刘娇娇提供给我们的信息基本一样,要么两个人都在诓我们,要么两个人说的是真话。刘娇娇没有与凌瀚涛见过面,和他一起设圈套的可能性很小。那本记事本很可能已经被人拿走了,这个人在我们之前留意到了本子,先我们一步行动。”

就在任烟生准备将本子放回铁盒的时候,不经意的一瞥,在铁盒的边缘处发现了一些蓝绿色的物质,擦蹭状,很新鲜,量不大,与昨日王利在黑色胶带上提取到的物质的形态近乎一致。

他小心翼翼地对这些蓝绿色物质进行了提取。“案发后,在我们之前进入中心现场的那个人很聪明,并且动作非常快。走吧,收队,回去开会。”他说,从现场离开。

傍晚五时,第二次案情分析会在三楼的小会议室召开。毛浅禾和李洋从桃园小区外的便利店调取到的监控录像正在播放着。

毛浅禾:“桃园小区只有一道门,便利店在小区的正对面,位置很好,可以拍下小区门前的全部影像。吕珂润在3月1日的晚上7点29分到达桃园小区,朝楼里走去。在晚上7点32分来到便利店门前,看样子是在等人。晚上7点35分的时候,女友刘娇娇来见吕珂润,两个人朝门里走。晚上8点42分,两人从小区的正门离开。吕珂润再次出现在桃园小区的时间是3月2日的上午9点58分,也就是孔丽梅遇害的六小时后。在这之后,我和马猴学长调取了刘娇娇所住的小区的监控录像,吕珂润在3月1号的晚上8点51分将女友刘娇娇送回她家,8点55分离开小区。这和吕珂润之前的回答完全吻合,看样子他没有对我们说假话。”

任烟生点头,对李洋问道:“红叶网吧那面呢?”

李洋将U盘递给坐在电脑旁边的文佳,示意她打开。“网吧的监控录像显示,吕珂润在3月1号的晚上9点02分到达红叶网吧,开了18号电脑,3月2号早上9点左右从网吧离开,中间的这段时间,他一直待在网吧里,没有离开过。”说完,他按下暂停键,“老大,戴着绿色棒球帽和黑色口罩、穿一身深灰色运动服的那个男孩就是吕珂润。”

毛浅禾:“我查了吕珂润使用过的那台电脑的浏览记录。在这十几个小时的时间里,他确实在打王者荣耀,中途还与两名网友在QQ上聊过天,时间分别是3月2日的凌晨2点58分和凌晨3点01分,并且都是用这台电脑发送的消息。”

洪见宁盯着录像看了一阵,说道:“待在网吧的这十几个小时,这小子睡一会儿,玩一会儿,去洗手间待一会儿,吃一会儿,再摆弄一会儿手机,真够充实的。”

任烟生:“那两名网友怎么说?”

毛浅禾:“两个人都说吕珂润与他聊得很好,话很多,还邀请他下周一起组队打怪。”

任烟生双手撑着桌面思考了一阵子。从以上的时间线索上来看,吕珂润所言句句属实,他没有作案的时间,没有时间,便不可能完成杀人计划。只是,既然如此,在询问刚开始的时候,他为什么还要对警方说假话呢?

从头至尾,严丝合缝,任烟生仔细想着,总觉得这过程有些过于完美。“凌泳沂是几点到达桃园小区的?几点离开的?”他对毛浅禾问道。

毛浅禾:“3月1日的晚上8点50左右去的,步行到达,并在便利店里买了一包东西,物品用纸袋装着,看不清她买的是什么。1分22秒后,凌泳沂走进小区。至于她是什么时候从桃园小区离开的,便利店3月2日8点30分之前的监控没有拍到。”

桃园小区没有第二道门,既然没有拍下凌泳沂离开时的身影,就有两种可能性。

第一种,在孔丽梅的尸体被发现之前,凌泳沂依然逗留在桃园小区。

第二种,凌泳沂从孔丽梅家走出后,翻墙离开小区。

无论是哪一种可能性,都不大符合正常人的行为逻辑,只要不符合,就必有蹊跷。最重要的一点,刻刀上面只有凌泳沂一个人的指纹,她的嫌疑大大增加。

毛浅禾:“监控没有拍下凌泳沂离开的身影,她很有可能压根就没有从小区离开。根据报案人李大娘提供的信息,在发现尸体前夜的11点左右,孔丽梅家的灯光忽明忽暗,像是有人在按着电源开关,仔细看去却发现屋内没有人。桃园小区是老楼,电源的总闸在楼道里,凌泳沂完全有机会在楼道里开闸、关闸。可是她这样做的意图是什么呢?难道是想让人早一点发现屋内的异常?若是如此,无异于自投罗网啊。”

任烟生拿出一支香烟,捏在手里,“孔丽梅被冻死的时间是3月2号的凌晨3点,但是,并不意味着她被人放进冰柜的时间也是凌晨3点。如果凶手提前几个小时将她放进一个已经断电的冰柜中,再打开电闸、关闭电闸,重复数次,许多事情就能解释得通了。凶手想在死亡时间上做手脚。”

李洋:“孔丽梅患有心脑血管疾病,在这种情况下,被人封在密不透风的冰柜里,即使没有被冻死,估计也被吓死,或者因为体位性窒息而死亡了。”

当日傍晚5时,凌泳沂被警方带至审讯室。

毛浅禾和洪见宁已经提早到达,凌泳沂进门看到二人后,如常的清冷孤傲,稍一扬脸,算是打过招呼。

任烟生在凌泳沂之后进入审讯室,坐在她的对面。

“凌小姐,在我们的侦查员对你进行询问的过程中,你说你是在3月1日的晚上9点左右从孔丽梅家里开的,但是桃园小区外面的监控并没有拍下你离开时的身影。在那晚的9点钟以后,你到底在哪里?”

凌泳沂极为坦然,“我确实已经离开孔丽梅家了。无论你问我多少遍,我都是这个回答。”

任烟生:“谁能证明?”

凌泳沂:“没有证人。”

任烟生将物证袋里的刻刀在她的眼前晃了两下,“这是我们在孔丽梅遇害案的现场找到的,经过比对,刀柄处的指纹属于你,刀刃上的血迹属于孔丽梅。你是否曾经试图杀害她?”

凌泳沂朝刻刀淡扫两眼,“那是我的削笔刀,自然会印上我的指纹。我承认在3月1号的晚上因为一些琐事与孔丽梅起过争执,并用刻刀划向了她的手臂,但当时的力道根本不可能划出太深的伤痕,而且在我离开之前,孔丽梅还在找茬骂我,咄咄逼人,精神头儿好着呢。她的死与我没有任何关系。”

任烟生:“你一共划了孔丽梅几刀?”

凌泳沂:“一刀,她不值得我多费力气。”

任烟生:“划完这一刀后,你做了什么?”

凌泳沂:“离开孔丽梅的家。”

任烟生:“在我们的侦查员第一次对你进行询问的时候,你为什么没有将这件事说出来?”

凌泳沂:“我忘记了。”

任烟生:“在你用刻刀划向孔丽梅的手臂之前,你和她之间发生了什么事?”

凌泳沂:“我有权利不回答你这个问题。”

洪见宁拍了下桌子,“凌泳沂,配合警方的调查是每一位公民的义务,你老实交代。”

凌泳沂轻手拂过桌上的纸杯,晃动着杯中的温水,“洪警官,你不用和我打官腔,我不想告诉你的事情就一定不会说出来,你不可能问到答案的。大不了你们扣押我24小时,24小时一过,我依旧回到工作室画画、吃饭、睡觉。”

继续问下去也是徒劳无益,任烟生索性罢了,将凌泳沂暂时留在警局等待后续的调查。

在任烟生的办公室里,毛浅禾对他说道:“老大,我认为凌泳沂是犯罪嫌疑人的可能性没有那么大,在方才的询问过程中,她很坦然的与我们对视,丝毫不慌张。如果她真的是凶手,大约也是惯犯,极少有新手具备这样强大的心理素质,但如果是惯犯,又不可能在那么明显的位置留下两处明显的血迹。”

任烟生:“凌泳沂和吕珂润这对‘姐弟’在许多问题上给出的口供都近乎一致,唯独在支付凌瀚涛医药费和护理费的这个问题上,两个人的答案截然相反。目前我们还无法判断究竟是谁说了谎话,当然,也存在两个人都说了真话的可能性,毕竟将医药费交到医院的人是孔丽梅。也许她会对儿子说假话,谎称那几笔医药费全然出自于自己的钱包,在吕珂润不知情的情况下,更加的加深了他对姐姐的不满。”

毛浅禾:“可是孔丽梅为什么会这样做呢?”

任烟生只笑了笑,“当一个人还没有足够的能力与另一人对抗的时候,总会拉来一些无关紧要的人加入自己战队,试图扭转局面,让自己和其他的人相信蚂蚁可以绊倒大象。如果没有孔丽梅的挑唆,这对‘姐弟’的关系大概也不会像现在这般恶劣至极。小禾,在一些时候,眼睛看到的未必是真实的,在下判断之前,要先去了解这件事情背后的故事。”

办公室外传来敲门声。

技术室的小李将鉴定报告送了进来,并说道:“任队长,利姐走不开,派我把报告送来。经过鉴定比对,铁盒边缘处的蓝绿色物质为铜锈,物质中的DNA与之前在黑色胶带上提取到的DNA比对一致,经过鉴定,不属于吕珂润、刘娇娇、凌泳沂、凌瀚涛。”

果然,在孔丽梅死亡之前还有人进过现场,并在现场停留过比较长的时间。

他,或许专为那本记事本而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