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谎言
  • 呈请立案报告书
  • 亦了
  • 3143字
  • 2021-06-19 20:46:10

3月3日,上午7点,任烟生、毛浅禾和李洋来到海潭市中心医院。

事主家属吕珂润依然躺在床上,放在被子上的手机的屏幕正亮着,可乐瓶里的泡沫还在翻腾着。

任烟生走过去,一把将盖在他脸上的被子掀开,用略带斥责的语气说道:“母亲遇害,你还有心情玩手机呢?”

吕珂润坐起来,蓬头垢面,“抓到了凌泳沂又能如何呢?我能杀了这个jian人吗?任队长,你不会明白我现在的心情,以后我只能在清明节的时候喊一声‘妈妈’了。”

任烟生朝他中指上端的深黄色瞥了一眼,今年十五岁的他已经是一位老烟民。“说说,为什么认为是凌泳沂做的。”他将一支烟递给吕珂润,搬了把椅子在他的床边坐下。

吕珂润接过烟后,从枕头下面摸出打火机,抽起烟来,“事情要从凌泳沂她奶奶的那场车祸说起。上个月23号的晚上,老太太被一个酒后驾车的人撞死了,很不巧的是,她在死的前一天见过我妈,我妈还和她吵了一架,挺激烈的,我妈说了很多难听的话,诅咒她死。谁都没想到在这之后老太太竟然真的死了。因为这件事,凌泳沂始终认为那场车祸和我妈有关,恨死我妈了。”

任烟生在前一天已经从派出所所长陈德莱那里听说了2·23车祸的这件事,便没有把更多的时间放在这一插曲上。“在最近一个星期内,凌泳沂有没有见过你母亲?”他问。

吕珂润想了想,隔着口罩摸了下鼻子,“好像见过,听我妈提过一次。我平时住在学校,回家的时候很少。”

任烟生:“你最后一次见到母亲是在哪天?”

吕珂润:“2月29号。”

任烟生:“3月1号的晚上11点左右,你在哪里?”

吕珂润:“在红叶网吧打游戏,王者荣耀。任队长,派出所的民警告诉我,我妈是在昨天凌晨遇害的,你为什么问我前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任烟生:“你不需要清楚原因,我问你什么,你照实回答就可以了。在3月1号的晚上11点之前,你有没有回过家?”

吕珂润:“回过,3点50分和女朋友一起回去的。”

任烟生:“你们回家以后,做了什么?”

吕珂润抬手在口罩上抓了抓,又在鼻子上按了几下,“呃……我们在床上做了点喜欢做的事,你们懂的。”

任烟生将他的小动作看在眼里,“你紧张什么?”

吕珂润立即将手放下,“没什么。”

任烟生目光如炬,“3月1号,你母亲是几点回家的?”

吕珂润:“8点40左右。”

任烟生:“刚才不是说在3月1号那天没有见过你母亲吗?”

吕珂润在被子里擦掉手心上的涔涔汗水,“那天发生的事情比较多,我记差了,不好意思。1号那天我见过我妈。”

任烟生从窗台上拿来烟灰缸,放在他的床头柜上,在他的身旁一边走着,一边问着,刻意的制造紧张感,“吕珂润,你不用紧张,我们没有那么可怕,这次过来只是简单的给你做一次笔录。原本打算昨天中午为你做笔录的,没想到你睡了这么久才醒来。我听说你凌叔现在还住在养老院里,各项费用由谁支付?你母亲吗?”

吕珂润将烟灰掸在烟灰缸里,“当然是我妈,凌泳沂那个贱人是指望不上的,天天只顾着谈恋爱。她是富婆,只舍得给自己花钱的富婆,对她亲爹漠不关心,如果没有我妈,凌叔早就饿死了。”

事主家属的回答与陈德莱提供的信息截然相反。任烟生继续问道:“你和凌瀚涛的关系如何?”

吕珂润:“还好。”

任烟生:“凌泳沂是哪一年从你家搬出的?”

吕珂润:“大约在七、八年前吧,那时候我还挺小的,但是也有记忆。这么多年来,凌泳沂只和她奶奶亲,她是一个嫌贫爱富的人,打心眼里看不起我、我妈和凌叔。”

吕珂润形容的凌泳沂和陈德莱眼中的凌泳沂是完全不一样的,甚至可以说是不同的两个人。任烟生继续说道:“我刚才忘记了,你再说一次3月1号回家的时间。”

吕珂润解锁手机,点开通话记录,“我的手机里都记着呢。3月1号那天,我是在晚上7点29分到家的,因为刚到家就接到了女朋友的电话,我转身下楼接她。”

任烟生停下脚步,“你刚才不是说回家的时间是下午的3点50分吗?”

吕珂润握手机的手指已有些颤抖,“可……可能是我又记错了吧。”

任烟生挑眉,“是吗?”言毕,将手放到他的头上,两秒钟后,稍用力地拍了拍,“3、5、8是我们最常脱口的三个数字,许多人信口拈来,胡诌一通。吕珂润,下次说谎记得打草稿,前言和后语至少要对得上。”

任烟生的高大身躯立在吕珂润的身边,放在头上的大手也没有移开,此时此刻,吕珂润的心情已经不是怯瑟紧张,而是慌乱。“我……我母亲突然去世,我现在整个人都很乱,任队长,你别介意。”他勉强寻了一个依然说不过去的理由搪塞道。

任烟生坐回原位,“把你回家以后做的事情从头到尾说一遍。”

他的冷厉令吕珂润不敢怠慢,边想边说,“我是在3月1号的晚上7点29分到家的,刚到家就接到了女朋友打来的电话,大约在7点35分的时候,我在便利店的门口等到了她,我们走进便利店里买了点吃的喝的用的。7点40左右,我们在家里发生了关系。8点40左右,我妈回家,这是我最后一次见到她。8点50左右,不到9点钟,我把女朋友送回了家。在这之后我就去网吧了,红叶网吧,你们调一下监控就知道,在晚上9点以后,我一直在网吧里打王者荣耀,没有离开过。”

任烟生:“这回确定了吗?还改不改了?”

吕珂润:“确定了。”

任烟生:“知道提供假口供的后果吧?”

吕珂润点点头,只盼望任烟生能早些离开这里。

李洋为吕珂润录过指纹、采集过口腔黏膜脱落细胞后,三人从海潭市中心医院离开。

走向停车场的这一路,几人开了一次小型的案情分析会。

毛浅禾:“吕珂润的谎言太多了,已经分不清哪句是真,哪句是假了。”

任烟生:“他妒忌凌泳沂是真的。至于他说的其他话是真是假,只能通过监控录像得到答案。桃园小区没有安装监控,我们可以从小区外面的便利店、餐馆、咖啡厅那里调取录像,民用监控的录像保存时间相对长一些。还有,他的上网记录和当天的网吧监控也要查。红叶网吧是海潭市最大的公共网吧,方果案发生后,我们去过几次,具体位置知道吧?稍后你们俩去查这间网吧。”

毛浅禾:“知道,老大。”

任烟生:“吕珂润女朋友的家里我们也要去一趟,只要他们两人中的一个人给出的口供和监控录像对不上,这两个人就都有问题。”

毛浅禾:“老大,我有一件事有点想不通。2月22号,孔丽梅诅咒凌泳沂的奶奶死,老人家在第二天就出了车祸,当场死亡,一个星期后,孔丽梅遇害。到底是孔丽梅的乌鸦嘴应验了?还是这起车祸本来就和她有一些关联呢?我总觉得这三件事绝对不是巧合那么简单。”

李洋:“我听老大说起过这件事,桃园派出所的陈所长对这起车祸比较了解。车祸发生在莲花县,距离海潭市有20多公里,即便孔丽梅很厌恶凌泳沂的奶奶,也不会为了杀人走那么远的路。况且肇事者已经落网,如果肇事者真的无辜,肯定会把真相说出来的。”

任烟生:“小禾,为什么会想到这里?”

毛浅禾:“可能是因为我不大相信巧合之说的缘故吧,总觉得一些表面上看起来的巧合,实际上是有意为之,就像我们永远都不可能在不同人的手上提取到两枚一模一样的指纹一样。也有可能这次确实是我想多了。”

任烟生为她将副驾驶的车门打开,“丫头,在案侦阶段有发散思维很好。”

毛浅禾坐下,“老大,你怎么看?”

任烟生:“我暂时还没有想法。”

毛浅禾点点头,“也许确实是我把这件事想复杂了。”

在宾利车里,任烟生将手搭在方向盘上,把毛浅禾方才提出的疑问认真想了想。而后,对她蔼言道:“丫头,每一桩刑事案件的背后都有一个故事,换言之,犯罪嫌疑人一定是因为某种目的而行凶的,找到他的目的就找到了案件的突破口。假如2月23号发生的车祸确实与孔丽梅有一些关联,那么,她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如果只是因为口舌之争而设计这场车祸,并不值得,因为她得不到任何,没有人会做一桩赔本的交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如果这起车祸真的存在问题,躲在孔丽梅之后的这个人才有一定的嫌疑,孔丽梅死后,他就是最大的获利者。以上就是我的分析。车祸发生后,莲花县公安局的苏晨法医已经对凌泳沂的奶奶进行了尸检,既然尸体无可疑,就意味着我们刚才的假设是不成立的,先不要再去想这件事情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