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冰冻女尸
  • 呈请立案报告书
  • 亦了
  • 3381字
  • 2021-06-18 13:39:29

最先做工作汇报的是法医高飞。

他将钢笔从深褐色的麻布衬衫的口袋里拿出来,“被害人的死亡时间在今天凌晨3点左右,死亡方式为他杀,死亡原因是冻死。被害人的身上出现了鲜红色的维斯涅夫斯基斑,***缩小、立毛肌僵硬,这些都是被冻死的人身上最明显的特征。”

“凌晨3点,人最困倦,凶手最猖狂,寂静激发了邪性,家里就是第一案发现场。被害人患有非常严重的心脑血管疾病,平时服用阿司匹林。她被凶手放进冰柜之前曾被人用单刃刀刺伤过两次,根据创口的形态以及血液的干涸速度分析,从最后一次刺伤到放入冰柜的时间不超过一小时。尸体上共有两处创口,第一处在左手腕的位置,3.0厘米*0.2厘米,深度为0.09厘米,第二处位于脖颈处,9.0厘米*0.3厘米,深度为0.11厘米。两处创口皮下出血,表皮脱落,组织间桥没有断裂,均为非致命伤,皮瓣的创伤特征相同,是由同一把单刃刀造成的创口。”

“我在创口处提取到了若干的黑色物质,经过鉴定,成分有石墨、碳,以及黏土,经过对同品类物质的分析和排除,鉴定成分来自于铅笔中的铅芯。”

任烟生:“被害人在死前有没有遭到过xing侵犯?”

高飞:“没有,衣服是被害人自己脱下的,脱衣服的时候正处于兴奋减弱期。”

人在冻死之前会经历三个过程。

第一个过程是兴奋增强期,主要表现为体温下降、寒战、呼吸和心跳加速,在这个时候,人会感到特别的冷,这种寒冷难以忍受。

第二个过程为兴奋减弱期,顾名思义,神经的兴奋开始逐渐减弱,不再感到特别的寒冷。这个时候,当体温低于32.4℃的时候,代谢会停止,低于30.2℃时会出现意识障碍,也就是许多人常说的“出现幻觉”,这时候,处于寒冷中的人开始觉得酷热难当,脱衣服、脱裤子,chi身luo体。

最后的一个过程是完全麻痹期,这时候的人,体温已经接近25℃,调节中枢功能近乎衰竭,反射停止,心跳和呼吸完全抑制,生命在麻痹中走到尽头。

在高飞之后做工作汇报的是技术室的技术员王利。和上一次一样,她已经事先将几份鉴定报告做成了PPT,在案情分析会上与拍摄下来的现场照片一同播放。

“经过技术室鉴定的检材一共10份,现已全部鉴定完毕。没有从黑色地毯胶上面提取到有效指纹,但是从蓝绿色的物质中提取到了不属于被害人的DNA。”

“蓝绿色的物质为铜锈,这种物质通常会出现在眼镜的框架边缘和鼻托位置,由镀层中的铜元素和汗液中的无机盐生成,因为铜的色谱为蓝绿,所以物质的颜色也是蓝绿色。粘胶带的这个人视力不大好,在用手指推眼镜框的时候将重要的生物检材留在了黑色胶带上。”

“足迹鉴定专家对出现在中心现场的高跟鞋印进行了足迹鉴定。结果如下:女,25-27岁,身高1.77米,体重50公斤,双腿健康,身上无±2公斤以上的负重物。”

“灯的开关上的指纹与被害人的比对一致。”

“刻刀的刀柄处的指纹属于同一人,指纹与被害人的比对不一致,刀上的血迹属于被害人,持刀对被害人有过伤害行为的人是否为本案中的犯罪嫌疑人暂时还不能确定。”

“出现在卫生间垃圾篓里的an全套,经过比对,jing液中的DNA与被害人的DNA相似度为99.9999%,二者系母子关系。an全套外侧的DNA经过比对属于第三人,和我们从牛奶盒的吸管中提取到的DNA比对一致,初步推断此人在案发前曾在现场停留过较长的时间。”

“鞋架、门边的血迹都属于被害人。”

任烟生将凌泳沂、吕珂润、凌瀚涛与孔丽梅的人物关系标注在白板上,也将从陈德莱那里获悉的信息补了进去。而后,说道:“以上就是法医科和技术室出具的鉴定结果,接下来是案情讨论时间。大家先把手机和iPad放下,都参与进来,想起什么就说出来,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在案侦的初期阶段任何一个想法都是有意义的,都有可能为接下来的系统侦查带来全新线索。大马猴,你又困了,呵欠连天的,清醒一下,说说你的想法。”

李洋方才虽然在打呵欠,思维却没有停滞,说道:“凶手将孔丽梅扔进冰柜后,又用18层地毯胶将冰柜缠得严严实实,明显是不想让孔丽梅从冰柜里爬出来求救,凶手的心理非常明确,一心想置她于死地,那把脆弱的小刻刀与凶手的心理明显不相符。所以我认为在孔丽梅被扔进冰柜之前,还有一个人进过中心现场,孔丽梅尸体上的非致命伤就是这个人造成的,这个人曾与孔丽梅发生过较为激烈的争吵。”

文佳:“我们在走访调查中获悉的信息与足迹鉴定专家给出的鉴定报告基本相符,进门的人是女人,25岁,身高1.77米,这个人就是孔丽梅男友的女儿,凌泳沂,职业是插画师,飞哥也在刻刀上提取到了铅芯的成分,这与凌泳沂的职业也有关系。综上,我觉得凌泳沂的嫌疑并不小,甚至可以说是非常大。”

在座的一部分侦查员纷纷点头,认同文佳的分析。

洪见宁:“凌泳沂的身高是1.77米,被害人孔丽梅的身高只有1.57米,身材偏瘦,前者将后者抱起来扔进冰柜轻而易举。染血的刻刀上留有指纹,案件的性质更像是激情杀人,凶手进入房间后,与孔丽梅发生了争执,继而拿出刻刀捅向她,在行凶的过程中,凶手发现刻刀薄脆,索性直接将被害人扔进冰柜,再用一层层黑胶带将冰柜严严实实的封上。”

三个人,两种观点。

毛浅禾留意的地方和思考的重点与多数侦查员不同,视线停在技术员王利拍摄的现场图片上面,并提出疑问:“根据利姐拍摄的现场图,在中心现场的电视柜斜前方(A点)、房门边上(B点)都有肉眼可见的抛甩状血迹,可以判断被害人中刀后从A点走、或者爬到了B点,这段1.5米长的距离应该有明显血迹,只是被擦去了,但是,A点和B点的血迹明明也可以擦掉,擦血的人却完全没有理会。我认为他当时的心里很矛盾,一边急于擦去痕迹,一边又在试图为我们留下线索,这非常不合常理。”

李洋:“有两种情况可以解释小禾方才的疑问。第一种,犯罪嫌疑人分两次举刀袭击被害人,将其刺伤后,扔进冰柜,在慌乱中留下了A、B两处的血迹。第二种,犯罪嫌疑人有两位,使用了同一把刀对被害人进行了两次袭击,最后离开的人将被害人扔进了冰柜后,擦去了与自己有关的那一部分血迹。”

任烟生:“客厅地面上的血痕为拖擦状,被害人曾想出门求救。门边的血迹一定是最后出现的,最后离开的人如果要擦,也应该擦这一处的。”

毛浅禾忖度着,“如果……最后离开的人故意擦去了上一个人留下的痕迹呢?”

张哲“哈哈”大笑了两声,“帮别人擦痕迹物证,那是神经病吧?”

任烟生不置可否,“嫁祸、转移,小禾的推测有一定的道理,在凶手看来,只要有疑点,我们就会继续查下去。”

李洋:“若是这样,许多事情就可以解释得通了,凌泳沂和吕珂润,一个优秀,一个顽劣,也许关系不睦,这两个人中肯定有一人就是将孔丽梅扔进冰柜的凶手。”

任烟生:“这起案子没有这么简单。吕珂润、凌泳沂这二人中,可能只有一人对孔丽梅有过伤害行为,也有可能两个人都曾用刻刀刺伤过她。但是,这两处刀伤都不是致命伤,所以我们的侦查重心不在这里,大家不要先入为主,粘胶带的人才是本案的犯罪嫌疑人。在凌泳沂、吕珂润离开后,不排除还有第三个人或第四个人去过现场的可能性,同理,黑胶带也有可能是被一个人或两个人粘到冰柜上的。”

毛浅禾:“根据邻居李大娘提供的信息,昨晚的11点左右冰柜上第一次出现黑色胶带,但是不厚,在今天的凌晨2点前,胶带的厚度没有肉眼可见的变化。在今天的早上8点以后,报案人第二次走近现场,发现冰柜上的黑色胶带明显变厚。被害人的死亡时间是今天凌晨3点,如果粘胶带的人有两位,那么第二个人很有可能是在2点到3点这段时间进入中心现场的。”

文佳:“如果粘胶带的人真的有两位,我认为第二位比第一位更可恶,被害人曾在冰柜中奋力求救,他生生掐断了被害人最后的一点生存希望。”

任烟生对明天早上的工作做出了安排部署:“根据我们目前掌握的信息,一共有三个人和被害人来往密切,亲生儿子吕珂润、男友凌瀚涛、男友的女儿凌泳沂。凌瀚涛常年住在养老院,作案的嫌疑较小,但还不能完全排除嫌疑。接下来我们的警力分成三组。大马猴、小禾,你们负责调查事主家属吕珂润。佳佳、宁哥,凌泳沂交给你们。张哲和小涛负责调查凌瀚涛,安康养老院内应该装有监控,查在案发的24小时前他有没有从养老院离开过。调查从明早开始,大家早些过来,今天的工作先到这里,各位辛苦了。”

与平时一样,当晚,任烟生将毛浅禾送回家后,才回到自己的家中。

毛浅禾的父亲在几个月前就留意到了这台黑色的宾利车。连续数月,只要女儿加班,就一定会搭乘这部车回家,开车的人总是在女儿上楼后才驶离小区,对她很是关心,因为这台车的出现,女儿的笑容也渐渐多了起来,两个人看起来并不是寻常的同事关系。

身为父亲,他认为有必要与这个突然闯进女儿内心世界的人聊一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