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儿子和继女
  • 呈请立案报告书
  • 亦了
  • 4070字
  • 2021-06-17 10:34:17

男孩大哭了数秒钟后,窗外恢复了安静,仅剩下围观群众的叽喳讨论声。

任烟生在警戒带外见到了这名已经歪倒在李洋怀中的年约十五、六的男孩。

李洋:“老大,救护车快到了。这名男孩自称是被害人孔丽梅的儿子,并且围观群众也证实了这一说法。男孩说,在此之前他正在网吧里打王者荣耀,不到9点钟的时候接到邻居打给他的电话,说他母亲去世了,让他尽快回家,他放下鼠标就跑回来了。刚才他执意进现场,被张哲和小涛拦下了,很气愤,和我们吵嚷了几句,忽然之间就倒下了。”

任烟生一眼就看到了男孩指甲里的橘黄色,现场也出现了若干块还是新鲜的橘子皮。于是,他对警戒带外的张哲和小涛说道:“救护车到达后,你们也跟着去一趟医院,对这名自称是被害人儿子的男孩做一次询问笔录。”

张哲:“任队,他是被害人的亲儿子,也需要循例录入指纹和DNA吗?”

任烟生挑眉反问道:“你说呢?”

张哲挠挠头发,没有再问。

李洋将晕倒的男孩交给张哲后,和任烟生一道走到现场外。“老大,已经为桃园小区的一部分住户做完了询问笔录。在案发前没有人听到101号房间的打斗声和呼救声,一切正常。多数住户反应被害人孔丽梅在小区里的口碑很差,是一个斤斤计较、处处占便宜的人,但还没有实质上的仇家。孔丽梅除了儿子以外还有一名继女,但是邻居们没有在小区里见过继女的亲生父亲,不知道这个人的名字,也不清楚他是否还活着。继女平时不和孔丽梅一起生活。亲生儿子隔三差五回来一次,平时住在学校,读中专,成绩很差,是个社会混子。”

任烟生:“怎么会不知道是否还活着?联络户籍科调取孔丽梅丈夫的相关信息。”

李洋:“已经查过了,孔丽梅的丈夫已经在十几年前因肺癌去世了,刚才的那名男孩是孔丽梅与已故丈夫的孩子。”

任烟生点头,以示知悉,在现场外环顾后,问道:“小禾呢?”

李洋:“送报案人回家了,老人家被吓得不轻,小禾刚才帮着照顾了一会儿。”

任烟生:“稍后和辖区派出所说一声,现场保留,妥善保护。待会儿我先不和你们一起回去了,今晚八点开案情分析会,通知一下大家。”

交代完,他走到警戒线外。

陈德莱已经按照事先的约定将自己的车停在了大树旁边,此时正戴着老花镜阅读手机新闻。任烟生在副驾驶的窗玻璃上轻敲了两下,接着,走进车里。

陈德莱看着他,就像老父亲看儿子那般慈祥和蔼,“忙完了?任大队长。”

任烟生憨笑道:“陈哥,你这一声‘队长’叫得我怪不好意思的,当年我还是因为打架斗殴被你亲手抓进派出所的小兔崽子呢,说起来真是十分羞愧。”

陈德莱也笑着,将老花镜摘下来,“还记得这事呢?那年你多大来着?也就十六、七岁吧?一年365天,你有165天的时间在帮着别人打架,下手还狠,但你脑子灵,打架之前先研究逃跑路线,总能带着弟兄们从我们的眼皮底下溜走。那时候,我是你家那一片儿的治安民警,专门和你们这些小娃娃们斗智斗勇,看着你们每天不学习,只疯闹,真恨不能把你们这些小崽子抓过来痛打一顿。”

任烟生:“那时不懂事,没心思学习,一心想做老大,脑子里只有这一个想法,好像当了老大就能发家致富似的,现在回想起往事真恨不能给自己一拳。”

陈德莱的烟瘾很大,夹在指间的烟一根接着一根,“生子,一晃儿二十年了,当年的小混混已经蜕变成如今的刑警大队长,连我看在眼里都觉得欣慰啊,好小子,真像样。任叔还好吗?那些年他可为你操了不少心啊。”

任烟生:“我爸挺好的,公司的业绩不错。他这几年也想开了,健康大于一切,不像以前那么拼了,有时候会来我这里陪孩子玩玩。前阵子还养了两只金毛,每天被两只狗遛三趟。”

陈德莱将车启动,“希望等我退休的时候也能过上这种生活,有滋有味的,一点不白活。”

任烟生:“上回听你说陈岑准备报考上海复旦大学,准备得怎么样了?”

陈德莱:“已经准备好了,只等高考那天嘚瑟一下了,前阵子天天在家上网课,学得眼睛疼。听说今年的高考有可能延迟到七月份考,这样也好,多点时间备战。你过会儿还要回局里吧?案子一出,案情分析会接二连三,只走访调查这个环节就够磨人的了。咱俩就近吃点,延安路那面有一家老味烧烤,以茶代酒。”

烧烤店的顾客很少,陈德莱选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两人点了一些烤串和两大份炒面、疙瘩汤,店内没有茶水,任烟生去附近的便利店里买来两罐凉茶,进店后顺手把账单结了。

任烟生向服务生要来两只玻璃杯,用随身携带的酒精湿巾将杯子反复擦了几遍后,替陈德莱将凉茶倒进杯子里,“大约在三、五年前,我们队负责一桩入室抢劫杀人案,犯罪嫌疑人一共有三位,其中一位的家就在老巷子附近,辖区派出所配合我们做侦查工作,蹲守的时候我才得知你已经被调到桃园派出所了。陈哥,做得好好的,怎么突然离开原所了呢?”

陈德莱眯眼笑了笑,又取出一根烟,“还有十几年的时间就退休了,我去哪里都一样,组织安排我去哪儿,我就去哪儿,啥都不挑。桃园派出所挺好的,辖区内只有两个小区,年轻人占多数,白天不在家,有些人后半夜才回家,平时小区里只有十几、二十几个老年人出来活动,这些人都老实巴交的,只要孔丽梅这个刺儿头不闹事,我们一个星期才出警一回。”

任烟生用勺子舀了一点疙瘩汤,“我们在进入现场之前从小区住户的口中听说了一些关于被害人孔丽梅的事情,但是,关于他的丈夫,我们目前还没有掌握任何的信息。”

陈德莱夹起一只烤熟的虾,用筷子夹掉虾头,说道:“那不是丈夫,最多算是男朋友。这个男的名叫凌瀚涛,和孔丽梅是半路夫妻,没有登记,两个人搭伙过日子。几年前,凌瀚涛在工地里摔伤了,生活不能自理,孔丽梅把他送到了养老院,这些年一直住在那里。”

半杯啤酒下肚,陈德莱继续说道:“说起来,凌瀚涛也算是我的一位旧友了,他以前经常在桃园小区外面摆地摊,总被一些地痞流氓欺负,十次里有八次是我帮他解决的,去年春节的时候我还去养老院看过他呢,给他带了些家里包的饺子。”

任烟生:“我听说凌瀚涛有一个女儿,平时不和孔丽梅住在一块。”

陈德莱:“那孩子叫凌泳沂,是凌瀚涛和前妻一起生的女儿,今年25岁,很优秀,是一名插画师,凌瀚涛的治疗费用和养老院的各项费用都是她支付的,十分孝顺。你们见到的那名男孩名叫吕珂润,是孔丽梅与前夫的儿子,今年15岁,也是我们派出所的常客。趁着咱俩吃饭的这个机会,我先把这些信息告诉你,省得你再去查了,少跑一趟腿,多点时间查案子,对你来说经验就是金钱和机遇,趁着年轻,抓住一切可以升职的机会,早一点在局里坐稳椅子,第二大队和重案大队的待遇不一样,大队长和支队长的区别也大着呢。”

任烟生笑言:“做刑警队长的压力已经够大了,操心的事一件接着一件,每天头发大把大把的掉,若不是因为我的头发多,估计早就秃了。忙起来就盼着早点退休,曙光初现后又觉得之前的辛苦全都值得,希望能在一线上再多工作几年,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好了伤疤忘了疼,说的就是我这种人。”言毕,任烟生为陈德莱续上凉茶,与他碰杯。

陈德莱:“门锁没有被破坏过的痕迹,这就意味着犯罪嫌疑人是孔丽梅的熟人。孔丽梅的社会关系比较复杂,除了儿子和男朋友外,还接触过不少人,比如男朋友的女儿、儿子的女朋友们、男朋友的前妻、妯娌叔伯、已故丈夫的家人,她是一个得理不饶人的人,有时还会强词夺理,与她有过口舌之争的人不会少,够你查一阵了。我虽然在派出所工作,但是掌握的信息不比市局少,没办法,管理的范围就是这一小片区域,想不知道都很难。”

任烟生:“吕珂润今年才15岁,已经带女朋友见过母亲了?”

陈德莱:“这小子谈过五、六个女朋友,孔丽梅见过三、四个。现任女友和他在同一所中专念书,也是个不爱学习的娃,吕珂润有时候住在女娃的家里,双方家长都知道两人的关系,既没有支持,也没有制止。”说到这里,他捧起碗,将里面的半碗疙瘩汤大口喝下,“海潭市的疫情渐渐稳定了,已经连续二十几天没有新增病例了,派出所也不像一、二月的时候那么忙了,有时间提供更多的线索给你们,任大队长,陈哥乐意为你效劳。”

任烟生抱拳,笑道:“老前辈,那就多谢了。”

陈德莱挥挥手,“生子,你比我强,从特警到中队侦查员、大队侦查员,再到第二大队的刑警队长,虽然是一名后起之秀,但是晋升得快,每一步走得都很稳。不像我,在40岁之前一直做片儿警,守着这一亩三分地儿,始终没有机会走出去看一看,这辈子也就这样了。”

任烟生:“我没有在派出所历练过,这是硬伤,省略了一些过程,直接奔着结果去,肯定不如那些稳扎稳打的人,如果能有机会,还真希望能和你们在一块工作一阵子。”

陈德莱:“我们基层民警每天忙得脚打后脑勺,还赚不了几个钱,最多也只能做一些配侦工作,日子有多苦,你来了就知道了。”

任烟生将烤串转到陈德莱的那一侧,顺势问道:“我们在进入现场前曾听住户们说起过孔丽梅的婆婆,这位老人家是哪位?车祸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你知道具体情况吗?”

陈德莱:“老太太是孔丽梅男朋友的母亲。在2月23号的晚上10点多钟出的车祸,走的时候79岁。车祸发生在莲花县,是县公安局苏晨法医做的尸检,死因无可疑。车祸判定对方全责,肇事者酒后驾车撞人后碾压并逃逸,因为车祸致人当场死亡,情节很恶劣,刑警已经介入了,详细的信息你们那里应该可以调取到。”

任烟生:“苏晨?”

陈德莱:“这小姑娘挺年轻的,才24岁,和你、高飞从同一个学校毕业的,抓住了好机会,一毕业就去县公安局工作了,能力还可以。你对她大概没什么印象,高飞可能知道这个人,苏晨读书的那几年,高飞每学期会回母校讲几堂课,苏晨总坐在第一排,用年轻人的话讲,她算是高飞的小迷妹了。”

当晚8点02分,案情分析会在任烟生的办公室召开。

白板上写有四个名字:中间的是孔丽梅,左、右上角分别为吕珂润、凌泳沂,凌瀚涛的名字在孔丽梅的正下方。

毛浅禾在7点49分时进入办公室,浓烈的烟味呛得她忍不住小声咳嗽了几声。王利坐在窗边,将窗户打开了一扇后,朝她招手,“小禾,到这边坐。”

任烟生对正在抽烟的几名侦查员说道:“准备开会了,抽烟的人把烟掐了,吸烟有害健康,多为家人考虑,一家老小等着你照顾呢。我这没有烟灰缸,你们把烟头扔瓶子里。”

说完,他从办公桌上拿来一只装有半瓶水的矿泉水瓶,扔给张哲,并问道:“事主家属醒了没?”

张哲:“还没有,不过医生已经证实无大碍了,有两名派出所的民警在病房外守着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