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谁言寸草心
  • 呈请立案报告书
  • 亦了
  • 3863字
  • 2021-06-16 12:50:37

与任烟生的推测一致,在“员工休息室”停留三小时的两名男子的du检呈阳性反应。

经查,这两名年轻男子都是海潭市人,分别为理工大学大一、大四的学生。侦查员对这两名学生展开讯问,二人对吸食du品的事实供认不讳,并主动交代,所吸食的致幻剂是从乐磡酒吧老板齐超的手中购买的。

毛浅禾和文佳那边的询问工作已经完成。

栾晓依坚决否认自己手中持有致幻剂的这一说法。至于她的指纹为何会出现在李沐桐的杯子的手柄处,她给出的回答是,在1月13日的晚自习结束后,她趁着李沐桐去卫生间的间隙,拿起了她的杯子,并在里面吐了几口口水。

她的回答听起来更像是一句玩笑话。不过,在真相浮出水面之前,任何可笑的解释都有可能成为事实。

栾晓依的母亲始终相信女儿没有做违法的事,陪她坐在审讯室里,不急也不慌。

移动中的事物比静止中的物体更能让人牢记在心。乐磡酒吧近一个月的监控录像被侦查员回放了两遍。冬日的午后,雨水铺在屋檐上,嘀嗒垂落,温静赧然。日光薄淡,室内潮湿冷寂,全部侦查员挤在一间并不宽敞的房间里,紧盯录像,视线不移。

黯色的画面、无声的现场、走动的恋人,一帧一帧,每个人看起来都无异常,但是,最正常不过的人,或许就是最有问题的人。

在1月12日20时09分36秒处,任烟生按下“暂停”键,用钢笔朝视频中的两名清瘦男子指去。

两名男子的身高差不多,都在1.65米左右,留着背头,戴着墨镜。相比较而言稍微胖一点的男子身穿一套两粒扣的深蓝色西装,西装经过了细致的打理,笔挺有型,脚上穿着一双灰绿相间的耐克运动鞋,看起来与西装的颜色十分不搭。一抹橘色从他的上衣口袋里露出,他未留意,抬腕看了眼手表,径直向前,步履不停。

两名男子进入酒吧后,先在吧台旁边的位置上坐下,没有点单。

20时13分13秒,一名身穿白色衬衫的年轻男子在两人的旁边停下,并坐下。

任视频中,穿白衬衫的这名男子先和他们说了几句话,接着,两人起身,低语几句,跟在他的身后,朝齐超办公室的方向走去。

21时52分07秒,两名男子从走廊走出,全程无话。稍胖一点的男人手里拿着烟盒,看样子准备离开酒吧,路过吧台时,他被旁边的水桶绊倒,站起身后,在裤子上扑打几下,向服务生要来湿巾,在裤上擦抹着。

21时55分01秒,两名男子从酒吧离开,一人低着头,两个人都摘下了墨镜。

通过这一角度,侦查员看清楚了抬着头的年轻男子的长相。

男子的年龄在16至20岁之间,脸颊瘦削,眉色浅淡,浓重的黑眼圈在毫无血色的面庞上极其显眼,目光无神,给人一种病恹恹的感觉,走路亦如弱柳扶风。男子的左耳处戴着一枚黑色耳钉,脖颈处挂着一条银色项链,一枚四叶草吊坠系在银链上。

毛浅禾盯着男子看着,“这个男人看起来有些怪,有点娘,但是娘得还很自然,一点也不做作。”

任烟生将男子的图像放大,“因为他就是一个女人。”

他的判断基于三点。一,表象,即观察对象的衣着、气质和走路的姿势。二,内里,观察对象的细微动作和神态。三,再深入,发生突发状况后,观察对象的下意识反应。

一个人可以装扮成另一个人,却始终不可能真正的成为他。

任烟生重新按下“播放”键,继续说道:“由于生理结构不一样,多数男人走路时腿站得比较开,脚掌会呈较小的角度朝向外侧,也就是我们俗称的‘外八’,‘内八’在男人中极为罕见。女人则不同,一部分人走路时即便脚掌朝外,角度也远远小于男性,多数的女人是脚掌朝向正前方的,这是正常的走路姿势。”

李洋将酒吧内的监控录像又一次回放。

视频中的两名“男子”在进入酒吧后脚步加快,幅度增大,“外八”向前,并无破绽。但是,稍胖的那名“男子”被吧台旁边的水桶绊倒后,又站起时,他的下意识反应却明显的和先前不一样了。

他用湿纸巾将裤子上的污水擦干净后,先是走出了顺拐的姿势,迈右腿、伸右手,看起来极为别扭。靠近酒吧正门时,他的走路的姿势才和正常人无异,但是,脚步从“外八”变成了“内八”,幅度也忽然之间变小许多。

毛浅禾:“她在模仿男人走路,距离酒吧正门比较近的时候,他似乎觉得已经没有必要继续演下去了,这才恢复平时的走路姿势。”

任烟生:“其实,‘他’露出的破绽并不是只有这一处。”

在这句话之后,任烟生用截图软件截下了从“男子”上衣口袋里露出的那抹橘色,存入电脑中,打开购物软件,在搜索栏中上传了这张图片,系统很快推荐给他满满一页的同款商品。

这一小片橘色来自一款女士丝巾,丝巾在今年年初上市,因为款式活泼,很受女孩喜欢。

在这之后,任烟生又将“男子”手中的香烟盒用截图软件截下来,和丝巾的图片放在一起,说道:“一个戴着漂亮女士丝巾的人,会喜欢抽烟味浓烈的中华牌男士香烟吗?”

文佳:“女士香烟的种类有很多,比如爱喜、纯竹、细宝恒树叶,这些烟的特点是清新,烟味很淡,较为清凉,不呛鼻,没有男士香烟的那种焦油感。据我所知,喜欢抽中华烟的女人很少见,甚至可以说是极为罕见。”

任烟生:“我们队里一共有两名女侦查员,都不吸烟,这样很好。”

言毕,他将钢笔拿在手里,指向正在播放的视频中的“男子”的西装口袋,“吸烟的男人有一个习惯,会在取完烟后,随手把烟盒揣在裤子口袋里,把香烟盒拿在手中的是那些抽烟特别频繁的人。视频里的这个男人,一路拿着烟盒,他很不习惯把物品放在裤子口袋里。”

毛浅禾:“我们出门会带包包,如果没有包包,会选择把重量轻的物品拿在手里。”

文佳:“我不会把物品揣在裤袋里,太丑了,要么放在上衣口袋里,要么用手握着。”

李洋:“揣在裤袋里多方便啊,连包都不用拎了,说走就走。我的裤袋就是百宝箱,钥匙、钱包、证件什么的,统统放在里面,你们女孩体会不到这种安全感。”

所有的细节都在提示这名男人是一名女人。任烟生将“男子”的照片打印出来后,交给文佳,由她送到技术部门,与栾晓依、李沐桐、秦梓炀的照片进行人脸容貌的比对。

任烟生:“接下来也别干等着了,我们去会一会酒吧老板齐超,这会儿他应该折腾完了。”

《搜查证》批下来后,侦查员到达齐超所住的乐东小区。

照例,为了防止嫌疑人开门后逃跑,李洋和洪见宁守在单元门的门口,张哲和小涛守在齐超住所的上一层楼,任烟生、毛浅禾和文佳去敲门。

当我们觉察到身边有危险的时候,出于本能反应,会将重要之物转移到别处。齐超通过门镜看到一行人后,着实被吓傻了,他只以为任烟生接下来会带队继续搜查酒吧,却没想到竟然查到了这里。

齐超将三人的照片细看过后,摇摇头,“都没有买过。”

任烟生语气冷冽,“看清楚,再说一次。”

齐超显然被他的气场震慑到了,喏喏说道:“任队长,我很确定这三个小姑娘都没有买过致幻剂。第一个姑娘来过我这里,我有印象,但她那天只是过来喝了一杯酒而已。”

他所指的“第一个姑娘”是栾晓依。任烟生将监控录像中的两名“男子”的照片扔给他,“这两位呢?有没有在你这里买过致幻剂?”

这回,齐超很快给出了肯定的答案。

任烟生皱眉,呵问道:“她们是如何找到你的?”

齐超:“是金浩哲介绍的,她们是金浩哲的朋友。我听说这两个女孩的成绩都不错,还以为她们是因为平时学习太累……”

一些人,开篇是奸角,真话也像假话。还有一些人,道貌盎然,每一句假话听起来也像真话。齐超没有说谎。当晚,技术室给出了容貌比对的结果,出现在乐磡酒吧监控录像中的两名“男子”分别为秦梓炀、李沐桐。

两桩坠亡案的死亡方式均为自杀。

秦梓炀的母亲接到文佳打过去的电话后完全懵了,匆匆赶到市局,坚决不相信平日里乐观开朗的女儿会突然自杀,呵斥侦查员查案无能,又在法医室里大闹了一通,言辞犀利地要求刑警支队立案,找出真凶。

李沐桐的母亲得知真相后,虽然也不能很快接受这锥心事实,但还是比较理智,没有多说什么,将昨晚连夜缝制的新衣套在孩子的身上,轻吻着女儿冰凉的脸颊,静静的和她道别。

毛浅禾在秦梓炀的褥子的夹层中找到了一本日记本,最后一页日记在2020年1月13日晚7点25分写下,这一天是秦梓炀坠亡的前一天。

“我从班级的第二十名考到第三名、第二名,可是依然换不来妈妈的笑脸,在她的眼中,唯有第一名才算得上优秀。我很恨栾晓依这个‘别人家的孩子’,她可以轻而易举的考到第一名,而我,利用全部可用的时间拼命努力,却依然被她甩在了后面。如果期中考试前的那段时间她没有生病的话,第一名的宝座还会是她的,妒忌使人丑陋,我觉得自己好丑。

栾晓依的优秀将我衬得极其弱小,像一只笨鸭子。母亲常对我说栾晓依多么多么的好、多么多么的让人省心,她越说,我越恨栾晓依,是她夺走了我的快乐和荣耀。

这五年来,我每一天都生活在无尽的焦虑中,有时,服下两粒地西泮片后依然难以入睡。

李沐桐和我一样,被逼着上进,被束缚着思想。

生活,生下来,活下去,可是,我们活得太累了。

妈妈和爸爸离婚后整个人都变了,她对我的要求开始变得苛刻,我知道,她把全部的期望都寄托在了我的身上,身为女儿,我努力去理解,可是妈妈什么时候才能理解我呢?

妈妈常说,我的生命是她给的,要懂事,要孝顺,要始终做一个令她满意的好孩子。不过,在我降生到这个世上之前,她并没有征求过我的同意。

母爱,有时候有点自私。

妈妈,这一次,请允许我也自私一回。

其实,我很怕死,死亡很痛,很丑,致幻剂或许会让我在自杀之前没有那么痛苦吧?我想快快乐乐的离开这个世界,既然哭着来,总该笑着走吧?”

毛浅禾经过一番考虑后,还是决定将日记本和遗物一起递到秦梓炀母亲的手中。

秦梓炀的母亲在愤怒中打开了这本日记,用指尖快速划到最后一页,一目十行后,她停下来,将纸上的一行行文字又重新看了几遍。接着,出乎在场所有人预料的是,她将日记本摔到地上,愤而走向女儿的遗体,在她的脸上怒扇了两巴掌。

“我把全部的心血都花在了你的身上,你就是这样回报我的吗?!”

在这之后,她将女儿的遗体紧紧搂在怀里,哭声响彻警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