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妒忌和恨
  • 呈请立案报告书
  • 亦了
  • 3873字
  • 2021-06-15 14:56:24

高二(6)班的学生的答卷在侦查员们的手中传阅,通过这一行行文字,警方获悉了更多关于秦梓炀、李沐桐的信息。

1.秦梓炀有吃“聪明药”的习惯。每个月的16号早上,她会把大药瓶中的“聪明药”放入随身的小药盒中,一共90粒,每天的早上、中午、晚上各服用2粒。

2.秦梓炀和李沐桐的关系非常好,两个人都是只知道苦学、不懂变通、不擅长处理人际关系的学生,不合群,朋友很少。

3.秦梓炀和李沐桐都曾被上次考试排名班级第三的栾晓依骂过,栾晓依也是二人的室友。

4.金浩哲与秦梓炀的关系非同寻常。经查,学生们笔下的“聪明药”实际上是一种补脑胶囊,全名为“忘不了3A脑营养胶丸”,为天然的海洋营养补品,功效成份3A,即DHA、EPA、DPA,皆为n-3型多烯脂肪酸乙酯,官方的说法是可以提升记忆能力。秦梓炀的母亲每个月都会去海潭市的专卖店为女儿采购,迄今而至,已经服用了五年多,没有中断过。

昨日,毛浅禾在收答卷的过程中特意在排名前十的学生的答卷右上角折了一个小角,以作区分。金浩哲留着比较厚的刘海,并且烫过,将眉毛盖得严严实实,乍一看像个秀气的小姑娘,也因此毛浅禾对他的印象比较深。

金浩哲坐在教室的门边,按照座位的排序,毛浅禾推测他上次考试的排名是班级的第八名,她十分精准的从一沓答卷中找出了金浩哲的那一份。

纸上只写了四个字:不太清楚。

而在学生交给侦查员的几十份答卷中,至少有三十名学生曾提起过金浩哲与秦梓炀的关系。

技侦支队分别对李沐桐、秦梓炀坠亡之前的手机通话记录进行了调取。

经查,李沐桐在坠亡前的一天前曾与一个尾号为6237的号码有过一次3分29秒的通话,在最近的一个星期内,与这个号码联络频繁,李沐桐多为被叫方。

巧合的是,在另一名死者秦梓炀坠亡的五分钟前,也与这个号码有过通话,时长是1分03秒,秦梓炀也为被叫方。在最近的一个星期内,除了这个人,秦梓炀还与一位手机尾号为0889的机主有过四次通话,不过这一次她为主叫方。

经过侦查员的后续调查,这两个号码的机主都是两名死者的同班同学。其中,尾号为6237的机主是两名死者的室友栾晓依,尾号为0889的机主是秦梓炀的好友金浩哲。

毛浅禾:“排名第一的秦梓炀和排名第二的李沐桐都接到过排名第三的栾晓依打来的电话,在这之后没多久,两个人相继坠亡。时间再向前推移,这两名学生又都曾被栾晓依当众欺辱过,心理受到创伤,“巧合”二字似乎并不能将这几件事情解释得通。”

李洋:“我同意小禾的说法,排名靠前的人不会对排在自己之后的人心生反感,反而是后者常会生出妒忌之念,栾晓依排在两名死者之后,嫌疑不小。”

但是,这一推测又与事实相悖。

警方在死者生前使用过的杯子中验出了致幻剂的成分,显然致幻剂是被人提前倒入杯中的。

你会放心喝下仇人泡给你的咖啡吗?

唯有查下去才能找到答案,确定两名女学生的死亡方式迫在眉睫。任烟生将警力分成两组。

第一组,李洋、洪见宁,负责对秦梓炀的好友金浩哲进行询问,获取更多关于死者的信息,既然他是秦梓炀的朋友,不可能连她的基本情况都不了解,选择隐瞒,必有蹊跷。

第二组,毛浅禾、文佳,前往两名死者生前住过的寝室进行物证检材的提取工作,并对栾晓依展开询问,女同志进女生寝室更方便些。

任烟生为了不打乱学生们的计划,特意在明德高中午休的时候与两名女侦查员来到六楼的女生寝室,并事先告知了班主任和女寝的负责人。

栾晓依身形小巧,长相颇似花木兰,一双狭长的眼睛非常有特点,看起来极具侠义之气。她身穿一条深蓝色的睡衣,左手正朝大纸箱里放置物品,右手拿着手机与好友聊微信。稍后,栾晓依会搬去隔壁的寝室住,两名室友坠亡后,她心生恐惧,睡不踏实,总感觉两人的鬼魂就坐在自己的床边,不愿在这里多待一秒钟。

寝室里的另一名女孩名叫容灿,在上一次的考试中排名班级第四,目睹了秦梓炀坠亡的全过程。容灿此时正坐在床上看物理书,抬眼看了一下突然造访的两名女侦查员后,便不大愿意再去理会她们。

毛浅禾朝文佳使了个眼色,栾晓依是左撇子。

任烟生等在门外,待栾晓依换好衣服后才走进寝室。

他在窗边站下,平淡的语气里听不出他的情绪,“这么相信鬼神之说吗?如果鬼魂已经住在了心里,即使你请了十尊菩萨保佑,也躲不开、避不去了。”

栾晓依的手停下,坐在自己的床边,冷笑了一声,摆出了一副拒绝交谈的姿态。在她的枕头底下放着一张卡片,卡片只露出一角,是一个“吧”字。

任烟生走过去,将卡片抽出。

卡片是乐磡酒吧发出的,酒吧的位置在博学路与临海街交汇处,海潭市的大学城就在这个位置,酒吧的附近有三所高校。

任烟生看过上面的信息后,把卡片还给了栾晓依,“学生就做学生该做的事情,这种地方不是你们应该去的。”

栾晓依面露不屑,“即便去嗨一整晚,我依然可以考出好成绩。”

死者秦梓炀的床铺在栾晓依的对面。身侧的墙壁上贴着张艺兴的海报,一只半米高的收纳箱放置在床角,里面的物品摆放整齐,多为贴身衣物和文具、书籍,两瓶没有拆封的“忘不了3A脑营养胶丸”被安置在收纳箱的角落里。学生们笔下的那只盛放“聪明药”的收纳盒正在其中,毛浅禾数过盒中“聪明药”的数量后,放进文佳递来的物证袋中。

收纳盒里的“聪明药”还剩下10粒,按照死者的同学提供的信息,毛浅禾推测秦梓炀在坠亡之前已经服用过两粒药物,这不大符合自杀之人的行为逻辑。

麦角酸二乙酰胺为白色的粉末状,没有味道,有效剂量为微克水平,肉眼极难察觉,因此,常以其他物质掺入赋形为各种片剂、胶囊中,以口服方式服下。

李沐桐的咖啡中含有致幻剂,喝下后,思维奔逸,产生幻觉,爬上窗台,继而坠亡。至于秦梓炀是如何服下致幻剂的,暂时还不得而知,不过,毛浅禾认为,答案可以在这只收纳盒中找到,不排除犯罪嫌疑人用包装好的致幻剂换下“聪明药”的可能性。

她的推测与任烟生的相同,这也是任烟生此行的最主要目的。

任烟生的视线停在贴在墙上的几张成绩单上。

在上一次的期中考试中,栾晓依的总分数只比李沐桐低1.5分,比秦梓炀低6分,排名班级第三。但是,在期中考试之前的月考中,栾晓依的名次是班级的第一名,远超秦梓炀50多分。再往前,栾晓依的名次依然在秦梓炀之前,一骑绝尘,成绩非常稳定。

“妒忌”这一猜测暂时还无法得到证实。

任烟生:“栾晓依,在昨天早上5点左右,你和秦梓炀在电话里说了什么?”

栾晓依:“没什么,她疯了,她说她会飞,一直重复着这句话。”

任烟生:“电话是你打给秦梓炀的。既然你与她的关系不好,为什么还要打电话?”

栾晓依:“为了骂她。”

任烟生:“为什么多次辱骂秦梓炀和李沐桐?”

栾晓依:“秦梓炀经常向班主任告我的状,特别讨厌。”

任烟生:“既然如此,你为什么还要骂李沐桐?”

栾晓依:“连带,谁叫她和秦梓炀的关系好了?”

任烟生:“按照你的说法,你应该多次骂秦梓炀才是。我们已经查过秦梓炀和李沐桐的手机通话记录,你给李沐桐打电话的次数明显要比打给秦梓炀的多很多。”

栾晓依:“李沐桐是炮灰,秦梓炀让她做什么,她就做什么,在我看来这种狗皮膏药比秦梓炀还烦人。”

任烟生:“李沐桐坠亡后,你在哪里?”

栾晓依:“我在寝室,容灿可以证明,我们俩在昨天早上6点之前都没有出去过。”

寝室外,毛浅禾和文佳对容灿的询问工作也已完成。

容灿的口供与栾晓依的大体上一致,在秦梓炀坠亡之前始终没有离开过寝室。除此之外,容灿也证实栾晓依与秦梓炀的关系的确很僵,在此之前秦梓炀曾经不止一次的在班主任那里告栾晓依的黑状,惹得栾晓依十分愤怒。

愤怒,便有作案动机。

三人从女生寝室离开。毛浅禾笑说道:“身为一名侦查员,在案件的侦查阶段总需要四处打听消息,一边听,一边在脑子里辨析消息的真伪,再对已经查实的信息进行汇总,我有时候会觉得自己很八卦,一直关心着别人的私生活,说真的,我对爸妈的生活好像都没有这样关心过。”

文佳:“刚入警队的那阵子,我也有这种感觉,恨不能每天都趴在墙根底下听人家在说啥。这样形容虽然有些夸张,但事实真的和这差不多,没办法,嫌疑人和利害关系人不说,我们只能这样做了。”

毛浅禾走在任烟生的身侧,“老大,你呢?”

任烟生慈和笑着,“我倒是习惯了,除了现场勘查、法医报告外,侦查员通过询问调查得到的线索同样重要,这过程比较辛苦,我不否认,累并快乐着吧。”

毛浅禾:“激情杀人的刑案最容易侦破,但是发生的概率比较低,情杀、财杀的案件最多,犯罪嫌疑人在作案后会清理现场,处处精心谋划,我们自然也不可能一下子就将凶手绳之以法,唉,慢慢来吧,一点点做。”

任烟生语气温蔼,“公安的队伍不养闲人,只要贤人,警队中的每个人都在拿着命拼,只有我们负重前行,海潭市的几百万市民才能够岁月静好。侦查员最自豪的一刻就是亲手将犯罪分子逮捕的那一瞬间,心潮澎湃,成就感油然而生,之前的辛苦全都值得。”

毛浅禾听见这话,顿时冉起期待,“老大,可以给我们讲讲你做特警时发生的惊心动魄的事情吗?很想听,很好奇。”

文佳笑说道:“小禾果然还是个没有长大的小孩子,最爱听老一辈的人讲故事。”

任烟生爽朗笑着,拍了拍毛浅禾的头,“有机会再讲吧,任大叔的脑子里装着不少特警往事呢。我们接下来要去学校的保卫处继续调取监控,尽早确定两名女学生的死亡方式。”

毛浅禾:“老大,你也怀疑金浩哲有问题?”

任烟生点头,“没错。金浩哲对秦梓炀很了解,却故意的什么都不说,大概另有隐情,很可能与他的朋友有关联,这条线值得深挖下去。想法很简单,自以为计划已经很周密,事实上处处露破绽,金浩哲越不说,这里面的信息量就越大。不过,话说回来,小禾,查到这里,还多亏了你当时在答卷上折下的那一角呢。”

文佳:“小禾,你这一次又与任队心有灵犀了。”

毛浅禾一时间还没有想到回应的话。倒是任烟生,很快便替她回答道:“我想到的,小禾也想到了,但是,小禾想到的,我还没有想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