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致幻剂
  • 呈请立案报告书
  • 亦了
  • 4297字
  • 2021-06-12 12:30:19

教学楼内,李沐桐和秦梓炀的照片贴在一楼的光荣榜上。

照片的排序是根据上一次期中考试的校排名而定的,李沐桐在第一排第九位,秦梓炀在第一排第三位,两名学生的成绩都相当不错。

任烟生细看着这两名女学生的照片,试图寻找两人的相同点。

如果这两名学生的死亡方式为他杀,那么接下来这就是两桩可以串并案侦查的重大刑事案件,若真如此,在警方找到案件的突破口之前,被害人的数量或许还会增加。连环杀人案的犯罪嫌疑人大多基于三个因素来选定被害人:合意性、可获得性、易受攻击性。

合意性,指被害人身上的某些特点、特征符合凶手的某些奇怪偏好。比如:被害人身上的香水味、被害人身上的衣服颜色、被害人的走路姿势,亦或是被害人的口头禅。

可获得性,指被害人的生活方式使他有机会被害,并且在遇害后无人牵挂。

易受攻击性,也可简言概括为被害人的体力远不及凶手,易被其杀害。

秦梓炀和李沐桐都是外表看起来十分乖巧文静的女孩子,戴着黑框眼镜,身着校服,笑容腼腆,人际关系简单,没有攻击性,最重要的一点是,两个人的校排名都很靠前,班级排名分别为第一名、第二名。

任烟生认为,如果这两桩坠亡案的受害者的死亡方式都为他杀,那么,“成绩好”这个原因很有可能就是犯罪嫌疑人行凶的最主要原因,行凶动机是嫉妒,凶手的排名或许在两名死者之后,案件的性质可以定性为仇杀。

毛浅禾和文佳的走访排查工作进行得很不顺利,坎坷不断,师生口径一致。

1.对秦梓炀和李沐桐不了解,只知道她们的成绩很不错。

2.不清楚案发前学校发生了什么事。

3.所有老师都很好,校领导关爱学生,视如己出。食堂的饭菜很好吃。学生之间不存在勾心斗角的现象,一直都是良性竞争,彼此友爱和谐。

显然,在侦查员们的调查工作开始之前,已经有人很友善的威胁了教师和学生。

目前的首要任务是确定两名女学生的死亡方式,他杀才会立案,自杀将出具《不予立案通知书》。如果是他杀,侦查的速度就必须要加快,因为以凶手的逻辑去分析,接下来极有可能还会出现第三、第四名被害人。

没有一条生命理应如此陨落。

雾霾天,人影是模糊的,空气中漂浮着各种味道,辨不清,触不到,就如同嫌疑人混在人群中,而你和我都无法发现。

灰色地带总能很快的糅杂在黑与白之间,不再醒眼突兀。

市局外的音像店正在放容祖儿的《连续剧》。

“开首的一篇是某某出生,妈妈给宝宝奉上这一生头一吻。开端之后或晴或暗,怎么走就像连续剧也欠缺安稳……”

父母会在我们成长的过程中提出许多的要求,会责备,也会强迫我们做很多现阶段还不喜欢做的事情,我们也曾以为父母“望子成龙、盼女成凤”的心理过于强烈,曾有过抱怨,也曾期盼快快长大,远离父母,活出个样儿。

后来,我们工作了,组建了家庭,被时光浸泡得久了,终于有一天明白了父母的初衷:懂得奋斗的人才能在这个竞争激烈的社会立足扎根。

其实父母对我们的期望并不多,只要不被这个社会淘汰就可以了。

孩子是一个家庭的希望,希望破灭了,在世的人也将浑噩着生活,年华垂暮犹离索。任烟生在收养尤然之后的感悟尤其的多,缉凶,是责任,是义务,正义感在驱使着一线上的人负重前行,早日将凶手缉拿归案,既是为了切除毒瘤,也是为了告慰事主和家属。

侦查员在这一环节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前期的外围调查工作必须正常进行下去,课间,任烟生和毛浅禾、李洋重返高二(6)班。

学生的座位由考试成绩决定,每次的月考、期中、期末考结束后会换座位,坐在第一排的八名学生在上次考试中排名班级的前八名。

两名优秀学生的接连离世丝毫没有影响到班级的学习氛围,比之先前唯一不同的是,上次考试班级排名第三和第四的两名学生被班主任安排到了秦梓炀和李沐桐的位置上。

一行人的到来,完全在班主任的预料之中。

她从讲台上走下来,肃然说道:“任队长,我想利用课间的时间给学生们补课,望你谅解,我们暂时不能配合你们的调查,这件事没有商量的余地。”

任烟生站在门边,语气也不友好,“李老师,既然你已经这样说了,我认为也没有必要再和你重复一遍‘公民配合警方调查是义务’的重要性了。接下来如果你继续阻止学生们讲出真相,扰乱、阻止警方办案,我们会对你进行治安管理处罚,进行行政拘留。”

班主任本就为难,若不是因为副校长和年级组长要求她如此做,她必定不会做出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情。这个时候,她已自知没有第二种选择,于是退出教室。

学生们的目光纷纷集中在任烟生的身上。几名女生放下笔,贪看着他,低声耳语。坐在第五排的女生转头,对坐在后面的女生说:“他长得好像赵寅成哦。”

任烟生走上讲台,只对学生们说了一句话。

“同学们,凶手还在校园里,此刻正注视着你和我,你们怕不怕下一个遇害的人就是自己?”

学生们立即安静下来。

任烟生的语气温和了许多,话中的强迫之意却依然明显,“秦梓炀和李沐桐的遗体已经在两小时前运送到市局的法医室了。至于校园里是否还会出现第三名被害人,不由我们决定,取决于凶手,但是更取决于你们大家。只要你们及时将已知的事实告诉我们,凶手就没有机会再对无辜的学生痛下杀手。”

一名高壮男生问道:“任队长,您需要我们做什么?”

任烟生:“关于秦梓炀和李沐桐,我希望大家如实回答我们三个问题。现在每个人拿出一张纸,写下如下内容。一,在最近的一个星期内,这两名学生与谁起过争执。二,你对这两名学生的了解。三,在1月13日和1月14日,关于这两名同学,你看到了什么,听到了什么。是否署名全凭自愿,我向大家保证,今天你所写下的这些文字只有警方看得到。如果没有任何信息向我们透露,可以交白卷。”

学生们听到这番话后,不约而同的将目光投到教室外。

任烟生会意,及时将教室门关紧。

没有了班主任的监视,学生们这才彻底消除了后顾之忧,将看到的情景以文字的形式写了下来。

半小时后,毛浅禾和李洋将答卷收走。三人离开教室。

毛浅禾:“老大,死亡方式还没有确定呢,你刚才那样说,不担心吓到学生们啊?”

任烟生:“害怕总比隐瞒真相有意义,如果他们继续保持沉默,任由副校长和年级组长的摆布,这两桩可疑的坠亡案恐怕会定性为自杀,到时刑警支队不予立案,真正的凶手逍遥法外。温水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但是热水可以,小禾,你要明白这个道理,以后你总有独当一面的那一天,在案件的侦查阶段,该狠的时候一定不可以温柔。”

下午两点,市局法医室。

高飞已经对秦梓炀和李沐桐的尸体完成了后续的检验工作。他将尸检报告递给任烟生,并为他带去了一则出乎预料的消息:秦梓炀和李沐桐在死亡的一小时前都曾服用过致幻剂。

致幻剂,属于精神类药剂,服用后会产生时间、空间,以及体像和界线认识的错乱反应,并伴有联觉或不同感觉的融合,多数的感觉体验都被增强,情绪变化起伏无常,思维奔逸,近期记忆丧失,远期记忆时常浮现,会出现许多稀奇古怪的富有想象力的念头和想法。

致幻剂的代表是麦角酸二乙酰胺,简称LSD,白色,无味。1943年,合成LSD的化学家霍夫曼对服药后的感受进行了一番描述:“躺在床上,我看见家具、窗棂和吊灯七扭八歪,窗外的光就像火一样光亮耀眼,一闭上眼睛,世界犹如万花筒般变换着,不断变化,色彩斑斓,无穷无尽,身处其中,非常快活,这种快感持续了大约两个小时,在这之后,我的情绪出现了异常,产生狂躁、抑郁和恐惧。”

如果秦梓炀和李沐桐是主动服下致幻剂的,会出现因为产生错乱反应而爬上窗台,继而失足从七楼跌落的可能性,死亡方式为自杀。但是,假如二人是在无意识,或者强制的状态下服下致幻剂,那么,死亡方式就是他杀了,由于痕迹物证、作案目标、作案手段等方面存在着一定的内在联系,两桩坠亡案可以串并案侦查。

判定死亡方式要从致幻剂入手,简言之,两名死者服下的致幻剂是怎么来的?

任烟生和毛浅禾来到技术室,碰巧王利刚刚完成手头上的工作。

她摘下手套,从办公室里走出,将几份生物检材的鉴定报告递给任烟生,“窗台、桌椅上的足印与死者的比对一致。我在李沐桐的咖啡杯内验出了致幻剂的成分,她在坠亡之前喝下了掺有致幻剂的咖啡。咖啡杯在使用前被清洗过,杯身上的指纹比较少,全部属于死者,但是在手柄处提取到了一枚不属于死者的大拇指指纹,并且握杯的这个人是左撇子。”

毛浅禾下意识的分别用左、右手做了两下拿杯子的动作。

王利笑看着她,“没错,左撇子的人就是像小禾这样拿杯子的。”

当一个人拿取一只不属于自己的杯子的时候,会下意识的用手抓住杯子的手柄处。这时候,如果大拇指与手柄的最上端保持平行,无论用的是左手还是右手,印到杯子上的指纹的指尖朝向都是相同的。反之,如果大拇指朝外,在握杯时用了左手,印在杯子上的指纹的指尖朝向会与右手握杯时的不一致。

任烟生:“李沐桐的学习计划上出现了沾有蓝色粉末的水渍,水渍集中在左下角,而不是右下角,通常情况下,我们不会用沾了水的那只手写字,所以她不是左撇子。如果握杯的这个人曾经购买过致幻剂,就有一定的作案嫌疑。”

毛浅禾:“咖啡中出现了致幻剂,有两种可能性,一种是在泡咖啡之前将致幻剂放进去,另一种是在泡好咖啡后掺进去,无论是哪种可能性,在投放致幻剂的时候,嫌疑人都近距离接触过死者,并且死者对嫌疑人很信任,放心的让他接触了咖啡杯。飞哥鉴定的死亡时间是今天早上4点左右,而在这个时间,教室里只有李沐桐一个人。所以,我认为投放致幻剂的这个人是李沐桐的左撇子室友,在今天早上的4点之前,她为李沐桐泡上了一杯掺有致幻剂的咖啡,李沐桐丝毫没有怀疑的接过来,拿到教室,放心喝下。”

王利在数日前就从同事的口中听说过毛浅禾的故事,对这位小自己十几岁的年轻姑娘颇为欣赏,不吝赞赏:“任队长,小禾的机灵劲儿和你刚加入刑警二大队时一模一样,长江后浪推前浪,等到小禾39岁的时候很有可能比你还优秀呢。”

任烟生笑眼弯弯,“肯定能。”

毛浅禾轻搓衣摆,有些羞赧。

王利替她将颈上的钻石项链摆正,温和说道:“小禾,以后多和任队长学习,天天烦他也没关系,他的侦查经验很丰富,你问一句,他能教你十句。”

任烟生依然笑着,“如果你说别的话,我没准还不承认,刚才的这话我就不否认了。”

王利接下来还有事情要做,见此,便说道:“看来你们已经知道接下来应该做什么了。术业有专攻,你们负责侦查,我负责对检材做鉴定。第二名死者秦梓炀的生物检材还没有作比对呢,你们先忙,我也进去忙了。”

侦查员调取了事发时七楼走廊内的监控,查到在李沐桐坠亡之前,除了她自己,再无第二个人走进过高二(6)班的教室。而第二名死者秦梓炀,从她进入卫生间的那时起,直到坠亡,现场只有一名女学生。

李洋已对这名女学生的指纹进行了提取。

王利的工作非常有效率,很快就派小孙将秦梓炀案的足印比对结果送到了任烟生的办公室。

经过比对,七楼女卫生间的窗台上的足印属于死者秦梓炀,现场没有发现第二人的足印。

这两桩看起来最平常不过的坠亡案忽然变得诡异离奇。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