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第二名坠亡女生
  • 呈请立案报告书
  • 亦了
  • 3215字
  • 2021-06-11 16:08:51

副校长郑升赔着笑来见任烟生,并朝从对面走来的年级组长陈老师使了个眼色。

陈老师立即会意,对任烟生说道:“任队长,我们愿意配合警方的一切调查,不过,还想恳请各位不要在学生上课的时候对他们展开询问工作,尤其不要打扰那些班级排名前十的孩子,学校还指望着他们出成绩呢。”

任烟生微微蹙眉,“陈老师,在你看来学生的性命比成绩还要重要吗?”

陈老师觉察到了他的不快,但依然说道:“没错,成绩意味着一切。这句话虽然很俗气,但在现阶段对家长和孩子来说就是真理,孩子和家长输不起,学校更输不起。任队长,希望你能理解我们。”

副校长对年级组长的直截了当非常满意,省去了不必要的客套,这样很好。在这之后,他故意用略带批评的语气对年级组长说道:“小陈,你要注意用词,什么叫‘打扰’?你这样说是不正确的,学生们应该配合警方的调查,这不是打扰,是他们的义务。”

陈老师将话茬接过来,“郑校长说得没错,我也是为了孩子们着想才说出这番话。任队长,我听说您也是一名家长,孩子正在市第一附小读一年级。咱们为人父母的都希望孩子的学校始终可以拥有很好的口碑,就像我们永远不想穿一件打过补丁的衣服出门一样。所以这件事……您看看可不可以私下处理?不要弄得满城皆知。”

任烟生自然明白她的言下之意,“陈老师,我们只负责办案,至于本市的新闻媒体是否会对这桩学生坠亡案大肆报道,不在我们的工作范围内。”

副校长故意咳嗽两声。年级组长这一次更加直接地说道:“道理确实如此,可是说到底,做公安的和各行各业的人都打过交道,这都是你们刑警队长一句话的事儿。”

这样无理的请求,任烟生听完,语气自然不可能友好,当即冷下脸,“陈老师,身为一名刑警,我要求自己无论在何时、何种处境,做出的每一个决定都能对得起良心,对得起海潭市几百万人民的信任,希望你和郑校长也是如此。”

年级组长嗫嚅着唇,最终作罢。

询问工作在稍显尴尬的情境下进行。

任烟生:“陈老师,在李沐桐坠亡之前你正在高二年级的走廊里巡查,当时高二(6)班的教室里是否还有其他学生?”

陈老师还算配合调查,知无不言,“我在巡查的时候留意过,4点30分之前教室里只有李沐桐自己,那时她正在擦黑板。住校的学生是最早进教室的那一波,学校要求他们在早上4点30分之前进教室上自习。李沐桐很勤奋,总是第一个进班级学习的学生,所以班主任把门钥匙给了她,由她负责开教室的门。”

任烟生:“昨天的晚自习结束后,李沐桐的情绪是否有异常?或者说,她在昨天放学之前是否有一些异常的举动?”

陈老师:“一切都很正常,在校的生活丰富多彩,大家团结友爱,能有什么异常呢?李沐桐的家境很差,但是成绩不错,上次期中考试排名班级第二、年级第九,校领导对她十分关照,不仅免去了高中三年的学费和上半学期的住宿费,就连她接下来去BJ参加全国高中生物理竞赛的往返机票的钱都是我们郑校长拿的。”

任烟生:“物理竞赛是哪天?”

陈老师:“六天后,1月20日。李沐桐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准备,昨天下午还对负责为她补习的物理老师说自己很有信心考出好成绩,为学校争光呢。”

任烟生:“我听说在一周前明德高中也发生了一起学生坠亡事件。”

陈老师:“我对那名学生不了解,也没有听其他的老师说起过这件事。我们学校的每位教师都把全部的心思放在了学生身上,没有时间闲聊,抱歉,不能为你提供任何信息。”

就在这时,年级组长的手机铃声响起,询问暂停,她走到一旁接听电话。

大约半分钟后,年级组长走回来,“任队长,电话是李沐桐的父亲打来的。孩子的父母正从工地赶来,不过由于两人工作的地方在五环以外,一时间很难叫到出租车,可能还需要比较长的时间才能到达。”

任烟生对身旁的李洋说道:“联络李沐桐的家长,队里派车去接。”

法医高飞对坠亡学生的尸体进行了初步的检验,判定死亡时间在30-60分钟前,死亡原因是高坠死,从七楼坠下,当场死亡。坠地瞬间的巨大冲击力导致校服拉链崩开,眼镜腿断裂,校服的裤子褪到了大腿处,内裤曝露于外。尸表有轻微擦伤,擦伤集中在腰骶部,且分布较为均匀,坠落点出现皮下出血。死亡方式待查。

由于自杀和他杀都会导致高坠死的发生,所以必须综合现场勘查、法医学检验,以及侦查员的走访调查才能最终对案件的性质作出判定。

任烟生脱下自己的外套,盖在了李沐桐的身上。

事发教室已经被围上警戒带。副校长召开了紧急视频会议,由于事发突然,许多科任教师才刚起床,在不算清醒的状态下听完了校领导提出的要求,一脸懵。

学校的教学计划被彻底打乱,原本应该上早自习的住校生们也趁着这个机会懒散的赖在被窝里玩手机,等在教室外的几名非住校生正在走廊里讨论这件在他们看来有点离奇、有些恐怖的坠亡事件。

一传十,十传百,添油加醋并润色,在不到半小时的时间里,这桩坠亡案就变成了一个由鬼魂操控的离奇校园故事。

李沐桐的座位在靠窗的第一排,桌面整洁,窗户大开着,钻进来的冷气让教室的温度骤降了几度,三只物证袋放在旁边的桌子上。

1号物证袋里放着一张写好的学习计划表。

2号物证袋里装着一只用过的白色咖啡杯,杯子的外壁还沾着流淌下来的咖啡。

3号物证袋中放了一支白颜色的签字笔,握笔处有依稀可见的蓝色粉末。

现场的勘察工作已经结束。王利对走进教室的任烟生说道:“案发前咖啡杯放在死者的书桌右上角,咖啡已经喝完,从杯子的手柄处提取到一枚清晰的完整指纹和两枚残缺指纹,杯身处有若干指纹,已经全部提取完成。窗台、桌子和椅子上出现了数枚较清晰的足印,有大概率是死者留下的,也已提取完成。”而后,她将1号物证袋递给他,“你看看这个,这是在死者的桌子上发现的,我把内容从头到尾看了两遍,感觉这名女学生死于他杀的可能性比较大。”

王利递过来的是一张写好的学习计划表,字迹工整,内容详细,细致到每一门学科,计划表的左下角出现了一点沾有蓝色粉末的水渍,令纸张有一点发皱。

任烟生朝写在黑板右下角的课程表看去,又将视线移回手中的这张学习计划上,推断这张计划表是在李沐桐坠亡之前刚刚写完的。

任烟生:“黑板上的水渍还没有完全干,课程表用蓝色的粉笔写下,而这张纸的左下方也出现了水渍,水渍的旁边还留有淡淡的蓝色痕迹,并且物证袋里的这支签字笔的握笔处也有看得见的蓝色粉末。综上,我们可以对李沐桐坠亡之前的活动大致进行一下还原。今天凌晨4点,她先用钥匙打开教室的门,接着将黑板擦干净,然后在黑板上写下今天的课程表,最后她回到自己的座位,用沾过水和粉笔末的右手从笔记本里撕下一页纸,写下今天的学习计划,这是一名积极上进的学生。暂时还没有证据和犯罪事实指向自杀。”

晨光微熹,一声从七楼女卫生间里传出的刺耳尖叫打破了教学楼内才刚恢复的安静气氛。

又一名女学生坠亡了。

法医、技术员和侦查员还没有离开校园,来不及多说,立即前往女生的坠亡地点。

死者名叫秦梓炀,同在高二(6)班读书,是前一位死者李沐桐的室友。

在卫生间里目睹了完整坠亡过程的女学生是文科实验班的地理课代表容灿,住在秦梓炀和李沐桐的隔壁。亲眼见到一个活生生的人突然之间从窗口跳下,变成一具毫无生气的死尸,她被吓得不轻。

文佳和毛浅禾将容灿扶到卫生间外,她缩在毛浅禾的怀里,用手指着卫生间的窗口,喃喃自语:“她爬上去了,她说,她是一只鸟,她会飞……”

毛浅禾轻抚着她的头发,让她感觉舒服一些,着实安慰了好一阵后才柔声问道:“别怕,你告诉姐姐,当时你和秦梓炀在一起吗?她是自己爬上窗台的吗?”

容灿胆瑟地朝卫生间的窗户望了一眼,马上避开视线,缩回毛浅禾的怀中,点点头。

这次的现场勘察工作非常简单,只有窗台上出现了几枚疑似死者留下的足印,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留下,技术员王利很快完成了检材的提取工作。

法医那边的初步尸检工作也完成了。高飞言简意赅,“和上一名女学生一样,死亡时间在半小时前,高坠死,当场死亡。外伤轻,内伤重,口、鼻处有少量鲜血流出,腰骶部有轻微擦伤,所穿衣物沿原缝线崩裂,死亡方式待查。越是表面看起来简单的事情,往往越复杂,凭我这些年的法医工作经验分析,这两桩案件并不是表面看起来的这么简单。”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