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渗血的足球
  • 呈请立案报告书
  • 亦了
  • 8288字
  • 2021-05-21 10:50:05

新民公园在2017年建成,是附近居民饭后消食的场所。园区内除了种有普通的绿植以外还种了几棵果树,在海潭市著有“便民小果园”之称,果树没有喷洒农药,果实吃起来鲜甜可口,每到五、六月份,待杏子、甜李成熟时,游客可以免费摘取一公斤以下的果实。

清晨8点30分,三辆警车在新民公园南门旁边的小路上停下。园区内禁止机动车驶入,任烟生和侦查员、技术员在辖区派出所民警的指引下步行280米到达新民公园B区的足球场,这里就是报案人在报警电话中所说的发现渗血足球的位置。

法医勘查车在警车之后到达新民公园。从车里走下来一位身穿棕色麻布衬衫的中年男子,衬衫的袖口挽着,胸前的衬衫口袋里放着一黑、一红两支不同颜色的签字笔。男子年约45岁,面容白净,戴着一副金色边框的眼镜,文质彬彬的气质,看起来像是个说评书的人。

中年男子从身后年轻男孩的手里接过一次性帽子、口罩、手套和一副硬底的一次性鞋套,穿戴好以后向警戒带外的派出所民警出示了法医证件,朝中心现场的核心区走去。

高飞,46岁,海潭市公安局技术大队的主检法医师,兼任海潭市警察学院的名誉校长,受邀每个月回母校授课两次,每堂课都是座无虚席。

李洋对毛浅禾介绍道:“飞哥和任队是从同一所大学毕业的,当年都是母校的优秀毕业生,虽然这两个人是前、后辈的关系,但任队入学的时候飞哥已经毕业三年了。这两个人都来市局工作以后,随着接触的次数迅速增多,顺其自然的由校友发展成了兄弟,合作默契,去年飞哥在任队所住的小区购下了一套房产,任家和高家相处得像一家人。飞哥很义气,咱队的尸体检验报告总是出得特别快。你别看他柔柔弱弱的,其实人家是黑带,具体几代我就不清楚了,最开始时他的跆拳道是任队教的。”

毛浅禾听罢,称赞道:“我在几年前曾听人说市局卧虎藏龙,今日一见,果然不夸张。”说完,她从双肩包里取出笔记本,将现场的温度、湿度和天气记在第一页纸上。对于侦查员和技术员、法医而言,进入现场后要做的首要事情就是熟悉现场的环境。

为了中心现场核心区内有价值的线索不被破坏,警方在进入现场时有秩序。

最先进入核心区的人员为刑侦支队技术室的技术员,通常为2-3名,负责现场的勘查工作,寻找有价值的物证,并拍照固定现场的原始状况。勘查工作结束后,法医进入,对尸体进行初步的检验。所有的工作都做完后,侦查员进入,结合现场环境、尸体征象等可见信息初步确定案件的性质及侦查方向。

市局刑侦支队的技术员常年紧缺,主勘技术员已经和重案大队前往湖滨路的西山小区进行灭门案的现场勘查工作。这一次随同第二大队勘查现场的是技术员小孙。小孙在2017年入职,原职业是医生,是技术室里目前年龄最小的女孩子。小孙虽然经验不足,却是一个踏实努力的人,宁可将现场的全部物证都带回去逐一进行鉴定比对,也不肯遗落一件物证检材,总是过于谨慎,也因此技术室的人常调侃她是个“捡破烂儿的”。

碎尸案的现场勘查工作量大且复杂,拍照固定现场的原始状况尤为重要,每一组尸块出现的位置也需要进行标记。由于队里人手不够,在2017年申领到省公安厅办理的《刑事案件现场勘查检查证件》的侦查员李洋也加入到此次的现场勘查工作中,负责现场的录像工作。外围的询问调查工作由侦查员毛浅禾、文佳和洪见宁来做。

李洋进现场之前对毛浅禾说道:“丫头,待会儿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命案现场和你在投影仪里看到的现场照片可不一样,第一回就碰到碎尸案,真是苦了你了。海潭市一年都不会发生一起碎尸案,连我也是头一回遇到。”说完,他递给她一只塑料袋,“拿着,进现场后如果想吐的话就吐,如果实在难受的话就用拇指按压位于食指指甲边缘处的商阳穴,左、右各按一分钟,会有缓解,队里有好多人都试过了,管用。”

毛浅禾:“放心吧,我一定能控制住,不会吐的。”

李洋:“这傻孩子,呕吐是生理反应,不受大脑的控制,但愿你到时能忍得住。”

毛浅禾目送李洋进入核心区,站在警戒带外满心期待,看着小孙在足球场里忙忙碌碌,她也跃跃欲试,只盼着下一秒就能进入中心现场。

任烟生叫了她的名字,说道:“毛浅禾,先别急着进现场,按程序来,你先去给两名报案人做笔录。学校教的大多是理论,真正做的时候要把理论与实践相结合,五要素齐全,中心重点要明确,多问多想,巧妙地问,从报案人的话中提取关键词。文佳这次和你一起做,如果有问题的话随时向她请教。记住要对两名报案人分开询问,笔录做完后留下指纹。”

一次实操实战要比上十节理论课有意义,毛浅禾非常珍惜这次做笔录的机会。

报案人陈卓,男,27岁,新民公园北门对面的腾达健身中心的游泳教练。

他对毛浅禾说:“我们每天上午10点上班。今天早上7点30分左右,我买了早餐打算和同事来这里踢球,没想到刚走进足球场就发现了异常。这里平时是没有足球的,需要自己带球进场,今天却放了五只球,我心里纳闷,走过去瞧了一眼。真是好奇害死猫,那足球竟然在渗血,五只球都血淋淋的,腥臭腥臭的,还透着一股子酸,那股味儿我这辈子都没闻过,当场就把买好的早餐扔了,赶紧跑到足球场外面打110报警。”

报案人钱佳,男,26岁,同为腾达健身中心的游泳教练。

他在树荫底下擦去额头上的汗水,“太吓人了,我做梦都没梦见过这么恐怖的情景,当时真不该过去看那一眼。大约7点30分过一点的时候,我到达足球场,看到陈哥在打电话报警。他挂断电话后告诉我场地里有五只正在渗血的足球,里面可能有死人。我当时压根没往碎尸案上考虑,只纳闷那么大的一个人是如何塞进足球里的,所以跑过去看了几眼,一眼万年,我估计这辈子都无法忘记这样血腥的场景了。”

发现疑似盛尸足球的地点位于新民公园足球场的西南角,被草地围绕,斜前方50米处是球门,以足球场为圆心,500米半径内没有明显的建筑物和遮挡物。五只足球被排成了一排,血水从足球的缝隙中渗出,将下方的草坪染成了暗红色,经风一吹,血腥气犹存。

李洋对现场的方位、概貌、重点位置和细目按照顺序逐一进行了拍照、录像。

辖区派出所的民警小张和所长王志森是最先到达现场的人员。王志森将发现疑似盛尸足球的前后情况向任烟生做了汇报,“任队,我们接到任务后在7点41分到达现场,发现现场有明显的扰动,几个晨练的老人为了看热闹走了进来,我们将围观群众劝离后在现场围上了警戒带。现场除了五只足球外还放着一只橘色的塑料食品包装袋,袋子上写着‘腾达健身中心’这几个楷体字,袋里装有一盒温热的豆浆和两个稍有些烫的白菜馅包子。结合报案人陈卓提供的信息,这袋子应该是他今天早上在慌乱中扔下的。”

技术员小孙采用两步擦拭法对插在豆浆中的吸管的边缘处进行了擦拭,将生物检材放入物证袋中,在这之后,对出现在塑料袋上的指纹进行了提取。

任烟生对所长王志森说道:“足球场每天都有人来,凶手将抛尸地点选在这里,完全不担心尸块被发现,看起来丝毫不急于掩饰他的犯罪事实。缝在足球里的这些尸块不多,目测只占人体的10%,不排除凶手接下来还会继续在公园内的其他角落继续抛撒余下尸块的可能性,稍后要对人流量大的区域进行重点留意,辛苦你们。”

在距离足球场528米处的草丛中出现了一枚刻有“D&Z”的戒指,戒指上沾有少量血迹。小孙将戒指拾起,“戒身刻着字母,看起来是情侣对戒的其中一枚。”

任烟生:“物证的出现提示有人在我们到达中心现场之前来过这里,并停留过较长的一段时间,至于这个人是凶手还是路过的人暂时还不得而知。戒指是什么牌子的?能查到吗?”

小孙:“应该是华地亚的。”

任烟生:“什么时间上市的?”

小孙:“2017年5月20日,日子很好记,我对这款戒指有印象,我父亲当时买过一枚同款戒指送给我母亲。这款戒指不便宜,三万多。”

法医高飞从勘查箱里取出一条长约5米的塑料布,平整抻开,将这五只足球标记好序号后沿着缝在球上的线剪开,足球里的尸块很快出现在在场人的眼帘。

1号足球:内有一只被切下的左手掌。无名指处戴过戒指的痕迹隐约可见。

2号足球:内有一只被切下的右手掌和8小块被锯断的人体骨骼。骨骼层面的浅层肌肉被烹煮过,已经明显变色。

3号足球:内有被切下的男性生殖器官和6小块人体骨骼。

4号足球:内有12小块人体骨骼。

5号足球:内有一颗被斩下的头颅。切割面较为平整,面部被强酸严重腐蚀,已经无法辨认其容貌。在头颅的底部放有一把3.1厘米*1.5厘米的桃木剑,正面刻有“一剑避千邪”五个字,剑身未见明显血迹。

小孙取来比例尺,对重要物证固定,多角度拍摄了现场图后,将足球和桃木剑分别放入几只物证提取袋中,并标记好收集物证的时间、地点、事由、提取的数量、方法、物证的提取人等必须填写的信息。填好《现场勘查记录》后,技术员的现场勘查工作基本结束。

手掌、生殖器官、骨骼和头颅虽然出现在同一地点,却不意味着这些尸块属于同一名被害人,需要经过后续的DNA比对才能做出最终的判定。

尸块曝露于空气中后,浓烈的血腥气在空气中久不消散,仿佛一只只鬼手般肆意抓挠着在场之人的每一根神经,纵然被口罩包裹着鼻腔,也敌不过风去之后存在周身的这一阵接着一阵的厚重气味。毛浅禾在警戒带外做完询问调查工作后进入现场,腥臭味猝不及防地钻进鼻腔,她屏住呼吸,眼前的一幕令她胃内翻滚,再也忍不住,拿出塑料袋大吐特吐。

高飞在尸块旁蹲下,翻看着这些人体骨骼,“有价值的线索被毁掉了多数。”

任烟生:“至少死亡方式确定了,中心现场只要出现了尸块基本就可以断定是他杀了。”

高飞晃晃指头,“凡事无绝对,尸块不是判断自杀还是他杀的有力证据。一名抑郁症患者从30楼纵身一跃,尸体被摔得像破碎的西瓜,你认为死亡方式是他杀吗?”

任烟生点头,“在理,在理。”

高飞用了半分钟的时间将这些被锯断的骨骼拼凑完毕,分开摆放。“我左手边的这堆骨头是耻骨,男人和女人的耻骨角形状不同。这块耻骨角呈‘V’形,角度约为70度,右侧缘支角的角度为145.1度,左侧缘支角的角度为147.2度,是属于男性的耻骨。右手边的那一堆是盆骨。耻骨和盆骨是人体中最坚硬的两处骨骼,既然能被锯断,说明已经至少在高压锅里烹煮过10个小时左右的时间,只靠这些尸块一时半会还很难推断精确的死亡时间。死亡原因和致伤工具目前也无法确定,现阶段只能判定死亡方式为他杀。”

任烟生:“碎尸,常见于熟人作案,凶手可能是想掩盖住最关键的物证,也有可能只是单纯的发泄不满和愤怒,还有可能是为了满足内心的变态需求。案子一发,咱今晚铁定又要加班,碎尸案不同于其他的刑案,社会影响极其恶劣,老罗这回一定又被推到风口浪尖上。按照局里的规矩晚上会有案情分析会,你也参加,把尸体的详细情况和大家说一说。”

随后,法医助手将尸块运进法医勘查车。侦查员乘坐两辆警车返回警局。任烟生、毛浅禾和李洋乘坐一辆车,洪见宁、文佳和张哲、小涛乘坐另一辆车。

毛浅禾眉头紧蹙,将后座的车门慢慢打开,在角落里坐下。任烟生启动车辆,只以为她还没有从方才的血腥场面中走出来,便顺势安慰道:“凡事都有第一次,下次就好了。”

李洋是清楚原因的,见她没有说,便也没有问下去。

毛浅禾对任烟生说道:“任队,我没事的,谢谢关心。”

8月30日傍晚5时30分,碎尸案发生后的第9个小时,案情分析会在市局三楼的会议室召开。会议由任烟生主持,新人毛浅禾负责记录,法医高飞、技术员小孙参加。

首先,由侦查员对中心现场外的询问调查结果进行汇报。

文佳:“凶手所选的抛尸地点在新民公园的足球场,平时免费,人流量较大,晚上4点以后进场踢球的人比较多,足球场通宵开放,但是在晚上8点以后基本就没有人了。保安每天晚上的9点会在园区内巡查,昨晚负责巡查的保安没有发现足球场内的异常状况,凶手应该是在昨晚9点以后到今早8点30分之前的这段时间进入足球场的。发现尸块的区域属于市民休闲娱乐的场地,没有安装监控探头,我和小禾以抛尸地点为核心,以‘田’字形调取了周边能够调取到的全部监控录像,已经将一部分录像与视频大队进行了交接。”

随后做工作汇报的是技术员小孙。

小孙先将现场图在幻灯片中播放了一遍。而后,以勘查的时间为顺序,将鉴定结果进行了汇报,“经过鉴定比对,目前可以确定现场的尸块属于同一人。发现尸块的地点在足球场,场地铺有草坪,不利于足印提取工作的进行,凶手有可能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才决定在这里抛尸的,不易留下痕迹物证,在抛尸之前应该是踩过点的。凶手用了五只足球来装这些尸块,不过我们没有在足球上提取到有效指纹和掌纹,推测凶手当时是戴着手套封装这些尸块的,有一定的反侦察意识。在足球场附近的草丛中找到一枚戒身上刻有字母‘D&Z’的华地亚牌子的戒指,戒指上的血迹属于被害人,同时也从戒指上提取到了微量的皮肤组织,经过鉴定,DNA不属于被害人。”

任烟生:“皮肤组织在血迹之前出现在戒指上的可能性比较大,戒指被丢进草丛中之前,除了被害人,还有一个人戴过,戴戒指的这个人有一定的概率和碎尸案有关联。戒指上的血迹很有可能是凶手在分尸或抛尸的时候不小心蹭上去的,DNA不属于被害人,这倒是一个好结果。”

小孙:“戒指不便宜,扔掉很可惜,此是后话,暂且不提。戒指上的皮肤组织不属于被害人,如果是凶手留下的,便不会冒险让我们这么快就找到线索,这与自投罗网无异,所以我认为戴过这枚戒指的人有可能是被害人的另一半,或者只是单纯的试戴一次,当然了,还有很多种可能性。”

任烟生:“凶手缝足球时用的是什么线?”

小孙:“线是最普通的家用款,海潭市市区内很多地方都能买得到。”

任烟生:“凶手把尸块缝进去之前需要先用剪子或者其他工具把足球剖开,有没有从足球的分割处提取到有价值的物证检材?比如毛发、皮屑。”

小孙:“分割处干干净净。”

任烟生:“和头颅放在一起的桃木剑,上面有没有提取到有效指纹?”

小孙:“也没有,桃木剑上只有被害人的血迹。”

任烟生将现场图回放,细看着这五只盛装尸块的足球,说道:“戴着手套缝针,针脚还能这么细密,平时针线活应该做得很不错,女性作案的可能性略大。凶手在把这些尸块缝进足球的过程中非常镇定,不能排除曾有过犯罪前科的可能性。稍后将这份DNA与数据库中刑满释放人员的DNA作比对,看看能不能找到与之匹配的人。”

最后进行工作汇报的是法医。碎尸案对法医而言是一项琐碎的大工程。凶手选择碎尸的主要原因就是为了让线索变少,在线索寥寥的情况下,只凭着解剖台上的尸块通过一丁点线索查找更多的线索,难上加难,耗时久,还不一定有收获。

高飞:“被害人的下颌关节出现尸僵,用力破坏后可以重新发生,死亡时间在24小时以前,尸块被烹煮的时间久,精确的死亡时间无法确定。根据耻骨联合面、牙齿和盆骨的特征,推测被害人的年龄在41-45周岁。切口处没有生活反应,被害人是在死后被分尸的。左、右手掌的切口光滑平整,一次切下,推断分尸工具为刀面宽阔的单刃刀,比如剁刀、砍刀,在进行耻骨、盆骨分离的过程中,凶手将分尸工具换成了电锯。我将被害人的左手掌放进冷冻柜中冰冻一小时后,无名指处的痕迹变得非常清晰,被害人生前戴过的戒指的形状与小孙在抛尸现场找到的戒指基本吻合。”

“被害人左、右手掌的指甲青紫明显,这是机械性窒息死亡的典型征象,经过检验,目前可以排除死于颅脑损伤、中毒,以及因其他重要器官损伤而引起的机械性损伤死亡的可能性。机械性窒息死亡分为很多种,包括缢死、勒死、捂死、扼死、体位性窒息、挤压窒息和性窒息等等。颈部是法医的重点检查部位,凶手在用强酸腐蚀被害人面部的过程中,顺势流下的强酸也对被害人的颈部造成了轻微的腐蚀,颈部的肌肉分离工作较为困难,至少还需要半小时的时间才能完成,下楼开案情分析会之前我正在做这件事,再过十几分钟就能有结果。”

任烟生:“凶手在切下被害人的左、右手掌和生殖器官时能做到一刀切下且切口处平整,说明他研究过人体。在这之后,凶手又用蛮力将耻骨和盆骨从尸体上费力地分割下来,说明对人体还是不够了解。排查范围可以暂定在曾经自学医学的人、屠夫,以及中途退学的医学生中。毁尸、分尸,多见于熟人作案,为了掩去关键的证据,所以我们接下来的排查范围可以再缩小一些,即:与被害人相熟的自学医学的人、屠夫和中途退学的医学生。”

高飞:“我没有异议。不过排查范围虽然缩小了,难度却没有明显的降低,在找到余下的尸块之前,恐怕可用的线索少之又少。尸块只有一颗头颅、两只手、盆骨、耻骨,我们现在只能根据这些推测被害人的性别和年龄,长相、身高、体重等信息无法获知。”

任烟生:“协查通报已经发出,截至目前没有接到市区内派出所打来的电话,凶手没有继续抛撒余下尸块,这些尸块现在还在凶手家里的可能性比较大,凶手平时很有可能独居,且平时很少有人去家里做客,只有这样,将尸块放好后才不会担心被人发现。”

高飞:“如果第一现场与藏尸地点在一处,中间就不需要运尸这个环节了,方便很多。”

碎尸案发生后,当务之急是寻找尸源,并确定第一案发现场,否则后续的工作将无法正常进行下去。任烟生将警力分成三个调查组,对接下来的工作做出安排。

第一组,洪见宁和毛浅禾,负责监控录像的筛查工作。以8月29日晚上9点至30日早上8点30分为筛查条件,查找在这段时间内使用自行车、三轮车、手推车等人力工具,或者背包、手提包裹、拉着行李箱或购物车等方式进入园区的游客,并记录好时间。

由于侦查员拷贝到的录像较多,本次视频筛查工作由视频大队协助完成。

第二组,李洋、张哲,负责联络华地亚的官方旗舰店和海潭市的所有华地亚实体店,调取在2019年8月28日以前曾经购买过同款戒指、并且曾在戒指上刻过字母“D&Z”的顾客名单,确定名单后,从中找出海潭籍的顾客,联络户籍科调取个人信息。被害人的死亡时间在发现尸块的24小时前,筛查条件要向前推一天。

第三组,文佳、小涛,负责尸源的寻找工作,先从失踪人口入手,寻找与之相符的人。

任务分配完后,侦查员各归各位,各做各事。任烟生将毛浅禾留下。

任烟生:“第二大队的每一名侦查员都是从视频筛查工作做起的,再由浅入深。查视频的工作虽然很枯燥,却可以磨性子,案件侦查本来就是一份需要很多耐心的工作,忌讳急躁。今天是你正式工作的第一天,希望你能做好这件事情,如果有不懂的地方可以向宁哥请教。”

毛浅禾:“任队,我能做好。”

任烟生没有多说,只点了点头。

案发后的72小时是侦破案件的黄金期,如果在这72个小时之内没有取得突破性进展,侦破案件的难度将呈几何倍数增加,大概率会成为积案,导致凶手逍遥法外。

碎尸案的发生打破了海潭市的平静祥和,也意味着第二大队的全体成员在接下来的几天,甚至十几天、几十天的时间里很难有足够的休息时间。任烟生初任刑警队长,第一次遇上这般恶劣的刑事案件,压力非常大,只能将压力化为动力,迎难而上。

陈云和张华是任烟生家的两名住家阿姨,已经在家里已经工作了15年的时间,任烟生信任她们,也视她们为家人。他将电话打给陈云,“陈姐,最近几天局里事情多,我可能没有太多的时间回去陪伴然然。你和张姐一定督促他认真学习,和以前一样,该玩的时候让他好好玩,到了该学习的时候就严点看着。晚上10点之前必须上床睡觉,早上6点必须起床,小错要纠正,如果犯了大错的话可以适度惩罚。”

陈云:“放心吧,你在单位好好工作,不用操心家里的事。哦,对了,老爷子今天早上给家里打了电话,先问了问你的情况,我说你一切都好,工作顺利。接着老爷子提出了把然然接回家照顾一阵子的想法。”

任烟生:“然然是什么想法?”

陈云:“孩子很想去爷爷家,他说爷爷家有好吃的和好玩的,iPad也可以全天玩。”

任烟生:“星期日上完书法课可以送他去玩一天,其他时间还是住在家里,有你和张姐照顾他我很放心。我爸对孩子一直过分的宠溺,要什么就给什么,然然的一些坏习惯好不容易才改过来,如果在我爸那里多待几天又会变回原样。”

陈云:“忙完这阵子你也回去看看老爷子,他表面上说想然然,其实是想让你回家啊。他理解你工作忙,我们也理解,但你还是应该多抽点时间回去陪陪他,哪怕每次在家里待个十分钟也好啊,老爷子一个人住挺孤单的。陈姐把你当做自家人,所以才说这些话。老爷子现在什么都不缺,只盼望你能常回去和他说说话。”

任烟生:“好,我过几天就回去。”

正在玩拼图的尤然从陈云的手里接过电话,软糯糯地喊了一声“任爸爸”。“我不在你的身边,你今天有没有好好吃饭?”他说,小大人儿般的一本正经。

暖心的童言弥散了心里的阴翳,任烟生紧锁的眉头舒展开,眼里含笑,“刚吃了一大碗饭,爸爸要向然然学习,按时吃饭。最近几天爸爸要抓坏蛋,要打怪兽保卫家园,你在家里要听陈阿姨和张阿姨的话,爸爸和队里的叔叔、阿姨忙完这阵子就带你去游乐场玩。”

尤然:“那个漂亮的姐姐也和你一起抓坏蛋吗?”

任烟生:“哪个漂亮姐姐?”

尤然:“就是我丢西瓜皮的那天,和李洋叔叔待在一起的那个姐姐。”

任烟生这才明白他口中的“漂亮姐姐”是毛浅禾。“姐姐也和爸爸一起。”他回答道。

尤然忽然“咯咯”地笑了一阵,而后说道:“我很喜欢小禾姐姐,你们快去忙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