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错综复杂
  • 呈请立案报告书
  • 亦了
  • 4613字
  • 2021-06-05 15:28:59

罗凰知悉了毛浅禾和李洋的来意后,顿时冷下脸,“为方果而来?不好意思,关于她,我没什么好说的。”

毛浅禾礼貌微笑,“你不说也没关系,我们这次来原本也是为了做些程序上的事情,采一下你的指纹,仅此而已,你说和不说都一样,关于你的事情,我们在几天前就已经调查清楚了。”

罗凰放下手机,“你们调查了什么?”

毛浅禾:“你不需要知道这些。”

罗凰愠怒着,脱口便道:“我很不喜欢别人通过其他人的嘴来认识我。”

毛浅禾故意的耸耸肩,没有过多的理会他。

她的轻视惹急了罗凰,冷言道:“你们不就是为了方果的事情而来吗?我现在从头到尾给你们说一遍,免得你们听信他人言论,误以为我是一个很差劲的男人。直说无妨,方果瞒着我收其他男人的钱,数额不小,一收就是好几年,在我看来她的这种做法和被男人包养没有分别,所以我才向她提出分手,我不想头顶一片大草原。”

毛浅禾和李洋在他的对面坐下。

罗凰正在气头上,说到这里愈加愤懑,“如果8月26号那天晚上我没有在手机上登录方果的网上银行账号,还会继续当一个傻子,被她骗得团团转。这个男人从2005年开始通过网上银行给她转账,最少五千,最多一万,月月不落,每个月都是一号转账,特么的,像月经一样。转账完毕后,他会给方果打电话,问她有没有收到钱。我很生气,问方果为什么不拒绝他,她竟然大言不惭地对我说,既然给了,就收下呗,不要白不要。她不要脸是她的事情,我绝对不能把一个不干不净的女人娶进门,所以我当机立断向她提出了分手。”

毛浅禾:“你有没有问过方果这个人为什么月月给她转账?”

罗凰:“我没问,懒得问,这些已经不重要了,她收下这笔钱就是不对的。”

毛浅禾:“9月2日,你有没有见过方果?”

罗凰:“见过。”

毛浅禾:“你们是几点见面的?几点分开的?”

罗凰:“见面的时间大概是上午10点左右。在中午12点左右,我们分开,方果先走的。”

毛浅禾:“中午12点到下午2点这段时间,你在哪里?有谁可以证明?”

罗凰:“我和厨师李师傅闹了点矛盾,你说的那段时间,我们在山庄的凉亭里争论。”

毛浅禾:“罗先生,你或许还不知道,就在你离开之后的不长时间方果就遇害了。如果你当时陪一陪她,或是耽搁几分钟的时间为她叫一辆出租车,她根本就不至于被人杀死。”

罗凰目光清冷,“我已仁至义尽。”

言毕,他站起身,走到书房,从几本旧书中找到一张笔记纸,递给毛浅禾,“这是给方果转账的那个人的银行卡账号,他叫关镇民,我觉得有一定的嫌疑,希望可以帮到你们。”

毛浅禾:“我们还需要一份9月2日山庄的顾客名单,如果你方便,麻烦提供给我们。”

罗凰从茶几上的钱夹里取出一张名片,递给她,“我这里没有顾客名单,但是他们公司的领队手里肯定有。我记得很清楚,9月2号那天来我这里度假的只有一家名为海诺理财的公司,业务员带客户,大概来了30几人。你可以打这个电话问问。”

毛浅禾快速为他录下指纹和DNA,不愿再对这个人多说些什么。

罗凰望向她,“该说的话我已经全说完了,人要懂得自保,话说得多就错得多,冤案那么多,我不想在牢里度过几十年的大好时光,在半身残疾后得到那笔所谓的‘国家赔偿’。如果可以,希望你们不要再来了。方果走了,我的生活还要继续,要经营生意,要养活许多人,以后会结婚,会照顾孩子,真的不想再让这个名字出现在我以后的生活中。”

毛浅禾回以冷眼,“那么,祝你幸福。”

9月19日下午,技术室对余下的生物检材完成了鉴定工作。经过比对,罗凰的指纹和DNA、五名建筑工人的指纹和DNA、六名学生的指纹和DNA、五名教职员工的指纹和DNA均与物证检材的指纹和DNA比对不一致。

不过,令侦查员们意外的是,曾与方果有过激烈争吵的学生家长的指纹竟然与室外应急梯子上的指纹匹配成功了。

学生家长名叫杨朔,海潭籍,在今天上午8点钟已经到达邻省,正在与好友小聚。警方对其进行了电话传唤,并派出两名民警紧急赶往邻省,在傍晚5时到达张朔好友的家。

在对张朔进行询问之前,毛浅禾调取了方果的银行卡记录,罗凰提供的信息被查实。经查,关镇民从2005年2月17日开始给方果转账。2005年-2006年,每月会将一千元钱转到方果的账户上。2007年-2019年,每个月的转账金额在五千元以上,一万元以下。

通过对关镇民的户籍信息的调取,毛浅禾意外的发现,关镇民竟然是方果好友关瑶的亲生父亲。

关镇民,1962年出生,党员,现任海潭市税务局监察室副主任。

毛浅禾立即将这一情况汇报给任烟生,迅速将转账的事情与方果入职的事连系起来。

毛浅禾:“任队,我认为关镇民与方果的关系或许并不是罗凰以为的那样。关镇民在每个月的同一天转账,月月准时,似乎正在积极兑现某种承诺,他不敢敷衍。方果很可能知道他的秘密,并从2005年开始,一直以这件事为定心丸,月月心安理得的收下这笔钱。碰巧的是方果的入职时间也是2005年。我在第九中学查了她的个人简历,方果的学历是大专,在同期应聘的教师中完全不占优势,她之所以可以成功入职,很可能与关镇民也有关系。”

任烟生语气温和,“小禾,这个理由有些牵强。我说得俗气一些,如果从2005年开始,关镇民与方果之间存在着不正当的男女关系,男方每月准时转账也是很正常的事。”

毛浅禾:“女生的直觉告诉我事情的起因不会是这个。说真的,如果我是关瑶,自己的父亲与自己的好朋友保持了14年的不正当关系,我不可能没有一点察觉。”

任烟生:“每个人的行为模式都可以从他的出生地和成长环境找到根源。凡是有预谋的凶杀案必定会有一个击破整个犯罪设计的关键支撑点,这个支撑点就是:这桩案件为什么会发生?你有你的坚持,有探索求实的态度,很好。方果和关镇民之间或许存在着一些连系和特殊的关系,验证的最佳办法就是回到过去,调查过去。”

毛浅禾:“知道了,任队,我现在就去一趟方果的父母家。”

任烟生抬腕看了一眼手表,说道:“杨朔还有大约三个小时到海潭市,时间还来得及,我和你一起去。”

这一路,两个人都在想问题。任烟生板着脸沉思,与平时的温和模样截然不同,原本俊朗的面庞仿佛铺上了一层厚密寒霜,令人不敢多言。他一手握着方向盘,一只手从运动服的口袋里摸出烟盒,一支烟刚取出,望见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毛浅禾,又把烟放了回去。

毛浅禾坐在任烟生的旁边,已经瞥见了他方才的细微动作。在MH370空难发生之前,大哥毛琛曾说起过戒烟的计划,毛浅禾听到后,直笑他这次又是三分钟热度,计划不可能完成。毛琛揉着她的头发,坚称这次一定会做到,让她等着瞧。毛浅禾没有想到,就在这几句玩笑话过后,她再也等不到大哥的戒烟计划开始的那一天了……

有的人,出现过,你见过,便会在你的心里停留一辈子。

一些事,发生过,经历过,便会成为再也无法抹去的过去。

五年,时间很长,时光走得很慢,没有带走任何的记忆,却让许多的过往片段在脑海中无数次重新播放。

毛浅禾:“任队,没关系的,我对烟味不反感。”

任烟生笑了笑,从宾利车的后排座拿出尤然的零食罐,打开以后递给她,“其实我已经戒烟了,只是在思考事情的时候会习惯性的抽出来一支,这不是好习惯。”

毛浅禾的心里疼了一下,只那一下,很快,情绪如常。一道水波般的笑容漾在她的唇角,她从零食罐中取出一块巧克力威化,“我听别人说戒烟的过程很艰难的,任队,你很厉害。”

任烟生:“当时是为了然然而戒烟的,没想到一狠心竟然真的断了烟瘾。”

毛浅禾望向他,语气里掺进了一点羡慕之意,“然然有一位像超人一样的父亲,一定很自豪吧?”

任烟生很爽朗笑着,“多数时候是恰恰相反的。然然的几位好朋友经常会来我们家做客,看到我以后,总会问他‘为什么你的爸爸这么高,而你总是班级中最矮的一个?’,每次都问得然然很无奈,好朋友走后,十分生气地责怪我长得太高,要求我缩一缩个子。”

毛浅禾:“能看得出来,你把然然照顾得很好。”

任烟生:“然然在外人面前始终喊我‘爸爸’,会把我介绍给他的每一位新朋友,很认真的对他们说‘这是我爸爸,他很勇敢的’,每当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我都很自豪,这种幸福感是其他事情很难带来的。在家里我一点都不介意然然称呼我为‘任爸爸’,毕竟他的亲生父亲不是我,我只是陪他沿途看风景的长辈,引领他一路向前,告诉他哪里有小石子,要避开,遇到坎坷时抱起他,等到他具备了披荆斩棘的能力的那一天,我就会放手,让他按照自己的意愿振翅高飞。”

凤凰城位于海潭市的郊区,楼体崭新,环境优美,入住率却很低,任烟生和毛浅禾在小区里走了一圈也没有见到一位住户,几只流浪猫匆忙跑过,很快便没了踪影。小区内没有便利店和餐厅,附近也没有超市、商场和医院,几栋楼房孤单耸立,给人一种与世隔绝的凄凉感,入秋后,几片枯黄的树叶随风徜徉,萧索的色彩更加浓重了。

方果的母亲躺在床上,睁着眼,流着泪。

方果的父亲站在卧室的门外,看过任烟生的警察证件后,也没有请他和毛浅禾坐下,面露不满地说道:“你们怎么又来了?6号那天刚来过两位你们第二大队的人。”

任烟生:“方先生,我们理解您的心情。先前来的那两位侦查员是为了一些程序上的事情而来,主要调查您女儿生前的社会关系和平时常去的地方,为锁定犯罪嫌疑人而进行的前期铺垫。我们这次过来,是因为在这两天的时间里又有了一些新的发现,需要你们的配合。”

毛浅禾:“老人家,线索越多,对案件的侦破就越有利,每多一条线索,距离将犯罪嫌疑人缉拿归案的那天就又近了一步。”

方果的父亲点点头,“我明白了,你们想问什么就问吧。”

此行的目的是为了调查关镇民与方果之间的连系和关系。根据9月6日来方家走访的两名侦查员提供的信息,方果的父母虽然与女儿生活在一块,但是二老对她的私生活完全不了解。任烟生认为,即便关镇民和方果之间确实存在着非同寻常的关系,恐怕她也未必会将这种事情告诉父母,所以,与其去问方果的父亲,倒不如自寻答案。

任烟生:“方先生,我们可以看一看方果的房间吗?”

方果的父亲将两人带到西侧的次卧,打开门,“闺女走后,我们让她的房间保持了原样,连书本的位置也没有动过,你们随便看吧。”

任烟生和毛浅禾走进卧室。

方果的房间布置与多数女生的房间很不一样,她偏好金色,似乎对单一的金色还不够满意,又在金色的外面刷了几层亮闪闪的金粉,墙壁、相框、窗帘、灯饰、水杯、收纳盒皆是金光闪闪。毛浅禾从通体米白的客厅走进她的卧室,几道刺目光线直射双眼,一阵眩晕。

相由心生,心随境转。十四年前的方果,无论是相貌还是心境一定与现在的有着细微的不同。任烟生对方果的父亲问道:“方果平时有写日记的习惯吗?”

方果的父亲想了想,“大概有吧,我也不清楚。她总买本子,见到好看的本子就买回来。”

毛浅禾将方果放在简易书架里的五十余本日记本逐一打开,重点留意纸上有字的本子。方果是一个善于整理和收纳的细心人,没有使用过的本子放在塑封袋中,背面的右下角贴着购买日期,本子按照购买的时间有序的在简易书架里排成一排。

文字内容大多是歌词和减肥方法,寥寥几行,这些年来方果并没有记日记的习惯。

毛浅禾的目光停在一本淡蓝色的软面日记本上,本子的纸页已经泛黄,稍有些薄脆,标签上记录的购买时间是2005年3月16日,日记本里没有文字,只有一张欠条和一张名片。

名片来自恒信律师事务所的一位名叫张鑫的律师。

欠条是关镇民在2005年3月1日写下的。

“今欠方果人民币共计150万元,自今日起至2019年3月1日,每月偿还一部分,按照每月3%计算利息。”

下方留有关镇民的身份证号和电话号码。

无论是现在还是十四年前,150万元对于普通家庭来说都不算一笔小数目。方果在2005年8月入职,那时关镇民已经是海潭市税务局监察室的副主任。看到这张欠条,任烟生认同了毛浅禾的说法,欠款、破格录用,这两件事情很有可能存在着某种特殊的连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