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关系户
  • 呈请立案报告书
  • 亦了
  • 3125字
  • 2021-06-02 09:49:05

任烟生对室外应急梯子上的指纹提取完毕后,和毛浅禾来到一号教学楼的天台与技术员王利、小孙会合。洪见宁也刚从学校的保卫处回来。

天台宽阔,所放物品一目了然。

十几天后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70周年纪念日,政府、学校、商家和个人都在准备为祖国母亲庆生。天台西北侧的旮旯里堆放着几袋被雨水打湿的小红旗,紧挨着红旗的地方整齐放置着用防雨罩遮盖的建筑材料,一共12袋,每袋建筑材料的口袋都是收紧的。建筑材料的旁边摆了一只近一米高的大号红色塑料水桶,水桶的旁边放着五只大木箱,每只木箱里面装着一件约三米高的根雕作品,作品稍显粗糙。根雕的对面放置了一张1.5米*1米的大木桌、几十把木椅子和若干画架,每两把椅子摞在一起,呈一字排开,下方放有一只美术专用的涮笔筒。

任烟生对王利问道:“有什么发现?”

王利:“大丰收,这次提取到的生物检材相当多,看样子凶手是个没有经验的新手,每动一次手就留下一处物证。我和小孙从放置在天台上的红桶的外壁提取到3根浅颜色的长头发,红桶的内壁有指纹和皮屑,指纹一共7枚,已经全部提取完成。天台铺着地砖,面积大约800平方米,地砖上分布于各处的深、浅叠加足印约有几百枚,足印被反复踩踏,已经没有提取的必要了。除此之外还提取到一份相当重要的生物检材,我认为有大概率是凶手留下来的。”

说话间,王利将序号为“10”的物证袋递给任烟生,“这份生物检材是在建筑材料和红桶中间的空隙里找到的,卫生纸里包着的是一口痰,痰是新鲜的,从形态上看是今天早上出现在现场的,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可以提取到吐痰人的DNA。”

任烟生点点头,“辛苦了。痰可能是学生吐的,也可能是凶手吐的。方果的头发是浅棕色的,出现在这里的头发有大概率是她的。红桶比较大,可以藏尸,凶手也可以藏身,皮屑的出现或许会为我们缩短侦查的时间,有效锁定犯罪嫌疑人,破案有望。”

王利的眼神温柔,“二队有你在,案子不难侦破,老罗常说你是后起之秀,我反而认为你是天生吃这碗饭的人,后起之秀,总有一天能一枝独秀。刚才我听小孙说你现在已经能轻松完成痕检工作了,任大队长,数年不见,你真的令我刮目相看,不仅侦查工作做得好,连我们技术室的提取鉴定工作也轻车熟路了,看来平时没少偷着学知识。”

任烟生笑道:“假如哪天侦查工作做腻了,我就去你们技术大队讨口饭吃,你也要努力啊,别到时候被我抢了饭碗。我发现你做了母亲后也慈祥了不少,看我的眼神就像看儿子似的。”

两个人又短暂闲聊了几句后,回归正题。

任烟生对毛浅禾和洪见宁说道:“天台是一处监控死角,尸体被推下之前的情形一时间还无法还原,还得依靠土方法,查监控。我刚才看了一下,第九中学的监控探头比较多,我们或许能从中发现一些线索,室外监控只在学校正门那里有,余下的监控都在教学楼内。视频大队前些天从技侦中队那里挖来了几个能人,人手足够,到时大家一起查,确定方果遇害前的完整的行动轨迹。”

洪见宁:“监控录像已经提取完成了,我回警局后就和视频大队做交接。”

李洋和文佳的外围调查工作还在进行中。为了节省时间,任烟生让毛浅禾过去帮忙,并道:“这次的任务量比较大,你慢慢做,不懂就问,我忙完天台上的工作后就过去找你们。”

毛浅禾:“知道了,任队。”

王利方才一直在打量着任烟生和毛浅禾,她可以很明显的感觉到他对身边的这名年轻女孩的态度和对文佳的态度是不一样的。面对文佳,任烟生的温和仅存于表面,很客气,很刻意,但当他与毛浅禾说话的时候,无论语气还是眼神都格外的温柔,已经有了保护欲。

王利看着毛浅禾渐渐走远的身影,以开玩笑的口吻对任烟生说道:“你们二队新来的这个小姑娘很不错,无论外形还是工作能力都是一流的,你看起来很中意她。”

倒是任烟生,这一次回答得一本正经,“是欣赏,小禾很优秀。”

王利没有再多说什么。

第九中学高一年级的学生们说,英语教师方果平时非常严厉,也苛刻,有时不近人情,大家私底下称呼她为“灭绝师太”,只要她往门口一站,教室就立刻安静。

在同事的眼中,方果是一个性情耿直的姑娘,底线清晰,偶尔也会因为这耿直性子而得罪一些人,不过心肠不坏,大家对她还是比较包容的。方果与在同一年级任教的其他教师相处得比较和谐,和美术教师关瑶的关系最好,二人无话不谈,在入职之前就已经是闺蜜。

年级组长陈老师给出的答复是:方果的家境不好,但是人很上进,能提前完成校领导布置下来的各项工作,只是有时候没有团队意识。纵然偶尔拜金,也尚有原则,浅尝辄止。

毛浅禾:“陈老师,我可以看一下方果老师的入职简历吗?”

陈老师打开电脑,点开其中一个文件夹,将电脑屏幕移向毛浅禾,“这就是方果的档案。她在九中执教已有14年时间,23岁就来这里教书了,时间久,人很努力,也有一定的能力,只不过因为她的学历在教师队伍中偏低了,所以一直没有晋升的机会,薪资也没怎么涨,除去五险一金,每月工资是5000左右,不超过5500。”

方果的学历是大专,在2005年8月入职,与同期工作的其他教师相比学历确实低一级。毛浅禾将方果的简历拷贝到U盘里,问道:“学校后来为什么执意聘用方果老师呢?”

陈老师:“我不清楚真实原因,因为那时我也刚到九中教书,整天两耳不闻窗外事,只闷头写教案。但是最近的这几年我经常能听到一些闲话,说方果与校长有一些特殊关系,是不太干净的关系,所以才被破格聘用。”

毛浅禾会意,问道:“据您所知,关瑶老师在学校的口碑如何?”

陈老师回以微笑,说起关瑶,语气明显和聊方果的时候不一样,“瑶瑶是十佳教师,谦和、善良、有能力,人也漂亮,学生们都很喜欢她,称呼她为‘瑶瑶姐’,连早恋的小秘密都偷偷告诉她。瑶瑶的心态很好,‘迟到的屠夫’将帖子发出以后,她只担心了一阵子,很快就恢复平静,坚信只要没有做恶就什么都不怕。关瑶老师是一个几乎挑不出错处的好青年。”

年级组长的办公桌右下角贴着几张缩印版的课程表,英语教师方果任职的高一(5)班的课程表也在其中,9月2日的英语课一共有两节,分别为早自习和下午第二节。毛浅禾:“陈老师,根据学校的相关规定,如果科任老师没有课要上的话,是否可以离开学校?”

陈老师:“只要没有研讨会,科任老师就可以自由安排时间。”

询问工作结束后,毛浅禾和文佳从年级组长的办公室离开。

文佳:“小禾,刚才为什么想到查看方果的简历?”

毛浅禾:“一方面是因为任队曾说起过这个问题,另一方面,可能也是出于我的一种好奇心吧。薪资多少往往取决于学历的高低,‘迟到的屠夫’在帖子中说得很直白,方果拜金,常将贵重珠宝带在身上,以彰显身份,这令他很鄙视。我在想,一位普通高中的平凡英语教师每月要赚多少钱才能满足得了日益膨胀的购物欲望,所以查看了她的简历。”

文佳:“我身边的那些与方果的年龄差不多的高中教师,学历最低的是本科,硕士很常见,博士也有,方果的学历在教师队伍中的确很低了。九中不算重点校,但是教师的入职门槛也不低,方果能进九中教课,可能的确像一部分老师说的那样,她与校长有一些特殊关系。”

毛浅禾:“现阶段,这是一种能够说得通的可能性。”

两名女侦查员一路走,一路分析。前方,一双眼睛正在不远处的角落里窥视着她们的一举一动。刑警的直觉的敏锐的,毛浅禾和文佳当即觉察到了异样,向前追去。

偷窥两人的是一名男孩,径直跑着,时快时慢,看样子正在等待她们追上他的脚步。

任烟生正在这时赶到。

他从近处包抄,一记擒拿,还未用力,偷窥的男孩已经动弹不得。“松开,别拽我,警察了不起啊?你打扰到我们上课了,还不快滚?”他吵嚷着,不顾路过的学生侧目,音调更加的高。

任烟生丝毫不在意偷窥男孩的偏颇言论,只冷脸问他:“你想在这里说?还是和我们去审讯室说?”

偷窥男孩毫无妥协之意,依然出口成脏,用难听的话语厉声辱骂着在场的几名侦查员。

任烟生也未与之多费唇舌,将他交给李洋,“带回去,让小涛和张哲好好问一问。”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