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梯子上的指纹
  • 呈请立案报告书
  • 亦了
  • 4205字
  • 2021-06-01 10:50:23

通往天台的铁门已经锈迹斑斑,锁头却是崭新的,半挂在铁门上,光亮得犹如一面镜子。王利把锁头拿下来,完成了指纹的提取工作后,放入小孙递过来的物证袋中。

推开门,天台上的一景一物立即映入眼帘,豁然开朗。

20分钟后,第九中学的后勤主任气喘吁吁地跑上来,用不大标准的普通话说道:“任队长,刚才我在处理新生的校服问题,所以上来得有点晚。学生多,家长也婆婆妈妈的,每天都有一堆陈芝麻烂谷子要处理,没耽误你们工作吧?”

后勤主任名叫耿新程,在第九中学工作已有十年的时间,是个皮肤黝黑的精瘦中年男人,目测身高在1.65-1.68米之间,寸头、面中凹陷、浓眉、蒜头鼻、厚嘴唇,长相比较有特点。

既然方果的尸体在天台上被推下,凶手运尸的时候很有可能走的就是这条通道。任烟生与天台的负责人耿新程攀谈起来,“听口音,耿老师好像不是本地人。”

耿新程:“广西梧州的。”

对侦查员而言,在初期的摸排工作进行的时候,其实询问工作更类似于聊天,在聊聊侃侃的过程中把一些关键的问题带出来,远比单刀直入有效果得多。任烟生:“几年前,我在中队工作的时候去过你们那里,六堡茶和龟苓膏、蜜枣很有特色,我特意带了一些回来,兄弟们都喜欢吃。梧州距离海潭市有些远,为什么想到来这边工作?”

耿新程:“老婆被单位分派到这里,她娘家也在这,我就带着儿子跟着过来了。讨生活的人去哪里工作都一样,谁给的钱多,我就跟着谁干,谁家饭好吃,我就待在谁家。”

任烟生:“话糙理不糙,大家都一样。不过话说回来,你这份工作也挺好的,有寒暑假,待遇也不错,食堂还管三顿饭,多少人羡慕呢,至少我就很羡慕你。等到学生快要期末考试的时候你们也闲下来了,有时间照顾孩子。”

耿新程:“闲的时候是真闲,忙起来顾不上家,领导吼一嗓子,我们就要跑断腿。咱就拿这件事来说,凶手在天台上抛尸,这确实是我工作失职,今天应该早点将这扇铁门关上的,哪怕早半个小时都行,这样一来,凶手就上不来了,尸体也推不下去了。”

任烟生:“你阻止得了凶手抛尸,却不能阻止他去杀人,这不是你的错。”

耿新程:“理儿是这么个理儿,但我这心里确实不大舒服。就好比一个人把一只死耗子扔在你的房间门口,你看到后心里膈应不?最近这幢教学楼在做防水工程,从9月10号开始的,工人每天晚上9点以后往天台上运送建筑材料,这扇铁门得开着,他们大约在零时左右收工,到时我再上来把铁门锁上。事情还没完呢,关瑶老师的学生在9月13号的早上和今天的早上在天台上写生课,这两天的早上我不到6点就要过来给他们开门,虽然心里很烦,但是咱也不能让孩子们从应急梯子爬上来啊,是不是?”

任烟生:“工人是在哪里找的?是你们找的吗?”

耿新程:“我去找的,在五马路的劳务市场上找的,找那种胸前挂牌的小时工。工人一共有五个,我这里还存着他们的联络方式呢。工程预计在九月底完工,发生了这种事,恐怕要延期了。”言毕,他掏出手机,向小孙要了一张笔记纸,将五名工人的电话号码写了下来。

任烟生接过纸张,在上面扫了两眼,问道:“关瑶老师的写生课为什么要在这里上?”

耿新程:“谁知道了,我是个俗人,也没什么大文化,猜不透那些搞艺术的人的想法,只知道每天早上不到6点就过来开铁门挺麻烦的,连觉都睡不好。其实铁门的钥匙不是只有我这里才有,校长、副校长、高一的年级组长、保安队长人手一把,但是开门的人总是我,可能是因为我长了一张好欺负的脸吧。关瑶老师,哦,对,就是‘迟到的屠夫’在帖子里提到的那名美术老师,她和我们校长的关系不错,关瑶有时候称呼他为‘干爹’。如今的干爹可和以前的‘干爹’不一样了,现在的一些干闺女见干爹时连衣服都不穿。我就是个打工的,惹不起他们,只能把抱怨揣在心里头。”

任烟生:“你是九中的老前辈了,对‘迟到的屠夫’发出的帖子有什么看法?”

耿新程撇撇嘴,“校长不让我们私下里谈这件事,他越是这样做,我们越觉得这事有问题,保不准和他有关联呢。有的人看起来是人,其实是只兽,任队长,我可没说这人是校长。”

任烟生微笑,“我明白。”

耿新程猛灌几口水后,将空置的矿泉水瓶握在手里拧了几下,发出几声稍显刺耳的“嗝嗞”声,继续说道:“任队长,我是个老实人,有的话不得不说,能看出来你的为人也很正派。说句难听话,今天就算方果不出事,以后也有人会出事。天台没有围栏,这已经犯了大错,万一有学生在打闹的过程中不慎滑倒跌下去怎么办?我已经不止一次的和校长提过意见,他依然言之凿凿地否决了我的提议,认为只要把铁门锁好就行,没必要再在天台上安装围栏,省下一笔钱以后有用处。呵呵,你听听,他说的这是人话吗?幸好没出事,万一有学生掉下去,他肯定拉我们出来顶包,然后第一个跑路,跑得远远的,头也不回。”

任烟生:“第九中学建校已有五十多年,天台一直都没有安装围栏吗?”

耿新程:“之前怎样我不清楚,只知道从我来这里工作的那年开始这里就没有围栏。”

任烟生从后勤主任的回答中提取到了几条比较有用的信息。

1.通往天台的铁门钥匙平时由第九中学的正、副校长、高一年级的年级组长、后勤部主任和保安队长和掌管。

2.从9月10号开始,到现在,凶手选择抛尸的地点——一号教学楼在做防水工程,铁门每天晚上9点打开,工人的工作结束后,铁门关闭,如果没有特殊情况,铁门不会再次打开。

3.在9月13号和16号的早上6点,铁门打开过,关瑶和艺术班的学生来天台写生。

询问工作在耿新程的抱怨声中结束,不过,任烟生认为他的这些抱怨并非全无道理,天台没有安装围栏,总有一天会铸成大错,一旦出了事情,造成的损失将不可估量。

在方果的尸体被推下之前,关瑶和她的学生是最后出现在天台上的人,具有一定的作案嫌疑,按照规定,任烟生和洪见宁对这七人进行了分开、分批次的询问。

关瑶,女,1993年出生,党员,现任海潭市第九中学美术教师。

关瑶容貌清秀,气质温婉,身量纤纤,很像一位从画里走出的古典美人。虽然因为方果的离世而悲恸,但还是十分淡定理智的接受了警方的询问。她先提了“迟到的屠夫”发帖的这件事,“‘迟到的屠夫’就是杀害方果的人吧?他在帖子里警告我,但是我不认为自己得罪过他,也不觉得方果曾与他结过仇。我与方果相处多年,她一直都是一个很和善的人。任队长,我更认为‘迟到的屠夫’是一个精神病,他患上了被害妄想症,在自己构想的世界里生活,编造出很多根本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任烟生:“方果在学校的人际关系如何?”

关瑶:“算不上很好,也还可以。”

任烟生:“方果有没有男朋友?”

关瑶:“有,不过在前段时间已经分手了,和平分手,方果没有再联络过他。”

在这之后,关瑶向警方反应了一个情况,“9月13号的早上,我和六名学生在天台上上了一节写生课,写生期间我们都闻到了一种很奇怪的味道,是腐败的气味,很臭,臭气中又带着一点腥酸味,有点像铁锈,有点像臭鱼,今天的早上这种气味更浓烈了,直朝人的鼻子里钻,大家都觉得很恶心,所以我们的写生课提前结束了。”

任烟生:“你们闻到异常气味后有没有进行查看?”

关瑶摇头。

任烟生:“在学校的防水工程开始之前,通往天台的铁门有没有打开过?”

关瑶:“没有,天台没有围栏,铁门如果打开,学生就会上去玩,容易出事故,所以在做防水工程之前铁门一直是关闭的,铁门的第一次打开时间是9月10号的晚上。”

任烟生:“既然你也认为没有围栏的天台是不安全的,为什么还选择在这里上写生课?”

关瑶:“我相信自己的学生不会淘气。这里的风景很好,而且安静,可以在俯视万物的同时听着风吹过耳畔的声音,是一处难得的写生场所,所以我趁着铁门打开的这段时间向副校长提出了在天台写生的请求。”

六名学生交代的细节与关瑶所言全然一致。

铁门在9月10号之前没有打开过。臭味在9月13号早上第一次闻到,16号气味更浓,并出现许多苍蝇,苍蝇聚在建筑材料那一侧,并逐渐增多。在开始时大家都以为天台上放置建筑材料的位置出现了几只饿死的老鼠,因为学生都是女孩子,没有人敢过去查看,所以写生课提前半个小时结束。

小孙录入了关瑶和六名学生的指纹和DNA。

王利和小孙正在天台上勘察现场。任烟生决定从楼体左侧的应急梯子爬上去,检查一下梯子上是否会有犯罪嫌疑人留下的线索和痕迹。

室外应急梯子的材质与室内楼梯台阶的材质是不同的,由实心金属制成的几十节空心的踩踏处被固定在楼体外的左侧边缘上,与地面垂直,拾级而上,即可到达天台。

任烟生在楼外见到了毛浅禾,却不知道毛浅禾是特意在这里等他的。

毛浅禾:“任队,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吗?”

任烟生:“我正打算顺着应急梯子上去看看呢,你没有爬过这种梯子,在下面等我吧。”

岂料,毛浅禾很固执地跟上他,“我可以的,小时候经常跟着大哥爬树。”

任烟生点点头,“无论如何,注意安全。”

两个人在楼下戴好一次性帽子、口罩和手套后,特意选了没有硬底的一次性软质鞋套套在脚上。准备攀爬应急梯子的时候,任烟生背上现场勘查箱,让毛浅禾走在前面,这样一来,即便她以极低的概率不小心滑倒,身后的他也可以及时护住。

无论在哪座城市,刑警支队中的女侦查员都相对少见,巾帼不让须眉,这份坚强果敢非常难得。女侦查员有男侦查员们没有的优势。刑案发生后,在被害人身份未知的情况下,侦查员通常会用“以物寻人”的办法来寻找、确定尸源,比如:被害人戴着的耳环、项链、腰带,穿的衣服、裤子,甚至是喷在衣服上的香水、涂在唇上的口红,确定物品的品牌是关键一步,在这方面女性比男性更精通,是天性,也与后天的条件熏染有着一定的关系。

第二大队的男侦查员们在工作时严肃认真,甚少说出没有经过深思熟虑的话,休息时却变成了铁憨憨,也曾在闲聊时说起过文佳和毛浅禾,自然而然的在两个人之间有过对比。多数侦查员认为,文佳是可以与他们大口吃肉喝酒的好哥们,毛浅禾是心思细腻的林妹妹。

应急梯子很陡,毛浅禾却脚步轻快,动作敏捷。儿时经常跟在毛琛和毛琒的身后爬树摘果子、摘花编花环,活脱脱的假小子,毛琛常笑她像一只猴子,一点都没有小公主的样子。

任烟生走在她的身后,“小禾,留心脚下,别像一只猴子似的只顾着向上爬。”

随口说出的一句话犹如一支暗箭般直插心窝。说者无意,听者有心,毛浅禾蓦然一凛,背对着任烟生,语气里掺进了遮不去的感伤,轻声应答道:“知道了,任队。”

两个人一步步向上。临近终点时,毛浅禾停下脚步,“任队,有发现。”

在第二节梯子的把手处出现两枚沾有黑色液体的指印,指印的纹路清晰,形状完整。存在即有意义,暂时还不能排除凶手通过室外的应急梯子运送尸体的可能性。任烟生对毛浅禾说道:“梯子陡,容易站不稳,你先上去,我对指纹做提取。”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