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热搜榜
  • 呈请立案报告书
  • 亦了
  • 4013字
  • 2021-05-30 13:36:13

支队长罗德开门见山:“毛浅禾做侦查员已有一个星期的时间了,表现得怎么样?”

任烟生如实回答:“新人还需历练,优点和缺点都很明显,总体说来尚可。”

罗德:“以后你打算如何安排她?”

任烟生:“我服从组织的安排。”

罗德递给他一支烟,请他在对面坐下,“生子,你是我一手提拔起来的,当时我就觉得你是做侦查员的料,做特警虽然也不错,但还是不能完全把你的优势发挥出来。这几年你跟着我做事,我对你也比较了解了,你的心里现在有想法,而且这些想法与我的相悖。”

任烟生为他将烟点燃,“老大,那我就直接说了,我希望其他侦查员做的事情毛浅禾也能做,而不是只在一旁做记录、取鉴定报告这一类的清闲工作。毛浅禾没有那么娇弱,而且我认为她本人也不希望被局里这样安排。”

罗德:“毛浅禾肯定不希望我们这样安排,但是你别忘了,在父母的面前,她的‘不希望’是不作数的。生子,你也是父亲,如果尤然整天跟着其他孩子打打杀杀,你会允许吗?”

任烟生:“老大,这不一样,毛浅禾的‘打打杀杀’不是胡闹,是在维护正义。”

罗德:“只要这么做就会有危险。毛家已经走了两个儿子了,毛浅禾不能再出事。”

毛浅禾的父亲与局长李建国曾是战友,在同一个连打拼过,茶缸里的泡面成为催化剂,让两人迅速成为交心好友。部队生活结束后,两个人的联络却未曾中断,情谊亦如最初。MH370空难发生后,李局长担心这位老友一时想不开,每晚电话开导,直到毛父的心情稍稍好转。在毛浅禾来警局报到之前,毛父已经与李局长通过电话,说了很多,都是关于女儿的。毛浅禾的父亲说,丫头是敢拼的孩子,之所以想让她在警队中做乏味的工作,就是为了让她的新鲜感和热情劲减淡,换一份工作,或者什么都不做,只回家陪爸爸妈妈。

在老父亲的眼中,并不是成为一名警察就是为哥哥实现了心愿,平平安安,快快乐乐,简简单单,这也是哥哥的心愿,轻而易举就能实现。

罗德:“如果毛浅禾发生了一点点意外,别说是她的父母了,连李局都会唯你是问。生子,毛家父母的年纪大了,过不了担惊受怕的日子,他们只希望唯一的女儿能够平安健康,别无他求。而且你可能也已经听说了,两个儿子去世后,毛父的性子有些偏激,对女儿过度保护,在一些事情上心理有一点不正常。许多时候,你应该站在父亲的角度上考虑问题。”

任烟生:“老大,我还是想听一听毛浅禾的想法。”

罗德:“毛浅禾肯定不同意爹妈的想法,你问了也是白问,还不如不问。”

任烟生:“留在市局不容易,但毛浅禾还是历经万难考进来了,实力不容小觑。我在中队做侦查员的时候接触过很多实习生,论思考的能力和冲劲儿都远远不如毛浅禾,她是天生吃这碗饭的人,我认为既然局里留下了她,就不该埋没人才。”

罗德叹了口气,“生子,我不否认毛浅禾适合做这份工作,但是你也该为毛家父母想想问题。我今天为什么和你聊这些事情?因为你也是一名父亲,能够感同身受。”

任烟生:“我理解毛浅禾父母的顾虑,同时也有信心保护好毛浅禾。”

罗德:“在其他的问题上你一直都很理智,为什么偏偏在毛浅禾的问题上这样草率且幼稚?保护一个人就那么容易吗?你能24小时保护她吗?”

任烟生:“老大,我很理智的向你保证,一定不让毛浅禾受一点伤。”

其实,任烟生坚持让毛浅禾上一线的这个决定是经过了深思熟虑的,绝不是因为与她熟络了些就偶然间冒出来的想法。碎尸案发生后,毛浅禾留意到了被许多侦查员忽略的细节,细察入微,调查仔细,这种刻苦钻研的劲儿在新入职的侦查员的身上很少能看到。

罗德眼见任烟生的态度坚决,也无法再多说什么了,点到即止,未尝不可。自己如今已经是刑警支队的老家伙了,还有三年就退休,无论体力还是思维都拼不过这些小辈了,何苦因为一点事情而闹个脸红脖子粗?与案侦工作无关的事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倒也罢了。

罗德之所以这样看得开,心态好是一方面,最主要的原因还是相信任烟生能够把握好这尺度,尽可能的做到两全其美,亦如任烟生始终相信毛浅禾有能力成为一名优秀的侦查员。

罗德:“还有一件事。前阵子技术室的人手不足,李局还不愿意从分局的技术室纳新,所以前几天他把王利从省厅接回来了,以后王利依然留在技术室工作。对于技术室来说这是好事,王利经验丰富,做事仔细,往后技术室的鉴定效率能大大提升。你和王利曾有过一小段故事,彼此间也很了解,以后要好好合作。”

任烟生笑言:“其实当年也没有什么‘故事’发生,都是大家开玩笑的时候乱说的。”

罗德:“这都不重要,你和王利配合好,把手头上的案子一件件顺利侦破才是紧要之事。但是话说回来,生子,你的个人事情也要提上日程了,马上奔四了,也该有个家了。”

王利,人如其名,是个性子耿直爽快的姑娘,不拘小节,执着勇敢,亦有风风火火闯九州的豪迈气概,活脱脱的“女汉子”。她比任烟生小一岁,个子高挑,身形稍显壮硕,在技术室工作的那些年一直不喜欢在穿衣打扮上花心思,对外表毫不在意。

王利在24岁的时候曾经非常大胆的追求过当年还是特警的任烟生,至少直接、间接的当面告白过五、六次,不过每一次都被任烟生以“性格不合适”为理由很委婉的拒绝了。二字出头的女孩子总是非常在意别人的眼光,王利因为被任烟生接二连三的拒绝,自认为丢了面子,于是借着去省厅学习的机会避开他,这一走,就是十三年。

在第二大队侦办碎尸案的这段时间,社交平台上的两则新帖正在一点点上升热度。

这两则帖子最开始发布于海潭市第九中学的校园贴吧,发帖人的名字为“迟到的屠夫”,随着第九中学学生的数次转发,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留意这两则新帖,并加入到讨论中,再转发至朋友圈和论坛,帖子的内容对于习惯了平淡生活的一部分人来说有着一定的吸引力。

第一则帖子的发布时间是2019年9月1日,写在内容栏里的文字只有寥寥几行。

“平凡人总会对艳俗之物趋之若鹜,常以华丽衣衫遮挡空虚之心,久用贵气珠宝掩去俗气之味,可悲可叹,可耻可觑。愚者常戚戚,悲悯和同情是廉价虚伪的,小丑登不了大雅之堂,当面啐之亦是无妨。方果老师,你咎由自取,不必怨天尤人,望你早偿恶果。”

第二则帖子在一天后的凌晨零点整准时发布。“迟到的屠夫”在内容栏里贴了一张第九中学美术教师关瑶的生活照,并在八小时后抢占了沙发,在关瑶照片的下方回复了自己。

“关瑶老师,几日不见,合该想念。大千世界,芸芸众生,若我还有机会与你重逢,应该以何种表情、何种语调开口呢?黄泉之路,幸得有你的陪伴,于方果而言,已经足矣。”

一场秋雨,一场寒,几天前的那场暴雨过后,海潭市仿佛被浸泡在了湿冷的水汽中,阴翳触手可及,虽未再降下雨水,萧瑟凄凉之感却比之前更加的明显。

毛浅禾制作了几罐蜂蜜柚子茶,趁着这几天温度骤降,带了一些来到警局分送给同事,又如先前那般特意为任烟生留出三罐,请他将其中的一罐带给尤然。

红柚被切成小小的方块和澄净的蜂蜜拌在一起,在纯色的小熊玻璃罐中显得尤为可爱,任烟生细瞧着,唇边泛起一道十分好看的弧度。他从书架里摸出一包点餐时赠送的一次性筷子,掰开后,正打算插进蜂蜜柚子茶里,很快又放回原位。接着,他从抽屉里找出一把不锈钢小勺,洗得干干净净,用纸巾擦去了上面的水渍,这才舀出一匙,用温水化开。

“一勺蜂蜜是12只蜜蜂终生劳动的成果,合该珍惜。”他对自己说道。

果茶氤氲,任烟生的心头泛起暖意,打开电脑,开始浏览近期国内、国外的大事、小情。只一眼,便在热搜榜中看到了“迟到的屠夫”发出的帖子。

任烟生将帖子下方的留言逐条看了一遍。他发现,在新帖发布的当天并没有太多的学生留意内容,回复“迟到的屠夫”的只有几枚表情,或者是英文单词“Mark”,真正在校园里引起轩然大波的时间是帖子发出的两天后,9月3日。

因为,9月2日的下午,第九中学的英语教师方果的确失踪了。

在第九中学校园贴吧里“迟到的屠夫”发出的第一则帖子的下方,被点赞次数最多的是一位网名为“珠光宝气”的网友。她自称是第九中学的化学教师,也是高一(5)班的班主任, 9月3日的早上6点03分,她在帖子的下方留下了很长一段文字。

“当时我没发现不对劲,方果老师以前也迟到过。9月2号的下午2点50分下午第二节课开始,那节是方果老师的英语课,但是她没有准时进班,我拨打了她的电话,那头关机,我以为她有急事要办,所以简单的和年级组长说了情况,把五班的那节课换成了化学课。大概在晚上9点钟的时候,方果的爸妈来到学校找人,他们说女儿没回家,电话从中午12点开始关机。我把下午的情况简明扼要地说给了他们,老两口凭第一感觉认为方果出事了。”

大约有100名网友回复了“珠光宝气”的留言。

胡汉三:“造谣只需一张嘴。你怎么证明自己是九中老师?有本事把工作证发上来,不然大家不信你说的话。”

会飞的鱼:“看起来这位方果老师以前也经常迟到啊,好意思吗?第九中学的校领导不管吗?老师不允许学生迟到,自己却违规。我不希望女儿以后遇到这样的老师。”

Linda:“心灵感应有时候挺准的,这位老师大概已经遇害了吧?但愿别这样。”

水中的火箭:“‘迟到的屠夫’敢发帖子,方果肯定就是他杀的,没有第二种可能性。”

猩猩的狒狒:“你的网名看起来是个女的,不过我认为你是个男的,是‘迟到的屠夫’为了这件事特意开的小号也有可能,反正我觉得你值得怀疑。”

……

“珠光宝气”没有删除回复。“迟到的屠夫”没有回复任何一位网友,也未再更新新帖。

警方在接到各方的报警电话后立即对“迟到的屠夫”所在的发帖位置进行定位追踪,同时也对“珠光宝气”展开调查。经查,“珠光宝气”的身份无可疑。至于“迟到的屠夫”的相关信息,由于已经时隔几日,未能及时提取得到。“迟到的屠夫”在几天前发帖,用两张偷来的身份证在背对着红叶网吧监控的位置上网两次,将帖子发送完毕后就在从红叶网吧离开了,没有留下任何的可查的线索。

方果的家人将寻人启事贴在海潭市的各个角落。那般优雅清丽的女儿,在上班之前还是笑靥如花的,时隔半日,竟然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父母在一夜之间愁白了头发。

至于帖子中提到的另一名教师关瑶,自认为受到了死亡威胁,曾打算向学校递交辞呈,最终在父亲的劝说下还是选择留在学校教课,说服自己身正不怕影子斜。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