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解铃人
  • 呈请立案报告书
  • 亦了
  • 4128字
  • 2021-05-29 11:00:13

三桩杀人案顺利侦破,任烟生在刑警支队的例行会议上得到了局长李建国和支队长罗德的表扬,同时也获得了“任四天”的美称,四天侦破案件,这是大家给予他的赞赏。

所有人都认可任烟生的办案能力,只有他自己清楚,这次能够成功连破三桩案件其实是有运气的成分在的,如果曹海莲没有不顾一切地砍向董嘉苗,案件不一定侦破得这样快。

按照现行的司法体制,公安负责侦查,侦查终结后,案件移送检察院起诉,由法院负责审判。犯罪嫌疑人曹海莲的心态很好,在看守所里读书、看报、练字,也会在晚上7点看一会新闻联播,与平常的日子无异,平平静静,不惧死亡。

曹海莲的母亲已经82岁,从邻居们的口中得知了女儿的事情后整日抑郁,精神恍惚,在下楼梯时不慎摔伤了腰,行走困难。社区每天都会安排一名工作人员去探望老人家,陪她说说话,为她做些可口菜肴,也会将米、面、油等重物替她运上楼。腰伤易治,心病难医,老人家的精神状态非常差,拒绝治疗并不严重的腰伤,每天躺在床上只盼望早点死亡。

老人家心系女儿,偏偏行动不便。李洋将这件事转述给任烟生,任烟生得到消息后报请支队长罗德,允许曹海莲与母亲通过视频提前见了面。见面的时间只有十分钟,很短,甚至不能将最想说出的话一一诉尽,可是,对于老人家而言,看到女儿状态很好,已经可以心安了。她望着屏幕中的女儿,轻手触摸她的脸颊,几句叮嘱到了嘴边,却还是咽下了……

归期无期,只盼望来世还有机会遇见。

曹海莲对母亲说,想将蓝色海港城的房子留给即将结婚的侄子住,如果他不嫌弃的话可以一直住下去。侄子今年32岁,是一名程序员,在海潭市打拼奋斗多年,依然没有经济能力全款买下三环内的一套住房,与他相亲的女孩子大多介意这件事,以至于他单身至今。

在最后,曹海莲对母亲说:“妈,朱珠和朱涛不在了,用不了多久我也要过去和他们爷俩见面了,每年的清明恐怕也没有人为我们三人扫墓了,就这样吧,别麻烦大家。”

老人家硬生生地将眼泪憋了回去,“囡囡,你别怕,还有妈妈在呢,只要妈妈在世一天,就会和以前一样护着你们一家三口,妈不会扔下你们不管。”

案件移送到检察院后,支队长罗德给第二大队批了一天假。任烟生在农家乐包下五间包房,十几个人舒舒服服的在那里休息了一整天,仰观宇宙之大,专心垂钓,静听清风穿过竹林,看小兔欢腾,寻常的快乐最纯粹,纯粹最难得。在这一天不需要绞尽脑汁推理案情,不用揣摩犯罪嫌疑人的心理,每一分钟都只属于自己,实乃人生一大乐事,着实惬意。

农家乐内有果树、鱼塘、射击场、扎染室和采耳室,男侦查员大多对钓鱼和射击更感兴趣,跃跃欲试,一定要争出个输赢。毛浅禾和文佳是第二大队仅有的两名女侦查员,两人的性子却是截然相反的,文佳更喜欢和男侦查员比枪法、拼酒量。毛浅禾与她相比安静许多,在树林里轻嗅着水果的甜香,一壶花茶、几块点心,独立一隅,倒也舒惬自在。

毛琛和毛琒离世后,毛浅禾也慢慢安静下来,她知道,从今往后不会再有人像哥哥那样陪着她满世界疯闹……

毛浅禾的自行车停在洪见宁的奥迪Q7旁边,今天早上,只有二轮车的她是最后一个到达农家乐的,那时停车区已经没有位置了,只有这处小角落能勉强塞得下她的自行车。

正值丰收的季节,果园里的水果格外鲜甜,枝头上的一颗颗饱满果实犹如少女头上的华丽珠翠,舒展身姿,尽态极妍。毛浅禾在果园里摘了李子、桃子、葡萄、杏子和甜瓜,洗干净后摆在几只果盘里,给在附近钓鱼的几名侦查员送了过去。

任烟生正和李洋、洪见宁在射击场练枪法,兴起之时随手拿起台面上的一瓶啤酒几口就喝尽了。他的酒量很不错,在刑警支队中素有“任酒瓶子”的绰号,五、六瓶啤酒就如同开胃前菜,十几瓶不在话下,连技侦支队的同事也算进去,酒量能超越他的人寥寥无几。李洋曾问过他,是否天生就有好酒量。他只轻描淡写地回应了一句,习惯了。

耐着性子反复去做一件较为反感的事情,总有一天会变成习惯。

一只猴子反复在键盘上打字,一定有一天会打出banana。

在刑警中队工作的那段时间,不免有酒局,少数的中队领导总是喜欢在酒桌上用酒量来检测年轻人是否有干劲,任烟生的酒量并不好,每次都是硬着头皮喝。

任烟生将车钥匙扔给李洋,“反正你来我家住,今晚你开车。”

李洋接住,玩笑道:“我人都是你的了,开个车,不算事。”

上级只是上级,虽然温暖,到底是和哥哥不一样的。毛浅禾这样想着,自然而然的停下脚步,没有再向前走,将果盘端回包房,坐在餐桌旁边等待大家尽兴而归。包房里只有她一个人,无事可做,闲看着餐桌上小盆栽的叶子轻轻晃动,困意渐起,慢慢睡了过去。

大哥毛琛又一次出现在梦里,对她宠溺笑着,叮嘱她一定要好好生活,照顾好爸妈。毛浅禾还没有来得及答应,毛琛的模样迅速变成任烟生,场景也换成市局三楼的队长办公室。任烟生语气生硬地对她说,毛浅禾,认清现实,你的哥哥已经不在了,求救不如自救……

毛浅禾拒绝,在梦中大哭,用力推任烟生离开,她只要哥哥回来。醒来时,孤单的感觉像一头猛兽将她彻底吞噬,久不松口。她挣扎,用了几分钟的时间才勉强将自己从梦里拉回到现实空间,失落的感觉却不减分毫,甚至,愈加猛烈,将她禁锢,久难脱身。

梦会使人清醒,也会让人更加不敢面对现实。

毛浅禾的叹气声被笑声遮盖,一场突降的大雨将同事们按在椅子上,半分钟前还是安静的餐厅很快变得热闹。这热闹来得太快,对于才刚平复心情的她来说有一点聒噪,不过,她很快逼迫自己适应了这聒噪,与大家笑谈一阵,似乎方才并没有发生任何的烦心事情。

洪见宁钓到的鱼被李洋放在一只从农庄借来的红色水桶中,十几条半掌长的鲫鱼在水里扑腾着,文佳蹲在红桶边上看着,要拜洪见宁为师,专学钓鱼,带回家烤给女儿吃。

这是入秋以来最猛烈的一场雨,来得毫无征兆,狂风呼啸,鲜嫩的青草被拍打得弯下了腰。毛浅禾与同事聊天时才恍然想起自行车还在停车场里,顾不得带上雨伞,急朝门外跑。

暴雨中,鸟雀退避,繁花怯瑟。透过一层层雨帘,毛浅禾看到了任烟生的高大身影。他冲进雨水中将那辆蓝白相间的自行车搬起来,抹去打在脸上的水点,小心翼翼地将自行车放进自己车的后备箱中。倾泻而下的雨水犹如一颗颗砸在地面上的豆子,肆然拍打着他的伟岸身躯,狠厉无情,他没躲没避,如一座山峰般岿然,安置好自行车后,用车里的纸巾将沾在车身上的雨水擦抹得干干净净,而后,取出一张崭新的塑料布盖在自行车上。

任烟生转身时望见了朝他走来的毛浅禾。

毛浅禾是感性的女孩子,曾在几个瞬间从任烟生的身上看到了大哥毛琛的身影,仿佛失而复得,心头有浓浓的暖意。她偏头擦去眼角的泪水,“任队,谢谢。”

任烟生微笑,温和说道:“你的自行车没事,快进去吧,降温了,外面冷。”

毛浅禾的眼泪一时间不受控制,泪水混合着雨水,将她原本精致的妆容冲洗得干干净净。她像一个稚嫩孩童般不再屏蔽哭声,将心中的想法尽数说出,“任队,我没有想到在大哥和二哥离开后还会有人在意这辆自行车。因为你它才没有受伤。自行车的款式已经很老旧了,对别人来说它只是一堆废铁,对我而言却亦如珍宝,这是大哥留给我的唯一一件物品了,车在,哥哥在,我也在。我知道这种感觉很难被人理解,连我的家人都曾一度认为我患上了精神类疾病,我真的很想念哥哥……”

情境使然,这是毛浅禾第一次对一个不熟悉的人说出这样多的心里话。任烟生听后稍感意外,抹掉脸上的雨水,担心她着凉,将自己的外套披在她的身上,“小禾,已经流逝的那段时光很美好,因为难得,我们才需要把它放在记忆的最深处用心去珍存。我听说了关于毛琛和毛琒的故事,他们在很多领域都是佼佼者,很优秀,值得怀念。但是我们不能一直回忆过去,这样只会让我们不受控制地陷进去,越陷越深,难以走出。这世间还有毛琛和毛琒没有体会过的快乐和美好,为了他们,你也该去一一体验,勇敢些,心魔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我们从来不相信自己有一天会有能力打败它。

毛浅禾:“我尽量。”

任烟生:“你肯定能做到。”

毛浅禾:“任队,这种感觉太难受了,给我一点时间。”

任烟生:“我曾经也以为时间会让伤口愈合,直到后来才发现,如果只是一味依靠客观因素而不自救,时间只会毫不留情地将结痂的伤口揭开,让人猝不及防的再痛一次。小禾,我今天说的这些话或许也是毛琛最想对你说的,照顾好父母,努力把今天过好,别让父母为你操心,也不要让这一天成为沾满灰尘的历史,无论你如何生活,今天都是往后的日子里最年轻的一天,不管这一天过得怎么样,以后都永远回不去了。”

毛浅禾沉默。

任烟生拍了拍她的肩膀,“小禾,勇敢一点,死亡不是终点,遗忘才是。在我母亲去世后,我对这句话更是深有感触。故人已逝,他们的好只有最亲的人才能记得,我们要记着这些美好,一直记得,替心里的他们好好的活下去。他们没有机会再见明天的太阳,但是我们有,我们见到了这些美好,心里的他们便也见到了。”

毛浅禾点点头,将他方才说的这番话牢记在心上。

任烟生用大手为她遮挡着雨水,两个人朝餐厅走去,两颗心的距离拉近了。

毛浅禾不自觉的想起有毛琛和毛琒陪伴的那些年,有失落、愧悔和无尽的感伤,也有无法言说的复杂情绪。任烟生很像毛琛,今天并不是她第一次产生这种错觉。五天前,碎尸案发生后,毛浅禾坐在警车的后排座上,不经意的一瞥,差一点唤出那声“哥哥”……

初秋的雨水像散漫不羁的青春期少年,初来乍到,却不顾旁人的眼光随着心情做事情,直到聚会结束这场暴雨也没有停下来的打算。侦查员中只有毛浅禾没有车,任烟生提议送她回家,李洋在一旁软语附和着,毛浅禾破天荒地答应了,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

这一晚,毛浅禾睡得格外香甜,哥哥没有出现在梦里。

第二天,第二大队照常开工,任烟生早早到岗,将昨晚采购的泡面和饼干放进办案区的收纳箱里。毛浅禾随后到达,不过,毛琛留给她的自行车并没有一起出现在市局的停车场。

李洋在窗边看见毛浅禾从她父亲的卡宴车里走出,待她走上楼,大喇喇地笑言一番:“今天竟然没骑自行车来上班。丫头,是我眼花了?还是美丽善良的你终于想开了?”

毛浅禾只温声应道:“学长,我想好好生活了。”

任烟生正在办公室里看一桩毒品交易案的卷宗,他在成为侦查员之前做过许多年的特警,冲到一线参与高危险性的抓捕工作是常有之事,这也是对刑侦人员的一种保护。

重案大队的谭明将他办公室的门推开,“任酒瓶子,老罗让你去一趟办公室。”

任烟生只以为又有重案发生,不敢耽误,放下卷宗就朝支队长办公室走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