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血淋淋的真相
  • 呈请立案报告书
  • 亦了
  • 6603字
  • 2021-05-28 13:14:12

现场已经拉上警戒带,浓烈的血腥味久未消散,让在场的侦查员迅速想起了董琨案的碎尸现场,一家三口接连遇害,死状惨兮,心中唯剩惋惜。

侦查员对几位目击者进行了询问。

路人甲:“案发之前,我站在那个被砍死的小姑娘的旁边等公交车,小姑娘那时提着购物袋从对面的商场出来,朝前方的好家宾馆走,好家宾馆在我的身后。小姑娘刚走上马路牙子,一个穿着黑色长衫的女人就像疯了似的朝她奔来,举起剁刀猛砍她的脖子,像砍柴似的,血当时就喷得老高了,一刀下去人就死了,那个黑衣女人又补了几刀,小姑娘的脖子差点被砍断,老惨了。这么彪悍的女人在我们东北都特别少见。”

路人乙:“黑衣女人大概有1.68米高,不胖不瘦,戴着帽子和口罩,看不清长相。事发之前那名小姑娘正朝宾馆走,她几步追上,特别疯狂,特别狠,砍完人就开车跑了,黑衣女人的车停在了马路对面,好像是一辆哈弗车。”

路人丙:“黑衣女人不像是在报复社会,看起来也不像个精神有问题的人,她明显有目标,直奔那个小姑娘去,做事沉稳,不慌不忙。我觉得被杀死的小姑娘与黑衣女人结仇了,要么欠了钱,要么刨了人家祖坟,不然她咋能这么凶残呢?”

董嘉苗遇害地点的对面就是宾馆。好家宾馆,这是第二大队为她预订的住宿地方,步行至刑警支队只需要两、三分钟的时间。任烟生这样安排的目的不仅仅是为了方便董嘉苗配合侦查员的询问,更是为了保护她的安全,毕竟极少有人敢在警局的门前行凶。凶手至今没有锁定,只要凶手在外停留一分钟,董嘉苗的危险就会增加几分。

然而,在任烟生的千叮咛万嘱咐下,董嘉苗还是擅自从宾馆离开了。

经过法医检验,被害人董嘉苗的死亡方式为他杀,死亡原因是锐器致死,致伤工具与现场目击者描述的相符,是一把剁刀,颈动脉被剁刀砍破,因失血过多死亡。

陈赫云、董琨、董嘉苗在几天的时间里先后遇害,行凶者的作案动机已经清楚了然,一家三口曾经因为同一件事情激怒了凶手。不过,比之先前发生的两桩案件,凶手这一次的行动非常草率,过于急躁,无所顾忌的在刑警支队门口行凶,做好了拼死一搏的准备。

8·30碎尸案发生后,警方在董琨的家中进行现场勘查的时候发现刀具架中缺失了一把剁刀,今日犯罪嫌疑人同样使用剁刀行凶。任烟生推断,凶手先用剁刀肢解了董琨的尸体,而后将剁刀带离分尸现场,几日后,再用剁刀砍向董琨的女儿董嘉苗。

任烟生对文佳问道:“今天晚上你和张哲、小涛护送董嘉苗回家取文件的过程中,有没有听她说起过近期是否告诉了朋友或其他人自己回海潭市的这件事?”

文佳:“没有。董嘉苗的心情很差,我安慰了几句,她回应了几声,除此之外没有交流。”

任烟生:“取文件的过程用时多久?”

文佳:“不到一分钟。取完文件我们就把董嘉苗送到了好家宾馆,当时是晚上8点06分。”

任烟生:“你们进电梯的时候,电梯里是否还有其他人在?”

文佳:“去的时候电梯里没有人,从董琨家离开的时候住在楼上的杨琪也在电梯里。”

张哲补充道:“杨琪当时还和我们打了个招呼,问我们‘任队长怎么没有一起过来’。”

任烟生:“杨琪与你们不是偶遇,而是早就等在了家门口。等你们从董琨家离开后,她才按下电梯的下行键,一路开车跟着你们来到好家宾馆,并在那里等待董嘉苗从里面走出。”

文佳这才恍然大悟,“只有住在同一个小区的业主才知道董嘉苗回家的这件事。是了,我想起来了,杨琪的黄色外套里穿了一件黑色衬衫,衬衫很长,她把衣摆掖进了裤子里。”

张哲:“唉,任队昨天已经提醒过事主家属在我们确定凶手之前不要独自一人离开宾馆,她却还是固执己见,有些事真的是命中注定。”

任烟生:“董嘉苗进入好家宾馆后,在房间里停留了大约一小时的时间,而后独自外出买水果。杨琪是凶手,等在宾馆门外的她不顾身处闹市区,见董嘉苗走出,上前残忍行凶。”

户籍科的同事做事非常有效率,很快便将查到的信息送到任烟生的办公室。

杨琪,查无此人。

“杨琪”使用了假身份证。任烟生推断,杨琪就是董琨、陈赫云家的钟点工李阿姨,甚至,她本人可能也不姓李,但是一定与刻有“D&Z”的戒指中的字母“Z”有关联。

华灯初上,蝉鸣凄切,警局内夜如白昼,第二大队的所有侦查员通宵加班,对在最近半年内购买过醋酸泼尼松龙注射液的名单中的最后385名患者做完了关系排查的工作。

任烟生手握名单,一遍一遍查看信息,最终在一位名叫朱涛的患者姓名上画上圆圈。

经查,朱涛为海潭籍,1964年出生,于2019年6月4日凌晨2点09分因心力衰竭去世。在朱涛的户籍信息下方,是一个女孩的名字。

朱珠,1993出生,于2018年8月26日傍晚6时27分身故。

任烟生调取了当年的法医出勘记录,查到朱珠的死亡原因是高坠死,坠亡地点是乐达商场,由于死亡方式为自杀,所以警方开出了不予立案通知书。事发后,朱珠的家属没有向办案的民警和负责尸体检验的法医提出质疑,遗体没有进行解剖。在朱珠自杀身故的次日,遗体在海潭市龙峰殡仪馆火化。

户籍科的同事提供的信息印在三张A4纸上,最后一张纸上的信息属于一位名叫曹海莲的女士。1970年出生,海潭籍,现住址为蓝色海港城30栋1单元1302室。

“D&Z”中的字母“Z”就是朱珠,也是在一年前插足董琨与陈赫云婚姻的第三者。

曹海莲就是杨琪,也是钟点工李阿姨,她用三种身份接近董琨和陈赫云,窥视着三口人的一举一动。

任烟生细看着朱涛的购药记录。

信息显示:朱涛在2018年1月被海潭市中心医院诊断为类风湿性关节炎,同年的2月9日开始遵医嘱购买醋酸泼尼松龙注射液,每星期购药2盒,在2019年8月1日停止购药。

而朱涛的去世时间是2019年6月4日,这两个月的时间,是谁在替他买药?

毛浅禾:“没有就诊,却得到了难得的药剂,看来医院里面有曹海莲的朋友。可是曹海莲两个月只买了8盒药,剂量还达不到摧毁陈赫云身体所需要的药剂量啊。”

任烟生:“小禾,你忽略了一个问题。朱涛死于急性心力衰竭,而急性心力衰竭的病因是由于器质性心脏病发展为心肌收缩力减退,导致心脏无法将回心血全部排出,心搏出血量减少,引起肺静脉瘀血、动脉系统眼中供血不足。常见于急性心肌炎、心肌梗塞、心瓣膜狭窄,这一类人是不能长期注射醋酸泼尼松龙的,会导致糖皮质激素的作用增强,引起心律紊乱,对患者而言十分危险。朱涛曾购买过醋酸泼尼松龙注射液,但是在他确诊心脏疾病后就没有再注射过这种药剂。”

洪见宁:“丫头,有许多的药物会与醋酸泼尼松龙相作用,比如黄麻碱、强心苷、杭胆碱能药、甲状腺激素,以及三环类抗抑郁的药物。”

毛浅禾:“所以,从朱涛患病到离世的那几个月的时间里,没有使用的那些醋酸泼尼松龙注射液始终在曹海莲的手中。有了药,就有了摧毁陈赫云身体的武器,她的计划筹谋了好久,足够精细。”

任烟生调取了曹海莲的网站购物记录,查到她在2018年7月至2019年8月的这段时间内,曾在同一家书店购买过《人体解剖学》、《药剂学》、《病理学》等多本医学方面的书籍。

李洋:“我曾以为嫌疑人有两人,二人里应外合,其实只有一人,就是朱珠的母亲曹海莲,她用一年的时间苦学医学,只为了给女儿报仇,哪怕拼上自己的性命也无怨无悔。”

文佳:“曹海莲恨陈赫云和董嘉苗,但是最痛恨的人还是董琨,他才是始作俑者。”

9月2日傍晚5点,碎尸案发生后的第四天,任烟生填写完成《呈请拘传报告书》后,办理了《搜查证》和《拘传证》,第二大队和技术室的小孙到达犯罪嫌疑人曹海莲的住处。

未免嫌疑人开门后畏罪逃跑,李洋和张哲守在单元门外,洪见宁和文佳上了14楼,任烟生、毛浅禾和小孙来到1302门前,任烟生按响门铃。

曹海莲打开门,看到门外的几人后,没有丝毫的慌乱。熟悉的钢琴曲从次卧传出,这一次的是《少女的祈祷》。任烟生将次卧的门推开,卧室里没有人,床铺整洁,地板干净,钢琴上放着手机,手机里的录音正在播放着……

曹海莲如释重负,“任队长,该做的事情已经做完了,我罪有应得,认罪伏法。”

毛浅禾在住宅内的冰箱里找到了董琨的余下尸块。

小孙从厨房的角落里翻出一瓶已经使用过三分之二的硫酸试剂瓶、一把剁刀、一把电锯、几支醋酸泼尼松龙注射液和一支用过的注射器,剁刀和电锯的联苯胺试验反应呈翠蓝色。

任烟生为曹海莲戴上手铐,“曹女士,你涉嫌三桩故意杀人案,请跟我们走一趟。”

窗外,菜香袅袅,鱼香味混合着薄酒的醇香在鼻尖盘旋往复,一碗米、几根菜,人间烟火气,最抚凡人心。窗前,一名少女静望远方,忧思楚楚,期待着明天没有的期待。

三桩案件的讯问工作由任烟生和李洋完成,毛浅禾负责记录。

依照审讯的程序,任烟生和李洋出示了工作证件,并对犯罪嫌疑人进行了身份介绍。任烟生:“曹海莲,你涉嫌故意杀人罪。接下来希望你对警方的提问能够如实回答,对所知道的情况没有隐瞒。对于与案件无关的问题,你有权拒绝回答。以上内容,你清楚吗?”

曹海莲点头,“清楚。”

任烟生将一些必须要问的问题例行问完后,讯问开始。

曹海莲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据犯罪嫌疑人曹海莲交代,女儿朱珠自杀身亡后,她曾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难忍愤怒,谋划出许多复仇计划,最终由于顾及太多未能实施。丈夫朱涛因急性心力衰竭离世后,她失去了生活和精神上的依靠,混沌度日,在颓废中再一次萌生出为女儿复仇的想法。

曹海莲决定先走进董琨的家,取得他和陈赫云的信任后,再亲手了结他们的性命。

在三名被害人中,曹海莲最恨的是陈赫云,她认为是陈赫云让女儿难堪,是逼迫女儿走上自杀之路的罪魁祸首,这样卑鄙的小人不应该痛快地死去。

曹海莲:“陈赫云至死都不知道我就住在她的脑袋上面。她死在我的手里是命里注定的,刚好在我去她家工作的一个星期后患上了类风湿性关节炎,理所当然的,我将朱涛没有用完的那些醋酸泼尼松龙注射液带到了她家。陈赫云只有小学文化,对于医学常识完全不懂,也懒得去学习,我想注射多大的量就注射多大的量,在我每天的超量药物注射下,她的双腿再也不能像从前那样行走自如了,我做起事来也得心应手。”

任烟生:“8月26号的晚上,你因为什么事情而和陈赫云起了争执?”

曹海莲:“没有争执,倒下的啤酒瓶和花瓶是我故意做出的假象,引你们相信在董琨遇害前还有人在现场起过争执。那天晚上,我先像往常那样给陈赫云注射了醋酸泼尼松龙,接着趁她洗澡的时候把她按在了水里,用注射器向她的静脉注射了大量的空气。这就是过程。”

任烟生:“你是如何拿到徐菲菲的手表的?”

曹海莲:“是董琨拿回来的,他把手表揣在西装口袋里忘了丢掉,我顺手拿来用了。徐菲菲的年纪和我女儿差不多,我只希望她能通过这件事长点教训,不要再去插足别人的婚姻。”

任烟生:“你很狡猾,让手表进水,并在手表上伪造了陈赫云的遇害时间,让她的死亡时间在董琨之后,故布疑阵,扰乱我们的视线。”

曹海莲:“我查阅过相关书籍,把尸体扔进河里和干性溺死一样,肺、胃和气管都不会出现大量的水,即使已经确定陈赫云是被杀害的,只要我在手表上做一下手脚你们也不能立即怀疑到我。我的计划还没有完成,还差一个人,不能这样快的被你们发现破绽。其实自始至终我都不怕被你们怀疑,从我决定杀害董琨和陈赫云、董嘉苗的那一刻起就想到了一定会有这一天,也很坦然的接受了这样的结局。”

任烟生:“杀害陈赫云以后,你做了什么?”

曹海莲:“确定陈赫云已经死亡后,我给董琨打了电话,他刚把电话接起来,我就挂断了,并关掉手机,故意引他回家。”

8月26日晚上11点08分,董琨如期所料的回到家中,并在卫生间里看到了陈赫云的尸体。他被眼前的一幕彻底吓傻,想报警,却被曹海莲用刀具威胁,不得不放弃抵抗,按照要求将手机交给曹海莲。曹海莲拿到手机后控制住董琨,并用他的手机将微信发给徐菲菲,由徐菲菲将陈赫云的尸体从蓝色海港城搬出,曹海莲再择时机前往春江河处理尸体。

任烟生:“在你杀害董琨之前,客厅里的拖擦痕迹是怎么回事?”

曹海莲:“也是我故意做出的假象,哄骗董琨向前走,趁机勒死了他。”

任烟生:“把你杀害董嘉苗的过程说一说。”

曹海莲:“这些天我一直在楼上留意着你们的动静,你们的车是否进过小区我也知道。看到董嘉苗上楼后,我开始做准备,1202的门关上的时候,我从家里走出,继而跟着你们的车去了宾馆,再在宾馆门外等着董嘉苗出来买东西。董嘉苗和陈赫云一样,都是挑剔的人,瞧不上宾馆提供的物品,她肯定会出来再买一些,只要她从宾馆走出,我就有动手的机会。”

任烟生:“在这之前你并没有与董嘉苗相处过,是如何知道这些细节的?”

曹海莲:“陈赫云常常向我显摆她女儿,虽然未曾谋面,却比见过数面更加了解。”

对作案经过交代完毕后,曹海莲瘫坐在椅子上,如同一只被捏瘪的皮球般,竭力平息着心底的怨气和怒气,“朱珠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做了第三者。董琨那时候信誓旦旦地说自己是单身,保证、发誓,言辞恳切,恨不能声泪俱下。朱珠那会儿刚毕业,没有经历过世事的磋磨,始终相信人心本善,对董琨说的每一句话都没有一丝一毫的怀疑,直到2018年8月26日的下午,朱珠在乐达商场逛街的时候遇到了突然走来的陈赫云和董嘉苗。”

时光好像突然退回到那一年,肝肠寸断的那一天。大滴的泪珠从曹海莲的眼角滑落,她努力拭去,“陈赫云和董嘉苗当众羞辱了朱珠。事发后,我通过乐达商场的监控录像看到了当时的情景。这两个人怒气冲冲地走过去,用力撕扯着朱珠的头发,拽掉了她的衣服,疯狂在她的脸上扇打着,指着她的脸大骂不止,当时现场有那么多的人围观,却没有一个人站出来为我的女儿穿上衣服。董嘉苗还拍摄了视频。我的女儿是一个自尊心极强的孩子,知道真相后,受不了这屈辱和委屈,当天下午,在商场的顶层一跃而下……”

眼泪干涸,曹海莲任由又一波的泪水铺满面庞,将毛浅禾递过来的纸巾攥在手里,攥得愈发的紧,“2018年8月26日,我永远记得那一天,警察给我打电话,告诉我朱珠出事了。我和朱涛赶过去的时候,朱珠已经咽气了,煞白的脸上手掌印十分清晰,那是陈赫云和董嘉苗打的。天塌了,我们捧着女儿的小脸,只剩下无尽的绝望。在朱珠小的时候,我们也像那时候那样,把她抱在怀里,期盼她快一点长大,无忧无虑地生活……”

曹海莲望向落日的余晖,“一年前,陈赫云将我的女儿逼上绝路。一年后,在朱珠去世一周年的这一天,我终于替她报了仇。任队长,走到这里,我依然不悔最初的决定。”

任烟生从警数年,曾对数十名重大刑事案件的犯罪嫌疑人展开讯问,面对他们,他始终坚信“罪有应得”这四个字,未曾有过一丁点的同情。今日,坐在曹海莲的对面,将事情的完整过程听完,一时间感慨颇多。陈赫云和董嘉苗虽然当众辱骂并殴打了朱珠,却不构成刑事犯罪,在派出所里接受过教育之后,依然风平浪静地生活。而朱珠,生命永远定格在了23岁……他曾想,假如自己某一天也经历了曹海莲经历过的这些事情,会如何做?是否会像今日的曹海莲一样,不顾法律,不顾一切地为孩子报仇……

这个世界还不够完美,我们能做的事情,是在遵纪守法的前提下,忠于自己,忠于良心。

任烟生:“将董琨的尸体肢解后,你是如何躲过新民公园门口的各处监控,将五只放有尸块的足球运进最球场的?”

曹海莲:“我坐进了新民公园的垃圾运输车里,藏在垃圾里混进去的。”

任烟生:“杀害陈赫云和董琨后,为什么把留言条贴在门上,并称自己没有钥匙?”

曹海莲:“你们迟早会查到徐菲菲,只有她知道我在董琨家里做钟点工的这件事,如果不贴这张便条,你们很快就会调查我。董嘉苗还没有回来,我的计划还没有完成,即使计划里有漏洞也不能这么快被你们发现。我不怕死,怕的是在死前没有把想做的事情一一做完。”

任烟生:“你妥帖地布置了分尸现场,让我们差一点就误以为杀害董琨的人是陈赫云。”

曹海莲冷笑着,反问道:“陈赫云又何尝不是杀死朱珠的凶手呢?”

从犯罪嫌疑人的杀人动机,到现场勘查、尸体检验和口供,证据链完整,事实清楚,证据确凿。讯问结束后,警方对犯罪嫌疑人曹海莲进行刑事拘留,押送至青州看守所。

酷热多日后,海潭市终于下起了小雨。

李洋问任烟生:“老大,我觉得结婚就是为了好好过日子,两个人一起吃苦奋斗,让物质生活多上几个台阶。论赚钱的能力,陈赫云明显比朱珠强很多,董琨为什么还会选择一个稚嫩单纯、甚至可以说是毫无能力养活自己的懵懂女孩呢?”

任烟生轻啜了一点茶水,“酒饱思**,万恶淫为首。即便陈赫云已经很努力的做到了99%,只要朱珠做到了她没有做到的那1%,董琨就会爱上她。”

一次婚外情,五个人的生命走到了尽头。

蝴蝶扇动了一下翅膀,许多事情的结局被改写。

原配总以为丈夫爱小三,小三认为他爱原配,其实,他只爱自己。

毛浅禾望着电脑屏幕里朱珠的证件照,照片里的她笑容恬淡,无愧于自己,便是心安。

或许,在最开始的时候,董琨只是随手抓了一把糖,逢人便给,只不过,唯有朱珠坚信他递到手中的这块糖是最甜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