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008.从哪儿冒出来的
  • 夫人她命中缺我
  • 侧耳听风
  • 2868字
  • 2021-06-01 19:43:05

朱家的牡丹玉琼宴终是有惊无险的到来,太阳还未升起,整个朱家便忙碌了起来。

所有的下人,门徒,来来回回,那可真是脚下生风一般。

各个应邀前来的江湖友朋也有不少坐不住的,出门去望风,想在这宴会之前先打探打探,这牡丹玉琼宴到底是个怎么回事儿。

宴会举办之地在这朱家的会英台,说起来,取这样一个名字,也是大有深意。

十年前,这偌大个武林是有盟主的,是为江湖五大世家之首,幕府。

这幕府曾在百多年前风头无两,出过一任盟主。此后十数年,倒是沉寂了许久。

不过,这一任盟主,那可绝不是幕家默默无闻的先辈,不止武功高强,而且极具能力。

当年,武林大会推举新一任盟主,这位幕盟主那可是力压众多豪杰。包括朱项在内的诸多侠士,都败下阵来,也算是无话可说吧,这位幕盟主掌了盟主令。

但是,十年前,幕盟主忽然不知所踪。

就是那么忽然间的没了踪影,生死不知。

当时,幕家的人联络了江湖众多侠士曾满大齐的找过,那当真是挖地三尺一般的找。

可是,并没有找到。

如今,过去十年了,武林无盟主。

倒是也有人提过是不是该重新推举新任的武林盟主,但,盟主令不知所踪,这此后,便也无人再提此事。

如今,江湖上若论地位声名,也仅仅那么几位而已。

朱项,算得上其中之一。

无论如何,他设下这牡丹玉琼宴,但凡邀请的,可是都来了。

其中,在今日一早,少林寺的慧持方丈与松雾门的和道人都到了。

这两门从未竞争过盟主之位,也可以说,少林寺与松雾门不参与武林盟主竞选之事。但是,他们的意见又举足轻重。

现如今,这二位江湖泰斗都到了,这朱项在江湖上的号召力,可见一斑。

当然了,会思考的,才会去想这些。

只想着看热闹凑热闹的,岂会去琢磨这些东西,看的也就是个热闹而已。

没有被邀请的人也在朱家大门外晃悠,从清晨开始,就汇聚了不少的人。

这阵势,其实还真有竞选盟主大会的意思。

清早时,沛垚回来了。

待得虞楚一起身,她才过来。

站在一边儿,看着虞楚一净手洗漱,她一边汇报昨晚去朱晚晚那里做事的经过。

很成功的给朱晚晚造了一枚烫疤,梨形。所在的位置,也非常巧妙,但凡朱晚晚刻意些,那烫疤就会露出来。

很好,她们几个做事,还是非常有度的。同时,也很了解她的意思,但凡她所指示,她们做的也绝对完美。

“只不过,我回来的时候,遇到了些情况。有人跟着我,似乎要欲行不轨。不过,终究是碍于眼下朱家人多,并没有动手。”沛垚有一双灵巧的手,长得也个子小小。但,别看她小小的,功夫可不低。

“在预料之中。白柳山庄重出江湖,再加上此次在朱家出了大风头,有人会惦记,也正常。日后再出门,切勿只身一人,也可将大兴与大业带上。”会被打探,很正常。但若有歹意,不是她小人之心,而是,凭借某些人的卑劣,她会第一时间锁定嫌疑人。

“今日这宴会一过,咱们就离开回家。待回了山庄,看他们怎么惦记。”沛烛哼了一声,自认为白柳山庄可不怕这些宵小。

“朱家人太多了,想要确定是谁鬼鬼祟祟,还真不容易。”沛霜则摇摇头,若说有谁对白柳山庄好奇?估摸着所有人都好奇。

虞楚一则没言语,对着沛澜举起来的镜子,看着镜中的自己,别处不说,这眼睛啊,要了命了,红的像桃核一样。

昨晚是泪流成河,她都睡着了,眼泪还不停呢,她也是没脾气了。

以至于今日,这眼睛成了这模样,让人想把它们抠出来再换一对儿新的。

“姑娘,滴点儿药水吧,不然整日都不舒坦。”沛澜也瞅着,越瞅越觉着红肿的厉害,怪惹人心疼的。

“好吧。”泪流成河,她是从未有过这种体验。这回,算是体验个彻底。

不是说,人哭到一定的程度就没泪了吗?为何此时她稍稍动念,去想一下云止的脸,这眼眶就开始发酸,泪水往上涌了。

她们身上会携带着各种药,从白柳山庄出来的,无一不是精品。

能够滴在眼睛里的药,本身也是明目的,清凉而舒爽。

虞楚一闭目休憩了一会儿,也的确是好多了。

也正在这时,朱项的门徒来报,说是请虞姑娘前往会英台,这牡丹玉琼宴要开始了。

起身,接过沛澜递来的斗笠,罩在头上,彻底遮挡住面容,出发。

朱家的会英台很大,有露天之处,还有聚义厅相连。眼下,露天的会英台外乌泱乌泱的都是人。原本没有没邀请,但一直赖在朱家大门外不走的那些人也被请进来了。他们无法进入聚义厅内,但是能在最外围瞧热闹。

不管是各派掌门,还是各世家家主,均带着不少的门徒而来。

这般一汇聚,更是人山人海一般。

顺着廊下走,白柳山庄一行人极为惹眼,站在廊下的人也无不将视线投注过来,一边小声的议论白柳山庄如何如何。

罩在斗笠之下,看不见面目,连那垂坠在后背的墨发也只能隔着纱幔瞧见些虚影,可不更让人好奇,现如今白柳山庄的主人是何模样。

聚义厅,该到的都到了。

随着到了大门口,虞楚一的视线隔着纱幔那么一转,每一张脸进入视线当中。尽管有三分之二的人她从未见过,但是,却都能一一对的上号。

别的不说,白柳山庄在信息这方面,也的确是全面的。

迈过门槛,她前行几步,随后停下。

朝着坐在主位上的那二位点头致意,“小女子白柳山庄虞楚一,慧持方丈,和道人,有礼了。”那二位的辈分最大。纵观在座年岁最大的头发都全白了,但见着了这二位,还是得拜礼。

“白柳山庄,许多年不出山。如今出山,一鸣惊人。”慧持方丈瘦瘦的,不过,却是瘦的非常有精神。一把白须,也难掩那精神头。

和道人也轻轻点头,“说起白柳山庄,我门中先辈倒是与之颇有渊源。如今出山,好事一桩。”

任凭这两位言语,虞楚一是一动不动,很多视线都在她身上,她不去看都感觉得到。

大部分为好奇,但,也有那么少部分,怀揣恶意。

“虞姑娘这边请。”引她前来的朱项门徒抬臂示意,已给她安置好了座位。

此种场合,这座位也是有讲究的。若按以往,白柳山庄的座位,绝轮不到上首。

但,经过昨晚一事,也不知是否是朱项有心,他给白柳山庄安排的,是上首。

这上首,便是与五大世家以及三个最大的门派掌门同坐一方。

旋身,于座位上坐下,她脊背端正,姿态雅然。江湖出身,其实鲜少有这般姿态的。

倒是叫不少推崇不拘小节大而化之的人瞧着不顺眼,此姿态是为矫揉造作。

沛烛等人立于虞楚一身后,而她旁边,则是一身紫金的年轻公子。

“虞姑娘有礼了。”她坐下了,那旁边的公子便笑着开了口。

“闻人公子有礼。”这位,即是与云止邺殊并称江湖三俊的闻人朝公子。

他一袭紫金,华贵异常。似乎正是因为他这一身服饰,更是衬托的这一方富丽堂皇。

“虞姑娘认识在下?”闻人朝谦谦君子之风,无论是笑,亦或是言谈,或是举止,都不像江湖人。估摸着皇亲贵胄家出来的贵公子,就是此等模样。

“闻人公子是为江湖三俊之一,小女子怎么可能不认识?”若说长相,闻人朝算不得精致。但,气质加成,极其富贵。

“白柳山庄重出江湖不久,对这天下之信息却是全然掌握。既说江湖三俊,子元也在,虞姑娘想必也早闻许久了吧。”闻人朝那一侧,坐着的就是云止了。

虞楚一稍稍那么一歪头,虽看不到她的脸,但是通过动作能看得出她的确是瞅了一下。

但,也自是瞅了一下而已。

她看过了,就端正了姿态,什么话都没说。

原本云止疏离于一处,并未参与任何话题。

可是,听着那边儿吹捧了一阵儿闻人朝,话题就落到他这儿了。

但,没有后续,好像他不值一提?

入鬓的眉微微扬起,他缓缓转过头来,清冷的眉眼看着那一坨白花花。像个蚕蛹似得,也不知到底是从哪儿冒出来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