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006.卑劣的令人发指
  • 夫人她命中缺我
  • 侧耳听风
  • 2190字
  • 2021-05-30 20:00:44

“大哥,云止公子到了。”朱二喊了一声,一边抬手示意云止往里请。这江湖上,但凡谁见了朱二,都得客气的唤一声朱二侠。

这会儿,他这客气,倒是超出了他的年龄和在江湖上的地位,那是异常的客气了。

云止轻轻颔首,他满载星月之辉,看起来有那么些许的疏离。不过,又非常符合他的样貌气质,他若随时的笑脸相迎,反倒是怪异了。

一身月白色的长衫,不华贵,却又纤尘不染。

走动,那长衫下摆在拂动,他踏云而来,身在红尘,又脱离于红尘。

“子元贤侄。”朱项转过身去,一看到云止,那面色也是一变,那一声贤侄叫的亲热。

“朱伯父。”到了近前,相距一米开外,云止便停下了。拱手作礼,虽疏离,但有礼。

“贤侄多礼。听说云兄病了,还未曾来得及去看望,也不知他身体如何了。”朱项去扶云止,倒是他的手过去了,云止便收回了手,未曾碰触。

“家父尚好,有劳朱伯父惦念。”云止声音好听,亦如他的样貌一样,无可挑剔。

“那便好,那便好。待得这宴会结束,老夫如何也是要亲自去看望云兄。”这话一说,意义就多了。

是如何去看?以什么样的身份和立场去云家呢?

云止却是并没有搭这个话,只是眼睛一转,看向那还被压在地上的登徒子,“刚到了门外,便听到有人叫嚣,看来,是此人啊。”

“这……此人身份不明,但摆明了与老夫我有仇怨,才会选在这江湖友朋齐聚我朱家时闹事。不过,早有白柳山庄帮助,此人一通胡闹也都在老夫眼皮子底下。明日即是牡丹玉琼宴,岂能搅了江湖诸位兄弟和前辈的兴致,把他押下去关起来,日后再做询问。”朱项大手一挥,他的门徒簇拥上前,打算赶紧把人给带走。

也就是这一动作时,那人的嘴得了一瞬的空闲,“岳丈啊,小婿我对朱大小姐情深意重。她已是小婿我的人了,岳丈须得成全啊!”

这一嗓子嚎的大,聋子都能被他叫唤的一激灵。

“你……”朱项的脸这回可不只是白了,瞪视门徒,捂个嘴都捂不严实?

“朱伯父无需动怒,有白柳山庄在,此人三言两语,又怎么能作数?”厉轻周开口,他一直站在那儿,但两回说话,倒是都有大作用。

此言一出,白柳山庄也再次成了焦点,被云止抢走的视线,再次回来了。

虞楚一一直没动,她始终如一,斗笠罩着她,别说看到脸,连坠在后背的墨发也窥见不到分毫。

“虞姑娘,还请你说一说,此事的来龙去脉。”朱项一拱手。

这一拱手,就说明了很多事,他不只是拜托,而是请求。

请求虞楚一在这时候能够帮他圆他之前的谎话,为的不只是他掌上明珠的名节,还有很多很多。

而帮了朱项,他不止要加倍感谢她,同时,白柳山庄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名声,将推到另一个高处。

既如此,何乐而不为?

“在朱豪侠要设下牡丹玉琼宴时,白柳山庄便得到消息,有人意图毁了这玉琼宴不说,还要给朱豪侠一个重大的打击。纵观朱豪侠所在意,唯掌上明珠朱大小姐,歹人的目标,便落到了朱大小姐的身上。恶人卑劣,所想之法也无不是最下作,毁名节,是为之最。由此,白柳山庄连夜给朱豪侠书信一封,告知此事。缘何为此?自是因为朱豪侠豪气干云。朱豪侠得知后,便请我白柳山庄下山,在不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引出这贼人。而这期间,朱大小姐则被严密的保护了起来。朱家有一侍女,身形与朱大小姐无二,白柳山庄便用秘法所制的人皮面具将此侍女易容成朱大小姐的样子。显而易见,这贼人并未发觉。数次之后,他以为自己得手,白柳山庄与朱豪侠一直暗地监视,为的就是要查出他背后主使。他今日见大势已去,便自露了马脚。不过,还是要提醒你一句,你口口声声说已毁了朱大小姐清誉。但你可知,朱大小姐儿时被大意烫伤,臂上落了一块梨形伤疤?你所叫嚷的冰肌玉骨,实为她人。”虞楚一静静地开口,随着她说话,四下无声,都在看她。

白柳山庄之名,一直都只是传说而已。

自这一次白柳山庄出山,各有言论,浪得虚名占上风。

但,这当下,似乎并非如此。

“确是如此。”朱项点了点头,表示虞楚一所言,就是此事的全过程。

“不可能!”那被扣住的登徒子眼睛一瞪,不信。

刚刚还被捂着嘴,因着虞楚一说话,他嘴也得了自由。不为别的,就因为当下人太多,朱项以豪扬名江湖,岂能面对着众人做一家独话的事儿。

“为何不可能?是因为当时在你看来,朱大小姐的脸无任何差错,没有易容之相。那你可知,这偌大个江湖,白柳山庄的易容秘法,可称天下第一。”天下第一这四个字从虞楚一的嘴里出来,无丝毫轻浮。似乎她说第一,那就是第一。

朱项轻轻地颔首,此时笑容已重回脸上。

那登徒子泄了劲儿,嘴里还在小声的嘟囔着不可能。

架着他的人也觉着一松,这就打算把他给扣走。

然而,也就是他们这一松时,那原本被结结实实扣住的人忽的身形一扭,以极其怪异的角度脱离了他们的手。

下一刻,他就平地跃起,“白柳山庄,你给老子等着!”眨眼间,人已是跃出了朱家的大门顶。

朱项的门徒立即去追,呼啦啦的一群人,速度却是慢了不止一星半点儿。

“朱兄,切莫再气。这人虽是跑了,无论能抓到与否,江湖就这么大,总有再见时。今日在场的诸位侠士,记得他面容,记得他声音,再遇见了,他跑不了。”厉洪至走过来,劝慰道。

“厉兄所言极是。而且,老夫已知道他幕后主使是何人,他跑了,那人可跑不了。”朱项所言高深莫测,不知道的,还以为是白柳山庄早就调查出幕后主使告知了他。

不由得,一些视线往虞楚一这边瞟,有的还在小声低语。

虞楚一却是纹丝不动,隔着眼前的纱幔看着眼前这一切。

她终是轻轻地冷笑了一声,那歹人的幕后主使,朱项不知道是谁,他以为的就是自己的四夫人。

但,她知道!

有些人啊,外表比过星月之辉,但实际上,卑劣的令人发指!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