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064.幻觉
  • 夫人她命中缺我
  • 侧耳听风
  • 1819字
  • 2021-07-28 19:44:59

这一嗓子,那可真是穿破云霄。

若真只是单纯的欣赏,凭这种功力,但凡看戏的贵人都得给他扔银钱打赏。

只不过,眼下可不是正经的看戏。

这武丑两只脚的脚尖点地,接着锵锵锵的锣声,他身子一转,就奔着廊下来了。

速度真的奇快,虞楚一都没有眨眼睛,他只是一瞬的,就从院子移到了廊下来。

云止也在同时跳出去,拦截住那武丑。

不过,这武丑的身形转移可是相当之快,身材又矮小。

倏忽之间,就从云止前方移到了后方。

云止的功夫也不是作假的,反应相当迅速。

二人在廊下缠斗,虞楚一盯着他们。

蓦地发现,院中刚刚那武丑亮相过的地方出现了一株歪脖子松树。

延展出去的长枝与地面平行,这角度都能挂个秋千了。

那武丑辗转腾挪,云止一时还真逮不到他。

不过,云止速度可快,数次都要抓住他的脖子。

武丑闪躲着,渐渐地往那歪脖子松树底下挪过去。

轻巧的一跳,那武丑就从松树底下跳过去了。

极其灵活。

云止自然是要追,纵身一跃,也要从那松树底下跳过去。

“云止,回来。”

虞楚一忽然大喊一声。

云止一只手都过去了,却又生生的收了回来。

旋身一转,他的身形可是利落又优美。

没有任何迟疑的回到廊下虞楚一的身边。

“我们出去,然后再进来。”

抓住云止的手腕,虞楚一快步的带着他离开。

出了这戏园子的大门,接连的深呼吸了几口。

云止歪头看她,也学她,只是不知她又忽然想起了什么。

“我们再进去,不过,得捂着口鼻。”

拿出丝绢,虞楚一抬手按在口鼻处。

云止学她,“你是察觉到什么了?”

“一会儿就知道了。”

虞楚一也只是猜测。

重新进入戏园子,又绕到了后院。

他们俩始终掩着口鼻。

也不知是不是正因为掩着口鼻的原因,这到了后院,却忽然发现,原本之前还瞧见的歪脖子松树。

此时此刻,已经变成了一顶立式的大铡刀。

处决死刑犯人时所用到的大铡刀,把犯人的头搁置在下面的底座。

上头的铡刀一落,人头落地。

或是腰斩,用的也是这种铡刀。

这一看,虞楚一和云止都几分震惊。

明明之前瞧见的还是松树,谁想到原来是铡刀。

“这跟在天涧山看到的在天上飞的大船没什么区别,看来,我们是又进幻觉了。”

云止也明白了,刚刚看到的,都不是真的。

但,又是在什么时候中招的呢?

“可能,在发现那密室的时候。那里有一股香味儿,我闻了,又没分辨出什么香。”

虞楚一觉着,也只有这个可能了。

“过去看看。”

云止反手抓着虞楚一往那大铡刀的方向走,后头,地上落着一个纸人。

这纸人画着花脸,涂着油彩,这就是个武丑的角色。

“刚刚和我打斗的,是它?”

一个纸人。

“幻觉,幻觉里出现什么,都不算稀奇。只不过,这个幻觉明显就是勾人去送命。我们之前看它从这儿跳过去,要追它,任何一个人也会从这儿跳。一跳之时,铡刀落下,不死也落个残疾。”

虞楚一抬头看着那铡刀,无比锋利。

功夫再高,想要躲过,也不是很容易。

其招,恶毒无比。

“我居然跟一个纸人交手。”

云止觉着自己是疯了,交手之时,明明碰触的感觉是人啊。

“他们去各处搜查了,八成也中了幻觉,去找他们。”

虞楚一猛地想起沛烛等人还在这戏园子各处。

戏园子很大,他们也分散各处。

果不其然,都中了幻觉。

沛澜在和空气打架,沛烛则窝在一个角落昏睡过去了。

沛霜就在一个屋子里转悠,找不着路,如何也出不来。

逃出这戏园子,总算是都没有损伤。

只不过杭池还有大兴大业仍没回来。

留下她们几个人在戏园子外各处等待,以避免他们回来了看不见人再闯进去。

虞楚一与云止步行,朝着城里的酒楼走去。

“这几日,也没见你那秋罗门的姐妹给你传信息。”

目前,那些人已经汇聚在了朱家。

这回,以朱项和厉洪至为首,毕竟他们俩损失最重,也最着急。

一个是左膀右臂,另一个是亲儿子。

目前都不知是死是活。

“她纯粹凑热闹,没有什么大事,她不会联系我的。不过,那边儿的进展我都知道,他们目前要去找人了。朱项和厉洪至等前辈,知道该如何联系解家。但,依我看,他们可不打算先联系,而是要直接杀过去。但,又不好让前去帮忙的人知道,毕竟可能会发生较大的冲突。说是要联系解家,依我看只是做做样子。”

虞楚一淡淡的哼了一声,江湖武林最讲究的就是一个义字。

而此次朱项和厉洪至广邀武林,大都不好推辞。

可是,这可能要带着人去送命的事儿,他们此种做法,可说极不厚道了。

“既然他们可能要直接去找,我们跟着不就成了?”

捡漏。

“我并不想和解家发生冲突。”

尤其是今晚这戏园子一遭,虞楚一更觉着解家难缠。

她只是想调查黑武之死。

杀黑武的绝非一般人,江湖上这么多武功高绝的人,但各有所长。

而杀死黑武的凶手,其人不详,或许是解家。

但,他们应当没有理由杀黑武,或许是受雇于人。

雇凶的,才是真凶。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