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005.那爱意深入骨髓
  • 夫人她命中缺我
  • 侧耳听风
  • 2205字
  • 2021-05-29 19:33:36

江湖之大,人才济济,没有人敢在武功造诣上,说自己是第一。

即便是那容貌一项,都有三位并列,更可见这第一不是谁都敢摘的。

可是当下,就在这朱家,那从朱大小姐朱晚晚的住处跑出去的‘丫鬟’,轻功高绝,真真是惊了一众人的眼。

最初时,以为结果无非就是两个,一个是抓住了,一个是没抓住。

但眼下,不只是没抓住,她还在朱家连绵的亭台楼阁上兜圈子。

明日即是牡丹玉琼宴,这今晚住进来了多少高手,堪比武林盛会。

可是,就这个人,胆大妄为到无我之境。

慢慢的从朱晚晚的住处走出来,这整个朱家都被这个胆大妄为的家伙惊动了,吵嚷之声不绝于耳。还有那咻咻的风声,就在上空来来回回。

仰头往上空看,只能偶尔的瞥见一道影子快速的掠过,想要再看的更清楚,却是抓不住了。

朱项大怒,不只是大怒,甚至能看得出极为担忧。

若是就此跑了,或是抓住,都能将这事儿给按住,不再传出去。即便后来真有传言再起,他完全可以不认。

只是这眼下,这个分明不是他们家丫鬟的家伙如此嚣张,摆明了就是要败坏他朱项的名声啊。

朱家所有的护院还有门徒都加入了追逐当中,再加上来这里做客的一些好事友朋,这朱家是炸了锅了。

大概是因为惊动了太多的人,那个一直在朱家上方绕圈子的家伙也达到了目的。身形奇快的躲过数个人的围追,朝着朱家大门那个方向跳去,并同时扬声吆喝,“朱家大小姐一身冰肌玉骨,不愧为芙蕖仙子。岳丈岳母,小婿大饱艳福,这厢便先告退了!”

这粗噶的一嗓子,以内力催出,不止这整个偌大的朱家能听得到,旁处隔着一条街的,也足以听得分毫。

还在指挥底下门徒抓人的朱项一听,好嘛,鼻子都要气歪了!

“混账!一派胡言!”朱项大怒呵斥,脖子上的青筋都暴起来了。

好巧不巧的,就是那狂徒大声吆喝的同时,两个队伍正好抵达朱家大门外,尽数被他们听了个全面。

紫金的软轿还未停稳,一道影子便倏地从那软轿中跃出,根本抓不住其身影,下一刻便已是跃上了朱家大门其上。

而正好的,那个一直在朱家转圈子的狂徒朝着这边跃来。

注意到有人拦路,那狂徒身形一转,在速度如此奇快时还能灵敏的调转方向,足可见其人轻功超绝。

然而,那位在大门其上站着的人也并非是个绣花枕头,目标改变方向,他也几乎在同时掠过去,想来是早就判断出那狂徒要往哪个方向跑。

狂徒想再闪躲,却已是根本来不及,直接被掀翻。

同时的,后头又一群人跳跃着追来,是朱项的门徒以及在朱家做客的一些江湖侠士。

原本在高处,那人一被按住,一群人扑腾扑腾的从半空下来,正好落在了一进朱家大门院内的影壁旁。

那家伙被按住,按他的手劲儿大,他叽哩哇啦的大叫。

轻功高绝,谁又想到拳脚会这么差,叫唤的要死要活的。

虞楚一等人过来时,听到的就是那家伙疼的吱哇儿乱叫的动静。到底是有功夫,连着痛叫声都十分有底气。

而且,他边叫唤还边嚷着岳丈手下留情,可不更气人。

他嗓音粗噶,穿着一身丫鬟的衣服,面皮也是丫鬟的,可那出口的声音分明就是个男人。

有人已经开始上手要把他的脸皮剥下来了,看看他的真面目。

“一夜夫妻百日恩,岳丈快快救我。”他还叫唤呢,一口一个岳丈。

即便是此时被人群当着,见不着朱项的脸,虞楚一也差不多能猜到他被气成什么样。

“你住嘴!”朱项真是气的不行,他被誉为豪侠,那自然是人人都知道的豪爽脾气。

今日,真是难得的被众人看到眉眼倒竖,怒气横生。

“岳丈啊,小婿爱极了朱大小姐那一身冰肌玉骨,您老人家就爱屋及乌,快快唔唔……”假脸皮被撕下来一半了,他嘴上还叫嚷。是朱项的大弟子听不下去了,直接下手死死地捂住了他的嘴。

“朱豪侠切莫生气,咱们江湖兄弟广受朱豪侠恩惠,此事绝不外传。谁若日后在江湖上多嘴,定将他舌头割下来。”也不知是哪个二百五粗声说道,而且随着他说完,还有好几个应声的,朱项的脸更白了。

虽是江湖儿女,说是不拘小节。可是,他朱项的女儿美貌扬名江湖,未出阁的大闺女。

被这一个……这一个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东西玷污。

日后……日后……

“朱伯父,此人不知来历,信口雌黄。说到底是个祸害,不如先羁押起来吧。”蓝袍的厉轻周开口,一句信口雌黄,倒是叫朱项的面色好了些。

“此人的确是对我朱家歹意已久,费尽心机混进来,实难饶恕。不过,老夫在江湖上风雨多年,还是结交下一些可靠的友朋。白柳山庄早就书信过一封,叫老夫严防,并设下鱼目混珠之计,为的就是抓住你这个大胆狂徒。”朱项声音很大,那真是一种恨不得让全天下的人都听到的气势。

当然了,所有人也都听到了,包括来自于白柳山庄的一行人。

沛烛小小的嗤笑了一声,还真能吹!

不过,既然都这么吹了,她们也不能说不是。听起来也还好,将白柳山庄推到了无所不知的高处。

果不其然,白柳山庄四个字一出来,不少人都开始交头接耳起来。

朱项也是那么一扫,见此情形,立即叫门徒去将虞姑娘请来。

门徒挪动两步,便在人群后方看到了虞楚一的影子,“虞姑娘在这儿。”

这一嗓子,引得众人整齐划一的朝着那一个方向看了过去。

立于此,虞楚一动也未动,隔着斗笠上垂坠下来的纱幔,她的视线穿过了众人,穿过了所有,看的是那从朱家大门进来的人。

朱二在迎接,分明年长许多,却是异常的客气。

那人长身玉立,雅人深致,好似披载星月光辉。

和窦天珠记忆中的人相比,的确是眼前这个更活生生,也更漂亮。

形容一个男人漂亮,大概只有极少的男人才能配得上这个词。

但,云止的确能配得上,不止配得上,甚至都不够。

窦天珠太喜欢他了,喜欢的找不出因由来。

都死了那么久了,可那喜欢还残留在身体里。

以至于这会儿虞楚一看见了他,猛然觉着心脏疼,疼的她莫名的有些犯恶心,作呕!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