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052.对手很多
  • 夫人她命中缺我
  • 侧耳听风
  • 2100字
  • 2021-07-18 18:45:24

指修长,手背筋骨分明,浮凸的血管都透着难言的性感。

这么好的血管,不扎针可惜了。

被烫伤了,就是那火球烫的。

昨晚他推了虞楚一一下,同时也阻绝了追到她后背的火球。

也就是说看,他是代她受伤的。

瞄了一眼,虞楚一不为所动。

“看不见?”

她的态度让云止很不满,能关心杭池的腰,对他的手不闻不问。

“我当时可求你帮我了?”

问他。

云止一哽,她的确没求他,是他愿意的。

情急之下,他就那么做了。

“我不曾求你帮我,是你单方面的行为。你在做的时候就应该考虑到会伤了自己,如今真受伤了,该负责的也是你自己。简而言之,云止公子也没什么立场来找我要赔偿。”

“无情无义。”

云止无话可说。

“多谢夸奖。”

微微颔首,她承了他这‘夸赞’。

杭池站在后头一手扶着后腰,一边偷笑。

“看你累的不轻啊!天鹅被癞蛤蟆给吃了,可怜的天鹅啊。”

沛烛晃到杭池旁边儿,上下打量他,虽鄙视。但一想那场面,挺刺激。

“沛烛姑娘说什么呢?在下听不懂。”

杭池佯装不懂。

“不懂?不懂就算了。”

翻了个白眼儿,沛烛忽然发觉,这跟了一个不正常的主子,真是时时捡便宜。

芙蕖仙子啊,江湖上多有名,不知多少男人暗地里馋的要死,却是连人家头发丝儿都摸不着。

杭池这癞蛤蟆可好,直接温香软玉吞了个彻底。

这若没跟对了主子,这种便宜能轮得到他?

就在这时,墙根处的地砖被刨开了,泥土之中,夹杂了一团一团的灰色不明物体。

随着大兴用剑鞘碰了一下,那东西就散开了,质地像石灰一样。

走过去,虞楚一蹲下,先仔细的观察了一下,随后伸手就要去拿。

“慢着。”

云止一把扣住她的手臂,怎么什么都敢拿呢?

歪头看他,虞楚一也没挣。

“总是得瞧瞧这些东西到底是什么。”

看她的眼睛,那可不只是固执。

云止把她拽起来,随后叹了口气,“我来拿。”

虞楚一微微弯起唇角,“这可是你自愿的,我没强迫你哦。”

若真遭了罪,可别来找她要赔偿。

云止看着她,几分无言。

伸手,以两指捏住一些灰白的粉末,站起身。

虞楚一先观察了一下他的手指,见还完好,并无损毁之相,她也稍稍放心了。

微微低头,凑近他的手,轻轻地嗅了嗅。

云止垂眸看着她,忽然发觉,她坏起来叫他都甘拜下风。

不过,也是他自己乐意的,她的确没叫他去上手。

这就是高明之处,她根本没有驱使他的意思,反而他担心她被伤着。

“有白磷的味儿。其他的,我就分辨不出来了。”

虞楚一抬起头。

“所以才会着火。”

有白磷就对了。

“不过,它们在夜里着火,白天里反倒安静,这就奇怪了。”

和普通白磷的自燃条件是相反的。

“不管怎样,这东西就是有人故意埋在这儿的。不止这一处,估摸着每一个房间都有。”

拍掉手上的粉,云止淡声道。

“故意吓唬人,传闹鬼之事,分明就是不想让人靠近这里。付家……当年必有逃出生天之人。”

“生了黑俅的,不就是付家人吗?”

“我说的不是她。她是被黑武救走的,且身子骨一直很差。”

除了她之外,还有别人。

“付家当年到底怎么回事儿,你知道?”

云止转过身看她,关于付家的事,太久远了。

“根据黑武所言,付家最初是各个商行遭难,又以极快的速度恶化。付家曾去求助,但是,当时江湖上各门派世家都没有相助。就好像,他们也受到了谁的威胁,不敢伸出援手。之后,某一天,就忽然死的死失踪的失踪。不过,失踪之人,后期都在各处被发现了。齐齐整整,说是一家人都齐了。”

这是黑武所说。

“这个故事,倒是有些耳熟。”

云止微微皱眉,熟。

虞楚一歪着脑袋看他,“和窦氏镖局的灭亡特别像,对不对?”

“嗯。”

云止一惊,没错,就是和窦家特别像。

“所以,这世间之事,有许多看似没关系,但又能联系到一起。就是时间间隔的太远了,否则,逐一对比,很容易就能找出蛛丝马迹来。”

唯一的困难之处就是太久远。

别说付家了,窦家倒了,她都不知道怎么倒得。

属于窦天珠的记忆,大部分都是云止。

窦氏镖局的生意,她一点儿都不知道。

又挨个房间都看了看,的确是都埋有那些东西。

碰着了不少人,这些人像观光客一样,实际上就是来凑个热闹。

“朱家人都撤了。”

一个朱家人都没见着。

云止看了虞楚一一眼,“他们可能和这广城犯冲。”

“是和你犯冲。不过,他们不自知。”

“有理。”

云止喜欢这个说法,若是天下人都有这个认知,那他可清净了。

那些整日想着往他身边凑的,都能滚得远远地。

瞧他那满意的样子,他真该在朱晚晚面前展示一下。

没准儿,也就给她吓退了。

离开这破落的宅子,沿着山间石阶往下走。

云止与虞楚一并肩而行,不时的看她一眼,他薄唇也微微抿起。

视线落在她唇上,但也只落了一下,就移开了眼睛。

眉眼间流露出淡淡的慰然,和,小小的羞涩。

“楚一。”

迎面的,遇着了一个人。

青衫玉面,朴素淡然。

“邺殊。”

就这么碰上了,虞楚一也有点儿意外。

邺殊可是江湖三俊之一,不同于闻人朝的华贵,云止的脱尘,他相反极为朴素。

向来只一人,身边连个随从都没有。

“没想在此遇着,我还想将曲谱送到白柳山庄去。正好你在这儿,便给你吧。”

邺殊说话也是淡淡然,没什么特别的情绪起伏,他就好像时时刻刻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去办。

“没必要那么着急。而且,我还想听你亲自吹奏呢。用你的古箫,必然苍凉。”

虞楚一接过曲谱,这是他们那晚一块研究出来的。

“好。”

邺殊痛快的答应了,示意她下山,他这就吹奏给她听。

那两个人就那么走了,云止眯起眼眸,咬唇。

邺殊?

他们俩又是什么时候认识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