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051.他还很委屈呢
  • 夫人她命中缺我
  • 侧耳听风
  • 2200字
  • 2021-07-14 19:56:48

城中客栈,灯火昏暗。

客房里,桌子上一个好大的琉璃瓶子。

因着通透的质地,装在里头漂浮的东西也看的更清楚了。

不是别的,是在荒废的付家宅子里出现过的火球。

白柳山庄有高手,这就是高手趁着废宅里无人时,逮到的一个。

这东西,只烧活物。

不管是树木荒草,亦或是这种琉璃瓶子,它都不烧。

单手托腮,虞楚一看着那在瓶子里漂浮的火球,成年男人拳头那么大。

的确是火,琉璃瓶子都有了温度。

但,这温度又不似正常的火那般炙热。

“姑娘,我们轮班看着它,你休息吧。”

天都快亮了,这一夜就这么过去了。

“没事,你们该休息便休息吧。我要瞧瞧,天亮了,它会如何。”

虞楚一之所以盯着不动,就是怀疑天亮时,这火球会自己熄灭。

“好。”

沛澜点头,叫其他人去休息,她则坐在旁边,一块儿陪着。

盯着火球,片刻后,沛澜忍不住去看虞楚一。

“姑娘,你今天是不是生气了?”

“为什么这么说?”

眼波如水,如此熬夜,虞楚一也没见疲累。

“因为姑娘骂人了呀。”

虞楚一可从来不骂人的,就算是说某个人如何如何,用词也是十分委婉。

她今日直接骂云止和朱晚晚是狗男女。

沛澜觉着,她是生气了。

虞楚一想了想,“那不是生气,只是一个评价而已。”

生气?

为什么生气?

她当下会那么说,八成是因为这身体控制了她的意识。

简而言之,骂人的是窦天珠。

天色逐渐转亮,那琉璃瓶子里的火球也逐渐的没那么亮了。

虞楚一不眨眼的盯着,这是一种什么原理她不清楚。

但是,与天光有关。

逐渐的熄灭了,然后,就剩下一个小黑点,落在了琉璃瓶子的底部。

把那小黑点倒出来,有些硬,落在指腹上,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一粒黑芝麻。

没什么味儿,若真想研究出来这是个啥,还真不容易。

“成了,去休息吧。”

这些火球就是一次性的,夜晚时出现,天亮时就熄灭了。

起身,走到水盆前净手。

还没洗完呢,就听得寂静的街道上猛然响起了一串极为嚣张又猥琐的大笑声。

是从这客栈外的街道上急速而过,笑声极为猖狂。

再加上这个时辰,那叫一个清亮。

推开窗子,虞楚一往楼下看,街道远处,一个影子以极快的速度闪过。

那哈哈大笑的就是他。

这时,后头一群人手持兵器追击,那可不是简单的追而已,各个一脸要杀了此人的气势。

这些人,是朱家的。

这清晨太过寂静,再加上眼下住在这城里的都是耳聪目明的江湖人。

有动静,就都被吵醒了。

虞楚一站在窗口看了一会儿,她忍不住嗤笑了一声。

有些人啊,只能用一个字来概括,贱!

追着他的他烦的要死,恨不得把人家拆了。

厌烦他的,他反而追的厉害,甚至姿态能一低再低。

这种人他也不会反思。

若是能仔细想想,他的行为是不是和追他不放的人很像,兴许也就天下太平了。

小睡了一下,待得醒了,沛烛就向她报告昨晚发生的大事。

“说是朱大小姐昨晚和一个男人睡在了一起。一大早的,这朱大小姐醒了,也不知怎么的大叫,惊动了他们那整个酒楼。不少人都看到了,说朱大小姐光溜溜的,肯定让人占了大便宜了。”

沛烛这个重口味儿少女十分喜欢这种刺激的故事,看她那发亮的眼睛,合理怀疑她在叙述时添油加醋了。

虞楚一轻轻颌首,表示知道了。

“姑娘,这回发生在朱大小姐身上的事儿可比上回在她家里的刺激多了。那这一次,是否还是云止公子做的呀?”

压低了声音,沛烛眼睛也瞪得大,真遗憾没住在同一家客栈。

不然的话,她都能看到现场了。

“云止公子也真是狠毒,朱大小姐只是喜欢他,缘何要做到这种地步。”

沛霜觉着云止这种手段很是可怕。

“若路边有个脏兮兮的乞丐说他爱慕你,并且闹得满城皆知。所有人在瞧见你和那乞丐的时候都说,你们是天生一对命中注定,你会有什么想法?”

虞楚一淡淡问道。

沛霜一愣,下一刻便忍不住的面露嫌弃。

“恨不得宰了他吧。”

沛烛歪着脑袋答道。

“可朱大小姐很美啊。”

沛霜认为乞丐和朱晚晚还是有差距的。

“可在云止眼里,朱晚晚与街边的乞丐没什么差别。”

旁人觉着朱晚晚美,那是旁人。

云止……他只觉着自己是天仙。

除了他自己,都是乞丐。

沛霜倒是无话可说了,好像,这也说得通了。

“笑话看一看就算了,今日再去一趟付家。留下几个人陪着俅儿,今日不带他过去了。”

白日里,付家的人非常多。

这些江湖人士,都称自己光明磊落艺高人大胆,可是有闹鬼的传言,一到了晚上各个谨慎无比。

还是来到了昨晚那地儿,当时眼瞅着火球从门窗里飞出来。

那么,它们可能就是藏在了屋子里。

这宅子荒废了近二十年,这事儿必然是人为的。

至于是谁干得?必定是不想让人查付家的人做的。

“昨晚俅儿就坐在这儿,我们站在这儿。那些火球,就是在墙这个位置,它们忽然间出现。”

在这个屋子里,沛烛能够更仔细的讲解昨晚发生的事。

虞楚一看着那墙,视线缓缓地抬起,最后又落在了墙根的地砖上。

这屋子里的地砖老旧,又很脏。

积聚了二十年的灰尘,可想是什么模样。

“大兴大业,把地砖挖开。”

他们俩立即动手。

“付家闹鬼的传闻,是什么时候传起来的?”

“好像……大约七八年前?”

调查了付家,但是,闹鬼这个传言……倒是不清楚。

“是十年前。”

身后,云止的声音传来。

一看他,沛烛就觉着他脑门儿上刻着四个字,心狠手辣!

虞楚一回头看了他一眼,又看向跟在后头的杭池。

“白柳山庄有不少的好药,有专门补肾壮腰力的,杭池你要吗?”

她问。

杭池一哽,下意识的挺直腰杆,“多谢虞姑娘关心,在下腰还行。”

云止停下,隔绝住了虞楚一打量杭池的视线,“我手伤了。”

抬起自己的手,将手背展示给她。

的确是红了,被火苗燎到了。

虞楚一看了一眼,之后抬眼看他。

双眸清冷,出尘绝世。

可这会儿瞧着,眉目间流露出一股怨怼来,受了天大的委屈似的。

他委屈?

朱晚晚不比他更委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