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049.还会害羞?
  • 夫人她命中缺我
  • 侧耳听风
  • 1915字
  • 2021-07-12 20:27:29

带着黑俅,直接离开了云止在柳城的宅子。

带着他吃了一顿明月楼,到底是小孩子,专门盯着甜食吃。

这模样才符合他这个年龄。

离开了柳城,杭池一路跟着。

他跟个监视器似得,好像也不知道自己有多讨人嫌。

沛烛和沛霜烦他,但虞楚一也没说要赶他走,她们也的确不好说什么。

一路行,在路上碰到了江湖人,大家都是朝着同一个方向走。

这不就清楚了,去的是广城。

广城地域广,原本的付家占据了半座山。

眼下白日里,那原本华丽的付家像鬼宅一样,但汇聚着好多好多的江湖人。

他们上山,下山,来来往往。

有钱的靠车马来回,没钱的就用两条腿。

“姐姐,他们上山下山的找什么呢?”

远远地,看着那些人上上下下,黑俅边吃糖边问道。

“他们在找一些自己想象当中的东西,觉着只要找到了,拿到了自己的手中,就能拥有这天底下的一切了。”

虞楚一双臂环胸,静静地看着那些人。

她并不打算去参与。

白日里,那付家的宅子是安静的,但据说夜里闹鬼。

不止能听到一些声响,还能看到一些光闪闪烁烁的。

“拥有一切?会有糖甜吗?”

黑俅小小一个,出口的话却是颇具深意。

虞楚一听了,也不由得笑了。

黑俅其实十岁了,只是看起来长得小。

但,一个十岁的孩子都明白那种虚空的东西都比不上糖甜,而那些人却不知道。

“虞姑娘,虞姑娘,好消息。”

杭池从坡下跑上来,还一边嚷着有好消息。

沛烛刷的挪过去挡住了杭池的去路,眼睛一眯,十分不善,“你带来的好消息,未必是好消息。我家姑娘未必想听,先说给我听吧。”

杭池可不怕冷眼对待,依旧笑嘻嘻。

“我家公子来了。”

沛烛冷嗤一声,“你们家公子来了那叫好消息?”

神经。

“当然是好消息。并且,我家公子已经准备上去了。”

杭池一指对面山上,表示他家公子身先士卒,亲力亲为,什么困难都不怕。

沛烛听得翻白眼儿,是不是他家公子亲自吃个饭都算下凡渡劫啊!

“虞姑娘,公子知道你在这儿,你是过去啊,还是要公子他过来?”

杭池询问。

虞楚一没理会,更像是没听见。

黑俅瞄了他一眼,“姐姐,他的公子是想见你。”

“嘿,说得好。你这孩子啊,往时一句话不说,都以为你是哑巴呢。谁想不止会说话,还伶牙俐齿。”

杭池竖起大拇指,这孩子聪明。

“嘴是能说话,但用来吃糖更好。”

黑俅瞅了瞅杭池,蓦地咧嘴一笑。

本就没有眉毛,那么一笑,莫名瘆的慌。

虞楚一垂眸看着黑俅,不由弯起唇角。

这孩子打小经历的多,懂得也比旁人多。

“待得太阳落山了再过去吧。”

虞楚一也不是不去,只不过,这个时候去,什么都看不着。

杭池一听有门儿,最后瞅了一眼面色不善的沛烛,他就溜了。

太阳下山,天色渐暗。

在付家老宅里的那些人也走了一大半儿。

白柳山庄到了山下,虞楚一等人下了马车,沿着长了不少荒草的台阶往山上走。

这么多年了,还能窥见到付家当年的富贵。

付家的宅子大体还在,只不过,荒废的久了,的确是有一种鬼屋的错觉。

里头还有人呢,依稀的能听到人声。

走进去,便发现了一些石柱墙壁上雕刻的杜若的花纹。

杜若是付家的象征。

黑俅瞄着那些杜若,其实他心里十分清楚。

穿过那些荒废的庭院,走到了后方的独立住处,从这房子的样子来看,应当就是付家女儿们的闺房。

只不过,眼下已经不知哪个是付立二女儿的住处。

燃起了火把,大兴大业举着,沛烛和沛霜带着黑俅挨个屋子的走。

虞楚一就站在院子里,其实她此行的目的很简单。

就是带黑俅来看看他母亲曾住过的地方。

后来付家散了,他母亲被黑武带走了。

身子骨一直很弱,又受了伤,熬了没到十年,生下了黑俅之后就去世了。

实际上就是这么简单,一对儿苦命鸳鸯的故事。

但因为有情在,再苦,也就都变成甜的了。

黑武之前跟她说起的时候,都是很开心的。

即便爱的人去世了,但是因为他一直都爱着她,所以他内心里是幸福的。

忽然的,后面有人进来了。

提着灯笼,驱散了一小片黑暗。

“虞姑娘,我家公子来了。”

杭池的声音从后头传来,很开心的样子。

虞楚一动也没动,更好像没听着。

杭池还要说话,一身白衫的人看了他一眼,让他闭嘴。

慢慢的走过来了,云止的风姿是黑夜也掩盖不住的。

转眼,云止看了一眼虞楚一,但也只是看了一眼,就收回了视线。

他即便不说话,也闻得到他身上的味儿。

“白日里,云止公子可发现了什么?”

虞楚一开口,与他说话,亦如往时。

云止眸子一动,“他们在找,同时又在等。不过,他们也调查的差不多了,认为此事是幕立仁在报复。报复各门派世家,当年在幕天承失踪时没有尽全力。”

虞楚一笑了笑,报复这种说法也不能说是不对。

但,报复的原因想必不只是没尽全力。

当然了,不知内情的可能就会信这种说法了。

可心里有鬼的,就未必了。

转眼看他,就那么和他的眼睛对上了。

虞楚一是坦然的,她以为凭借云止的心性,他即便不坦然,也会装作坦然的。

但哪想,他倏地移开了视线。

灯笼的光线中,依稀的能瞧出他遮掩的不自在。

慢慢的挑眉,虞楚一不确定,他这是在害羞吗?

无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