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004.明眸之下辨真身
  • 夫人她命中缺我
  • 侧耳听风
  • 2515字
  • 2021-05-28 13:10:31

入夜,明日即是这牡丹玉琼宴,这一晚,朱家才真真是热闹顶天了。

那在江湖上可能根本没有机会见到的宗师泰斗大部分都到了,不少人特意的过去拜会。

倒是唯独这一处院落安静,除了小丫头之外,就没人再出入过。

“没听说云止公子到了呢,难不成,是要赶在明日才到?”沛烛口快,她边拿着团扇扇着桌子上放置的一杯清茶,一边说道。

沛霜看了她一眼,虽是她什么话都没说,但看的出她也有点儿好奇。

“你们是真的好奇云止公子是真如传言中长得那般月辉之姿,还是心里暗戳戳的想让他看见咱们姑娘的脸?”沛澜正在给虞楚一捏手,一根手指一根手指那样的捏。

沛澜是有些力气的,捏的虞楚一的手都红了。

虞楚一则闭着眼睛,好像根本没听到她们在说话。

沛烛眼睛一转,又去看虞楚一,“主要是这几年来姑娘从未说过关于云止公子一个字,我们好奇。”

“他是生的好看,打小便好看。初见他时,是十岁,同龄的孩子都不如他俊俏。十八岁,他更是漂亮的无法无天了,现如今,二十有一,正是风华正茂时。你们若好奇,到时见了,尽可盯着看。当时,肯定不止三两人盯着他,你们想怎么看就怎么看,没人会注意到你们。”那闭着眼睛的人说话,眼睛也慢慢的睁开了。

她在说这些时候无波无澜,就好像在说什么不相干的人。可若真是不相干的人,又怎么会连他十岁时的模样都知道。

沛烛眼睛都跟着睁大了,“云止公子,邺殊公子,闻人朝公子,这三位被誉为江湖三俊。咱们见过邺殊公子,也不知,云止公子可有邺殊公子长得俊?”

“是啊,此次不知邺殊公子会应邀前来吗?邺殊公子一向鲜少与江湖各门各派来往,性冷孤傲,独行侠似得。”沛霜这才开口,虽是对传说中的人物好奇,但还是曾亲眼见过的人更吸引关注。

“性冷孤傲?真性冷孤傲,能跟咱家姑娘夜谈不散?那晚熬得我眼珠子都肿了。”反倒是他们跟夜莺似得。

“那一整晚都在谱曲,你睡得像被下了迷香,什么都不知道。”沛澜轻嗤。

沛烛想了想,“那我就不知了。反正,邺殊公子长得助眠,听他说话,更迷糊了。”

虞楚一终是笑了,人还有长得助眠的,这种赞誉,不知邺殊听了作何感想。

沛澜起身,绕到另一侧,捏虞楚一的另外一只手,“美不美这种事,每个人所见不同。若说邺殊公子……我倒是觉着,他无欲无求的,不像凡人。”

她说完,沛霜也轻轻地点了点头,的确是这样。

“无欲无求?说起来,就是你觉着邺殊公子没那么俊呗。”沛烛给总结。

沛澜斜了她一眼,让她慎言。她们的样貌只能算作普普通通,有什么资格评价别人?更何况,人家的样貌,那是整个江湖都承认的。

她们几个吵来吵去,这也不是一回两回,什么事儿她们都能争个够。

反倒是另外三个丫头话少,因为擅药术,除了虞楚一给她们分配任务,她们会一直做自己的事。

这也就是术业有专攻,也正因为此,这三个才会始终在她身边服侍。

听着她们叽里呱啦,虞楚一始终没有言语,静静地享受着沛澜给她捏手。这手,若是不捏,指尖就会冰凉。

缘何如此?是压制的后遗症。

就在这时,外面院门口忽然传来说话声,那三个吵来吵去的丫头也息了声。

片刻后,沛垚从屏风后绕了过来,先屈膝,之后才开口,“姑娘,又出事儿了。朱大小姐刚刚在沐浴,她的丫鬟都服侍她穿戴好了。哪知忽然间就都晕过去了,朱大小姐身上的抹胸亵裤又都被偷走了。”这一回,赶在的可不是她睡觉之后。

“明儿就是牡丹玉琼宴了,今晚这整个朱家来了这么多人,遍地是高手,还敢动手?”沛烛眼睛都跟着睁大了,这人胆子不小啊。

虞楚一却是眸子一动,随后抽回手,“过去看看。”

赶在今夜,意思已经再明显不过了。

穿上白色的绣鞋,戴上那严密的斗笠,虞楚一带着六个丫头离开了小院儿。

院门口,等在那儿的是芙蕖仙子朱大小姐朱晚晚身边的侍女。上等的侍女,只看她站在那儿的架势,就知功夫不弱。

侍女带路,虞楚一等人也随着她在这偌大的朱家前行。今晚人太多了,发生这种事自然更得压着,不能透露出分毫。

这若是传扬出去了,不说别的,朱晚晚的名声……

江湖这么大,一件事从南传到北,就不知会被传成什么样子了。

朱晚晚是朱项的爱女,大小姐,住处自是奢华。因着这事儿,朱项可是将这朱家功夫最好的侍女都调来了,并且在第一道门的外面安置了不少的护院。

这种守卫的方式,当真是一只苍蝇也飞不进去。可,就是这种环境下,这一次居然更是胆大过分,多刺激!

进了两道门,才是朱晚晚的住处,灯火通明,朱项和朱夫人也在。

气氛不怎么好,因为各个面上皆是气怒。

“朱大侠,朱夫人。”虞楚一到了,隔着斗笠坠着的白纱,她能看到他们。

朱项个子不算高,但是身形极为魁梧,若远观,他就会给人一种矮墩墩的憨厚错觉。、

但实际上,朱项可不憨厚。

朱夫人上了年纪,略有些老态,不过,想当年也是在江湖上有名声的侠女,极具气势。

“虞姑娘,请你们白柳山庄调查这事,你们也来了三四天了。这几日来,你们提的要求,我们朱家样样做齐,也不敢怠慢。今晚,又发生了此事,不知,你们可调查出结果来了?到底是哪个胆大妄为的登徒子,对我晚儿做出此等无礼之事。”朱项还未说话,倒是朱夫人憋不住了。

朱项抬手,示意朱夫人不要乱说话。尤其是登徒子那三个字,不是就等同于承认他们家朱晚晚失了名节?

“朱夫人,对于此事的调查,我白柳山庄从未散漫。朱大侠许诺千金,我们自然要更慎重再慎重。此事,绝非外来的登徒子所做,甚至,也绝不是男人所为。这事,朱大侠不如去问问四夫人,她应当有所了解。”虞楚一不紧不慢的开口,随着说话,她的眼睛在那些侍女的身上慢慢的游移而过。

这里站了十几个侍女,都是朱项调过来保护朱晚晚的。

她说了四夫人,朱项一愣。朱夫人倒是柳眉倒竖,怒火已掩不住了。

“那个贱人!”骂道,随即当下就要去找人算账。

“等等。朱夫人,您或许可以把那个丫鬟一并带上。”蓦地,虞楚一抬手,指向其中一个瘦削的身板像竹竿一样的丫鬟。

随着她抬手指过去,那个丫鬟猛地两手一扯,将她两边儿的侍女一下拽到身前,力大无比。

同时,她返身一转,撞破了窗子就跳走了。

行动一气呵成,让人反应不及。直至人从窗子跳出去了,朱项才雷霆大怒,“来人,把她给我抓住。”

“还有你那贴心的小四。”朱夫人气的咬牙切齿。

虞楚一慢慢的退了一步,她想,他们还是不要抓住那个侍女的好。若抓住了,才会更气怒攻心。因为那个侍女逃跑的时候她看的清楚,那根本就不是个女人,是个男人易容的。

朱大小姐的名节……可能真不保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