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041.我只晕自己的血
  • 夫人她命中缺我
  • 侧耳听风
  • 2056字
  • 2021-07-04 17:04:01

一时寂静。

虞楚一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瞧吧,她这承认了,他又吓着了。

这人,从脑子到身体都无比别扭。

他认定了她就是窦天珠,可是她始终没松口承认。

这回好,看他还能支撑到什么时候。

“你不是窦天珠。”

云止忽然说了这么一句。

虞楚一笑出了声音。

“我不认,你非得按着我的头让我认。我认了,你又说不是。云止,你若有时间,好好的想一想自己是不是有什么毛病?”

转身,虞楚一打算尽快的去找人。

她并不是太紧张,毕竟沛烛他们都是经过训练的。

即便是身处绝境,也有逃生的能力。

她刚走出去两步,后头云止就倒了。

听着了音,虞楚一慢慢的回头看。

天色已经微微转亮了,他一身银白色的袍子,还是很扎眼的。

“云止,你别做戏了。”

戏精。

不过,她没得着音儿。

走回去,蹲下。

虞楚一先试探了一下他的鼻息,随后往他腰侧看了看。

他说流血了,不过,她也没闻着。

说起来,他身上那么香,用窦天珠的鼻子闻到的都是香味儿。

也闻不出血味儿来了。

腰侧的布料上,好像是有点儿暗色。

伸手一摸,湿湿的,他还真流血了。

轻叹口气,虞楚一转眼环顾四周,随后便拽着云止的手臂,把他背到了背上。

背着这么挺拔颀长的一个人,她轻轻松松。

天亮了,天涧山也离开了黑暗。

只不过,好似和昨天看到的天涧山又有那么几分不一样。

山涧水流,潺潺不停。

水边满是石头,大大小小。

虞楚一背着云止,顺着这条细流走了很长时间了。

因为,她在水边的石头上发现了标记。

沿着标记所示,果然又在一块石头上发现了。

这是大兴留下的。

蓦地,虞楚一发现了不对劲儿。

原本从她肩膀垂下来的两条手臂,不知何时交叉圈住了她的脖子。

叹口气,“云止,醒了就下去。你知不知道你有多重,腿还那么长,像个大蚂蚱似得。”

“你力气真大。”

云止说话了,但却没有下来的意思。

他说这话也是真心的,他醒了有一阵儿了,她就这么背着他,大气都不喘。

“我是窦天珠,力气能不大吗。”

拽着他手臂,把他扔了下去。

虞楚一活动了两下肩膀,回头看了他一眼,这会儿好多了。

云止对此话题不接茬。

看了一眼自己的腰侧,也只是看一眼,就赶紧移开了。

“你晕血?”

虞楚一觉着是如此。

“晕血?我见不得我自己的血。”

虞楚一无言,是啊,这才是他!

“我的人经过了这里,他们朝着那边走了。不往外走,反往深处行,他们暂时是安全的,但为什么往深处走,就不知道了。”

虞楚一看着脚下的石头,说道。

云止也往石头上看,那石头上划得是什么呀?

“这是,你们白柳山庄的暗号?”

鬼画符。

“嗯。”

就是他们独特的暗号。

此暗号是虞楚一为他们每个人定制的,他们是不明白,只是记住自己和他人的。

毕竟,除了白柳山庄的人,外人根本看不懂。

就是各自名字的首字母。

云止仔细的那么看了看,“那你说,这是哪个人留下的暗号?往哪边走了?”

如何辨认的呢?

“这是我白柳山庄的秘密,内部人员才知。你不要妄想窥探商业机密了。”

岂能告诉他。

真告诉了他一个,再看到别的,他肯定能推理出来的。

云止看了她一眼,“那你就说说,是往哪个方向走了?”

没理会他,虞楚一继续沿着细流前行。

云止看着她走的方向,又去看石头上的鬼画符。

依稀的,好像明白了些什么。

终于,路线开始偏离细流,拐进了林中。

看脚下,是能看到有人走过的痕迹的。

不远处,树干上又出现了标记,只不过和河边石头上的不一样。

云止瞧见了,略仔细的研究了一下,虽不知道这回的标记代表的是谁,但标示的是哪个方向,他看出来了。

“虽是仓促,但看起来应该没有被束缚。由此可见,他们暂时是安全的。”

云止环顾了一圈,说道。

“事情还是不对。他们会这样一路走,不会不知方向的。我想,可能是有更吸引他们的东西,使得这几个人不得不往深处走,连通知我都来不及。”

虞楚一觉着这事儿不是幕立仁能策划的出来的。

“临来天涧山之前,我便调查过幕立仁这事儿。找到那鱼白石是真的,他曾带着自家人来这儿找人也是真的。而且,在这里找人时,他家的人还受了伤。”

拂开从树枝上落下来的毒虫,云止淡淡道。

转眼看他,其实这人一直看起来都是淡漠高洁的。

以至于不了解他的人,都会觉着他是个特别严肃的人。

出口即真言,不说假话。

“受了伤。是啊,这事儿我也知道。说是被山中毒虫所咬,之后买的药,方子我也看过,的确是拔毒的。”

她是知道的。

“所以,这些有可能都是假的。”

云止扬眉。

“若真想知道具体情况,我想,你回去问问云大侠吧。”

当年怎么回事儿,云必旸必然清楚。

否则,他不会半途就称病离开了崖州。

“你以为天涧山跟叠翠湾就是迈一步的距离?先离开这儿再说吧。”

十年前崖州聚义武林大会,闹腾的是挺厉害,但他根本就没去。

两人沿着树干上所示的方向继续走,没想再也没见暗号表示。

反而是陆续的见到了打斗过的痕迹,还有飞溅出去的血,看这蔓延出去的面积,这场打斗还不小呢。

沿着那些痕迹追踪,齐腰的杂草侵占了视野。

就差那么一步,云止忽的拽住了虞楚一,“有深涧。”

看着前方歪斜的杂草,显然是有人趟过去了。

两人小心的往前走,站立于边缘,往下看。

这深涧一米宽左右,完全是这里裂开的一道缝隙。

下面有多深不知道,但是,依稀的,好像是瞧见了一块布料。

因为阳光洒进去的角度,那块布料还反着金色的光晕。

“是闻人朝的衣服。”

虞楚一认出来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