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040.我是窦天珠
  • 夫人她命中缺我
  • 侧耳听风
  • 2134字
  • 2021-07-03 20:52:40

跃于高处,枝条纤细。

云止却是十分轻巧的踩踏其上,枝条轻轻地颤了颤。

一手揽着虞楚一,她完全就是悬于空中。

“听,没声音了。”

他们俩到了高处,下面那些咻咻的破空之音就停了。

四面八方的暗器,到底如何击发,眼下未知。

但,想必是与上方破庙后头的机括差不多。

这种程度,不是人工能够成的。

“看来,这一片就是专门要命的。但,这不管是不是要命,总得有个尸体吧。我想,那拨人可能没进来。”

云止遥望远处,目所能及,皆是茂密的树冠。

天漆黑,这茂密的树冠接连着天空,似乎目前容人的地方,只有天空和树冠这一片了。

“咱们出去吧。回破庙那儿,问题还是出在那里。”

虞楚一觉着情况不对,那些人肯定是进了破庙。

他们若说忽然失踪,也必然是在那儿。

“好。”

云止看了她一眼,提气一跃,踩着树冠便飘然往回走。

飘然于树冠,那些暗器也没动静。

直至进来那一处,云止落下。

转头再往那密林里看,依旧是草枝交错,悄无声息。

两个人顺着原路返回,走回那破庙,便立即觉着大事不好。

原本在这儿的沛烛等人,不见了。

破庙是塌了,之前的一切痕迹都在。

唯独不见人。

虞楚一快步的往前走,环视一圈儿,人是都不见了。

他们可是五六个人,功夫高强,随身带着防身之物。

若说他们出事,虞楚一是不信的。

那么能够悄无声息的消失,必然是有突发之事。

“往那儿看。”

蓦地,云止从后头过来,一手顺着她肩膀越过去,往那破庙后方的高处指。

虞楚一抬头一看,那高处黑漆漆的地儿,有那么一两个亮晶晶的小东西在飞。

“萤火虫?”

“不是。”

云止摇头,绝不是萤火虫。

“所以,这就是招魂的鬼火。”

“那,是去看,还是不看?”

云止也觉得是如此。

“去。”

说不准,沛烛他们就是上了这当了。

踩踏着坍塌的破庙废墟往上走,那亮晶晶的东西一直在转悠。

的确是像萤火虫。

“有没有闻着什么味儿?”

云止蓦地问道。

“味儿?你身上的香味儿算吗?”

虞楚一呼吸清浅,云止身上的冷香一个劲儿的往鼻子里钻。

这身体条件反射的就躁动,她压制很久了。

“调戏我?”

云止抬起手臂置于自己鼻子底下闻了闻,在山里待得,哪有什么香味儿。

虞楚一没理会他,一直盯着在前头七八米开外飞舞的两点亮晶晶。

当然了,也不能一直只注视着它们,还得观察周围的环境。

太黑了,愈发的黑。

若说空气里有什么味儿,其实她闻不太出来。

“你没觉着咱俩走太远了吗?”

云止忽的说道。

虞楚一脚步一顿,“远么?我数着了,三百六十七步。”

“这还数?”

云止倒真没想到,她心思细腻到这种程度。

“你看,也没有风。那东西在飘着,一直活动。说明,不是活物,就是被什么东西牵制。”

抬手试探,根本没风。

“既然知道这可能是个陷阱,还往前走?”

云止瞄着那两个亮晶晶的东西,他觉着不像活物。

“走。”

必须得走,沛烛那几个人不知踪迹,得把他们找着。

她说走,云止也没反对。

继续向前,那两个东西始终是距离他们七八米开外。

忽然间,那两个东西就掩入了黑暗之中。

消失的非常突然。

两人一诧,虞楚一也瞬时抓住了云止的手臂,“有风了。”

极细的风直吹面门,发丝都拂了起来。

黑色的影子从黑暗中跳出来,直奔他们两人。

云止反手扣住虞楚一手腕,将她扯到身后。

锋利的长剑直逼面门,他以两指捏住,同时跃起,一脚踢到那执剑的手。

长剑落下,他转手一接,剑就落在了他手里。

虞楚一完全是被云止携着挪移,她虽是没武功,但内力丰厚。

在配合这方面,她是完全没问题的。

黑衣人不止一个,只是几个眨眼,就冒出来一群,他们被包围了。

辗转腾挪,云止以一柄剑抵御这一圈的人。

这期间,虞楚一未被伤及分毫。

她也是这会儿才明白,云止这几年来功夫精进至如此,他还真不只是不干好事。

蓦地,黑衣人数剑齐攻,云止一手扯着虞楚一,另一手执剑落地。

借由此力,两个人高高跃起。

那一圈儿的剑交错而至,没刺着人,却是划破了虞楚一的裙角。

跃出包围圈,云止便带着虞楚一逃离。

他这速度是真快,虽他那狗腿子杭池的轻功可称高绝。但他这主子决计更胜一筹。

虞楚一被扯拽着,也不免几分眼花。

跑路是一绝,几个跳跃间,追着的那些人就被落了很远。

还能听到他们的动静,但也心知以这种速度下去,他们追不上来。

沿着一溜斜坡下去,云止几个翻腾,直接把自己和虞楚一塞进了石头的缝隙里。

用手捂住虞楚一的口鼻,面对着面,他也屏息。

静,静的出奇。

虞楚一一动不动,即便是不呼吸,这个身体也能坚持一段时间。

云止微微垂眸看着她,距离这么近,他清楚的看到她眼睛深处的毫无波澜。

就好像,这世上任何一件事,都不足以让她心内有动荡。

如一潭死水,扔一车的石头下去,一点儿波纹都见不着。

好半晌,云止慢慢的把手松开了,“你是怎么做到的,短短几年,变了一个人似得。”

虞楚一清浅的呼吸,“那些人来历不明,通过交手,能判断出是哪门哪派?”

她不想回答他那个问题。

“判断不出。”

云止说,眼睛却还盯着她,想钻进她脑子里似得。

“这种布置,我不认为是幕立仁能安排出来的。他或许是被人利用了。”

虞楚一分析。

云止没吱声,下一刻,他就开始慢慢的往下坠。

“你怎么了?”

本就狭窄,他这往下一坠,挤得虞楚一也不得不托他。

云止无力,一手从腰侧摸了一把,“流血了。你就说吧,你到底怎么回事儿。你是窦天珠,又不是窦天珠。”

虞楚一无奈,一把将他薅起来,从这石缝里转出去。

像拎着什么物件似得,把他给扔到了地上。

“行,我是窦天珠。满足了好奇心,也别装了,戏这么好,我该给你颁个小金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