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039.你抱一次
  • 夫人她命中缺我
  • 侧耳听风
  • 2074字
  • 2021-07-02 17:16:45

夜深人静,破庙都坍塌了。

除却那些机括的残破废墟,就什么都没有了。

之前上来的那拨人,也不知去哪儿了。

就好像,凭空消失了一样。

他们检查了好一阵儿,没再那破庙后头寻找到什么痕迹。

断崖边儿,虞楚一静静地站着,垂眸看着下面。

其实他们之前就是从底下上来的,只是,并没有直接走过,算是从旁边绕上来的。

在底下的时候,可没闻着什么咸腥味儿。

眼下闻着的这味儿,愈发的浓重。

虞楚一抬眼看了看天,黑浓的恍若被泼了墨。

看来,应当是和这时辰有关系。

“他们搜查的差不多了,那些机括就是用来吓唬人的。估摸着,之前进来的那拨人都着了道了。这也不知都哪儿去了,闻人朝也不见了,倒是不见你着急。”

“他武功高强,头脑也不差,即便身陷险境,也不会出什么事儿。”

虞楚一此言是极为有道理的,闻人朝又不是傻子。

云止歪头看了她一眼,她这会儿的无情无义,他瞅着还真蛮顺眼的。

“你说,他们会不会掉到下面去了。”

云止往下看了一眼。

“咱们上来的时候,可没走这正当下。不然,下去看看?”

“云止公子带路?”

虞楚一双臂环胸,他若亲自下去,那她就跟着。

云止想了想,“你若敢不带着你那些随从,我便带你下去。”

“怎么着,单独与我一处,你要下黑手?我没有武功,岂是你对手。”

“在你看来,我这般卑劣?”

云止不爱听了。

他是那意思吗?

“这怎么能是卑劣呢?所谓先下手为强。若不趁早下手,损伤的就可能是自己。”

“我若不趁早下手,你就要下手了?”

虞楚一笑,“难说。”

“走吧。”

云止转身就走,丝毫不带怕的。

虞楚一也慢悠悠的跟上了,她也不怕。

沿着上来时的路下去,跳下那陡峭的断层时,云止先下去了。

虞楚一站在那儿,寻思着依照这个身体若跳下去,应该也没啥事儿。

主要是,她心理这个层面,有点儿过不去。

“下来吧,我在这儿呢,总不至于叫你摔了。”

已经下去的人说道。

虞楚一轻轻地摇了摇头,但凡云止之前对窦天珠有那么一分漫不经心又极其招人烦的关心,她也不至于会寻死。

向前一步,她就直接跳下去了。

落地之前,云止还真把她给接住了。

就那么两臂圈住了她的腰,像抱大树似得把她给抱住了。

虞楚一暗暗的嘘了一口气,她之前可没信云止的话。

敢往下跳,无非是信任这个身体抗造。

没想,他还真能接她?

抱着她,云止仔细的瞅了瞅她,“想一想,这还是我头一回离你这么近。”

倒是也不厌烦了。

“如今抱着我,是不是觉得特别荣幸?”

虞楚一也不动弹,除了会说话之外,姿态也的确像个大树。

“荣幸?”

云止笑了一声,随后就转身把她给放下了。

“这世上,还真没人能让我觉着荣幸。只不过,我倒是想起了那日在青州的事儿。这闻人朝说抱你就抱你,你又那般配合。缘何我刚刚抱你,你僵硬的像尸体?”

往下走,云止不太满意这一点。

虞楚一走在后,听他说这话,不免暗暗的发出一声冷嗤。

毛病真多!

“云止公子若觉着心里不痛快,不然我现在让你再抱一次?我就如在闻人朝面前一样,也那么配合,行不行?”

此人性,足够贱。

那时摸他手,就给他吓得够呛。

再流泪,他更害怕。

这若是真主动扑他,虞楚一估摸着,他得逃离天涧山。

云止走了两步,然后便停了。

挺拔清瘦的身影转了过来。

刷的张开双臂,居高临下的看着虞楚一,“来吧。”

虞楚一慢慢的挑眉,呦,现如今,居然都有这胆量了?

云止等着她呢。

当然了,心底里,其实还有那么一丝丝的厌烦。

主要是,不由会想起窦天珠来。

窦天珠以前如何要扑他,那他是记忆犹新。

只不过,除却那一丝厌烦外,更多的,是闻人朝抱她的画面。

他很不喜欢。

“你闻,现在这底下,和咱们刚刚上来时,气味儿不太一样啊。”

她才不抱他呢!

云止放下双臂,微微转头轻嗅了下,“气味儿是从那边飘过来的。”

“过去看看。”

嘴上这么说,虞楚一却不动,她可不当先锋。

云止扫了她一眼,然后便先走了。

挤着树木荒草丛生的往深处走,看这草枝等等的长势,不像是有人进来过的样子。

不过,也不能因此就做断定。

虽是黑漆漆,但虞楚一的目力还是尚可的。

当然了,应该说是窦天珠的目力。

走着走着,草枝等等的就更茂密了。

云止慢慢的停下了脚步,然后低头往地上看。

这脚下都是些草,但草下的泥土就有些泥泞了。

尤其是上脚一踩,好像什么东西腐烂了似得。

“泥泞之处,也不是没见过。如这种都像烂了似得,还真没见过。”

“这有脚印儿。”

虞楚一在自己旁边发现了踩踏过的痕迹。

云止转过去看,的确是脚印。

不过,并不是实打实的踩踏,是那种轻轻踏过的痕迹。

可见,功力不浅。

两个人都低头看,蓦地,都听着了后头传来了尖细的风声。

破空而来,直奔着他们俩后脑勺。

虞楚一当先便蹲下了,她不会应对,但不代表她不会躲。

云止则飘然转身,同时一腿抬起,那破空飞来的东西被他一脚踢歪了路线。

叮的一声扎进了旁边的树干里。

“走。”

云止弯身把虞楚一拽起来,带着她不退反进。

随着二人往深处走,更多的破空之音从四面八方飞过来。

云止直接拽着她跃起,不再踏地而行,跳跃于荒草之上,辗转于粗壮的树干之间。

飘忽其技,身法悠然。

那些东西擦身而过,或是钉在了树干上,不拘泥于一个方向。

好像是有无数的人在外围,专门针对他们两个。

“去高处躲着,树冠上。”

虞楚一两手抓着云止的衣服,观察感知了一阵儿,她大声指示。

别说,她话音落下,云止还真就攀着大树跃上去了。

轻巧优美。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