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038.你要?不给
  • 夫人她命中缺我
  • 侧耳听风
  • 2241字
  • 2021-07-01 20:23:20

破庙里落了地的火把忽的灭了,本就幽暗,更是一下子黑的伸手不见五指。

沛烛几个丫头迅速的靠拢到虞楚一身边。

那边大兴大业还有杭池也万分警醒,他们的确是听到了一些声音。

可是,从哪儿传出来的呢?

“姑娘,怎么找不着这哭声是从哪儿传出来的?”

沛澜也听不清楚,感觉好像是,从四面八方传进来的。

呜呜呜,音儿又不大。

无孔不入。

“是啊,我也找不着。这……不是有鬼吧。”

沛烛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黑乎乎什么都看不见,音儿又一个劲儿的往耳朵里钻。

“哪有鬼。此处地形特殊,若身处有利位置发声,的确是能达到这种效果。”

虞楚一依旧平静。

实则她向来如此。

即便是真有什么鬼怪出现在她面前,会吓她一跳。

那跳的,也是心脏,绝不是脸。

“那依你看,这有利的位置在哪儿呢?”

云止问,一边抬脚把地上灭了的火把踢到一边儿去了。

的确是发出了一些声音,但,在这个位置,这点儿声音还不至于会传的四面八方无孔不入。

“咱们若出去,兴许就能知道在哪儿了。”

话落,一行人慢慢的退出了破庙。

杭池还有心再在这里头翻找翻找,但云止都听话的退出去了,他哪还能再待着。

退出了破庙,这黑暗更是让人心底发寒。

太黑了。

这出来了,那呜呜的哭声便听不着了。

这……

“大兴,拿出你最快的速度来重复的出入。”

虞楚一下了令,大兴便立即执行。

功夫高,出入破庙那可真是眨眼进眨眼出。

而且,随着他进去了,那呜呜的哭声又响起了。

出来了,哭声又停。

但,显然是哭声跟不上了大兴的速度。

以至于在三四回之后,大兴都出来了,那哭声还继续呢。

虞楚一抬手,大兴便停了没再进去。

哭声从破庙后头飘过来的。

这回听清楚了,杭池大兴大业三人就立即跳了过去。

身手利落,速度快。

“如此看来,那帮人进去了,真被那哭声给忽悠了?都这么蠢,真是叫我无话可说。”

云止想不通了,到了这种地方,是怎么就一股脑都冲进去了?

“典型的无所不惧。尤其人多,更觉着能够分散危险。”

虞楚一轻轻地叹口气,这种想法最不可靠。

“你这说的不是以前的你吗?当然了,还有些不同,你以前从不用别人帮你分散危险。你就是危险。”

云止微微偏头,他说这话绝不是刻意寒碜她。

完全是实话实说。

“现在我也是危险。”

虞楚一可不会被激怒。

云止轻笑,刚要说些什么,之前跳到破庙后头的三个人忽然腾空跃起。

跳到了破庙上头,又忽的变换方位,再次冲了下去。

虞楚一看的不是太清楚,但这眼睛也不至于是摆设。

那三个家伙是被激怒了,下了杀招。

破庙后头发出嘁哧咔嚓的声响。

“姑娘,我们过去帮忙?”

沛澜听着动静,觉得他们三个可能是对付不了了。

“小心些。”

这声音,听着可不止是坍塌。

好像,是什么机括在运转。

几个丫头跃起,利落的跳过破庙去协助。

慢慢的后退了一小步,这后头就是断壁,一股莫名的咸腥的风在从底下往上灌。

蓦地,一声巨响,那破庙后头彻底塌了。

同时,几个身影跳出来。

落了地,大兴就松手了,反倒是杭池按着手里的一个人,强硬的往地上按。

“公子,这是个小怪物!就是他在后头装神弄鬼,操控那些机括,差点把我腿绞下来。”

杭池要气死了。

他轻功高绝,这江湖上没人敢在他面前说是第一。

云止稍稍低头那么一看,黑乎乎乱糟糟的,也看不清楚什么样儿。

但身量不大,瞅着的确像怪物。

“姑娘,那应该是个小孩儿。就是,长得有点儿怪。”

大业附耳禀报,虽是险些吃了亏,但他可不似杭池那般恼怒。

“小孩儿?”

虞楚一皱眉,这里怎么会有小孩儿?

如果这一切都是幕立仁安排的,他会用一个孩子?

还没蠢到这种程度吧。

“拎起来我看看。”

云止嫌脏,后退了一步。

杭池一手扭着那小孩儿的两只手,另一手抓着他后衣领,就那么把人给拎起来了。

这时大兴也重新把火把燃起来了,借着火光,更清楚的看到了那个小怪物的脸。

头发是真乱啊,像稻草一样。

脸也不大,瞅着也就八九岁的样子。

只不过,这孩子的确是挺奇怪,难怪杭池说他是怪物。

这孩子没有眉毛。

因为没有眉毛,那整个小脸儿就显得很怪异。

再加上他现在瞪着眼珠子,恍若要吃人似得。

云止的嫌弃毫不掩饰,甚至又退了一步。

“弄个孩子在这儿给守着,怎么想的?”

“是啊,这小怪物,下手狠着呢,有点儿功夫。”

杭池甩胳膊,一副欲把他从这断壁上扔下去的架势。

尽管如此威胁,那小孩儿却是一声不吭,只瞪着眼睛。

“处理了吧。”

太脏了,太丑了!

杭池得令,这回还真准备把手里这家伙扔下去。

“慢着!”

虞楚一蓦地出声,随后示意大业把人抢过来。

杭池一见,立即跳开。

“这是我抓着的,该如何处理,还得听我家公子的。”

云止扬眉,嗯,好狗腿子。

“这孩子我要了。”

看向云止,知他那随从就是故意的。

“你要他?为什么?”

“心地善良,圣母附体。”

嘴上这么说,心里在骂狗屁。

云止一笑,“你若非要他,那我得好好瞧瞧,这家伙是不是真骨骼清奇。”

“云止公子,你也没必要故意与我家姑娘作对。我家姑娘别说心疼孩子了,在街上看到猫狗都会心软。你要杀了这孩子,我们姑娘不忍心,你就顺水推舟送个人情还不行?”

沛澜知虞楚一必有原因。

“这么善良?那你们可能不知,我也很善良的。杭池,把这孩子送出山去,好生照顾。”

虞楚一一人说也就算了,连丫鬟都着急了,云止更觉有蹊跷了、。

这孩子……眉毛?

“那公子小心。”

杭池一诧,最后看了一眼那几个明显不甘的人,他就拎着孩子转身走了。

“云止公子,你……”

沛烛气不过,话说了一半,就被虞楚一阻住了。

既他想养着,那就让他养着吧。

他见她如此在意,他也不会亏待了那孩子。

白柳山庄的人找了许久都没找到,这孩子怎么会在这儿呢?

云止盯着虞楚一的脸,看着看着,他蓦地恍然。

“我知道那孩子是谁的了。”

看着他,虞楚一蓦地送给他一个白眼儿。

知道个屁!

长了一颗聪明的脑子,真是了不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